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31、杀人不眨眼的“善人老板”

幸运特快 收藏 3 3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149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欧阳要找的南华路利昌商行,正是毛人凤早就安排下的重要棋子,也就是于效飞专门要找的那批潜伏特务中的一个。

那个被毛人凤特别派出来对付上海的共产党头目的杀手,采取的摸底的第一步,就是派他的手下焦明带着电台,乘渔船窜入上海,藏匿到南华路利昌商行的特务家里。

利昌商行的老板李春,五十出头,牛高马大,是一个老奸巨滑、口蜜腹剑的家伙,早在抗战时期,就加入了国民党军统特务组织,成了军统极其有用的耳目之一,他曾经参加过密谋和暗杀爱国人士史量才父子的活动,做情报这一行当也是老手了。

辽沈战役胜利后,北京国民党守军已是惶惶不可终日。就在这种急剧变化的形势下,特务机关开始安排所谓的应变计划。为了让他长期潜伏下来,给了他20根金条,安排他从北京来到上海最热闹也最复杂的老城隍庙附近,开设一家杂货商行,以经商作掩护,进行特务活动,在紧急情况下,商行还可以作为特务的联络点。

李春不愧是老牌特务,很善于伪装自己。为了掩盖他专门绑架暗杀的特务面目,商行开张以后,他针对共产党特别重视穷苦人的理论,总是积极装出一副重义轻财、同情穷苦群众的伪善面孔。顾客进门,总是笑脸相迎,只要你买了货物,伙计们还会为你让座端茶。

特别是碰到那些带小孩的妇女或者那些穿着破烂的穷苦人,他常常是买一尺放一寸、称一斤添一两,让人占点便宜。这和其他的旧社会的奸商有很大不同,所以他很快在老百姓当中传出了好名声,在城隍庙附近的普通群众,都知道利昌商行“童叟无欺”,有的人甚至给他送了一个“善人李老板”的美称。普通群众绝不会想到,这个所谓的“善人老板”,恰恰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大特务。

但是,共产党早就把国民党特务那些小伎俩掌握得一清二楚,社会部和公安局早就知道城隍庙附近是上海非常热闹的处所,是敌人妄图藏匿的地段,这儿也就成了公安部门特别关注的地方。

因此,焦明潜入上海后,在利昌商行住了几天,他和李春都不敢贸然架设电台向台湾当局和他的上峰发报。于是,焦明只好退而求其次,化装成渔民,潜伏到可以和海上联系的渔港、码头、渔行打听消息,从那些逃进上海的同样仇恨共产党的敌对分子里边吸收同伙,扩充光有番号,没有人员的“特别行动组”。

焦明一直没有来和李春接头,这让他心里十分不安。本来,两个人并不是要每天见面,焦明在码头附近找到了一个小破房子当成隐蔽点,他又发展了许多特务,拉起了几个小组,没来接头是非常正常的。但是,李春心里却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李春和通常在机关里边工作的特务不同,他一直在第一线从事这种情报和暗杀眼线的工作,他的经验十分丰富。他已经和那个要派来刺杀陈毅的杀手合作过多次,算是他的直属部下。毛人凤把他安排到这儿,可以说是早就想到了有这一天,要在这方面让他们相互配合了。可见毛人凤不愧沙蟹之名,的确心思细密,考虑长远。

李春对他的老上司的暗杀手法比较了解,知道他绝对不会在一个地方一个事情上拖泥带水,所以对焦明一直没有消息觉得非常忧虑。加上他已经在上海潜伏多年,耳闻目睹了解放后解放军和公安局破获了一个又一个国民党的潜伏特务组织,知道这次共产党和军阀、日本鬼子完全不同,想要在共产党眼皮底下隐藏,绝非易事,所以心里始终象揣了一只小兔子一样。

于是李春让一个伙计到码头上看看究竟,很快,伙计回来说,码头上刚刚进行过一次非常大规模的大检查,逮捕了很多人。李春心里立刻就翻了一个个儿。

不过,他仍然不肯相信已经出事,他安慰自己,以这个特别小组的这些人的身手,绝对不会那么轻易让共产党得手。

夜已经很深,李春仍然在卧室里边来回踱步,他在想,自己的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是继续观察动静,还是向舟山报告。只是,这两个办法都不是特别有用和有效,所以更加无法决定。

正在他愁眉紧锁的时候,一个伙计突然敲门,大声叫道:“老板,有客人找你!”

李春一愣:“是谁呀?”

他心里觉得奇怪,这么晚了,这会是谁呢?如果是焦明回来了,伙计应当说出他的名字,再说,如果是他,这么晚了,他突然回来,是很反常的,难道是出事了?

伙计在外面喊道:“是一个不认识的先生,他说只有你去了才会跟你谈!”

李春更加狐疑,他披上一件外衣,急忙开门出来。

到了客厅一看,一个陌生人正坐在太师椅上,慢条斯理地喝茶。

李春虽然心里连划了几个问号,但是脸上却是丝毫不动声色,不慌不忙地走过去,一抱拳说:“这位先生,面生得很,不知道找小弟有何贵干?”

欧阳一看来的这个人,跟军统档案上面的照片有七分相似,但是又不完全相同。在他来之前,于效飞已经派人迅速找出了手里的和分散在整个上海各处的所有跟李春有关的档案资料。以前是不知道潜伏的特务到底是谁,现在既然知道了,那他们的新的身份和他们留在军统和社会上的一件件记载着他们各种罪恶的档案可就对上号了,再研究起他们来,可就是小菜一碟了。

于效飞早就和欧阳详细分析了这个李春,已经把他的一切资料烂熟于心了。欧阳已经知道,这个李春是一个有丰富伪装经验的特务,想要取得他的信任,尤其是要取得那个隐藏在他的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露出残忍的牙齿的杀手头子的信任,是一件十分艰巨的事情。

欧阳点头说道:“是李春老板?”

“对。”

“焦明先生是你的朋友吧?”

李春的心猛地一跳,他不知道来人是什么意思,所以他不好说他认识,也不好否认。想了一下,他问道:“先生是……”

欧阳掏出那个纸条递给李春:“你先看看这个条子,看看认不认识。”

李春接过纸条,看到了上面的内容。他的心“砰砰”跳了起来,焦明果然出事了!

可是,焦明既然出事了,又怎么会有人帮助他从公安局送来纸条呢?难道这里边有诈?

李春反复看着纸条,最后确认这确实是焦明的字体。可是他仍然不敢相信,同时他也没弄明白这个纸条上面到底是什么意思。最后,他抬头看看欧阳说:“这个纸条是怎么来的?”

欧阳说话之前,先朝旁边站着的伙计看了看。

李春马上明白,他来到那个伙计面前,小声叮嘱了几句,那个伙计连忙出去了。

看到房间里边没有别人了,欧阳这才说道:“兄弟以前和焦明有点小交情,现在在公安局工作,正好我们那儿进行大检查,他让人家抓住了,归我管,所以,他就写了这么张字条,托我交给你。”

李春心里更加惊疑不定,公安局的?他试探着问道:“他犯了什么案子?”

欧阳没说话,不慌不忙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李春在旁边更加着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欧阳看到终于把他逼急了,这才大模大样地说道:“他的案子嘛,可大可小。现在人家是把他和一些特务、渔霸关在一起,正在审查他。我不是说过嘛,他的案子现在归我管。所以我来看看你的意思。反正大家的交情也不是特别深,现在是改朝换代啦,你们军统的面子,可以给,也可以不给,是不是?”

李春听到欧阳终于说出特务两个字,心里象是被千斤重锤砸了一下,“轰”的一声。不过,他老奸巨猾,仍然听出欧阳话里有话,知道这事还是有很大转机。他强自镇定地问道:“那么,你和他到底是什么交情?”

欧阳还是大模大样地说:“兄弟以前是警察局刑警处的,帮郑守拙队长办过事,在他那儿和焦先生一起吃过几次饭,说熟悉,也算比较熟,我一眼就认出他来了。说不熟嘛,大家也没有什么特别深的交情。所以,现在就看你们军统是什么意思了。”

李春终于明白过来,原来这是一个当过伪警察的人,利用他们的把柄来敲竹杠的。李春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地了,不是公安局来抓自己就好。

但是,李春老奸巨猾,觉得不能大意,万一这要是共产党设的圈套呢?

于是,他又问道:“你在公安局是什么职务?”

欧阳傲慢地一笑:“是个小小的处长。”

李春大吃了一惊,什么,共产党的处长!这么大的官,肯定不会是我们的人,一定是来抓我的!

震惊之后,他看到欧阳没有什么反应,双方一阵冷场,李春慢慢镇静下来,忽然冷笑起来:“我可和特务没有什么关系,什么军统,什么面子,你的意思我一点不明白。”

欧阳一看这个家伙果然要比一般的特务老练得多,在这样的打击下,居然没有象其他特务那样,一抓住就吓得要死,把小时候偷香瓜的事情都招出来,反而开始装傻充愣起来。

于是欧阳说道:“焦先生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只要我肯放他出去,要多少钱给多少钱。他还说什么,今后还有大把的钱让我赚,看来李老板根本不是那个意思。算了,我这就回去告诉他,不是兄弟不帮忙,实在是你们军统舍不得这几个小钱。”

说着,欧阳转身就要走。

李春一看欧阳真的要走,连一句要逮捕他的话也没说,话里话外还透着已经和焦明说好花钱赎人的意思。他赶紧拦住已经走到门口的欧阳说:“先生留步,我只是没弄明白你的意思,兄弟愚钝,还请先生详细指点。”

欧阳本来就是拿个架子,于是就跟着李春慢慢走回来坐下。

李春重新点上一支烟,递给欧阳,小心地问道:“先生既然是和军统有这么深的交情,那么怎么会当上公安局的处长呢?”

欧阳得意地一笑:“兄弟到处都有朋友,虽然不在军统,可是和刑警处的郑守拙关系也相当不错,他办案子经常要兄弟帮忙的。共产党要进上海的时候,兄弟又帮了共产党几个忙,等到共产党进城之后,我也就成了有功人员,他们一点侦破技术不懂,自然要兄弟出来管事,就这样在外面分局混了个小小的处长。”

李春这一下明白了八、九分,原来这是一个左右逢源的人,本来和军统特务走得非常近,跟着军统狐假虎威,敲诈勒索,看到国民党失势了,马上抱住了共产党的大腿,正好赶上共产党刚刚进入城市,极度缺乏干部,于是马上青云直上,成了共产党的红人。

既然对方是这种货色,李春就更加镇定下来,心里有了底。他冷笑着说:“原来你也是军统的人。怎么,你扣住焦支队长不放,就不怕我们在共产党那儿揭发你吗?”

欧阳冷笑一声:“我怕什么?我根本不是什么军统,揭发我,揭发得了吗?我可是为共产党立过功的!现在我要是把你们几个一交出去,抓住了这么多的特务,我立的功就更大了,共产党会相信你们胡扯?”

说完,欧阳又不耐烦地说:“你什么意思,到底肯不肯给这个数目?”

李春低头又看了看纸条,眼珠一转,说道:“兄弟只是和焦先生是做生意时候认识的,兄弟不在军统,那来那么多的钱啊!现在物价飞涨,生活难做,你宽限几天,容兄弟出去筹措一下怎么样?”

欧阳勃然大怒,重重一拍桌子:“李老板,侬眼睛放亮点好不啦?老子可不是那么好耍的!焦明跟老子许下愿,老子才冒险走这一遭,现在你说没有钱!信不信老子把你们几个交到共产党那里领赏去?”

李春看到欧阳的反应,心里更加有数,但是他也打定了主意,坚决要算计欧阳。他赶**出一迭人民币塞到欧阳手里:“兄弟,莫要生气,这是点小意思,先抽包烟。”

欧阳看了一下,生气地把钱塞到口袋里。

李春陪着笑脸说:“兄弟现在手头确实紧,容兄弟调点头寸,明天晚上,还在我家见面,怎么样?”

欧阳点点头:“也好。”

李春详细打听了欧阳的一些情况,两个人又说了几句闲话,欧阳告辞走了。

李春热情地把欧阳送到大门外,看着欧阳上了一辆绿色的军用三轮摩托,独自消失在黑夜中,又朝四周观察了好久,确认没有人跟在欧阳后面,这才转身回到商行里边。

李春一进到商行里边,立刻叫过刚才那个开门的伙计,告诉他:“我马上出去,你放机灵点,看着动静,看看有没有人在商行旁边活动。”

伙计一愣:“出去?刚才来的是什么人?”

原来这也是一个小特务,也是从众多的小特务里边挑出来的比较能干的,专门来给李春打下手的。

李春边迅速换衣服,边说:“刚才来的是一个共产党公安局的处长,他说焦明被捕了,现在在他手里关着,只要咱们肯给三根条子,他就放人。”

“是公安局的?”

“对,我现在就到老板那儿去,让内线查查他的来历。要是他说的是真的,咱们当然要交条子放人,这是最好。”

“万一这是共产党的圈套呢?”

“怕的就是这个,所以才要让内线查查他的来历,看看这到底是圈套还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假如他说的是假的……”

李春冷笑一声,眼里射出了凶光。

两个人边说边走,快步来到后院,小特务跑在前面,一边帮李春打开一个角门,一边问道:“内线能查到吗?”

李春把门边放着的一辆自行车推过来,边走边说:“内线是毛老板早就精心布下的棋子,级别高极了,一直钻到他们的最上面,只要是在上海市,没有他打听不出来的秘密!”

伙计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那,万一,这要真的是共产党的圈套呢?”

李春冷笑着看着他:“怎么,害怕了?”

伙计心里“砰”地一跳,急忙说:“没有,怕什么!”

李春狞笑着说:“万一这真的是共产党的圈套,明天晚上他来的时候,咱们就先布置好几个人,就把他在这儿干掉!干掉一个共产党公安分局的处长,也有几十两黄金的赏金呢!然后咱们就撤回舟山,让共产党围着一具死尸哭去!”

伙计一惊,再看李春,他已经飞身上车,迅速消失在黑暗的街道里边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