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磋商东海油气田,中国向日本作出巨大让步

总工程师 收藏 148 62393
导读: 中评社香港5月5日电/中日就东海油气田问题举行首次司局长级磋商,与会者形容这是一次“有内容的磋商”,下次磋商定于6月。 共同社报道,就中日两国悬而未决的东海油气田共同开发问题,中日两国政府4日在北京举行了司局长级磋商。这是双方自2008年6月达成有关共同开发的共识以来首次举行司局长级磋商。 据外交消息人士透露,日方在磋商中依旧强烈要求早日就共同开发展开条约谈判。 一名与会者称这是一次“有内容的磋商”,双方同意今后继续举行司局长级磋商,下次磋商时间定于6月。中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评社香港5月5日电/中日就东海油气田问题举行首次司局长级磋商,与会者形容这是一次“有内容的磋商”,下次磋商定于6月。

共同社报道,就中日两国悬而未决的东海油气田共同开发问题,中日两国政府4日在北京举行了司局长级磋商。这是双方自2008年6月达成有关共同开发的共识以来首次举行司局长级磋商。


据外交消息人士透露,日方在磋商中依旧强烈要求早日就共同开发展开条约谈判。


一名与会者称这是一次“有内容的磋商”,双方同意今后继续举行司局长级磋商,下次磋商时间定于6月。中方可能就展开条约谈判的条件和程序发表了意见。但是,双方的立场依然存在距离,今后的磋商有可能难以取得进展。


日本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局长斋木昭隆、中国外交部边界与海洋事务司司长宁赋魁等出席了磋商。


中日双方于2008年6月达成共识,共同开发“龙井”(日本名:翌桧)油气田、日本企业可出资参与中方单独开发的“春晓”(日本名:白桦)。


为使共识得到落实,日方此前一直要求展开条约谈判,并为创造条件举行司局长级磋商。共同开发的共识达成后,因国内舆论强烈反对向日本作出大幅让步,中方一直未同意举行司局长级磋商。




中日要将这些理论化为现实至少还得迈过四道坎:




第一道坎:


日本在核心问题上


缺乏正确态度


小泉自2001年执政后,过去5年来每年都参拜靖国神社,引起中韩的强烈反应,使中日关系降至最低点。小泉后继者如何处理这项问题成为“后小泉时代”备受瞩目的一个重大问题,因为日本最大的经济组织——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奥田硕5日发表讲话坦言,从在中国从事商务活动的实际情况来看,两国政治上出现一两个问题还不至于马上导致经济冷淡,但如果这种情况长期持续下去,很有可能导致“十分严重的问题”。然而,令人失望的是,被视为最有可能接任日本首相的内阁官房长官安倍晋三7日表示,他如果成为日本首相,也考虑继续前往靖国神社参拜。他同时表示,理解“中国人民在误解下”,“基于以往的记忆会感到痛苦”,他认为日方未有尽全力去消除“这误解”。


在这个中日关系的核心问题上,如果日本最高领导人的立场没有根本性的变化,那么一切的合作就将失去其基础。




第二道坎:


日舆情炒作中日对抗


在当前的中日关系下,理智的舆情非常重要。过去,日本政府和媒体总是将中日关系的症结归于中国媒体的“偏见”,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有关中日关系负面的消息均由日本媒体率先炒作起来。






就在中日双方司局长级非正式工作接触前一天,也就是本月8日,日本《产经新闻》出人意料地炒起“中国民改军侦察机侦察东海”的话题。按《产经新闻》的说法:“由民航机改造的中国电子侦察机‘图-154MD’去年10月以后,装作民间飞机数次进入东海地区的日本防空识别区,迫使日本战斗机的紧急起飞拦截。


报道还说,“图-154MD”是由俄制民航机改造而成,是首次被确认出现在日本防空识别区。紧急起飞的航空自卫队战斗机确认在这种民航机的机身底部装有收集电子情报的雷达装备。它的登场“象征中国军事技术的提升,值得提高警戒。”


《产经新闻》随后转入正题:“自民党国防相关人士的发言指出,日本航空自卫队拥有EC-1,海上自卫队则有EP-3的电子侦察机,但面对中国电子侦察机频仍的活动,日本除提高侦察能力外,‘有必要和美军合作’加速构建电子战态势。”


在中日两国相关人员就要坐下来磋商的时候,《产经新闻》的报道显然是在制造紧张气氛,进一步挑起中日对立。在未来,日本若不抛掉这样的舆情,是很难让中日双方合作起来的。




第三道坎:


合作开发资金及


利益分配尚不明


东海是一片由中、日、韩三国领土环绕的半封闭海域,被称为“东亚的波斯湾”,是不折不扣的“聚宝盆”。美国的东海问题专家哈里森判断,东海最富裕的油田在冲绳海沟和钓鱼岛,也就是中日各自划定200海里海洋专属经济区重叠部分。如何处理重叠部分,显然是问题的关键。对于日本提出的“中间线”,中国从来都没有同意,中国的主张是用公平原则来划分两国的海洋分界线,找出利益划分的“最大公约数”。由于这道最难的题未解,所以前三轮的磋商并没有实质性的结果。


日本某通讯社驻华记者藤田在上轮中日磋商结束后表示:“双方只能通过协商,找到利益契合点。指望第四轮会谈中确定中日领海海域划分,那是不现实的。”


第四道坎:


美战略利益搅在其中


美国国务院负责人去年7月15日就中日两国在东海天然气田开发问题上对立日益加深一事表示,“强烈要求两国就划清分界线达成协议”,并提议在缔结最终协议之前,先达成一个“临时决定”,尽可能避免事态恶化。这是日本同中国对抗,开始独立进行地质调查以来,美国政府的首次正式表态。


美国政府的这一正式表态,看上去十分中立。但若是把它和其它的一些相关细节联系起来,就可以发现,美国在中日东海能源之争中的地位和立场是十分微妙的。


首先,在与东海大陆架有着内在联系的钓鱼岛问题上,美日之间曾经或今后仍将有紧密的合作,本月9日至27日在美国本土举行的首度美日联合“夺岛”演习,其潜在目标便是中国的钓鱼岛;其次,在中国“春晓”油气田的开发中,曾有美国优尼科石油公司等国际石油集团参与其中;第三,中日东海争端除了包含领土争端和能源争夺两大特点外,还有制海权等问题,这又涉及到军事安全的深层次问题,对于已经将战略重点由欧洲转向亚太的美国来说,是不可能不加以考虑的。


显然,就以上三点而言,美国无可置疑地有其战略利益。有内幕消息称,美国对于中日两国目前就东海海床基线问题的各自立场均不满意,因此也就很难说美国愿意乐观其成,让中日就东海问题的实质合作达成协议。


19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