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来生,我做云儿你做风

蓝色调之梦 收藏 15 1905
导读:来生 我做云儿你做风 云依着风 流浪天涯过一生 有一天 云儿跑累了 她就融化在风中 化作丝丝细雨 化作风的眼泪 静静滋润风的心灵 来生 我做云儿你做风 陈刚凝视着日记本中的这首小诗,眼睛已经被泪水模糊了。他的手有些颤抖,忽然从日记本里,飘落出一张心型的粉红色的书签,像风中的云儿,无助的在空气中打着旋,落到地上。陈刚慢慢弯腰捡起来,突然一股熟悉的清香悠悠的飘进他的鼻孔。好熟悉的味道啊,那正是孟云,他曾经爱恋的女友的味道。 “刚,不要责怪我,我永远是属于你的一片云” 书签上一行

来生

我做云儿你做风

云依着风

流浪天涯过一生

有一天

云儿跑累了

她就融化在风中

化作丝丝细雨

化作风的眼泪

静静滋润风的心灵

来生

我做云儿你做风


陈刚凝视着日记本中的这首小诗,眼睛已经被泪水模糊了。他的手有些颤抖,忽然从日记本里,飘落出一张心型的粉红色的书签,像风中的云儿,无助的在空气中打着旋,落到地上。陈刚慢慢弯腰捡起来,突然一股熟悉的清香悠悠的飘进他的鼻孔。好熟悉的味道啊,那正是孟云,他曾经爱恋的女友的味道。

“刚,不要责怪我,我永远是属于你的一片云”

书签上一行娟秀的小字,让陈刚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山风渐渐的刮了起来,在这寂静无人的山坡,一座小小的坟茔安静的立着。陈刚坐在他曾经心爱的云儿安睡的身旁,凝视着山下无声但繁忙的都市,心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段留恋的岁月. . . . . .


午后的阳光,懒散的在小巷中流动。陈刚写完了作业,有些困倦,于是打算出去散散心。他一边踱着漫不经心的脚步,一边思考着最近的一切。正在上大学的陈刚,是一位只知道埋头读书的书呆子。但是,他发现他的同学们近期开始躁动起来,有的偷偷的议论着什么,有的情绪高涨的高谈阔论。政治头脑并不敏感的他,也知道一场运动的前奏已经开始了。为此陈刚多日来心中疑惑和不安,不知道将来要发生什么,自己又要去怎么做。

不知不觉脚下的路变为碎石子路,抬头看,那是一条幽深的小巷,是陈刚家附近的一条没有住户的小巷。阳光透过眼镜闪烁着七彩的颜色,在微微炫动的光里,陈刚看到了一个绰绰的身影。避开阳光的照射,他看到一个身材隽秀的女孩子,手里捧着一本书,边走边凝神的陶醉着书中的文字。陈刚有些惊讶,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她,在这个平房林立的居民区住了十几年了,周围的邻居没有不熟悉的,但这个女孩子会是谁呢?

带着好奇,陈刚鼓了鼓勇气,向女孩子打了个招呼。女孩被突如其来的问候吓了一跳,猛地从书中的世界里惊了出来。

“你好,我叫陈刚。你住在这附近吗?我怎么不认识你?”

听了陈刚憨憨的介绍,女孩子笑了:“哦,我昨天才和爸妈搬过来的。”

女孩说话的时候,陈刚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她。身材匀称,皮肤白皙,但是面容不是很漂亮,一般人吧。但是陈刚还是被她优雅而文静的姿态所吸引了。

“哦,哦,是吗。我是这里的老住户了。我说怎么没有见过你呢。以后,以后有事情需要帮助的话,可以找我。”由于心中升起了好感,陈刚的话语有些磕绊,而且他感觉到,脸上有些火辣。

“好的,很高兴认识你。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叫孟云,在读大一。”女孩爽朗的回答,让陈刚心中竟然感到突然的一下悸动。

从那次邂逅以后,陈刚和孟云开始经常来往。共同的文学爱好让他们互相产生了懵懵懂懂的感情。从交往中陈刚得知,孟云的父亲是市文化局的局长,也是一位小说家。由于刚刚开始的文革运动,她父亲成了首批受到冲击的人。一家人被赶出了文化局大院,不得已托亲戚在陈刚家附近找到一处住所,她住在小巷的另一边。刚刚搬过来几天,习惯了幽静的孟云就把这条幽深的小巷当作了做好的去处。在这里她也认识了陈刚。

陈刚儒雅而书生气十足的韵味,像一枚小小的石子投到河里,同样在孟云的心里激起了微微的涟漪。他们恋爱了。

运动轰轰烈烈的来了,陈刚的学校停课了,同学们为了运动投入了大量的热情,写大字报,揪斗老师成了他们每日的功课和兴趣点。对于一直有着避世心态的陈刚来说,他对于这一切仍然充满了怀疑,干脆就在家休息了。而孟云由于她的特殊身份,也被排挤在了洪流之外。这一段时间,他们有了更多的时间接触。在浩荡的运动风云之下,一朵小小的爱情之花倔犟的在小巷里绽放着。

还是一个午后,还是在他们相遇的地方。孟云依偎在陈刚的怀中,两个人默默无语,但他们的心里各自如同风中的湖水,翻腾着不小的浪花。孟云突然仰头问道:“刚,我们认识有三个月了,我们将来会走到一起吗?”

“会的,我说过,我爱你。”陈刚低下头,轻轻的抚慰着怀里心爱的人儿。但是他突然发现,孟云那清澈的眼睛里,闪着迷茫的泪花。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孟云和陈刚依偎着,你一句我一句的吟着徐志摩优美的诗篇。美丽的爱情随着诗的旋律,如同一片幸福的云彩在两个年轻人心中荡漾着。


一个深秋的上午,天空中翻滚着浓厚的乌云。小巷的石子路上铺满了惨淡的黄色,那是残败的落叶随着暴雨前的风,在地上无助的翻卷着。陈刚早早的来到小巷,因为这是他和孟云约会的日子。但是,时间慢慢的流逝着,那一抹美丽的倩影却没有出现在小巷的那一端。等了两个小时了,天空中飘起了雨丝。陈刚有些恼火,想去孟云家找她。但是毕竟双方父母还不知道他们的关系,这样贸然的去找,很是不妥。陈刚越等越不耐烦,看着雨慢慢的变大了,他悻悻的返回家中。

此后的几天里,陈刚总是在小巷守候着,但是他的孟云却如同秋天里的落叶,被风吹的再也看不见了踪影。陈刚心理开始急了起来,隐隐的感觉到发生了什么不测。一天,陈刚终于鼓起勇气,决定去孟云家找她。

迈着迟疑的脚步,他来到了孟云家住的那个大杂院。

一位老婆婆正在院子里坐着,陈刚过去问:“奶奶,孟云家是住在这里吗?”

老婆婆抬起头,隔着厚厚的老花镜打量着陈刚:“你是她什么人?”

“哦,哦,我是她的同学,有事情来找她。’

“哼,这一家子坏蛋,被清理走啦!听说被押到河南去关监狱去了。小伙子,看你人挺好的,可别再跟这样的人家来往啦!”老婆婆充满“正义”的说道。

如同一个晴天霹雳,在陈刚的头脑中炸开。他感觉到一阵眩晕,差点跌倒。陈刚扶着一棵树,呆呆的站了很久。。。。。。

陈刚无力的拖动着脚步,在这条熟悉的小巷中徘徊着。在他模糊的泪眼中,似乎看到孟云带着甜美的笑容,站在小巷的一头,在他嗡嗡作响的耳朵里,似乎听到了孟云那清脆而爽朗的笑声。一切都像是在眼前,一切都像是刚刚发生的,可是,空无一人的小巷中,却再也找不到那一抹靓丽的身影。一片轻轻的云儿,在陈刚的身边飘过,少许的驻留,又轻轻的飘向了远方。伸手去抓,想留住这片云彩,但是陈刚猛然意识到,那片云再也不属于他的了。


岁月悠悠的过了十年,一个充满阳光的午后,陈刚下班后,习惯性的踱到曾经洋溢着爱恋的小巷中。十年前那场短暂的恋爱,早已尘封在陈刚那久远的记忆里了,偶尔想起,也会立刻淹没在忙碌之中。只有在着小巷,他才能记忆起当年的甜蜜。

邻居在小巷口喊道:“陈刚,有人找,快回家。“

陈刚立刻返回家中,看到一位中年人坐在屋里,这个人陈刚并不认识。

“您是。。。。。。“

“哦,我是河南文化局的,我姓谢,有人托我给你捎来一样东西。她说一定要亲自交给你。”说着,来人打开了一个包裹。

陈刚打开来看,一个精美的日记本赫然呈现在他的眼前。日记本封面上,写着两个娟秀的小字:“孟云”

陈刚立刻僵住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十年前那一幕幕美好的片段,如同电影一样开始在他的脑海里跃动,并且越来越清晰。

老谢问陈刚道:“你认识孟云吧,是她妈妈让我把这个稍给你的。我是当年和孟云她爸爸一起关牛棚的,现在平反了,在河南文化局工作。孟云这孩子很命苦啊,这本日记是她妈妈让我转交给你的,她还托我跟你说说你和孟云离别后的一些事情。”

“她现在怎样?她还好吧!”陈刚迫不及待的问道。

“唉,慢慢听我说吧。”老谢摇了摇头,点了一支烟,开始给陈刚讲述曾经属于他的那片云,分别后的悲惨命运。


那是十年前的一个夜里,孟云一家人已经睡了。突然来了几个人砸开她家的门。孟云的父母慌张的穿好衣服。来人冷漠的对她父亲说:“经过上级研究,你在几年前写的文章完全是反动文章。组织决定你们全家立刻到河南去接受改造!”孟云一家人惊愕了,孟云吓的哭了起来。父亲打算解释,但是被一声断喝所制止:“立刻收拾东西,跟我们走!”

一家人默默的收拾了随身物品,这个时候,属于他们的财产已经没有了,因为他们已经被扭曲的时代定义为了专政对象。漆黑的夜里,天空弥漫着乌云,看不到一颗星星。孟云在从惊吓中缓过神来后,立刻想到了她心中的白马王子---陈刚。她对来人说:“叔叔,我去和一个同学告个别,就一会儿的时间可以吗?”

“不行!不允许你们这些黑五类再去毒害革命群众。快走!”无情而冷漠的声音让孟云心中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她意识到,和她的陈刚就这样的分别了。将来会遇到什么命运,她不知道,在茫茫人海中,在无奈的岁月里,她的王子能不能等她,她也不知道。孟云回头,望了一眼曾经演绎过无数甜蜜的,而今漆黑一片的小巷,离开了这座城市,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她的陈刚。

孟云一家人来到河南,父母被分别关押在两个“牛棚”里,每天做着繁重的劳动,而孟云则被安排在”牛鬼蛇神“子女的改造学校。这样的艰苦日子过了三年,孟云的父亲含恨去世了,而她的母亲也深染重病。劳改局无奈,将她们母女“释放”了,安排在一个小村庄里,继续让农民进行“再教育”。

母亲的病一天天严重起来,连下床活动都很困难。虽然经过了很多苦难,但是现在的孟云已经成长为一个成熟而漂亮的大姑娘。为了给母亲治病,她想尽了各种办法。但是由于他们的身份,没有人愿意帮助她们。她也曾找过劳改局,让他们帮助母亲到城市里的医院去看病,但是遭到了无情的拒绝。

带着最后的希望,孟云再次找到劳改局的头头,再次试着恳求他们。劳改局的头儿是个武斗出身的红卫兵,刚刚到这里上任。他看到如花般美丽而端庄的孟云,眼睛立刻放出来邪恶的光芒。他叼着烟卷,对孟云说:“你娘看病的事情,可以考虑。如果我高兴了,保证你娘能进城里的大医院!”

“您需要什么?我去给您买几条好烟可以吗?”孟云不解的问道。

“我需要什么,你应当清楚。烟我有的是,不用你买!”头头进一步试探着。“我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了,知道不?”

一切都明白了,孟云的心同时也激烈的跳了起来。看着这个小头头猥琐的笑容,孟云心里泛起了一阵恶心。但是,母亲的病情现在很严重啊,这里是她为母亲治病的唯一希望啊!孟云心里迟疑着,斗争着。这个时候,她突然想到了陈刚,那个让她魂牵梦绕的人。是啊,分开三年了,陈刚还在思念着她吗?每天繁重的劳作之后,孟云在梦里,无数次的梦见了陈刚那憨厚的笑容。正是对那段甜蜜爱情的思念,才使得孟云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坚持着。她执着的认为,终究有一天会和他的王子见面的,他们会成为一对甜蜜夫妻的。但是面对劳改局头头贪婪的目光,她犹豫,她无奈,她不知所措。

终于,为了母亲的病,孟云屈从了淫威。她无奈的和那个劳改局头头秘密的来往,而孟云的母亲也得以进入城里的一家医院。母亲的病情慢慢好转了,孟云再次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但是心头的阴影无时无刻不笼罩着她。她无奈的和那个猥琐的男人做着苟且的夫妻,每每在这个时候,孟云想起来陈刚,都会心如刀割。她知道她已经对不起陈刚了,由于无奈的生活遭遇,她在肉体上彻底背叛了陈刚。曾经小巷中忠贞不渝的誓言,在邪恶的阴风中,化作苍白的浮云。孟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将思念一点一滴的记录在她那秘密的日记本里。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三年。母亲的病已经彻底治愈了。孟云多次想甩开霸占她的男人,但是摄于淫威,她始终不敢去做。母亲知道了这件事后,母女俩抱头痛哭。母亲用手捧着女儿因岁月的折磨而苍白的脸,心疼,爱怜而无奈。母亲知道,为了自己,女儿付出了青春和爱情,以及人间最宝贵的。

文革年代世事难料,由于派别的斗争,劳改局的那个头头也成了专政对象。而他和孟云的关系也被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那个邪恶的男人被关押了起来,而人们并没有放过受到屈辱的孟云,她也被以“流氓罪”被关押了起来---真是荒唐透顶的罪名啊!无数次的集会批斗,无数次脖子上挂着牌子的游街,无数次听到无知的人们“破鞋,骚货”的咒骂,孟云的心麻木了,能够和她心中的爱人重逢的希望破灭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在如今尚在父母怀中撒娇,尚在娇嗔的享受男友的呵护,而那个年代的孟云,却经历着人世间最大的羞辱。

在一个狂风怒吼的夜里,天空的乌云密布,看不到一颗星星。远在河南偏僻农村一条不知名的河里,漂浮着一具女尸。。。。。。


陈刚听着老谢的讲述,不知不觉,泪水已经淌湿了胸前的衣服。他的手颤抖着,翻看着写满爱和无奈的日记本,体会着那个曾经充满阳光的女孩,在悲惨的命运中用心中淌着泪水的语言,对他的叙说,对他的思念。

“老谢,孟云她现在葬在哪里?”陈刚的心从悲哀中慢慢走出来,问老谢。

“孟云的母亲已经将她的骨灰迁回来了,在西郊给她买了一块墓地。孟云她妈妈说,孟云这一生就爱过你一个人,让她在看得见城市的山上,静静的看着你吧,这样她在另一个世界也会欣慰的。”


西山的坟茔旁,一个憔悴的男人,低声吟唱着一首小诗

来生

我做云儿你做风

云依着风

流浪天涯过一生

有一天

云儿跑累了

她就融化在风中

化作丝丝细雨

化作风的眼泪

静静滋润风的心灵

来生

我做云儿你做风

优雅的诗,含泪的低吟,载着一个少女的幽情,随着风,飘荡在被夕阳映照得绯红的云中。


[原创]来生,我做云儿你做风



[注:本文讲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陈刚(化名)是我小学同学的叔叔。这个故事是他讲述给我的,在此写成一篇小文,纪念那个年代里那段情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