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一次偶然的相遇,让他们相识。他在迅速爱上她后,得知她已婚,并嫁了以前伤害过自己的人,而他在经历了这场短暂情伤后,最终也仿效了她,与曾经深深伤害过自己的前女友重拾旧爱。


一个微笑 他竟对我产生了好感


2008年初冬,一个偶然的际遇,让我认识了何斌。


那时我一个好朋友的生日快到了,我给她订了份礼物,送货的人正是何斌。礼物送到单位,他让我检查了一遍,“我很满意,谢谢”,我礼貌地对这位送货人表示了谢意。不曾料到,一个礼貌的微笑,竟让他产生与我相识的欲望。


数天之后,我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可不可以和你做朋友?”带着疑惑,我问他是谁。接下来的信息中我知道原来是那个送货的小伙子,他说自己是一个只身在甬的外地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连个说知心话的朋友都没有,他觉得我那天的微笑很友善,很亲切,就记下了我的手机号,冒昧地发了这个信息。因为我也是外地人,也尝过没有朋友的孤独,在短信里我答应了何斌的请求。


和何斌建立联系后,虽然他在短信里数次约我吃饭,但都被我拒绝了,毕竟大家不熟。转眼一个月过去,有一天何斌突然发信息问我在做什么,我说在天一广场闲逛,他马上回复正好自己也在这里办点事,想和我见一面。看他那么热情,我有些不自在,毕竟我们只在那次送货时见过,现在连他长什么样都记不清了。见我犹豫,他有些着急,见他如此真诚我只好在乐购对面的木阶梯上暂时歇脚,让他找我,心想如果找得到就见见,找不到就算了。谁知,没一会儿工夫何斌还真的找来了。


何斌邀我随便逛逛,说真的,第一次和陌生人这样逛街,实在是不自在。为了缓解尴尬,他带我去鼓楼神采飞扬玩,一路上他的兴致很高,从不玩游戏的我,在他的鼓动下也尝试了一把。之后我们很自然地想到一起吃饭,坐下来边吃边聊,坐在桌子对面,何斌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眼神瞟向两边,不敢看我。


他的表白,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略显拘束的饭局终于结束了,这时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我的包不见了!何斌很紧张地到处找,为了不给他添麻烦,我只能笑笑说算了。谁知他说不行,非要买一个给我,还问我里面有什么,我不想让他着急,说包是空的,只有钥匙。可他坚持要给我买包,为了给我买包,何斌把大大小小的店都逛了个遍,为了不让他破费,我只说没有喜欢的,我觉得还没熟到让他给我买包的地步。


谁知就在我准备打道回府时,他一句话吓到了我,他很认真地说:“难道你想让我买好了送到你单位吗?既然你不说喜欢什么样的,我就自己决定了。”看到他严肃的表情,我顿时无语,而他却自顾帮我选包。当何斌乐滋滋地把新包递给我时,我莫名地心中有些忐忑,他却淡淡地说,圣诞节马上就到了,就当是送给你的礼物。


转眼天色已暗,我准备坐公交车回家,何斌坚持送我。到家后,我又收到了他的信息:今天虽然有个小插曲,但是我很开心。看了他的信息,我却开心不起来,看着那个包,心里更有种让人不安的预感。


第二天,这种不安很快得到验证了,何斌电话里说他送我包是有目的的,希望我背着这个包可以想起他,还说感觉我就是他要等的人。天哪,他竟向我表白自己的情感。何斌的礼物我没拒绝,但这次表白我却不能不拒绝了。“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我们只能做朋友。”电话那头的何斌沉默了,这个局面,我们谁都没有料到。他突然的表白吓到了我,而我的已婚也出乎了他的意料。除了尴尬,还是尴尬,空气仿佛冻结了。最后,还是他故作轻松地开了句玩笑:“为什么不等我就结婚了?”这才把我们的尴尬轻轻赶走。


那段往事,四年后他仍难以释怀


朋友是我与何斌唯一合理的身份,不过因为那次表白,我们聊的话题比以前深了许多。


我跟他讲了我的婚姻,在结婚之前,现在的老公曾经背叛过我,给了我很大的伤害,可我还是原谅了他,并同他结了婚。何斌也讲述了他的感情经历。还在读书时,他就喜欢上一个女孩子,身边的人都说,何斌对她比对自己的妈还好,然而她就是因为他太爱她,总是对他乱发脾气,有时她还在饭桌上当着何斌很多朋友的面摔筷子使他难堪。尽管如此,何斌还是一如既往地爱她,包容她。


然而,他们的感情并没因包容牢固,一场短暂的分离将这段爱彻底瓦解了。那时,何斌去广州打工一年,除了生活费,所有的工资都用来给女友打电话,而女友却投入了别人的怀抱。怀着复杂的心情,他回来找女友,问她为什么这样做?女友说,因为寂寞。怒火中烧的何斌无法控制自己,竟动手打了那个他认为抢自己女友的男孩,如果不是家人赔对方十多万元,何斌因打架引发的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后来何斌在痛苦中度过了很长时间,在痛苦中,女友的消息也一直没断过,那女孩在换了几个男朋友后匆匆结了婚。


何斌的过去让我唏嘘,虽然他和我说,从认识我那天起他就觉得我特别适合他,他觉得我真诚,很善良,不像有的女孩那么假。如果可以,和我一起喝粥过日子也是一种幸福,不过他知道,这只能是想象。但我发现那段往事已过去四年,他仍难以释怀。


他重拾旧爱,我衷心祝他幸福


何斌仍时常打电话给我,一天他突然告诉我,前女友离婚了,来宁波找他,他心里很乱,问我怎么办。我出了很多主意,但最终的决定还得要他自己解决。何斌仍是我了解的那个细心、善良的何斌,他说:“虽然跟她没有关系了,但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不能不管。”最后他决定把家让给她,拿了衣服暂时到朋友家住。


然而,逃避不能解决一切,在朋友家住了很久,何斌不得不正视前女友带来的难题。女孩说自己还爱着他,还想和他在一起。何斌已经28岁了,若不是因为之前这段深深的伤害,也许他早已为人夫,为人父,可现在伤过他的人,又回头想重续前缘,并且是带着一个离异的身份,以及一个和别人生的儿子。何斌告诉我,他觉得这一切很可笑。


这次通话后何斌突然消失了,很长时间没与我联系,当他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却告诉我他决定和前女友结婚了。他说,她在他面前哭了很多次,她哭一次,他就心软一次。那天,我们在江厦公园见面,何斌的话明显变少了,他说他怕自己会动摇,因为他不仅要接受前女友,还有她两岁半的儿子,也许所有的人都不会理解他,但他还是决定这样做,他说自己不想再恋爱了,太累,还不如捡个现成的,只是舍不得我。“在感情面前,我们都是很傻的人”,何斌感慨地说。没想到,我的经历竟影响了他。我对他说,我们是朋友,可以是一辈子的朋友,没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无论他做出怎样的选择,我这个朋友都会支持他,祝福他。


春节前何斌打电话给我,说他准备带女友回老家,这次主要是说服家人,筹备结婚的事儿,从何斌的口中我得知,女友仍不太懂事,脾气也没改多少。鞋合不合脚,只有穿的人知道,婚姻亦是如此。作为朋友我衷心祝愿何斌一切顺利,忘掉往日情伤,让幸福不再遥远。


编后:面对感情时,人们的理智与情感经常交集得难以控制,难以分界。所以冲动便如魔鬼般闯入你的思维,让你做出一些之后自己想想都难以理解的事儿。好在我们在这篇实录中看到的是贺云和何斌理智地将这段感情化为朋友间的友谊。贺云希望何斌将来能够幸福,这里我也希望何斌能真正放弃对贺云的牵挂,重新开始自己的感情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