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勇军 第十章逃亡 第十节

ddtt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0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02.html[/size][/URL] 当张三带着骑兵兵赶来增援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张道远查看了战场安排一部分士兵转运战利品,其他的人都留在原地,大家看出来张道远还有行动,张释信问:“你看现在怎么办,只跟那个不要脸的汉奸借了点粮食他们就报复我们。” “这么多人也出了营了还站在这里干嘛,晚上继续去他们家,今天晚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02.html



当张三带着骑兵兵赶来增援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张道远查看了战场安排一部分士兵转运战利品,其他的人都留在原地,大家看出来张道远还有行动,张释信问:“你看现在怎么办,只跟那个不要脸的汉奸借了点粮食他们就报复我们。”

“这么多人也出了营了还站在这里干嘛,晚上继续去他们家,今天晚上饭就在他们家解决了,弟兄们随我来。”张道远骑着战马带领骑兵营和两个步兵连、卫队连沿着车轮印就向引来伪军的维持会长家前进,天刚黑部队就把土财主家团团围住,张道远踢开大门就进了会长家里。

“老不死的,没想到我还能来吧。”张道远冲进客厅一把揪住老头的领子,使劲的摔到地上,“臭不要脸的狗汉奸,来人,给我吊起来打。”张道远今天是真生客气了,昨天要没冷大侠做主他早把地主家给炒了,只是跟他们要了点粮食,也没掘地三尺找他家的财宝,他还居然真当起了汉奸跟鬼子勾结。

卫兵往上一冲拿绳子把老头就捆绑起来,吊在房梁之上,卫兵也看老东西不顺眼,用马鞭使劲抽打汉奸,维持会长被打的惨叫不止,张释信说:“我们抗日还不是为了大家,你就为你家那点东西找鬼子对付我,我看你骨头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来人,拿棍子把他腿先给我打断了,立即拆掉他们家所有房子,掘地三尺,把他家的东西全部充军,我看谁敢当汉奸。”

士兵拿着地主家的顶门杠过来,使劲在地主的腿上打了几棍子,地主当场昏了过去,他的大小老婆儿子女儿全被抓到客厅,张道远看着他们的可怜样子就说:“我也是在观里长大的,从小每天吃斋,我不想大开杀戒,你们只要说出家里的钱财藏在那里我就饶了你们,如果不听话,那我就不客气了。”

“先杀几个狗屎奴才给他们看看,免得认为我们是吓唬他们,张三,把他家的家丁都抓过来,就地砍头,让老百姓都进院里看看热闹,以后没有恶奴家丁横行乡里了。”张释信对待汉奸没好脸色,他还是吃斋念佛长大,可太痛恨鬼子了,更痛恨帮助鬼子的同胞,都他妈的什么同胞,狗屁,猪狗不如。

张三自从当了军官砍人的机会也少了,他今天拿着一把明晃晃的鬼头刀站在客厅门口,家丁被捆的跟粽子一样,家丁的眼睛被蒙着嘴被堵着,张三等相亲们到来了就问了了一句,“诸位父老乡亲,这家地主财大气粗有没有欺压你们。”

“有。”看热闹的百姓一起回答。

“这些人有没有帮助地主欺负你们?”张三是佃户出身,对于地主的痛恨那都没法形容,虽然他不懂得什么是农民革命,不懂什么是阶级,可他就是打心眼里恨地主,恨欺负过他的地主,痛恨所有欺负像他这样的穷人的地主,老乡们里有胆子大的,有位老者说:“前天这伙人还逼死一个人,现在人还停在家里,长官可以去派人看,这帮人不是人,是畜生呀,求长官为乡亲们报仇。”老头说完跪下了。

张三知道老头膝盖落地的时候就应该是恶奴人头落地的时候,他不等老头下跪立即抡起鬼头刀连砍下三个脑袋,腥臭的血喷的到处都是,人头在院子里滚动,张三连着把十几个人全部砍死,然后还抡起刀砍死人,给乡亲们出气,他砍人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自己从小受欺负的事情,今天可算出了口恶气。

人头被卫兵们拿起来,放在托盘里端到屋子里,然后摆在地主的老婆和孩子面前,胆子小的立即吓昏了过去,张释信问:“你们是要钱,还是要命,如果要命就带人去拿钱,别等我们自己挖出来,免得你们死的难看。”

地主的一个儿子哆嗦的站起来,领着张释信开始进个屋翻箱倒柜的找值钱东西,张释信拿着口袋不停的往里装,最后把地主家是搜刮的干干净净。其他士兵把地主家的骡马驴子全部没收,打开粮库往自己的辎重车上搬粮食,实在装不下了东方海过来请示,“旅长,还有很多粮食拿不走。”

“立即分给百姓,你带着步兵挨家挨户送,最好分的均匀点,士兵发粮的时候不许进人家院子,粮食就放在门口,不许调戏妇女,有违抗命令的就地枪决。”张道远知道跟老百姓接触一定要注意,否则影响队伍战斗力。

东方海带人下去发粮食,张三这回把地主全家都吊起来,拿着皮鞭看谁不顺眼就打,张道远和张释信离开地主家,准备收拢部队返回自己的大营。就在张三打人的时候村里的一个小伙子冲进来,挡在一个正要挨打的女孩面前,女孩是地主的女儿,张三正准备打就被挡住了,小伙子大声说:“你们怎么能随便打人,她有什么错,只是生在这个人家里,欺压乡亲勾结鬼子跟他没关系。”

“你算干嘛的。”张三手下的兵痞们围上来就要打。

张三多聪明,笑着看看年轻人,因为小伙子很像当兵以前的张三,张三明白这个小子喜欢地主的女儿,八成是老地主嫌弃他穷一直没把女儿给他,今天地主家失势了他正好跳出来做好人,财的不了至少可以得个人,“行呀,有种,敢挡在我的面前。”

“这些女人孩子有什么错,错也是老太婆的,跟其他人没关系,这几个偏房都是老家伙花钱从窑子里买的,要不就是从穷苦人家抢来的,她们够倒霉的,你连她们都打,太不仗义了。”小伙说完不肯走。

张三假装生气,“用得着你给爷上课?带着你要的人滚。”张三这是有意给他给台阶下,小伙解开绳子把他喜欢的那个地主家的女儿带走,这个女孩又舍不得几个弟弟,也一起都带走了。

现在张三也基本问清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他让卫兵把无辜的人放下,从口袋里摸出几个钱发给地主的一群小老婆,“你们有家的回家,有朋友的投靠朋友,既然你们没做恶事就且饶了你们,以后好好做人。”地主家的人立即被遣散,剩下没走的就是地主的大老婆和大儿子。

乡亲们围着继续看,张三问:“他们三个都不是东西?”

乡亲们点点头,张三抽出自己的马刀几下就把三个人砍死在屋子里,然后让士兵把尸体拖出去给乡亲们看,大家看见欺压他们多年的地主一家死了才安心离开,以后没人能欺负他们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