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是谁缴下冈村宁次的佩刀?!(

77五二零 收藏 4 1897
导读: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抗日战争馆,展藏着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投降时向中国呈交的佩刀。这把佩刀是中华民族抗日战争胜利的历史见证,在历次展出时均为观众注目的焦点之一。   冈村宁次的佩刀,由刀和鞘两部分构成,整体呈弧形。长度为1.01米。刀身为钢质,占全长3/4。刀身中间起脊,近刀背处有很长的血槽。刀尖为侧锋,基部有护套。刀柄较长,可双手持握。呈椭圆形,镂空雕花饰。两侧分别嵌有8枚铜质镀金日本皇花,整个刀柄交错绑扎着皮质细条。柄首有套,装环,上系长带双缨。刀鞘为朴木质,外包蛇皮,上有3道箍。鞘两端均饰箍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抗日战争馆,展藏着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投降时向中国呈交的佩刀。这把佩刀是中华民族抗日战争胜利的历史见证,在历次展出时均为观众注目的焦点之一。 冈村宁次的佩刀,由刀和鞘两部分构成,整体呈弧形。长度为1.01米。刀身为钢质,占全长3/4。刀身中间起脊,近刀背处有很长的血槽。刀尖为侧锋,基部有护套。刀柄较长,可双手持握。呈椭圆形,镂空雕花饰。两侧分别嵌有8枚铜质镀金日本皇花,整个刀柄交错绑扎着皮质细条。柄首有套,装环,上系长带双缨。刀鞘为朴木质,外包蛇皮,上有3道箍。鞘两端均饰箍套。头部有铭文,一面为“273913番”的字样,另一面为“实用新案特许”的字样。另外,此刀还佩有专门用来置放的扁长方体木盒,木盒涂有褐色油漆,内底为红色衬垫。盒盖为长向抽拉式,盖面刻有“日本投降代表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大将呈缴自佩战刀一把,谨呈委员长蒋,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中华民国卅四年九月九日于南京”的字样。由此可以判断,该木盒系冈村宁次呈交战刀后由何应钦指令制作的。


冈村宁次(1884.5.15~1966.9.2),侵华日军主要战争罪犯,大将军衔,日本东京人,早年就读于陆军士官学校,曾参加日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1913年,冈村宁次从陆军大学毕业后在参谋本部任职;1917年至1927年,先后任驻华武官、陆军参谋本部中国班员、中国北洋军阀孙传芳的军事顾问等;1927年任第六联队联队长,次年率部入侵山东,后任参谋本部战史课课长;1932年2月任上海派遣军参谋副长,参与一?二八事变,同年4月晋升为少将,8月调任关东军副参谋长;1933年2月兼任驻伪“满洲国”武官,5月代表日本与中国国民党政府签订《塘沽协定》;1935年任陆军参谋本部第二部部长,翌年晋升为中将,任第二师团师团长;1938年6月任第十一方面军司令,率部参加武汉会战;1941年晋上将,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推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和“无人区”政策;1944年春率部参加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作战,8月任第六方面军司令,率部攻占桂林、柳州,11月出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新官上任的冈村宁次本想烧起三把烈火,希望以新的进攻来挽救颓败的趋势,但历史已不可能再让他能有什么“作为”!


1945年8月15日10时10分,冈村宁次接到了东京发来的关于“天皇陛下已决定接受波茨坦公告”的密电,即无条件投降令。当晚,冈村宁次面对太阳旗和战刀彻夜难眠。


9月2日,冈村宁次向中方提出《有关停战协定之请示事项》(共五条)。其中第一条第二款要求“请允许指挥官携带刀剑返回日本”。中国深明日军以刀剑为精神和魂魄的象征,所以断然拒绝此款,其它照准。9月7日,为筹备受降仪式,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派人正式通知日方,受降仪式上日军代表不准带刀入场。中方的这一要求在实质上等于是照顾了冈村宁次的颜面。他自然不愿在众人面前去表演缴械投降这一幕!但中方要求,冈村宁次需将佩刀转交何应钦,以示在华日军的缴械。





1945年9月9日,是值得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永远纪念的日子。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暨中国战区中国军队受降仪式在南京举行。仪式地点确定在南京国民政府中央军校大礼堂内。美国、英国、法国、苏联等国的军事代表和驻华武官应邀出席观摩。中外记者、仪仗队、警卫和工作人员近千人出席。上午8时51分,何应钦作为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介石的特派代表,与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陆军参谋长萧毅肃、海军总司令陈绍宽、空军第一路司令张廷孟步入会场,就座受降席。此时,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大将作为中国战区日本投降代表,率参谋长小林浅三郎中将、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少将、中国派遣军舰队司令长官福田良三中将、台湾军参谋长谏山春树中将等共7人,早已在外恭候。按要求,他们预先解除武装,并脱军帽持于手中。


待何应钦等完全落座后,冈村宁次等日军代表于8时52分由工作人员引导从正门鱼贯而入,在投降席就座。9时整,受降仪式开始。何应钦主持了仪式。冈村宁次首先出示了日本政府出具的冈村宁次受权投降的证明书。肖毅肃代表何应钦将日本投降书的中文本两份,交给冈村宁次。冈村起立,低头用双手接受后,由小林研墨,他匆匆翻阅降书,然后沉重地提起毛笔,微颤着手迅速地在两份降书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签字后,他手指僵硬地从上衣口袋中掏出圆形水晶图章,盖在签名下方。由于冈村的手一直在颤抖,所盖印鉴,略微向右倾斜。他的签名笔迹,颇有几分怯意。大概小林参谋总长研墨时也心神不宁,墨研得不够浓,签下的字迹墨色略显浅淡。盖章毕,冈村宁次低头俯视降书达50秒钟之久。接着,小林将这两份降书交呈何应钦,弯腰鞠躬时,何应钦竟起立答礼(按常规何本不该起立答礼,仅单手接过降书即可),令众人很意外,观礼席上的盟军代表们为此交头接耳。何应钦在日军投降书上签名盖章后,由肖毅肃将其中的一份转交给冈村。之后,何应钦又将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介石的一号命令及领受证交肖毅肃转给冈村。冈村在


领受证上签字后,再由小林呈送何应钦。至此,20分钟的受降仪式结束。冈村宁次一行7人退至规定位置,再一齐向何应钦鞠躬。何又情不自禁地起立还礼。冈村宁次等人退场后,何应钦即席发表了广播讲话。英文翻译鲍静安将何的讲话用英语复述一遍。全场掌声雷动,中国抗日战争最终以胜利落下了帷幕。



仪式结束后,何应钦派副参谋长冷欣中将携带日军的投降书和冈村宁次呈缴的佩刀由南京飞重庆,面呈蒋介石,并报告投降签字仪式情况。不久,蒋介石“还都”南京,冈村宁次的佩刀也被重新带至南京,展放在总统府内。


日军投降后,国民党政府以受降事宜为借口委任冈村宁次为中国战区日本官兵善后工作总联络部长,既而聘他为军事顾问,发挥其在抗战中与八路军作战的“经验”帮助蒋介石打内战。在国际及国内舆论压力下,冈村宁次于1948年8月受到一次象征性的“审讯”,1949年1月26日被国民党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无罪释放”,并被送回日本。1950年,冈村宁次被蒋介石聘为台湾阳明山“革命实践研究院”高级教官,支持台湾“反攻大陆”。1954年,冈村宁次参与成立“日本樱星会筹备会”,任理事长,积极复活军国主义。1966年9月2日,冈村宁次死于日本。


1949年4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渡过长江,攻占南京,在总统府里搜缴了这件冈村宁次的佩刀。以后,该刀经政务院(后称国务院)转交国防部。国防部又将该刀交由军械部兵器陈列室陈列。1959年,在军博征集军事文物之际,总后勤部军械部兵器陈列室将它送交军事博物馆收藏。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