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29、这下全砸锅了

幸运特快 收藏 3 10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133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在这些要逃跑的人当中,有几个人抵抗特别激烈。可是,他们那是早已安排好的有丰富格斗经验的于效飞的手下和那些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的对手,他们才一跑出去,就已经被十几个人打翻在地,迅速戴上了手铐,更加严密地看管起来。

这些人被押回于效飞的机关,马上进行审讯。这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些人本来就是从外地逃进来的渔霸,正是害怕政府打击的,他们装扮成渔民,想混入嘈杂混乱的人群中隐藏自己。

偏偏有人又出了高价,吸收他们加入一个特务组织,参加行刺陈毅的行动。这些家伙本来就对共产党、穷渔花子恨之入骨,加上能在国民党升官发财,马上欣然同意。现在一看解放军突然包围了他们,知道自己是罪加一等了,更加害怕,所以才不顾一切地要跑。

于效飞听到这些新鲜上市的特务的交代,真是有点哭笑不得,这就是什么高级特务的计划呀,怎么会吸收这么一群废物参加这么大的行动!真是穷途末路,什么破烂都要了。还什么都没看见,就已经把上级全盘托出了。

他把几份特务的口供摆到一起,研究了一下。从这些特务对拉他们进特务组织的人的长相的描述上来看,他们说的是一个人,这应当是一个重要人物。

他把几个特务对这个人的描述整理了一下,马上抓起电话,要通了上海市公安局和其他参与行动的专门机关,询问他们那边有没有抓住或者在检查中发现有这样一个相貌特征的人。

过了一会,所有机关都回话说,不但没有抓住这样一个人,甚至在检查中都没有人发现过这样一个人。

于效飞沉思起来。

从这次行动的整个过程上来看,这次行动是自己和小开商议之后突然发起的。尽管牵涉到了很多机关和部门,但是,他们只是接到了要求统一行动的命令之后才出发的,虽然可能有很多人参与,但是他们应当没有时间向外面泄漏消息,所以,特务接到内奸通风报信之后逃跑的可能性不大。

而从这些特务们交代的情况上来看,那个拉拢他们的特务最近几乎每天都在码头和渔船上活动,这次突然大逮捕的时候,他应当也没有离开。特务突然接到上级命令到别处去的可能性也应当是有的,在间谍史上,间谍因为偶然原因,幸运地没有遭到逮捕的事情也经常发生,但是,那只能说是运气。希望这次这个特务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逃避了逮捕。

但是,即使是这样,从自己这方面也还是要试一下才能放心。还是要再采取一次行动,尽量想办法把最后的漏洞堵住,抓住这个特务才行。

于是于效飞要通了上海市水上公安局的电话。

上海市水上公安局的陈局长一听到是于效飞的声音,马上问道:“才刚来过电话,又有新情况啦?”

于效飞笑着说:“我是来给你送大奖的呀!”

“什么大奖?”

“差不多这个大奖就是给你专门预备的呀!”

“我有这么好的运气?”

“对,从对抓住的特务的审讯上来看,有条大鱼刚刚从我们手上溜掉。这个家伙每天在渔港和渔船上转,今天偏偏所有码头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大概又是到渔船上去了。所以你马上派人出海,把这个家伙截在海上。”

“是条什么样的大鱼呢?”

“大概是最近最大的鱼了,身份暂时还不清楚。年纪大概在40多岁,装成穷渔民的样子,右臂上有一条刀疤,很长。”

陈局长在那边笑了:“好,有这个特征就好办多了。”

于效飞说:“我就说过嘛,这个大奖就是专门为你预备的。不过,千万要小心,多派一些人去,逮捕的时候要防备他狗急跳墙。这个家伙是负责行刺陈毅市长的,大概动手上面有两下子,告诉战士们不要吃了亏。”

“是这种货色?他们又来劲了?”

“对,现在已经清楚了,这是针对咱们上海来的,目标也很明确了。所以现在就是我要和你谈的另外一个问题,你从今天起,要加强海上的检查力度,最好和部队联合起来,对海上来一个彻底的封锁,多派船只,来一个不间断检查,再也不能让他们从舟山派过来一个人!”

陈局长在那边叫起苦来:“小于啊,你这个大奖不好拿啊!你这不是把千斤重担压到我一个人身上了吗?这要是从那边过来一个特务,把市长伤了,我可怎么向市委交代啊?”

于效飞喊起来:“你跟我诉苦,我找谁诉苦去?你只是负责一个方面,我可是要负责整个上海郊区呢!这要是从别处进来人了,弄出点响动来,我不是全都得负责吗?你呀,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啦!”

挂断电话,于效飞又把内线电话拿起来,把慕容叫了进来。

慕容笑嘻嘻地看着于效飞,于效飞有点不好意思,只好故意板起脸,装出领导的样子说:“现在有一个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你马上到档案里边去查一下,有一个军统的高级特务,年纪大概在40多岁,右臂上有一条刀疤,很长。看看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人,估计这家伙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抓住他对瓦解敌人的行动有很大作用。”

慕容现在和于效飞熟得很,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叔叔,所以在他面前故意撒娇,象小孩子似的叫了起来:“哎呀,那么多的档案,就这么一个线索,要从中间找出一个人来可太难啦!”

“太过份咧!今天这是怎么啦,没有一个人有顽强战斗的作风!”于效飞笑着说,“不开玩笑了,多找几个人,赶紧把这个特务的档案找出来。如果今天顺利,一会就可能抓住他,在审讯的时候就能用上了。即使咱们的运气没那么好,今天抓不住他,知道了他到底是谁,也就知道他活动的大致方向了,咱们也就能知道到那儿去找他。”

慕容做了一个鬼脸,笑着说:“好,那我保证完成任务!”

她转身刚要跑出去,于效飞赶紧又叫住她:“回来!着什么急!”

慕容转身笑嘻嘻地问:“领导还有什么指示?”

“记住,要找可靠的人,不要找那些嘴特别快的人,另外要记住保密,即使是没有抓住特务,今天没有用上资料,也不要告诉别人。”

慕容点点头,脸上流露出一丝思索的表情,但是没有说话。

于效飞也点点头:“有些事情,心里明白就行了。不要告诉别人。”

这次慕容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她是一个很早就跟随父母在敌人内部工作的孩子,从小就跟着当小交通,在叔叔伯伯们开会的时候帮助放哨,搞秘密工作的经验也算相当丰富了,她并不象表面上那样孩子气。她已经猜到了于效飞话里隐藏的意思。

慕容严肃地敬了一个军礼,出去了,现在她是把自己放到了一个秘密机关工作人员的位置上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于效飞不断抬头看着墙角的落地大钟,等待着那个重要的消息。

时间仿佛停滞了一样,这种等待的滋味真是难熬。

突然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于效飞一把抓起了电话:“喂?”

水上公安局陈局长的声音传了出来:“小于呀,你还真是料事如神啊!我真的中了大奖啊!”

“还是你老哥有福气呀!这就叫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跑断肠啊!我们这么多的人今天白忙了一下午,结果大鱼自己钻到你网里去了。抓住了吗,是个什么样的人?”

“和你说的一点不差,正好我们这儿有从前国民党警察刑警处的人,一眼就认出他来了,现在正在审讯呢!”

“好好!谢谢陈局长!这个大功记你头上!我马上就过去!”


于效飞匆匆上车,赶到了水上公安局。

陈局长早就等着了,两个人没有多客气,马上介绍起刚刚逮捕的特务的情况来。原来,被逮捕的特务正是军统特务焦明。焦明是军统太仓支队支队长,在军统的行动特务里边,也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了。

焦明和其他几个人,被突然挑选出来,担任这次行刺陈毅的行动小组的成员。接受了任务之后,他才知道,因为毛人凤精心准备的几套认为又准又狠,十拿九稳的行动都惨遭失败,所以毛人凤受到了老头子的训斥,而毛人凤本人也十分恼怒。

加上解放军席卷大西南,形势一天比一天坏,整个国民党上层没有一个人有一点好心情,所以所有人都严厉督促这些行动特务拿出成绩来。

这次行动选择了距离舟山群岛近在咫尺的上海作为行动目标,算是也降低了标准,增大了成功的把握。现在毛人凤只要求轰动效应,而不再强调更实用的效果了,他认为,干掉眼前的奸匪头目还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的。但是,他仍然挑选出了最得力的干将,让他们拿出全部本领来,做出一点事情来给老头子看看,为军统挽回一点面子。

毛人凤这次挑选出来的新的负责行动的特务果然不同凡响,他是军统头子戴笠主办的第一期特训班的学员,先后担任过“军统局上海区行动小组组长”、“沪港行动队”副队长等职务,专门从事暗杀活动,是一个手法高超的老练的行动特务,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而且,他早年毕业于伪警察学校,只是毕业后,因当时战争频繁,时局混乱,内部勾心斗角,官职几起几落,曾一度辞职,混迹于上海黑社会组织,并以其狡诈多变、心狠手辣,受到青睐,被捧为洪帮大哥。所以这是一个社会经验极其丰富,三教九流无所不交,到处都有朋友的人,更是装猫象猫,装狗象狗,万事通一类的人物。

本来这个特务头子对上海是了如指掌,到上海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象是回自己家一样,可是,他偏偏没有按照毛人凤的命令,立刻进入上海开展行动。

这是因为,这个特务头子果然是象别人传说的那样,狡诈多变,头脑过人。他早就考虑到,上海解放已经几个月了,人民解放军和公安机关已经接管了伪警察局等所有的国家机器,建立了新的专政机关,并且开展了积极有效的工作。大量国民党吹嘘的特务组织已被公安机关破获,老百姓正在不断检举揭发一切可疑的人。就算有少数的敌对分子和国民党留下来的残余势力,慑于共产党打击的巨大威力,也早就由公开转入地下了。上海的天已经变了。

这些情况,特务头子通过广播、报纸等各种渠道,了解得相当清楚。因此,他才没有象没有在第一线工作过的毛人凤他们要求的那样,冒险直奔上海,而是反复琢磨、比较,选择了离上海不远的舟山群岛作为他潜入上海的第一个落脚点,准备先在这里刺探情报,物色对象,发展特务,再伺机行动。

这样,他就先派出了焦明来到上海摸底。焦明也就整天混迹在渔港那些人中间,探听从舟山到上海的情况,并从中物色和发展一些人。

于效飞来到审讯室外面,要看看焦明的反应。

还没有走近审讯室,就听到审讯室里边一片喧哗,不但传来阵阵叫骂声,还有桌椅翻倒声,几个人的撕扯声。

旁边陪着的陈局长急忙上前要拉开门,于效飞拦住他,从窗户角向里边看去。

只见审讯室里边,一个穿着公安制服的人正在试图用脚去踢倒在地上的犯人,另外一个公安人员正在把他拉开,几个人乱作一团。

陈局长脸上一红,小声说:“这个老季,老毛病又犯了,我得好好收拾他!”

于效飞拦住他,低声问道:“怎么回事啊?”

“这个老季,是原来国民党警察局刑警处的警官,因为没有太大的历史问题,所以留用了。这些人有对付特务的经验,就都充实到这里来,担任审讯工作。没想到他这些打人骂人的毛病老是不改。”

这时那个拦阻季警官的人把他拉到桌子后面,于效飞看到了他的脸,立刻高兴得心花怒放。

他马上说:“快把欧阳叫出来!”

原来另外那个人正是于效飞的老相识,原来在国民党警察局当内线的欧阳。

陈局长敲了一下门,开门把欧阳叫了出来。

欧阳一看到于效飞,也高兴得不得了。

于效飞问:“这就是以前你说过的那个收金子的老季?”

欧阳叹了一口气说:“不是他还有谁!没想到他还是这样。现在麻烦了,焦明不肯说,他一生气,打了他,还把咱们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了,这下不好审了。”

陈局长的部下在于效飞面前犯这么大的错误,觉得面子上很下不来,先检讨说:“我对他们教育得不够,违反了政策。”随后,他又批评欧阳说:“欧阳,现在你是处长了,你是一个老同志,怎么没有管住他呢?你和他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应该多批评他嘛!”

于效飞说:“小开刚刚让我注意这方面的问题,你们这边就出事了。以后咱们大家都要注意。咱们是新政权啦,要多从政策方面考虑问题。”

陈局长连连点头:“我们今后一定要加强思想教育工作。”

于效飞说:“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得考虑这个问题了,这个姓季的,到底说了多少,审特务要紧啊!”

欧阳说:“已经说出了我们认识他,知道他在军统的那些身份,过去做过的案子。”

“说了咱们知道他现在要干什么吗?”

“最糟的就是这个,已经透出这个意思了。”

“这还真麻烦。说了咱们已经开始在全上海统一行动,上级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吗?”

“这个当然没有说,要是我不拦住他,大概一会也全都说出来了。”

于效飞十分生气:“不行,这种人不能再留在这么重要的岗位上了。这种人本来品质就不好,现在还一点不能保守秘密,这么重大的案件,不能出一点纰漏,万一他再弄出点别的事情,咱们怎么跟上级交代?”

陈局长也点头说:“这些旧人员,经验是有一些,可是,毛病也实在太多。得向上级反映,好好清理一下了。不能因为他们影响整个公安队伍的形象。”

欧阳表示同意,接着他又问:“现在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于效飞皱着眉头,朝审讯室里边看了看,低头苦思了一阵。忽然,他抬头对欧阳说:“欧阳,你还记得你帮我查上海潜伏特务名单的事吧?你觉得再用那个办法可好?”

“你的意思是说……”

于效飞把自己想到的办法跟陈局长和欧阳一说,两个人齐声说好。

陈局长对欧阳说:“欧阳啊,这次主角是你,你可千万别给我演砸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