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十二卷 上官医子 第二百六十九章 百毒不侵

古道惊虹 收藏 0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URL] 第二百六十九章 百毒不侵 楚枫透过门缝向里面一看,见兰亭并没有睡,而是坐在桌子前一页一页看着书,乃推门而入,笑道:“姑娘还没有睡么?” 兰亭抬头道:“我想看一下书……” “想不到姑娘被我吓晕三次,倒还更精神!不知是什么书让姑娘如此入迷?”楚枫翻起书面一看,道:“《黄帝内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二百六十九章 百毒不侵

楚枫透过门缝向里面一看,见兰亭并没有睡,而是坐在桌子前一页一页看着书,乃推门而入,笑道:“姑娘还没有睡么?”

兰亭抬头道:“我想看一下书……”

“想不到姑娘被我吓晕三次,倒还更精神!不知是什么书让姑娘如此入迷?”楚枫翻起书面一看,道:“《黄帝内经》?姑娘原来是在看医书!”

兰亭笑笑,没有作声。

楚枫道:“姑娘真是用心,深夜还在钻研医道!”

兰亭道:“公子好好休息吧,明日我再为公子诊脉,看看那股异气有何古怪!”

楚枫一眼瞥见兰亭正在看的是《灵枢·邪气藏腑病形》这一篇,心中一动,道:“姑娘深夜钻研,是为了在下?”

兰亭道:“我只是看看《内经》中有没有提及如公子体内异气之情形!”

楚枫大为感动,道:“在下真让姑娘费心了!”

兰亭忽道:“公子,你伸出手来!”

楚枫乃坐下,伸手放在桌面,兰亭玉指轻搭在他腕脉上,细细查探了一会,乃收回玉指,楚枫忙问:“怎样?”

兰亭道:“你身体没任何异样,那股异气已经恢复平静,不过……”

“不过怎样?”

“不过似乎增强了许多,更加诡异、更加凶险!”

楚枫愕然道:“怎会这样?”

兰亭道:“它似乎……似乎把你吃下的药力全部化为己有!”

“阿?”楚枫突然想起,自己在紫竹林吸入过紫玉温香,在树林被五步蛇咬过,在净慈寺吸入玄冰寒滴露,但均没事,难道都是被这股异气化为己有?怪不得这股异气会越来越强,那心痛越来越烈!

他问:“姑娘,你说这股异气能不能化去五步蛇毒和玄冰寒滴露?”

兰亭一惊,道:“你中过五步蛇毒和玄冰寒滴露?”

楚枫点点头,道:“不过最后都没事。”

兰亭惊愕道:“五步蛇毒和玄冰寒滴露都是剧毒,尤其玄冰寒滴露,无药可解,你居然没事?”

楚枫将中毒情形细说了一遍,兰亭道:“这样看来,确实是那股异气在起作用!这股异气如此霸道,真是罕见!公子,你说说心痛是怎样感觉?”

“很痛很痛,好像被火烧,又像被蛇咬,又像被针扎,又像被箭刺,阿!莫非……莫非……”

“莫非什么?”

“莫非与云梦泽有关?”

“云梦泽?”

“我闯入过云梦泽,见过青首盲蛇、虎头胡蜂、黑箭鱼……”

“你都中了这些毒?”兰亭震惊地望着楚枫。

楚枫苦笑一下,道:“我也不清楚,或许没有中,或许全中了!”

兰亭道:“你这人怎这般糊涂,中没中都不知道?”

楚枫无奈道:“难得糊涂,姑娘也不是第一个说我糊涂之人。”

兰亭皱眉道:“青首盲蛇、虎头胡蜂、黑箭鱼,每一种都是天下奇毒,尤其是白首盲蛇王,更是百毒之首,极之罕见,无药可救!”

楚枫道:“不会吧?我现在不是好好的……”

兰亭道:“白首盲蛇王虽毒,却要潜伏数日才会激发,你之所以没事,极有可能是你中了白首盲蛇王毒后,又中了虎头蜂王与黑箭鱼之毒,三种毒互相抗衡,都想侵噬你心脏,却又互不相让,互相制约,互相吞噬,缠绕潜藏在你心脏附近!”

“竟有这等事?”楚枫瞪大了双眼。

“这三种毒实在太厉害、太霸道,一但遇到任何其它毒要入侵你心脏,会合力将入侵的毒化为己有,所以当五步蛇毒、玄冰寒滴露要入侵你心脏时,这三股毒就迅速将其化为己有!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何你会死而复生!”

“哦?”

楚枫望着兰亭,兰亭望了门外远处那一排尸体一眼,道:“恐怕是那排尸体救了你一命!”

“阿?”楚枫更加惊讶。

“你还记得泰山上泉水中那包粉末么?”

楚枫点点头,兰亭继续道:“村民就是吸了那些粉末的毒性而感染瘟疫死去,所以那些尸体其实也在不停散发着那些粉末之毒。”

“那又怎样?”

“当时我那碗药引起你体内三股毒气强烈反噬,攻侵你心脏,致使你心脏停止跳动,村民以为你死去,乃将你与那排尸体摆在一起,那些尸体散发的粉末之毒就开始侵噬你,你体内三股毒气忽然遇到其它毒侵入,乃停止攻侵你心脏,转而合力化去那些毒,这样经过三日三夜,三股毒气总算把那些入侵的粉末之毒消融干净,亦重新安静下来,所以你才会醒转过来。”

“竟是这样!”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现在是百毒不侵之身!”

“哈哈!如此说来,我岂非是因祸得福?”楚枫倒是十分得意。

兰亭却一脸凝重道:“你莫高兴,所谓福祸相倚,你体内三股毒气因能消融百毒会日渐强盛,它们不让其它毒气入侵你心脏,但它们自己却无时不刻不在伺机侵噬你心脏,所以你心才会突然有莫明的隐痛!这三股毒气,一旦有一方失衡,另外两方可瞬间将其吞噬,再瞬间摧毁你心脏!”

楚枫吐吐舌头,道:“你怎说得这般恐怖?”

“恐怕比我说得还要恐怖!现在不过是开始,以后你每隔一段时间,心就会痛一次,且会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严重!”

“姑娘,你别吓唬我!今次我差点都把心挖出来了,那下次岂不……”

兰亭道:“今次是因为我之药引起那三股毒气强烈反噬,你心才会这般痛,不过迟早一日,你会再遇到这般的痛,到时……”

楚枫洒然一笑道:“不要紧,有姑娘在,姑娘会把我这异气除去的。”

兰亭道:“其实要不是我那碗药引起它们强烈反噬,或许不会这般快……”

楚枫连忙摆手道:“要来的,迟早要来,况且如今总算是明明白白了,我还要靠姑娘为我除去这异气呢!”

“你不怕……”

楚枫哈哈笑道:“生死有命!如果姑娘医不好我,其他人同样医不好,我宁愿让姑娘医治!”

兰亭默然道:“性命攸关,等我思量再三,再为公子用药!”

“那就有劳姑娘费心了!”

兰亭又道:“如今村民疫症已除,我亦要离开了。”

楚枫一怔,道:“姑娘打算去何处?”

“入蜀!”

“入蜀?”

兰亭道:“我答应一个朋友,要入蜀中一趟!”

“那姑娘打算何时启程?”

“明日!”

“明日?那我这心痛之疾怎办?”

兰亭没有作声,楚枫道:“蜀中离此数千里,且蜀道艰险,姑娘孤身一人……”

“我一向孤身行医,并无大碍!”

“话虽如此,到底不妥。在下反正闲着没事,姑娘不嫌,不若我陪姑娘一道入蜀,姑娘也好为我医治心痛之疾?”

兰亭没有作声,楚枫却喜道:“姑娘不作声,算是答应了。太好了,闻说蜀道艰难,我早想走一走,有机会还可以一览峨眉之秀,想不到还能与姑娘相伴!”

兰亭亦只得答应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