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疆轶事——之九

(九)

黄晓华,是从山东农村当的兵。后来,学开车,当了驾驶兵。

我和黄晓华没什么来往,有时侯,他也会到我们班找梁兴辉,他们俩人都是山东人。

他满嘴的山东话。

不知道----知不道,去玩----下步走,老婆----对象。

有时候,开玩笑,他问我们什么,就回答知不道。

梁兴辉就打园场,说道:

“各个地方都有方言,你们江西人,叫老乡,不是也叫老表吗,还有福建的话一句都听不懂,什么去剃头的意思就是去玩。”

大家一阵欢笑。

部队里,我跟梁兴辉很要好,梁兴辉长我两岁,五八年出生,我称呼他老哥。有一年,记得是九八年,我带着老婆和孩子去山东,到了济南就去梁兴辉家,那个晚上,一个晚上没睡觉,不知有多少心里话要讲。每当我困的时候,他就推推我,还要我倍他说话。后来,谈到黄晓华,他告诉我已经走了,也没说是怎么去世的。第二天,他热情宽待了我一家人,还带我们去了很多地方。

再说黄晓华,他的力气很大,像牛一样,在前线,是六手,专门压弹,压弹全靠力气。他给人感觉憨憨的,在操练时,可以一口气压弹和提弹,用时只要11秒,全连数他第一,连五、六手都比不过他,要说握起手劲来也是数他力气最大,我们班的李根洛算是手劲大的,可是怎么都比不过他。

这一天,正好是星期天,炊事班为我们全连改善生活,每个班分了几斤面粉包水饺,大家有说有笑很是高兴,有的揉面团,有的赶面皮。包水饺可以说山东兵最拿手,梁兴辉指导着我们,还亲手教,包的好看又好吃。锅子里的水马上就要开了,水饺也将要包好。

班长吴仁荣,满怀笑容地说:

“好啦!水饺可以下锅了。”

大家兴奋至极,等待着吃水饺,眼看着热腾腾的水饺就要熟了。一声声紧急号吹响,战事说来就来,战友们放下碗筷冲向高炮阵地,就集合,目睹空中,寻找目标。

一切又平安无事。

大家高高兴兴回到班里,看到锅里的水饺全傻眼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

“全糊啦!这可怎么吃哦!”

本来可以高高兴兴、美美地吃上一顿水饺,好好填饱肚子,这下可好,一锅的糊锅面疙瘩。

班长也无可奈何地说:

“也只能这样,再放点盐巴和味精,大家将就吃了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