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地争西门庆故里,淫贼转身变英雄

dycdmc 收藏 2 431

基于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会给地方带来巨大文化旅游收益的考虑,与围绕《红楼梦》引发的曹雪芹故里之争类似,另一部名著《金瓶梅》引发了“西门庆故里之争”,具体涉及山东省阳谷县、临清县和安徽的黄山市。


近十年来,三地都纷纷举起“西门庆故里”招牌,竞争不息,西门庆也被一改在传统文学名著中“大淫贼、大恶霸、大奸商”的艺术形象,华丽转身成为当地政府追捧的文化产业英雄。而且,在这场故里之争中,浸泡了传统文化中闷骚暗流的风月旨趣,推动了当地的经济和民生发展,也从根本上实现了世俗心理和价值观的双重转型。


阳谷和临清的内战


山东阳谷和临清二县,旗帜鲜明、声势浩大地打造“西门庆故里”,使得《金瓶梅》文化之争几成山东的“内战”。


先看阳谷。《阳谷县服务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明确规定,“做大做强《水浒传》、《金瓶梅》历史巨著利用文章”。《中共阳谷县委、阳谷县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快全县服务业发展的意见》(二〇〇六年八月十三日)也明确规定,“注重挖掘《水浒传》、《金瓶梅》等历史名著的文化内涵,进一步打响水浒、古运河两条旅游线和阳谷古城的品牌,实施全方位发展旅游业”。其背后的项目支撑是“水浒传·金瓶梅文化旅游区建设项目”:该项目占地25亩,主要包含三大景区——水浒文化游览区;宋代民风民俗商业游览区;《金瓶梅》文化游览区(内有“西门庆故居”等系列文化景点)。按照规划,该项目总投资5600万元,项目收益预期是:该项目建成后年接待游客可达20万人次,景点商品销售收入可达300万元,预计5年内收回投资。(数据来源:阳谷招商网)


而且,在阳谷看来,无论是《水浒传》,还是《金瓶梅》,最核心的人物并非武松,而是西门庆。所以,该项目名义上是《水浒传》在前,《金瓶梅》在后,但有关《金瓶梅》的内容远远多于《水浒传》。西门庆和潘金莲初次幽会地点——“王婆茶坊”,里面通过雕塑逼真再现了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幽会场景;西门庆经营的产业,如生药铺、盐铺、当铺和绸缎庄等一应俱全,还有潘金莲手工艺品、西门庆绒布等特色旅游产品;在景区内,悬挂着100张《金瓶梅》的插图连环画,以及西门庆7个妻妾的精美画像。


狮子楼本来是西门庆丧命之地,可阳谷更乐意把它改造为西门大官人的浪漫之地。2003年10月,阳谷县政府投资3470万元兴建了占地30余亩的的狮子楼旅游城,城内娱乐表演节目,多是表演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卿卿我我。此外,颇有趣味的是,在阳谷县《200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打造“武松故乡”的品牌,巨大的产业需求使得武松和西门庆走向了和谐相处。


比阳谷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是,山东临清亦力挺西门庆。《临清市文化产业发展规划(2009—2015年)》中提出,“(打造)以《水浒传》、《金瓶梅》、《老残游记》、《三言二拍》等为代表的名著文化”,将自身的城市文化旅游品牌定位于“《金瓶梅》故乡和运河名城”。而且,临清的“西门庆项目”亦力压阳谷,其“金瓶梅文化旅游区”项目,占地8公顷,以名著文化为载体,展示明清时期运河城市市井休闲文化。其中与金瓶梅相关的具体项目包括:1、《金瓶梅》文化旅游区及项目。在福德街建设《金瓶梅》文化街区,按照《金瓶梅》的描写,建设西门庆以及他的妻妾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等的宅院,打造一个“金瓶梅”式的大观园。另外还有王婆茶馆、武大郎炊饼铺、古戏楼、县衙、晏公庙等,出售特产小吃,还上演民间艺术,如“西门庆初会潘金莲”、“武大捉奸”等,游客还可以自费参与表演,演出后得到光盘。交钱就可以参与表演并拍摄成光碟,亲自体会一次西门大官人的极乐生活。2、《金瓶梅》学术会议中心。3、龙山风景区。内有西门庆之妻李瓶儿的墓地,是登高、观光、休闲的城市内花园。


按照临清的规划,该项目总投资约3亿元,预计每年游客可达到40万人次,年综合收入达6000万元。(数据来源:临清政务网)


此外,临清还开辟了一条“金瓶梅背景景观一日游”旅游线路,即晏公庙——运河三桥——工部营缮分司(考棚黉门)——谢家酒楼——钞关——临清闸——龙山——砖厂遗址。


“大坏蛋”给黄山办了件大好事


与阳谷、临清的喧哗不同,安徽省黄山市徽州区则是“骚动”了一把。徽州区围绕“徽文化体验和休闲度假基地”这一旅游品牌,重点打造呈坎、潜口、唐模等三个旅游节点,开发建设完成投资9亿元。


徽州敢下狠心挑战山东两地,主要是地区招商引资的产业需求所致。徽州区旅游长年抬不起头来,原因就是离黄山风景区太近,区内的七大重点旅游项目缺乏足够响亮的品牌支撑。


2006年,黄山市徽州区突然声称将投资2000万元开发“西门庆故里”、《金瓶梅》遗址公园等项目,并于当年5月1日对外开放。徽州区称,根据考证,西门庆不是山东人,而是安徽人,是徽商的代表。此举立刻激起全国的广泛关注。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黄山市徽州区打出“西门庆故里”之后,的确收到了极其巨大的轰动效应,由此,国内外第一次把黄山市内的黄山区(黄山旅游)和徽州区(徽州文化游)区别开来。一时间,媒体云集徽州,以至于部分景点甚至不得不打出了“拒绝媒体采访”的招牌。黄山脚下生生地“孵化”出全新的徽州文化游,西门庆可谓“大坏蛋”办了一件大好事。


在今天,《金瓶梅》早已洗净了淫书的污名,成为公开发行的世界文学名著,“金瓶梅文化”自然亦被归于传统文化继承的范畴。再加上多样性的价值观变革,俗文化的风行,风月文化搭台,风月经济唱戏,使得西门庆这样的反面典型背后所蕴含的巨大开发价值被正视,甚至连孔孟之乡也放下斯文,以至于西门庆府邸两省三地,日夜笙歌,真可谓“野百合也有春天”!而此情此景,真真应了韦庄那句著名的诗句,“(西门庆)一生风月供惆怅,(‘西门庆故里’)到处烟花恨别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