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海上救护队被中央首长称为海中蛟龙

《人民武警报》报道(李新收 刘兆勇)这是武警部队编制序列中唯一一个肩负海滨警卫和海上救护特殊任务的中队,自组建以来官兵们常年奋战在波峰浪谷中,以汹涌澎湃的大海为哨位,以搏击风浪作为砺炼赤胆忠心报效国家的神圣使命,以不畏生死的壮志豪情恪守信念和忠诚。这是一个享誉武警部队披满荣誉光环的中队,先后荣立集体一等功2次、二等功10次、三等功6次,连续13年被总队评为标兵中队,被武警部队评为"执勤标兵中队",被解放军四总部评为全军基层建设先进单位。它就是曾被中央首长亲笔题词誉为"海中蛟龙、水上卫士"、"夏都忠诚卫士、海上护卫尖兵"的武警河北总队某中队。

"水蛙"个个都是国家二级运动员

官兵们入伍前大多不谙水性,凡加入到这个特殊集体中,人人须掌握蛙泳、自由泳、蝶泳、仰泳和反蛙泳5种以上游泳技能,每人都要闯过万米长游、立定踩水、漂浮曝晒、睁眼换气、跟水救护5道难关,经考核测试达到国家二级以上运动员标准后才能成为海上救护队的一员。而从一名普通士兵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海上救护队员,他们不知要付出多少超乎常人的努力和艰辛。早上3时30分起床顶风踏浪出海摇橹划船,主要是练习臂力和熟识海情,同时增强抗眩晕能力。就连洗漱时也要进行训练,把头扎在脸盆里练习半个小时的睁眼换气。每天一个5公里越野,1000个俯卧撑、1000个仰卧起坐、1000次蛙跳、1000次起立深蹲、1000次腿臂划水综合摹拟练习都是雷打不动。每天下来,战士们的骨头就像散了架,坐下就想睡觉,连话都懒得说,吃饭都是用胳膊夹着碗。而最苦最累的还要数万米长游,那是对战士们体能、耐力、意志、信念的全面挑战和考验。出海游一次下来要5个多小时,期间都是在海水中踩水或仰泳就餐,不时涌来的海浪把面包和火腿泡得又苦又涩,战士们常常是手脚并用囫囵吞枣式地填饱肚皮后赶紧再往前游。炊事班班长陈鑫说:"官兵们上岸需要及时给提供增补养分和热量,体力透支的战士有的是爬出来的,有的是被人拽出来的,还有的是被抬出来的,上岸后腿臂还在机械地做着划水动作,因为肢体都麻木了,一停下来身体会发僵失去知觉。嘴唇冻得又青又紫,牙打颤咯嘣嘣响。每每这时,炊事班的战友们总会跑前跑后端着碗喂他们喝姜汤,同时把鸡蛋和蛋糕碾碎了一口口喂他们吃。"

游弋的蛟龙,危难时刻显身手

去年夏天,一批技术专家来北戴河疗养。其中一个专家水性稍逊,可他还是坚持在水里奋力游着。海滩观察哨兵李洋正目不转睛盯着人头攒动的海面,突然发现那名专家在水里一沉一浮的,身体似乎失去了控制,被翻涌的海浪掀得忽隐忽现。原来,他小腿抽筋正欲游回岸边,却身不由已地被海浪冲击着朝观海台的石壁方向卷过来。李洋见情况异常急速发出施救信号。正在查勤的排长邵广福衣服也没来得及脱下,就像游龙一样迅疾跳入石壁下的波涛里。专家安然脱险了,邵排长却被海浪的冲击力推在石壁上,背上被碰撞得青一块紫一块。官兵们常年在海滨执勤,先后处置抢救呛水溺水、海蜇侵袭、风浪暗流冲卷游客等达200余人次。

海滨文明形象的代言人

在海滨执勤时,官兵们几乎每天都能碰到各种各样的诱惑和考验,但他们都清醒地认识到,一言一行都有无数双中外游客的眼睛在盯着,他们不仅要认真执勤,更要展示人民卫士的文明形象和风采。

一天中午,天气酷热难耐,有七八名游客走近战士们警卫的专设浴场,想进入浴场游泳,并表示想乘坐战士们的摩艇到大海里转一转。班长侯增耀很礼貌地向他们讲明了有关规定和要求,委婉地拒绝了他们的请求。一名老板模样的中年人掏出一沓人民币对小侯说:"我们又不白坐,大中午的,没别人知道,我们游两个小时就上来,看你们挺辛苦的,这钱拿去自个儿花吧。"几个穿着性感泳装的女孩也纷纷上前劝说。战士们依然很客气很坚定地回绝了他们的要求,原以为能用金钱打动战士的几名男女悻悻离去。

在执勤训练和执行任务之余,官兵们还经常义务打捞海上的漂浮物,捡拾清理浴场沙滩上的垃圾,并海滨设立了便民服务站,为游客免费提供一些开水、纸杯、药物、海情预报、咨询问路、帮助寻人寻物等服务,受到驻地人民群众和游客们的广泛好评,纷纷赞誉海上救护队的官兵们就是海滨平安吉祥的使者,是海滨文明形象的代言人。


武警海上救护队被中央首长称为海中蛟龙

势如猛虎


武警海上救护队被中央首长称为海中蛟龙

官兵们在苦练擒敌术


武警海上救护队被中央首长称为海中蛟龙

海滨卫上,水上蛟龙。


武警海上救护队被中央首长称为海中蛟龙

进行万米长游训练


武警海上救护队被中央首长称为海中蛟龙

课余时间娱乐放松身心


武警海上救护队被中央首长称为海中蛟龙

练习搏击术


武警海上救护队被中央首长称为海中蛟龙

分组进行水上急救演练


武警海上救护队被中央首长称为海中蛟龙

水上救护训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