岁月如歌中想起的女兵

286510355 收藏 1 283
导读: 偶然中,看见这照片上女兵握枪的手,我不由自主地也看了看自己的手……还想从手掌上,指关节上寻找,是否还残存有握过枪的老茧。记得有一首从利刃上走下来,颇具深度的诗句《握枪的手》 看一眼 一千双一万双 相同的手,握一握 那未握过枪的 温软如水 握过枪的,如铁 沟茧纵横 擎枪的力度 惊心动魄 硝烟早已漫入记忆,而没有硝烟的战争并不遥远,还有多少人能记住硝烟的气味?活着的,仅仅是穿着一身戎装,握着一块比石头还冷,比磐石更重的钢铁。 有人说:和平年代军人早已没了用武之地。偶尔还浇浇小花,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偶然中,看见这照片上女兵握枪的手,我不由自主地也看了看自己的手……还想从手掌上,指关节上寻找,是否还残存有握过枪的老茧。记得有一首从利刃上走下来,颇具深度的诗句《握枪的手》

看一眼

一千双一万双

相同的手,握一握

那未握过枪的

温软如水

握过枪的,如铁

沟茧纵横

擎枪的力度

惊心动魄


硝烟早已漫入记忆,而没有硝烟的战争并不遥远,还有多少人能记住硝烟的气味?活着的,仅仅是穿着一身戎装,握着一块比石头还冷,比磐石更重的钢铁。

有人说:和平年代军人早已没了用武之地。偶尔还浇浇小花,拔拔野草,修路挖沟,搬砖砌墙;孰不知“好剑善藏锋,逢敌才亮剑”那是“十年磨一剑”的气势!可是否有人想过:军人如果天天用,也许将是生灵涂炭,人们还有好日子过吗?何必探询军人的奉献有多少?


军人的情感和思维,只定格在某个特定的尺寸上迈出的正步方队;在视线上保持一份永远清晰的刚毅……因为,英雄的墓地之门,有多少人能用勇武的脚步踏一个来回?

为爱而生者,虽九死而犹未悔!只有与死神有过擦肩而过的人,才会真正懂得生命的意义;对于那些为使命而战的人来说,对生命的深刻体验,是那些受保护的人永远无法体会的。军人的天职使他们深知,马革裹尸是战争的必然代价。


绿色,假如没有亲身穿过绿军装,是很难真正体会那份军味刚质人生的滋味。在别人安睡时醒着心睁着眼入眠,让骨头在风雪中嘎嘎作响,而没有结束思恋,这一切从不需要有人来证实!

所以,我一直没有保留旧照片的习惯,让所有的记忆都随血液流动深入骨髓,在生命中流淌;但是,却珍藏着一套2号军装。


那是军校报到时领的第一套军装,还没编入序列就听见队长说:“把衣服换上,军人不需要多余的装饰,化妆品上交,长发给我绞了。特别纪律违反一次处分一次,累计三次自动退学,从此最好忘记自己的性别。”

感觉“谁说女子不如男”由此开始了!


点名报数时,当我报“209!”,大约两秒钟,后面的洪小青用高我八度的声音喊道:“300!”,见后面的人愣着又立刻改口喊“310!”队长黑着脸问:“报数都不会你会什么?”她却愣愣地说:“报告队长,还会吹口琴!”队长厉声道:“好!还会吹,明天到炊事班‘吹’吧!”

后来才知道洪小青走神,是因为远在海南的家人离逝了;而她却默默地承受着悲伤,没有请假回去,更没有为自己的行为做任何辩护和解释,第二天默默去了炊事班。

很替她委屈,她说:“没有理由,在军营,钻石也能磨成圆的,就看你自己是什么材料!”

从此她就成了我的榜样,懂得了什么“叫合理的叫服从,不合理的叫磨炼”的内涵……从她身上我除了学会怎样当一个好兵外,还学会了吹口琴,学会了说客家话,闽南语、学会了随手都能弄几盘像模像样的菜出来。


每次探亲归队看见宿舍里整洁明亮,庄重的色调,被褥铺叠得如板似砖,桌椅杯盆成行成线;除了门后那面一米五的军容镜,几乎不留任何“闺房”的痕迹。就能真切地感受到与众不同的那份自豪!

然而,最难熬的紧急集合,一个晚上能吹哨4次以上,5分钟之内需完成所有装备:背包三横二竖一双胶鞋;右挎包左水壶,水量过半;包内牙膏、牙刷、口杯、毛巾、笔、笔记本;穿衣戴帽外系腰带。队长还美名其曰:“约同志们来浪漫一把,看流星雨”!

社会竞争中说“时间就是金钱”然而在战场上……时间就是生命!有次紧急集合匆忙中,我却把洪小青从上铺甩下的装备带,亲密地系在了自己的背包上拖了后腿,让全班人干陪着我在40几度的太阳下罚跑了5圈操场,晒了2小时军姿。那份荣辱与共的集体荣誉感,足以令人三生不忘。


纵然是我和洪小青两人,因那床叠得不合格,抱着被子罚跑或是被扔下楼,捡回无数次的军被都是一门忍耐的艺术。

整理内务…是从生活点滴中感受心态决定一切,细节决定成败的基本体验。被子不能达标失败了从头再起,从细节上,日复一日一丝不苟的整理折叠中,体会着细致,认真、忍耐、坚持,充满韧性的那份执着。

营房里每天重复的点滴记忆,是用青春染绿了大地山水的一段军旅情,和平年代军人就是块砖,搬砖砌墙是本分。

军旅无憾!在这里储藏了渡过一生所需的能量,是一种超越生命之外刻骨铭心的体验;穿过浩瀚时空直到生命的尽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小青在深沉的《驼铃》声中,以一曲送战友从此成了彼此流水不朽的记忆……她回到地方,在一次与劫匪搏斗救人中永远离开了。

生命本无色,感觉却斑澜。人的生命在社会生活中不断浸染后,各自都沾染上了不同的色彩。人在旅途中,每时每刻都在为生命定格……或高尚、或卑劣、或轰轰烈烈、或悄然无息。

有的人死了,但她依然还活着。想起了那个替我用利刃削脚茧,手茧珍藏在记忆中的女兵,保持着军味的原色……为爱而生者,虽九死而不悔!那是血的热度超越了平凡,逾越了人生应有的轨迹,是军人对生命的感觉!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