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牙 第一卷 山雨欲来 第十八章 上折

先轸2009 收藏 2 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3.html


徐若麟头也不回地说道:“把废话去掉,其余的念来听听。”

“此人名叫佐藤三右卫门,对马宗氏家臣,奉家主宗义智之命传信日本之太阁丰臣秀吉。。。”叶韩回答时掩不住脸上的兴奋之色,自从离开南京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审讯过人犯,基于一种难以理解的心理,叶韩对施用刑罚有常人难以理解的兴趣,徐若麟知道这种人就是史书上所说的那种天生的“酷吏”,不过锦衣卫里面什么样的人都有,叶韩正好有他的用处,所以一直以来从锦衣卫指挥使到各千户,都对叶韩这种人颇为纵容。

“丰臣秀吉现在在日本哪里?佐藤三右卫门如果不被我们截住,大概多久能将信送到?”徐若麟需要知道倭国人的反应时间。

“回大人,丰臣秀吉在哪里的事情已经传遍整个肥前国——他正在倭国九州岛西部的名护屋城集结大军,从那里转往对马岛可直渡海峡抵达釜山,不过四五个时辰的海路,如果这佐藤没有被我们截住,海行顺利的话,最多十天之内就能将信送到,也就是说,二十天之内倭国就会知道佐藤的事情。”

“拿万国舆图来!”徐若麟他们手上这份万国舆图是万历五年由利玛窦绘制的世界地图,十五年来大明海外商人、欧罗巴传教士对它历加修改,已经颇为精确。

叶韩根据佐藤三右卫门所说,仔细地在万国舆图上找到倭国肥前国名护屋所在地,但这城据说是新建的,佐藤三右卫门的汉语也不是很流利,所以叶韩只能标注个大概位置,具体情况只能等那些和倭国做生意的商人们来确认。但这已经足够,从叶韩标准的位置上来看,名护屋简直就是个天然的补给基地——如果那位太阁真的疯狂到要攻略朝鲜的话。虽然事先已经料到倭国有进攻朝鲜的计划,但确认之后还是让徐若麟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那佐藤三右卫门带的信呢?”

叶韩不敢看徐若麟脸上的表情,恭恭敬敬地把一封洁白的绢书递给这位大人,徐若麟轻轻一抖,展开这封信函,上面写的是汉字——这倒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倭国本来就和朝鲜一样,达官贵人们平常都以书写汉字说汉语为荣,那些在宴会上用本国文字的,往往被视为没有修养的贩夫走卒。

信上面的字虽然徐若麟都认识,但意思却一点都看不懂,叶韩连忙解释道:“大人,据佐藤三右卫门所说,这是甲贺五十三家的一种书写方法,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读这封信。”

徐若麟点点头,这种事情本来一个小小的家臣就不太可能与闻,在叶韩的酷刑之下,只怕这人也不会有所保留,但这封信的内容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毕竟活人所能告知的情况肯定会更多。

“大人,据佐藤所供,他们之前已经派过一次使团,使团正使是柚谷康广,但朝鲜王李昖置之不理,柚谷康广递交国书后数月依然毫无音信,最后莫名其妙地就被打发回国,丰臣秀吉大为震怒,将柚谷康广全家诛杀,这次派遣宗义智的任务就是让朝鲜臣服于日本,并且。。。”

叶韩吸了口气,望了望徐若麟的脸色,才继续说道:“并且协同出兵攻略大明!”

徐若麟脸色已经变得铁青,转身大步走进那间卧房,那名对马宗氏的使者已经消失不见,地面上只剩下隐隐的一滩血迹,徐若麟左右踱了几步,忽然从腰间拔出长刀,奋力往地上一掷,“哧”地一声,长刀锋刃没入木制地板几近两寸,撮尔小国化外蛮夷,居然胆敢如此冒犯天威!

“叶韩,立刻具结上报!”

“是的,大人!”叶韩从怀中拿出锦衣卫的专用折子——这种折子可避过外庭和内阁,直送当今的皇帝陛下,甚至连北镇抚司和锦衣卫指挥使都不得羁留。

“第一,谋刺韩籍大人的刺客已经确定,是为倭国甲贺五十三家忍者初念,此女假扮为朝鲜伶人,以挑拨我大明与朝鲜之邦交。”

“第二,倭国已派出使团前往朝鲜,企图胁迫朝鲜为其臣属,以图谋大明社稷!”

“第三,倭国已派出大批忍者细作,刺杀朝鲜军中坚力量,朝鲜国上下依然懵懂不知,孰为可虑。”

“第四,倭国酋首丰臣秀吉已抵名护屋,战事或已迫在眉睫。”

“已报,锦衣卫知朝鲜事徐若麟,随折附倭国使者口供一。”

叶韩依徐若麟所说按密折规矩详细记录下来,然后在其后加上锦衣卫的印信,打上火印将之密封,这时徐若麟又问道:“那倭国信使呢?”

叶韩略微低头回答道:“卑职已经将之关押起来,是否要立刻除去。”

徐若麟沉吟着道:“不,此人先留着,我还有用。”

这时他发现叶韩似乎有点欲言又止的意思,于是问道:“你有什么话说?”

叶韩低声说道:“大人,是不是应该将这些情况告知朝鲜方面?让他们早做准备?否则战事一起,朝鲜若是毫无防备,只怕。。。”

说到这里,徐若麟脸色变了变,叶韩也立刻知趣地闭上嘴,他知道自己刚才那番话已经冒犯锦衣卫行事中最大的忌讳,自太祖皇帝设立锦衣卫以来,所负责的就是缉捕探察审讯之事,是以锦衣卫审讯的记录和获知的情报是绝对不允许让外人看见的——就算当年的首辅张居正权势通天,满朝文武皆是其党羽,也不可能从锦衣卫这里得到任何情报信息。徐大人如果未得许可第一时间就擅自将情报泄露,而且是在皇帝陛下收到折子之前,只怕杀身之祸随之而至。

只见徐若麟拔出地上的长刀,用袖口缓缓擦拭着锋刃,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你说的没错,可朝鲜虽是太祖皇帝所列的永世不征之国,毕竟还是外藩,如果我们这么做的话,只怕。。。南镇抚司不会放过我们。”

“卑职知错!”叶韩低头说道。

“不过如果不通知朝鲜方面,恐怕于大明社稷也是不利。。。”徐若麟沉吟道。

“大人的意思是?”叶韩仿佛明白了什么。

“这事虽然我们不太方便出面,但韩籍大人却没有这种顾虑,而且他是正使,由他来知会朝鲜方面,正合所宜。”徐若麟目光闪动。

“可他要是透露这些情报是我们所提供的怎么办?要是传入南镇抚司那些人耳中。。。”

“这位韩大人是个聪明人,一路上他和朝鲜人的交往都在我们的眼里,前后他收受了多少好处?谅他也不敢说出什么不合宜的话来,而且这是白送他个功劳,如果倭人真如我们所料攻略朝鲜,韩大人也算是一功,想来他也不会推托这种送上门来的好事吧?何况由他知会朝鲜方面并上折朝廷会更好,毕竟他是文官,外庭文官们和内阁向来不喜我等,对韩大人所说却或许会重视,现在朝廷为国本一事党争激烈,只有我们和韩籍双管其下,或许才能稍微引起朝廷和陛下的注意,就只怕这样也。。。无人理会。”

说到这里,徐若麟眼中浮现出一种难以言传的愤懑之色,庙堂之上争论纷纷,可又有几个真是为大明社稷着想?当年的张居正虽然跋扈,却还做了些事情,比起现在的内阁大臣们。。。

“大人所言极是!”那边叶韩却对徐若麟的分析非常佩服,钦佩之色流于言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