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翁遭枪击凶手饮弹自尽》追踪


4月19日,网友在夹江吧发帖惊呼:早上在东门口看到一辆保时捷911!在夹江县城,保时捷这样的豪车足够吸引眼球。有人跟帖透露:这辆保时捷是四川建辉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建忠买的!据了解,四川建辉陶瓷有限公司创建于1997年5月,座落在中国西部瓷都夹江,拥有固定资产3.6亿元,年产值6亿多元。


3天后,杨建忠遭遇意外。在夹江县城区建设北路一家名为“顶尖一族”的美发店里,开酒吧的左洪用手枪击中杨建忠头部,致其受伤。左洪,东北人,在老家有案底。他与人合伙开的星月酒吧,准备在5月1日重新开业。左洪的自杀,让案件更显得扑朔迷离。近日,记者来到夹江,试图了解杨建忠与左洪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杨建忠其人


从农民、木工到老板


出夹江10多分钟,就到了甘霖镇南山村。南山村虽是村子,但工厂林立。有瓷砖厂,也有包装厂,附近的村民,闲时在厂里上班,农忙的时候就抽空下田劳作。这里出了3个有钱人,都是开瓷砖厂的,其中之一就是杨建忠。


南山村2组马路边,有一栋3层高的红房子,这就是杨建忠父母的住所。前日,这里大门紧锁。“他儿子发生这么大的事,你到哪里去找他们人哦。”一位村民说。


1968年,杨建忠出生在这个村子。邻居张民(化名)比他大5岁,两人曾在一个学校读过书。读书没读出什么结果,辍学后,他们各自回到南山村种田。


农闲时,杨建忠就去跟人学木工,然后就跟着人到处做木工活。20多岁时,他跟第一任妻子结婚了。后来,头脑灵活的他开始做起生意,贩菜、包工,什么都做。90年代初,当地开始流行办厂。夹江有丰富的白泥和页岩资源,这是烧制瓷砖的原料。村里有人办了第一个瓷砖厂,其后瓷砖厂在南山村开始流行。不久,杨建忠第一任妻子的哥哥,也从包工头变成了瓷砖厂老板。头脑灵活的杨建忠就在村里办起了一个打包袋厂,专门供应给瓷砖厂用来包装。


开了几年打包袋厂,杨建忠去了土门乡,在这里开了一个小窑,烧制瓷砖。几年后,瓷砖厂规模进一步扩大。村民们说,杨建忠发家,得力于其第一任妻子哥哥的支持。


邻居眼里他很讲感情


杨建忠出名了,回家的时候比较少了。邻居们也很少看到他。


有一次,张民在电视上看到了杨建忠,杨穿着笔挺的西装,与县领导们在一起开会。这以后,就常常能在电视报纸上看到杨建忠,后来,大家知道杨建忠的另一个身份:人大代表。


邻居向记者证实,杨建忠在土门的厂,引进了价值数亿元的生产线,固定资产也达到了几亿元。在邻居眼里,杨是讲感情的人。有些邻居曾找到杨建忠,让家人或者亲戚去他的厂里上班,他都接纳了。南山村修水泥路的时候,村民们筹不出那么多钱,有人找到杨建忠,杨拿了几万给村上修路。村上的人对杨建忠很感激,觉得这人不忘本,而且给大家带来了几千个就业机会。


爱开豪车的亿万富翁?


成了亿万富翁后,邻居更少见到杨建忠了,他在夹江县城活动的时间更多。比如,建设北路的“顶尖一族”美发店的员工,就经常见到他,每周都要来两三次。来的时候,要么开着宝马,要么开着奔驰,有时跟司机一起来,有时自己开车来。车一停到马路边,大家就知道杨老板来了。出事那天,是司机送杨来的,同来的还有杨的现任妻子。


事发前几天,杨建忠曾两次开着保时捷来到美发店,这辆车白色车身,黑色顶篷,还没有上牌,停在路边,总会引人围观。


左洪其人


“跑社会的”酒吧老板


左洪在夹江县城也小有名气。不是因为他有钱,而是因为他在社会上的活跃。用当地人的话说,“他是个跑社会的。”没人说得出来左洪是如何跑社会的,也几乎没人知道他的身世。


星月广场大约1700多平方米,是在一家商场的天楼上,这里摆放了很多植物,看起来环境不错。在星月广场中间,开了一个星月酒吧。酒吧注册于2007年,是左洪与另一人合开的。酒吧只是左洪生意的一部分,左洪还经营园林绿化生意,还有一些其他的生意。酒吧生意一直不大好。左洪算计着,等到了5月1日,天气热了,就重新开业。


但是,大家除了觉得左洪对人比较随和外,对他的其他情况却知之甚少。比如,左洪的户口地址是南街150号,但南街150号是一个小门面,而且房东也不是左洪。有知情者告诉记者,左洪,东北人,幼年好勇斗狠,在老家留下案底,因年龄尚小,没判刑,被保释后,出走四川来到夹江,最后一直在夹江居住。同时,左洪涉枪,也涉毒。


两人结怨


枪击案的两个版本


现在,没有人知道左洪是如何与杨建忠相识的。但当地百姓却对此不以为然:“既然都是县城有名的人,互相认识不奇怪。”


关于左洪涉嫌杀害杨建忠,在夹江民间的传言中,是涉及欠款问题。事发后,从网络到夹江县城,都流传着这样一个版本:杨建忠差左洪90万元,多年不给,反而买豪车,而左洪最近生意也不好,讨要未果而结怨,遂起杀心。在夹江“跑社会的”中间,则流传着另一个欠钱的版本:杨建忠差一个女人300万元,而这个女人又与左洪有联系。


目前,杨建忠已经转到成都某医院治疗,警方正在对枪击一案进行调查。27日凌晨,记者所住的金辉酒店,就被7、8名便衣民警持枪查房。“这段时间查得比较严。”服务员说。采访中,记者多方联系杨建忠及其家人,但未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