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牙 第一卷 山雨欲来 第十七章 审讯

先轸2009 收藏 0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3.html[/size][/URL] 徐若麟悄无声息地穿行在东北馆附近的一条黑暗小巷,这次行动虽然得到了他想知道的信息,但最后却因为一个细节暴露了自己,徐若麟不由得记起前任北镇抚司镇抚使杨烈,这位一手训练他的教头曾经说过一句话,任务的成败往往决定于最细微的末节,计划在最要害的关节上很少会出现漏洞,因为那种地方谁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3.html


徐若麟悄无声息地穿行在东平馆附近的一条黑暗小巷,这次行动虽然得到了他想知道的信息,但最后却因为一个细节暴露了自己,徐若麟不由得记起前任北镇抚司镇抚使杨烈,这位一手训练他的教头曾经说过一句话,任务的成败往往决定于最细微的末节,计划在最要害的关节上很少会出现漏洞,因为那种地方谁都能看到,但却经常在最无关紧要的环节出现问题,所谓的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就是如此。

只是那位倭国使者是否已经认出自己的身份?徐若麟不敢确定,虽然他并没有落下任何可以辨别身份的物事,可那女使者的眼神却让他感到有一丝不安,这也是他成为锦衣卫以来第一次对自己的信心产生怀疑。

但无论如何,现在徐若麟已经搞清楚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倭国确实是在准备对朝鲜用兵,而朝鲜却是大明最重要的属国,这意味着什么徐若麟非常清楚——普天之下凡是大明势力所能达到的地方,这种事情是绝不会被容忍的,恐怕很快大明就会对倭国进行惩罚,自己的任务就是立刻把这消息立刻发往北京,现在他只需要一件东西,那就是证据。

这时,毫无声息的暗巷里面传来轻微的两声猫叫,徐若麟停住脚步,低声说道:“事情如何?”

黑暗的角落中无声无息地走出一个人来,微弱的月光下,灰色的人影几乎肉眼难以分辨,这人走到徐若麟面前,躬身说道:“大人,已经擒获东平馆内倭人派往倭国的信使,除正使外,两名随行已经被处置,正使交由第三组带回慕华馆。”

在宴会上遇到倭国使者宗义智后,徐若麟就派燕烈持自己的腰牌前往朝鲜锦衣卫衙门从杨影风处调集人手监视东平馆,果然,宗义智立刻将在朝鲜王宫发生的事情回报给倭国,只是不知那名在船上刺杀韩大人的忍者现在在干什么?想到这里,徐若麟眼角不由得跳了跳,虽然慕华馆有叶韩等人护卫,今天他自己遇到的事情却证实已经有大批倭国忍者潜入到朝鲜,东平馆内那位名叫初音使者固然奸狡,船上遇到的那名初念特使却也神出鬼没,只怕锦衣卫的人手还是稍显不足。

燕烈似乎迟疑了一下,接着说道:“大人,刚才东平馆内似乎有些动静,但我们并不敢过于逼近。。。”

徐若麟并没有回答是自己潜进东平馆,这并不需要燕烈知道,只是吩咐道:“你继续盯住这里,另外,让杨影风给你们重新送几套朝鲜人的衣服来。”

燕烈现在身上穿的是一身灰色的朝鲜服饰——朝鲜号称是小中华,衣冠礼仪和大明无二,只是在某些细微处才略有差异,但为了完全起见,燕烈等人穿的还是朝鲜锦衣卫指挥衙门所提供的当地人的衣服。燕烈有点疑惑,心想身上的衣服应该没问题吧?还是回答道:“是的,大人。”

徐若麟淡淡地说道:“你身上这套衣服太新太好,知道吗?”

这些朝鲜衣服都是朝鲜锦衣卫衙门新制的,原本也没什么,但朝鲜国一向就看不起所谓“化外蛮夷”的倭国,所以就把这间接待倭国使者的东平馆放在汉城较为贫困的所在,附近都是些贫贱人家,要是白日里忽然多出七八个这样衣着光鲜的人来。。。想到这里,燕烈不由得背上冷汗滑下,急忙说道:“卑职知错,请大人责罚!”

徐若麟没有回答,挥手示意燕烈继续监视这间东平馆,然后身影便没入黑暗之中。


徐若麟回到慕华馆的时候,已经是寅时三刻,这在初春的汉城正是最黑暗的时分,徐若麟从自己寓所边上的围墙进入,绕到那位正使韩籍寓所的花园附近,在那里迅速换去身上的刺服,然后再往自己寓所的大门走去,万一这间慕华馆内的侍卫里面有倭人安排的奸细的话,想必也会认为自己是刚从韩籍大人那里夜谈回来吧?

他走到寓所大门的时候,门口守卫的两位朝鲜侍卫正倚在门框边打盹(虽然徐若麟一抵达慕华馆,就用随行士兵替代原有的朝鲜警卫,但毕竟慕华馆占地太广,这次七十八人的使团中士兵不过三十余人,朝鲜锦衣卫衙门的人手也实在有限,所以慕华馆内有些无关紧要处的警卫还是交由朝鲜侍卫负责),看见这一幕,徐若麟不由得皱眉——看来朝鲜确实是承平已久,连这些王宫侍卫都敷衍塞责,轻轻咳嗽一声,这时两名朝鲜侍卫才慢慢醒过来,睁开朦胧的双眼,嘟哝着说着些什么,大概以为是接班的人在开自己的玩笑,猛然发现是大明使团的副使大人,一激灵就清醒过来。连忙站直身子,恭恭敬敬地行礼,用不怎么熟练的汉语说道:“大人!”

徐若麟皱眉道:“你们怎么敢在这里睡觉?你们的统领呢?”

两名侍卫吓的立刻跪在地上,抖抖索索地说道:“小人一时大意,请大人恕罪!”

徐若麟也没打算继续追究下去——他本来就没指望这些人能干什么,盯着这两名侍卫看了几眼就走进自己的寓所,穿过前面大花园的木桥假山后,发现自己歇息的那栋房屋门口侯着一个人影,却正是叶韩。

他一看见徐若麟回来,立刻迎上去低声说道:“大人,燕烈刚派人送来一名倭国信使,是否开始审问?”

徐若麟一边解下腰间的佩刀,一边说道:“立刻带到我房间来,有外人发现吗?”

“咱们的侍卫有几个看见了,不过卑职已经交代过他们不许外泄,也不许互相议论,朝鲜侍卫没有看见的。”

“把这几个侍卫的名字记下来,另外,派人通知杨影风,让他快点整理好衙门的事情,即刻回报!”徐若麟其实也知道,朝鲜锦衣卫衙门在锦衣卫编制里面,向来是比较特别的,杨影风不过昨天刚到,要想这么快处理完千头万绪的事情,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但现在人手精力都有限,不可能在这上面浪费太多时间。

叶韩接到命令后就转身匆匆而去,片刻后就带来一个扎的结结实实的麻袋,随手抛在徐若麟卧榻前的木板地上,里面传来一声沉闷的哼声。徐若麟缓缓地点亮身前的几盏烛台,对叶韩说道:“事情都办妥?”

叶韩点点头,徐若麟示意他解开袋子,叶韩从腰间拔出绣春刀,轻轻一割,就挑开了麻袋口子,从里面揪出一名满脸血污的倭国商人,一放出来,这人就大声嚷嚷着什么,但在叶韩几下重手下,便停止了叫嚷。

徐若麟用日语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倭国商人对徐若麟怒目而视,反问道:“你又是谁?怎敢对我如此无礼?”

徐若麟若无其事地说道:“看你这副样子,想来也不会是个普通商人。。。”

那倭国商人咬牙说道:“没错,我是对马宗氏家主宗义智大人的信使!你们知道这样对待宗义智大人的信使的后果是什么吗?”

徐若麟淡淡一笑,灯光下却显得冷酷无比,那名倭国商人看的心头一寒,只听徐若麟说道:“对我们来说,无论是你们的太阁,还是宗义智和你,都没什么区别,好了,我也不想和你多说废话,下面我问一句,你就答一句,别企图不回答或者欺骗我们,知道吗?”

话语中没有一个威胁的字,但这名信使却知道这其中的含义,忽然他仿佛明白了什么,瞪着徐若麟说道:“你是明国人?”说的居然是汉语,虽然不太熟练,但却听的很清楚。

徐若麟道:“很好,你能听懂汉语,这最好不过,你叫什么名字?”

那信使冷笑着道:“明国人,你认为一名武士会在这种情况下回答任何问题吗?”

徐若麟心想既然你懂汉语,那就不需要我在这里多费手脚了,站起身来对叶韩说道:“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

叶韩躬身说道:“遵命,大人。”说着侧目望着跪在身边的倭国信使,眼中隐约闪出一丝兴奋的光芒。

徐若麟缓步走出房间,仿佛没有听见身后的各种奇异声响——他很明白以心狠手辣著称的锦衣卫刑房百户叶韩有些什么手段,到现在为止,徐若麟还没有看见一个人能在叶韩手里撑过三个时辰不招供。

静谧的花园流溢着清新的露水花香,徐若麟静静地站在一树梅花前,正是初春时分,梅花绽放如雪,负责慕华馆的朝鲜官员们知道大明举国上下都偏爱梅花,竟然在这慕华馆的花园里种了满园的梅花,暗香浮动中,徐若麟忽然觉得很累很累,眼前山雨欲来的朝鲜局势,大明朝廷上的党争,锦衣卫内部的倾轧。。。有时他甚至想停下来,但身后的鞭子却毫不留情地鞭策着他继续前进,或许走上锦衣卫这条路,就不能再有常人的感情吧?

不知过了多久,天边开始现出一抹亮色,徐若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只听叶韩说道:“大人,这是那倭寇信使的口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