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十三卷 千里入蜀 第二百七十五章 蜀中唐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二百七十五章 蜀中唐门

楚枫和兰亭来到唐门前,只见两只威武雄壮的巨大白石狮子座落在大门两边,左雄右雌,口中都含着一个浑圆石球,卷发巨目,神武威猛!

本来,如此巨型石狮子,一般只允许皇室大官摆设,一般氏族,无论如何高贵显赫,也不可摆放,但唐门这对石狮子,却是由朝廷御赐,已有数百年历史,足显唐门在蜀中地位显赫特殊。据说当年蜀中变乱,朝廷为了巩固蜀中统治,乃千方百计笼络唐门,不惜御赐这一对巨型石狮子立于唐门之前,无论多大的官员路过门前,都得文官落轿、武官下马,以示敬仰,就算当今天子亲临唐门,见到这对石狮子也得下辇而入。所以数百年来,朝廷曾数度想收回这对石狮子,皆不可得,唐门在蜀中势力可见一斑!

楚枫和兰亭一现身唐门前,早有家人上前询问,楚枫一拱手,道:“在下楚枫,专程来拜会唐门!”

“楚枫?”那家人显然没听过楚枫名号,皱了皱眉,乃望向兰亭,兰亭道:“上官医子专来拜望老君!”

那家人一听是上官医子,即时躬身恭敬道:“原来是上官医子,四小姐早等着上官姑娘驾临,特命小人每日于门前等候,这位想必是上官姑娘朋友,两位快请!”家人对楚枫也即时一脸的客气恭敬。

楚枫不由瞄着兰亭道:“还是医子姑娘名气大!我都沾你光了!”

兰亭微微一笑,举步走入唐门,楚枫略一迟疑,没有跟入,兰亭转身喊了一句:“楚公子?”楚枫道:“医子姑娘,我这人在江湖上名声不甚好,跟着进去恐怕反给姑娘添麻烦!”

兰亭盈盈而道:“公子又说笑了,公子为人乐善,岂会名声不好?走吧!”

“那出了事可别怪我!”楚枫赶忙跟上去,嘻嘻笑着与兰亭并肩走入,兰亭见他这般模样,更以为他在说笑。

未至大厅,唐家大少爷唐傲已经迎了出来,拱手道:“不知上官医子到来,失迎!失迎!”兰亭连忙欠身回礼道:“唐公子客气!医子冒昧造访,还请唐公子切莫见怪!”

“医子驾临,实在让唐门陋宅生光,这位是……”唐傲见楚枫提着一个小药箱,站在兰亭身边,乃打量起楚枫来。

“这位是……”兰亭正要介绍楚枫,唐傲一眼看到楚枫脸上那道指痕,跟着见他一身青蓝长衫,背着一把古长剑,即时“铮!”抽出佩剑,一指楚枫,喝道:“你是楚枫?”他一拔剑,旁边数名唐门子弟也纷纷拔出刀剑,一同指着楚枫。

兰亭吓了一惊,道:“唐公子,你这是……”

唐傲双眼盯着楚枫,道:“上官姑娘怎会与此恶徒在一起?”

“恶徒?”兰亭十分惊愕。

唐傲道:“此人作恶多端,是杀害震江堡一门的凶手,还逼死丐帮皇甫长老和金香夫人,十恶不赦,江老堡主乃是我唐门远亲,唐门绝不会饶过此恶徒!”

兰亭吃惊地望着楚枫,楚枫耸耸肩,道:“我早对姑娘说过,我是一个恶人,现在当真给姑娘添麻烦了!”

唐傲道:“上官姑娘请让开,以免误伤姑娘!”

兰亭站在楚枫身边,并没有动,对唐傲道:“唐公子,此事可能误会,楚公子并非残忍好杀之人。”

唐傲道:“上官姑娘切莫受其蛊惑,闻说此人能言善辩,连天山飞将军也给他惑骗了,医子切勿上他的当!”转眼又对楚枫喝道:“楚枫!你还不快快束手就擒,休怪我唐门暗器无眼!”

楚枫见唐傲一脸轻傲、盛气凌人之样子,乃道:“看来唐门也是不太讲理的地方,我还是走算了。”

“哼!唐门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

“嘻嘻,我看你们恐怕亦留不住我!”

“好狂妄!在我唐门还敢如此猖狂!”喝声中,唐傲一剑直刺楚枫眉心。唐门以暗器毒药著称,剑术非其所长,不过唐傲是唐门大少爷,剑术自有相当造诣,不过他长剑对付一般一流高手绰绰有余,但要对付楚枫,当真自讨没趣!

楚枫见长剑刺来,不闪不避,突然一起脚,脚尖直踢唐傲握剑手臂之曲池穴,后发而先至,唐傲一惊,曲池穴乃是要穴,要是被踢中,一条手臂都要废去,急忙回剑反削楚枫踢起之脚,但楚枫小腿一收,再次踢向他手臂曲池穴,唐傲急忙收剑,再欲刺出,楚枫之腿又踢出,还是踢他握剑手臂之曲池穴。

唐傲接连变换不同的方位出剑,但每一次楚枫都是后发先至,起脚踢他曲池穴,让他长剑根本无法施展。

唐傲有点羞怒,身形一退,“嗤嗤嗤”三点寒星上中下直袭楚枫眉心、咽喉和小腹,他终于施射暗器了。

楚枫倒不敢轻视,身形微微一侧,三点寒星擦着衣衫飞过,“嗤嗤嗤”又三点寒星袭来,却是不是直飞而来,而是飘忽袭来,似左似右,唐门暗器手法果然独步天下。

楚枫双手在胸前一旋,将三点寒星旋开,跟着“铮!”拔出古长剑,冷冷道:“久闻唐门暗器妙绝天下,今日我就要领教领教!”

那些唐门子弟本来围着楚枫,但因为兰亭在楚枫身边,他们不敢发射暗器,怕误伤贵客,于是一个个举起刀剑指着楚枫,唐傲双手已经各扣着五点寒星,准备发出!

“住手!”

一声断喝传来,跟着一位老太君转了出来,一头银发,拄着一根乌木杖,精神矍铄,极有威势,原来她就是鼎鼎有名的百杖太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