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野狼特种军 第一章 69.野狼与吴佩孚工作

1014316843 收藏 0 1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size][/URL] 吴佩孚工作 一个黑背影在月夜中飕地飞上了青砖高墙,黑影停留在瓦檐石狮子旁边,月黑风高之下,笼罩着阴沉沉的鬼影,那鬼影黑黑地浓缩成一团一动不动卷在那里。石狮子变成了两个黑影,鬼魅魍魉,阴深恐怖。 距离高墙二百来米处,一只手轻轻拂开一树草丛,露出一双警觉而机警的眼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


吴佩孚工作


一个黑背影在月夜中飕地飞上了青砖高墙,黑影停留在瓦檐石狮子旁边,月黑风高之下,笼罩着阴沉沉的鬼影,那鬼影黑黑地浓缩成一团一动不动卷在那里。石狮子变成了两个黑影,鬼魅魍魉,阴森恐怖。

距离高墙二百来米处,一只手轻轻拂开一树草丛,露出两盏机警的绿色幽灵眼光,一只猎枪筒悄悄从草丛中伸出来,指向高墙上卷缩的黑影,猎人的指头缓缓地伸向猎枪的火鸡公扳机,指头缓缓地运动,只等枪响人亡,尸体从天而降。猎人旁边的一个靓丽美女从腰上取出一只平时装猎物的猎袋,时刻准备一旦枪响,就冲上去捕获猎物。

当猎枪扳机缓缓移动时,黑影背后的月影正好套着黑影,从枪筒望去,月亮像一只巨大的探照灯,笼罩着墙上黑贼,不用说,猎人这一枪,一旦枪响,绝对是百步穿杨,一枪命中,只等小女子前去收尸装袋。

忽地,高墙一派空白,只剩墙上月亮照着孤墙一座,月光下的石狮子,张大獠牙,双眼圆瞪,盯着夜光下的一丝丝动静,忽地,石狮子渐渐张大了嘴巴,飕的一声从牙齿天堂中射出一只短剑般的弓弩箭簇,一直飞向越墙的黑影,不知为什么,这支利刃飞出后,却没有人受伤的惨叫声,飕的一声之后,一切万籁俱寂,只听见月夜中一丝丝微风声声。显然,当墙上黑影看见石狮子后,便知道石狮子是这家豪宅的一个暗道机关,黑影飞下高墙,他想机灵地躲过石狮子箭镞的袭击暗算。

这个黑影是来这家豪宅打劫的还是绑架人质的?

自从这家豪宅深院在北平郊外建立后,这几年先后被北平大刀王五踩过点,被燕子李三贴过壁,可是这家豪宅主人不仅一件宝物没被盗,而且还被江湖豪侠加强了戒备,不仅被豪侠安装上了道道暗道机关,就像自动发射飞剑利刃的石狮子机关,就布满了高墙房檐,而且白天大门外,出现了穿着对襟棉褂,抱着双手,游来游去,眼睛四处打瞟的年青小伙子,这家主人心领神会,整日悠哉游哉优雅地写着书画,赏着古玩,品着香茶,白天一群鸽子在天空带着鸽哨嗡嗡地翱翔盘旋,这家主人就端着紫色茶壶瞭望蓝蓝的长空。这副派头,加上四处戒备深严的景象,可以说主人家一切平安无事,颐养天年,长寿人间。

不过,正是由于这幅表面平静的太平景象,暗中却暗藏着刀光剑影的阵阵杀机,这就连江湖豪侠都看得清楚的盘盘杀棋,才引来了四处好汉对这家主人的暗中保护。这就表明,这家不定哪天就要出事,而且,出事就肯定是大事。震惊世界的大事。这不,这几天,日本特务机关长,蒋介石的军统特工,中国江湖豪侠,纷纷争先恐后地向这家豪宅暗暗聚拢,人人都屏住呼吸,观望着这里的蛛丝马迹,一场国际特工大战就要在这家豪宅中不定哪天轰然爆发。刀、枪、剑、戟、暗杀、死人、残疾、保护现场,刑侦拍照,记者蜂拥而至,追悼会、追悼词,电台,广播,报纸,不亦乐乎,天下轰动,一切就从高墙上的这个黑影身上拉开了序幕。

就在那个黑影越过青砖高墙之后,石狮子发射出了一支支利剑,却没有伤痛的喊叫声,不远处的猎人立即收回了枪筒,猎人身边的小女子急忙将猎袋别在腰间武术带上,飕的风起,两道飞影跃上了高墙,一跺脚,无声无息地落在院子影壁旁边。

“我等候你们已久了。”豪宅的大小灯光忽地灯火通明映红了窗户,窗纸上立即映出一个魁梧巨大的黑影,这个窗户上的巨影,大得可以覆盖中国半拉子版图。

“快进来,上点云南白药。”吴佩孚大帅声如宏钟,响彻高墙之外,一群鸽子噗噗啦啦惊飞而起,围绕豪宅在夜空中盘旋一圈落在青瓦房檐上,咕咕地叫着。房檐上的石狮子这时合住了獠牙嘴巴。

不是没人受伤么?上什么云南白药?

只见窗口一闪亮,蒙面黑影从窗口飞扑进了堂屋,在地上划了两圈站立起来,一手拉下蒙面黑丝绸,低吼了一声:“大帅!”,双手接过大帅手上的伤药,涂撒在胳膊上,又从胳膊上撕下一块黑丝绸,用牙咬住绸布一边,包扎了。黑影问:“大帅怎么知道我负了伤?”

“听风声。你越墙的风声被我暗箭的风声击住了。”吴大帅说着将云南白药瓶一挥,药瓶嗡的一声飞向堂屋空中,这是一个声音,大帅接着一拍座凳扶手,飕的一柄飞刃射出,击中了药瓶,“嗡”的声音停止了,“飕”的剑啸还在响,药瓶粉碎了,堂屋只剩飞刃飕飕的余韵还在绕梁回旋。两种声音,泾渭分明。

野狼惊讶得用黑丝绸一抹额头上的虚汗,控制不住脱口而出:“不愧是中国大军阀,比张学良强一百倍。”

吴大帅一听说“张学良”三个字,气不打一处来,右手往睡袍处一撩,手上变出一把手枪,手枪又抛向空中,大喝一声“野狼,接枪。”野狼飕的一声腾向空中,接过手枪落地,顺手一挥,噗的像蚊子一声,子弹打灭了一盏蜡烛。野狼如风尘般的落地后,无比兴奋地低吼:“美国烤蓝的无声手枪。”野狼立即把自己的手枪抛向大帅,大帅飞起一脚接住,脚尖一勾,枪在手,大帅哈哈大笑:“美国勃朗宁。”

这时,门口一闪,两个身影飞进了堂屋,野狼定睛一看,堂屋内无影无踪,蜡烛火苗微微闪动一下又无风无息地燃烧着。野狼立即一个翻滚,滚到吴大帅脚下立起身,紧贴在吴大帅胸前,用身体警卫着大帅身躯,双手拉开架势,眼光四处寻找着飞进屋内的影子。

猎人杨爷爷和孙女出乎意外地闪现在野狼身后,吴大帅笑着说道:“定身。”杨爷爷伸出二指当当就在野狼背后点击数处,野狼眼睛立即圆瞪,被定在堂屋中间,一动不动,小孙女杨欣立刻取出猎袋,在野狼面前一晃一晃说:“服不服,‘杨大哥’,我教会你空中飞人的武功,你却用来暗杀吴大帅,我今天就废了你的武功你试不试?”

杨爷爷在野狼背后一挥手,一柄飞刀夹在二指处,飞刀上没有一滴血,杨爷爷说:“大帅,日本特工野狼被我飞刀刺中一处。”吴大帅哈哈朗笑说:“不是一处,是两处。一处是我的石狮子飞剑刺中的,另一处才是野狼在用无声手枪打灭蜡烛时你的飞刀刺中的,你用猎狐飞刀办法刺他,野狼伤处是没有感觉的,一天后,毒性发作,无痛而亡。不过我有解药,你还是给他敷上。”

“野狼可是日军关东军老牌特工呀,杀了他。”

“不。他是来保护我的,现在还不到杀他的时候。他一来,我敢料定,明天日军特务机关长要来游说我当北平汉奸王。”

杨爷爷对杨欣说:“孙女杨欣,连夜着马转信猎人特工队,明天一早,杀了日本特务机关长。”

吴大帅哈哈大笑指着野狼问杨爷爷:“你怎么知道他是日本特工野狼?”

杨爷爷说:“野狼刚刚来我村时,说他是东北流亡学生,他只要不洗澡,全村猎狗都要狠叫,他身上有日本人的臊气,可他天天到河里洗澡,却穿着日本人的白布丁字裤。他的手枪是美国勃朗宁牌。他还常常穿日本人的‘人字型’拖鞋。”

吴大帅说:“我说他是野狼,是由于他的空中飞人带有日本零式战斗机的招式,全日本特工只有野狼会这一手,你解了他的定身穴吧,明天日本特务机关长和野狼还有一斗。”

杨欣立即伸出二指,像戳马蜂窝一般,连连在野狼背上点击,野狼的眼皮缓缓地关闭了,缓缓地呼吸,大口地吸气、、、

当野狼缓慢地睁开眼睛仔细打量着北平市这座什锦花园吴公馆时,他这才感到日本军虽说占领了北平,却并没有占领这座令日本人恐怖的华丽公馆。中国爱国军阀吴佩孚虎威不倒,民间豪侠一群群地聚啸在他的身边,他还可以一呼百应,一跺脚,个个身手不凡身怀绝技的中国爷们随时都会从他身旁钻出来,这比一个师一个军的力量还要霸道,野狼咬了咬牙关,巴格,看来吴大帅根本不尿日本军人,对他只能攻心智取,不能用枪炮强攻,但是,吴大帅不是溥仪,不是汪精卫,不是唐绍仪,更不是虞洽卿,他声如洪钟,咳一声嗽,可招来天下旧部,一跺脚,金银财宝滚滚而来,一挥手,天下佳丽云蒸霞蔚,吴大帅什么都不缺,更不缺民族骨气,野狼仅仅是一个日军大佐,此时此刻真想不出什么高招来收买吴大帅,明天,即使土肥原特务机关长来游说吴大帅,野狼拭目以待,真想看看日本特务头子还有什么新鲜花样,野狼预计,日本策反吴大帅的最终结果就是绑架和暗杀,怕就怕暗杀成功之前,土肥原的脑袋也许要事先落地,甚至还会找一个日本替身——那就是我——野狼的头颅来祭奠吴大帅,野狼比一般日本人怕死,他不像一般日军那样相信佛教的生命轮回,野狼怕死是由于他认为这个世界上还有不少惊天动地的伟业等着他去做,可恰恰是吴大帅这个比张作霖骨头还要硬朗的大军阀,实在没有任何办法逼其就范。野狼想到这里,他感到自已胳膊和背上的利刃锐伤剧烈疼痛,还不如先保住吴大帅,长期观察大帅内心的薄弱之处,是人,就有可以利用的弱点,料定明日土肥原无非是拿些金钱、美女、权势来诱惑吴大帅,这些手段,在日本国内招降纳叛日本的异军叛军或许管用,可是在中国大军阀面前,土肥原绝无灵丹妙药让大帅投靠日本,即使投靠日军,说不定又是一个诈降的马占山,几个月时间就重新拉出一支千军万马的抗日武装,对付吴大帅这样的大军阀,只有先稳住他,一切都由着他的性子来,天长日久,方可窥出大帅的人格缺陷,甚至可以使用樱花发明的细胞学高科技手段,将吴大帅的细胞变种,变异,让吴大帅通过细胞裂变,将他变成一个徒有其表的行尸走肉,那时,吴大帅才会成为日军手中的真正傀儡和提线木偶,行,就这么办!对付吴大帅只能用这种无耻而不要脸的办法,这个办法一旦成功,即可立即推广到近东诸国首脑人物,甚至美国总统、、、、、、

想到此,野狼立即对吴大帅说:“日本关东特种军全体特工,将全力以命保护大帅的一切人身安全。如果土肥原有暗害大帅之心,野狼我将立即行使我关东特种军大佐的权利,杀无赦!”说完飕的一声飞出窗外,夜风立即掀起野狼黑色拳服,呼呼啦啦风声之后,黑影消失在广袤无际的夜空中,堂屋内的蜡烛火苗微微一晃,室门悬挂的玉珠门帘轻轻一摇,吴公馆立即回复了平静。

杨爷爷问大帅:“您怎么不让我杀了他还放虎归山?”

吴大帅朗朗长笑:“这个野狼还真他妈的是日本第一狼,想法确实比土肥原高明,他是真的要保护我的,我当然要利用他,与日本特务头子打一场看不见血的大战,好戏刚刚开场。我们喝酒,老子今夜要喝日本清酒,事先祭奠土肥原的替身——新来的日本特工机关长——田本大作。”

杨爷爷和孙女杨欣盘坐在炕上,为大帅斟满了一大壶日本清酒,三人一干二净,高脚杯杯底朝天,喝着喝着,吴大帅干脆脱了上衣褂子,露出浓浓的黑色胸毛,脸上露出即将胜利的笑容,一摇一晃地连喝了三大杯,杨欣立即拿出扇子,站在大帅身后上下打扇,蜡烛火苗一会窜起老高,一会又呼呼摇动,摇着摇着,吴大帅呼呼鼾声大起,杨爷爷对杨欣伸出一指放在嘴唇边上,杨欣停住打扇,定睛一看,扑哧一声窃笑,忙用手背堵住自已美丽的樱桃小口,杨欣连忙将大帅的衣褂轻轻地盖在大帅身上,爷孙两人这才轻手轻脚以猎人轻功步子飘到门外,在大院影壁处为大帅警卫,两人一身黑色拳服立即与黑夜溶为一体,静静聆听着堂内浓浓的鼾声,就像一口大锅里炖了一整只老虎肉,咕嘟咕嘟煮开了锅,大帅的鼾声真香。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