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二百七十六章 百杖太君

百杖太君已八十余岁,是唐门最德高望重的人物,在江湖中亦极有名望,她一根乌木杖威猛惊人,一旦施展起来,很少有人能避过百杖,所以被江湖称为百杖太君。

唐傲一见是太君出来,急忙上前搀扶道:“太君身体欠安,怎走出来了?”其他唐门子弟急忙收起刀剑,躬身行礼。

太君拄着木杖,在唐傲搀扶下一步一步走至楚枫跟前,看上去双腿有点颤抖僵硬。

“傲儿,过门是客,你怎能如此无礼!快向楚公子赔罪!”

唐傲一怔,道:“太君,他是……”

“赔罪!”百杖太君大喝一声,乌木杖一拄地面,坚硬的石板即时碎裂几块,真是威势十足。

唐傲一惊,不敢有慢,惟有一脸不情愿对着楚枫拱手道:“刚才冒犯,请见谅!”楚枫哈哈大笑道:“原来你对老人家还算孝顺,就凭这一点,刚才之事一笔勾销!”

唐傲鼻孔微哼了一声,甚是不忿,太君对楚枫道:“楚公子,刚才傲儿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楚枫连忙道:“太君言重。晚辈实在是不速之客,冒昧之至!”

兰亭上前向太君欠身请安道:“兰亭见过太君!兰亭收到无双妹子传信,言太君身体欠安,特来拜望!”

太君执住兰亭之手道:“无双这丫头就是瞎紧张,老身这副老骨头,腰酸骨痛是常有之事,这丫头竟惊动医子亲自前来!”

兰亭道:“太君客气了。无双妹子多次邀我入蜀,我早想前来拜望,只未得其便。今次得楚公子一路相伴,正好借此机会拜会太君,探望无双妹子,亦可一游蜀中风光!”

老太君笑逐颜开,道:“无双那丫头在我面前时常提起你,今日一见,真是讨人喜欢。来,我们坐下慢慢谈。”

众人走入大厅坐下,楚枫就坐在兰亭身旁。

兰亭问:“怎不见无双妹子?”

太君笑道:“这丫头必是缠着拙儿教她剑术!”话音刚落,外面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条娇丽人影好像小鸟般飞入大厅,头结双环髻,两弯秀眉,脸若银盆,眼若水杏,神态天真,娇丽顽皮,原来她便是唐家四小姐唐无双。

唐家共有三子一女,大少爷是唐傲,二少夭亡,三少即唐拙,人称唐三少,唯一之女儿便是四小姐唐无双。无双天生活泼好动、天真烂漫,极得唐家宠爱,尤其太君,简直视她为如珠如宝,对她百依百顺。

唐门以暗器闻名天下,门下子弟暗器手法个个精湛高超,不过拳脚剑法却难至上乘,但三少爷唐拙偏却使得一手上乘剑法,所以唐无双经常缠住他,要他教自己剑法。

唐无双一见兰亭,惊喜得一下挽住兰亭手臂,嚷道:“上官姐姐,你终于来了,可盼煞妹子啦!”

兰亭笑道:“江南一别,无双妹子越发亭亭玉立了!”

无双娇嗔道:“上官姐姐又取笑人家了,我再亭亭玉立,也不及上官姐姐万一!”她转眼看到楚枫,乃道:“这人是谁?”说着走到楚枫跟前。

楚枫拱手道:“在下楚枫!见过无双小组!”

“什么在上在下的,楚枫就楚枫嘛……什么!楚枫?”无双一下瞪大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翻,道:“你就是楚枫,还以为是什么三头六臂之人物,也不过如此!”

“无双,不得无礼!”太君呼道。

楚枫却笑道:“下次我一定长齐三头六臂再来唐门,免得无双小姐失望!”

无双“噗哧”一笑,道:“你这人挺有意思!”说着又瞅着楚枫摇摇头道,“脸上虽然有一道指痕,却也不像一个恶人!”

楚枫不由哈哈笑道:“无双小姐果然眼光独到,与众不同!”

“真的?”无双欢喜问道。

“至少与你大哥不同!”

一边唐傲微微哼了一声,无双望了唐傲一眼,转头小声对楚枫道:“你可别得罪我大哥,我大哥暗器天下无匹,小心他把你射个满身蜂窝孔!”

楚枫亦小声道:“刚才我就差点给你大哥射成满身蜂窝孔,幸得老太君及时喝止呢!”

“你得罪我大哥了?”

“没有阿!”

“嗯,大哥有时就是欺负人!”

无双走到太君身边,拉着太君手臂道:“太君,现在上官姐姐到来,你可要做一盘凤尾酥给人家尝尝,我可是答应过上官姐姐的?”

太君手指一点无双额头,笑吟吟道:“你这丫头,自己嘴馋,却偏要扯上你上官姐姐,好,好,今天这么高兴,我就就亲自下厨,让你上官姐姐尝尝我们唐门的凤尾酥!”

无双高兴得拍起手来,兰亭连忙道:“怎敢劳烦太君……”无双赶忙截住兰亭道:“上官姐姐,我们太君做的金钩凤尾酥可是蜀中一绝,你吃过下次自会缠着太君做呢。”

众人不由哄的笑起来,太君道:“丫头,你放心,我答应过你,就一定不会让你上官姐姐失望!管家,你先去备料!”

旁边一名家人答应一声,走出大厅,刚好有一青年人背着长剑走入,管家一见,连忙躬身道:“三少!”

那青年人顿住身形,点了点头,正张开口,那管家亦急步走了去。

来人正是唐拙唐三少,他走入大厅,无双一见,欢喜得一步跃过去,一手挽着唐拙手臂道:“三哥,你怎这般迟才来,你看,上官姐姐来了呢!”

唐拙生得与大哥唐傲颇为不同,唐傲一脸轻傲,一副盛气凌人之意,但唐拙却是十分谦恭,不但完全没有唐傲那种傲慢之气,甚至还带着几分笨拙。

他先向太君请了安,又向兰亭拱手道:“这位……必……必是……上官……医子,唐……唐拙……有……有礼!”

兰亭欠身道:“三少,兰亭有礼!”

原来唐家三少爷竟是口拙的,而且他口拙比一般的严重得多,每吐一个字都要许久,听着让人吃力难耐,怪不得刚才那管家不等唐拙开口就急急走开了。

唐拙又转向楚枫,拱手道:“这……这位……是……”

楚枫连忙拱手道:“在下楚枫!”

“阿!原……原来是……楚……楚兄……久……仰……久……仰!”

楚枫见他虽然口拙,但却没有一点敌意,且一脸坦诚,顿生好感,乃笑道:“无名小辈,何来久仰?见笑!见笑!”

唐拙脸上不禁露出笑容。

兰亭对太君道:“不如让我先为太君把脉……”太君连忙摆手道:“不忙,不忙!两位远途劳累,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再诊不迟!”说着对无双道:“丫头,还不快带你上官姐姐却后园观赏荔枝!”

无双拍手道:“对了,上官姐姐,我们唐门妃子园,天下无双,我带你去看看,上官姐姐一定喜欢!”

边说边拉起兰亭向后院走去,楚枫自是站起身子跟去,太君忽道:“楚公子可否留步?”

楚枫略感意外,乃顿住身形,兰亭亦止步回身望向太君,太君笑道:“我与楚公子说几句话,你们先去,楚公子随后就到!”

“上官姐姐,走吧!”

无双拉着兰亭径走去后院,唐傲、唐拙亦一同跟着前往。

楚枫道:“不知太君有何吩咐?”太君笑眯眯道:“楚公子请随我来!”说完拄着乌木杖走出大厅,楚枫惟有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