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


第一节 分身左臂


夜色中荒无人烟的西伯利亚荒原肆虐着暴风雪,白茫茫的荒原上,一座苏联时代的红军战士塑像昂头挺立着,他的周身冒出团团白雪,融化了覆盖在他身上的白雪。从锈通的的缝隙冒出丝丝热气和粗重的喘息,此刻似乎有个灵魂或者是肉体正在里面挣扎着,他似乎意识到危险正在临近。

远远的听到引擎轰鸣的声响,几道巨大的光柱照亮了夜空,一辆巨大的雪地车压倒着大片的针叶林,向塑像的方向开来。

巨型雪地车开进了这个被废弃的北冰洋海岸小村,喘着粗气停在红军战士塑像前,车上的两支巨型机械手抓起整个的车厢罩在塑像上,隔绝了外面的狂风暴雪。车厢内,一片宁静,空调暖气使零下50度的低温迅速的回到20度,机械手抓起整个塑像放到车厢内,合金板咯咯的合上,隔绝开泥泞的地面。,吹风机自动的吹干塑像上面的雪水,无影灯照得整个空间通明透亮。

一个很逼真的电子声音响起:“准备工作已经完成。”

“开始手术作业。”一个很娇柔的声音响起。

面向车身一侧的门轻声的打开,一个手术平台缓缓的向红军塑像推过来,中间的园洞正好套在塑像头部中央,一个大概身高1.60米左右的娇小美丽的女性从门外走进来,她有着雪白娇嫩吹弹得破的肌肤,长着清秀娇羞的脸,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随意的披肩,穿着一套雪白的女性职业裙装,美丽而不失干练,在她后面,一个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一个全身披挂奇形黑色盔甲的高挑女性跟了进来,盔甲似乎也无法包裹住她裂衣欲出的胸前双峰,她完美的身材让人觉得就像一只黑色的大黄蜂。

塑像“挣扎”得更激烈了,大团大团的蒸汽从裂缝中冒出来,形成了一团人造云。两个女人围着塑像走了一圈,娇小美女说道:“你说的就是这个被关在里面的人。”

盔甲女人答道:“没有错,就是他,他是一个能够给我们带来无穷好处的人,他会成为我们的王牌,王牌中的王牌,有了他,那些自以为是的敌人都会败在我们手下,最后为我们所用,他是文明史以来最好的情报贩子。”

较小美女道:“这个世界上,我们并不孤独,希望如你所说的,有了他我们会变得更清楚。”

盔甲女人道:“我只担心手术。”

娇小女人笑道:“记忆复制已经有成功的例子了,不是吗?我担心的是这个脑袋会不会排斥新入住的主人。”

盔甲女人道:“你应该相信我的技术,你不是个最好的例子吗?”

娇小女人有些不高兴的道:“事实上我并不喜欢变成一个女人,特别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盔甲女人道:“我们不能不这样做,不是吗?”

娇小女人叹了口气,说道:“开始手术吧!”


塑像全身颤抖起来,生锈的铁皮中传来低低的哀号,铁锈抖落着。

三台医疗机器人从平台上升起,其中一个伸出一枚长针刺入铁皮之内,像挣扎的肉体注入麻醉剂,激烈的挣扎过后,裂缝中的白气变少了,粗重的喘息声消失了,里面的肉体似乎已经昏迷过去了。生命扫描仪开始围着塑像上上下下扫描了整整三次。

“里面的生命已经完全麻醉,可以执行手术!”电子声音响起,人工智能电脑进行了最后一次手术前检查。

一个医疗机器人拿起激光刀,沿着塑像的头部轻轻的切开生锈的铁皮,一个人类的头部出现在无影灯下。长期的不见天日让这个英俊的男人面色像吸血鬼一样的苍白无血色,头部沾满了铁锈与污垢,被注射麻醉剂之后的重度昏迷使他看起来萎靡不振,刚才的挣扎大汗淋漓,他的脸上被汗水“冲”出一道道灰色的轨迹。

一台医疗机器人伸出喷嘴用温水仔细的冲洗着这颗肮脏的头颅,直到它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的杂质,吹风机立即将头发吹干,一只机械手将头发轻轻的挽起。冷冻喷嘴喷出冷气,将真个头部冷却到适当的温度,以阻止手术的大失血。

另一台医疗机器人伸出激光手术刀,沿着发际轻缓的划过,将头骨与大脑分开。机械手将头盖骨提起,放在一旁升起的托盘上。

一个箱子升了起来,在电脑的控制下轻轻的打开,一颗大脑赫然出现在那里。

娇小美女和盔甲女人都都紧张的屏住了呼吸。

纳米机器人被放入头颅中,它们迅速的将神经和血管封闭住。一只机械手将头颅中的大脑提起来,另一只则将箱子中的大脑提起放入头颅之中。纳米机器人迅速的将血管与神经与这颗新的大脑相连接,头盖骨重新被合上,激光将创口完完全全的修补,纳米机器人则更彻底的修复所有的地方,将这颗新大脑完完全全的与这副躯体融为一体。喷嘴喷出暖气,重新把被冷冻的头部唤醒,让它重新运作起来。

但是更重要的一部还在后面,箱子关上了,无数的光线从箱子侧壁飘出来,与头颅中的大脑连接起来,看不见的讯息再疯狂的从旧主人的大脑复制到新主人的大脑中去。

娇小美女的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她紧张的抓着两个小拳头,两只眼睛出身的望着光流转动。

一声电子音响起,光流顿住。“记忆复杂程序成功完成!”

娇小美女忍不住鼓起两只玉掌,盔甲女人似乎也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了。

“手术圆满完成,病人身体进入休眠状态!”电子音再次响起。

机械手把塑像的铁皮头部再次安放在塑像头顶上,激光自动修复好裂缝,现在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个叫左臂的分体和你们都不一样。”盔甲女人道,“右膀和你都可以主动的联络主体,主体也可以联络你们,进行统一思维,但是左臂不一样,他可以选择和主体或者是你们其中之一进行统一思维,也可以选择不这样做。”

“为什么你要这样设定他?”娇小美女看着盔甲女人被头盔包裹的面部说道。

盔甲女人道:“因为他执行的是一个骗过几种文明生物的间谍任务,所以他需要更加的特殊,你能理解吗?”

娇小美女露出甜美的笑容,答道:“我为什么不能理解呢?作为这个生命体系的一个部分,我是为了主体而存在的。”

两个女人高高兴兴的走进车厢前门,在强大的电脑控制下,手术台收回,地板打开,机械手将塑像送回到风雪肆虐之地,风雪迅速冻僵了这个红军战士塑像。头顶上,两只机械手提起巨大的集装箱,放到巨型雪地车上。这个几层楼高的雪地怪兽,开始喘着粗气掉头向北冰洋方向爬行,黑夜中,猛烈的暴风雪迅速的掩埋了一切痕迹,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北冰洋的冰面上,一个更加庞大的黑影朦胧在极夜的黑暗中,它就像一只露出半个身体的钢铁鲸鱼,却有高耸入云的长长的背鳍,此刻探照灯的光柱正照射下极远方,照在缓缓而行的巨型雪地车上,与这只巨大的鱼想比,雪地车就像一只爬行的蚂蚁。

钢铁巨鱼的侧壁写着四个中文古篆:深水域号!

中星军阴影帝国总督司令梁影琴的神秘旗舰——深水域号核动力潜艇母舰!!!

中星军系!!!!

使者闭上眼睛,视网膜上的图像自动关闭,他无力的躺在天鹅绒被覆盖的床上,刚刚被释放的记忆让他极度的震惊,原来那个一直压缩在他记忆里面的记忆压缩包里竟然藏着这样秘密的内容,他的生活就要被这个糟糕的东西改变了,他本来完美的浪子生活,而现在他要选择一个间谍的生活,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使者,他是分体左臂。

“奶奶个熊的,老子还是喜欢做那个使者,左臂?这个该死的代号,什么不伦不类的。”左臂嘀嘀咕咕的骂着,一边打开床头灯和立体电视,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但是他还是不得不找回了自我,他的大脑迅速的被那个思维给占据了。他无可奈何的而又气愤的想着,好好的生活就这样被打乱了,原来他把那个不是那个潇洒的使者,而是一个本体的分体,一个电脑网络上的一台计算机而已,可是他无法逃避这个该死的命运给他安排的道路,他的脑子里早就被定下了任务,这也是他活着的意义。

他有些恼恨的踢开天鹅绒被子,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大字形的展开他黄金比例的完美身躯,手指轻点着虚拟电视遥控器,把立体电视跳到酒店的VIP频道,点了一个让人血脉喷张的成人节目,他的眼睛亮了起来。他同化了使者的思想,也接受了使者荒淫放荡的本性,甚至可以说是变本加厉分。

浴室的水声静下来了,一个身材火爆的美少女身上缠着浴巾袅袅的走出来,看到立体电视上那荒淫的节目,甜美的脸蛋上泛起红云,她白了使者一眼,轻盈的跳起来,洁白的浴巾像一片云一样飞起来,她也像一团云一样落到使者坚实的怀抱里。

就像被火突然点燃的油桶一样,两具滚烫的躯体迅速的纠缠起来,低沉的喘息和高亢的呻吟交响着肉欲的快乐与疯狂,不堪忍受的床架发出吱吱呀呀痛苦的哀声。

一个小时之后,使者大叫一声,瘫软在早就像被玩坏的橡胶娃娃的美少女身上,这场翻云覆雨的床第大战才落下了帷幕,整洁的床上一片狼藉。

美少女边为使者擦去脸上的汗水,边慵懒无力的说道:“你真是一个强悍的男子,我都快被你折腾死了。”

使者坏笑说:“我一直都是这样强悍的了,你跟着我,自然有无穷的乐趣。”

使者翻过身来,把美少女放到自己的胸膛上,看着这个身材劲爆的女郎起伏的胸膛。

美少女轻抚着他铁一般的胸肌,一边说道:“我当然希望跟着你,不过元老们恐怕不会答应,除非你按照元老们的指示乖乖去做,那么你什么时候想要我,我什么时候就给你。”美少女勾魂的眼睛看着使者,温柔中带着杀气。

使者正在美少女胸前活动的手尴尬的停止了,他的笑容凝固下来,声音有些紧张的道:“我觉得你不应该在我面前搞这一套,如果你不想杀死我的话,你也杀不死我。”

美少女从使者身上站起来,她胸前高耸的双峰,还有美妙的私处都一览无余的呈现在使者的面前,让他面红耳赤,呼吸加速。但是让他不寒而栗的是在美少女的胯下,此刻一条长着锋利刀刃的尾巴正缓缓的缩回她的体内,想刚才在极度的亢奋中被这个东西刺入体内的话……。使者有中魂不附体的感觉,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谁也不想做鬼,做鬼了就不能再风流了。

“你就是元老院派来的那个人?”使者强笑着说。

美少女嫣然一笑说:“你真是个聪明的人,但是我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把你的聪明用在拯救族人的伟大事业上呢?”

使者看到她的态度有些缓和,双眼又色迷迷的盯着少女性感的身体到处游走,边说:“呵呵,在那场大灾难里,元老们自己逃命的时候,我千般哀求,他们可没有带上我,幸好我命大,在大灾变中活了下来了,现在就让他们在那个鬼地方多呆些日子又如何?”

美少女丝毫不介意使者在自己身上的使坏的目光,她说道:“你知道,神殿星已经不再适合居住了,我们的族人正在灭绝的道路上,如果再无法返回故乡,我们将灭绝,所以你得想办法,至少得按元老院的指示去办。”

“我们不是都出来了吗?”使者试探性着,“我们两个在一起就可以创造出族人的未来。”

美少女脸上顿时出现恼怒,过了一会,她回复了常态。“我不会背叛元老院,你也最好不要耍花招,我知道怎样对付你。”

她坐下来,饶有趣味的玩弄着使者的命根,此刻使者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了,他全身的神经立即绷紧。

美少女继续道:“元老院觉得你越来越不听话了,我们在2045年的计划被破坏了,超级女巫看穿了我们想归来意图,现在我们必须跟她合作,借助她的力量把元老们送回来,然后再收拾她也不迟。”

“元老们能够把你送回来,就不能送自己回来。”使者边喘息边说道,美少女的手法让他开始激动起来。

美少女甜美的笑说:“你以为说送就可以送的呀,为了送我回来,他们几乎已经耗尽所有的能量。”

使者道:“我已经按照你们的吩咐,超级女巫答应与我们合作,不过她要求元老们摧毁神殿D区,削弱影轩女皇的力量,只有她完全的拥有那副身体,才能有足够的力量把元老们拯救出来。

美少女给了一个香甜的吻,笑说:“那当然没有问题,元老们会想办法将神殿D区给摧毁的,但是我们怎么知道超级女巫不是欺骗我们呢?”

使者笑说:“那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除了信任她,我们似乎没有其他的选择。”

“超级女巫叫你去寻找那只手,那只魔力之手,你找到了吗?”美少女甜甜的笑道。

使者笑道:“你得给我一点时间,那只手失踪了,在这个大千世界中寻找这样一只手,难度之大你不是不知道。”

“你最好快点!”美少女手上加了一把力,使者痛苦的惨叫一声。

美少女站起来,手脚麻利的穿上超短裙,说道:“如果我是你,我会想办法去尽快找到那只手,而不是出入世界各地的五星级酒店,到处吃喝嫖赌,元老院的耐性比超级女巫的耐性好不了多少,你好自为之,你要相信我有足够的能力把你的命根子剪下来。”

使者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无可奈何的说:“我知道元老院会派出一个人来对付我,但是没有想到回事你这样一个要命的美少女,我会尽力去做的,只要你不要老是打扰我的生活。”

“你需要多少时间?”

“10年!”

“太久了,5年吧!”

“人类的历法还是我们的历法?”

“人类的历法,你看着办吧,我还有事情,我先走了,你知道怎样联系我,我是这个世界上你唯一的一个族人。”

使者的眼珠转了几转,说道:“或许你应该告诉我,你知道,我沉思太久了,已经忘记了我们的联络方式。”

美少女张开樱桃小嘴,吐出一颗红色的晶亮的珠子。“你看见这颗珠子吗?我们的族人都有这样一颗珠子,你吐出来,对着它叫我的名字,我就会和你联络。”

“叫什么名字?”

“我叫韦敏。使者。”

美少女对着使者回眸一笑道:“关于你的想法,元老院早就想到了,所以他们创造我的时候,就把我变成了一个无性人,我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更不会下蛋,所以你的想法只能泡汤了。”

使者一脸晦气的瘫软在床上,韦敏关上门,风情万种的走出去。

神殿在2045年战争之后,又要介入了,不是该跟本体联通一下呢?使者心想着,还是等等吧,也许这样会更好一些。

他站了起来,走进浴室把自己从头到尾的洗的干干净净,想象刚才和一个不男不女的人翻云覆雨,他有种想吐的感觉。


他穿戴完毕,在镜子前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英气逼人,这副长生不老的躯体给了他无穷无尽的魅力,让他充满了自信。

在这个世界,似乎刚一醒来,他就拥有了无穷无尽的金钱,足够供他挥霍无度,他的大脑中也似乎充满了无穷无尽的知识,足够让他胜任各种各样不同的工作和勾引到各种各样的女生。

他离开酒店,坐上自己的风云3000豪华轿车,离开长安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悦来酒店,汇入空中如星河流转的车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