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何60年都造不出先进的航空发动机

铁血汉将 收藏 1 506
导读:国庆六十周年阅兵式时,有不少人不是还自嘘,中国的军事实力现在仅次于美国,排名世界第二吗!有些人不是还对阅兵队伍的威武气质非常自我陶醉吗?除了那威武的徒兵方队,又有多少人知道,担当维护共和国领空重任,飞过天安门上空的铁鹰的心脏,居然全都是外国心,呵呵,这对国人是莫大的讽刺,华丽的外衣下,那技术含量最高,最为重要堪称飞机的航空发动机无一是中国自主研发制造的,有仿英国的,仿俄罗斯的,仿法国的…却没有一颗属于中国的,看到这里,我心猛的一阵刺痛,看到天安门响起的阵阵掌声,我不禁的辛酸,国人啊,清醒吧! 在俄政府对华

国庆六十周年阅兵式时,有不少人不是还自嘘,中国的军事实力现在仅次于美国,排名世界第二吗!有些人不是还对阅兵队伍的威武气质非常自我陶醉吗?除了那威武的徒兵方队,又有多少人知道,担当维护共和国领空重任,飞过天安门上空的铁鹰的心脏,居然全都是外国心,呵呵,这对国人是莫大的讽刺,华丽的外衣下,那技术含量最高,最为重要堪称飞机的航空发动机无一是中国自主研发制造的,有仿英国的,仿俄罗斯的,仿法国的…却没有一颗属于中国的,看到这里,我心猛的一阵刺痛,看到天安门响起的阵阵掌声,我不禁的辛酸,国人啊,清醒吧!

在俄政府对华军售的争论中,俄罗斯战略和技术分析中心总经理普霍夫强调说,“我们可以通过供应发动机使中国依赖俄罗斯,我们有能力让中国空军所有飞机都停在机库里(无法升空),拒绝合同,而我们则损失不少的经济收入。”

再细数我们的家底吧,除了黎明公司的新WS-10外,黎阳公司还在继续的缝缝补补的生产着二代机的WP-13,而西航,则在仿制着三十年前的“斯贝202”,担当着我们航空工业的重任和希望,代表着我们中国最先进的制造技术的企业,什么时候才能自强。“富国强军”,不要挂在嘴上,要记在心上。我国航空兵主力作战型号基本采用的是国外动力系统,目前除了装备“太行”发动机的少量歼-11B战斗机使用国产动力系统外,所有的新研军机都是买装或仿制国外的发动机。“飞豹”战斗轰炸机使用的是仿制英国“斯贝”发动机的涡扇9-“秦岭”。可以这样说,我国航空动力工业还未向我国航空兵提供过任何一型我国自行研制的航空发动机型号,也从未有过一个航空发动机型号走完过预研―试制―验证―立项―详细设计―设计定型―生产定型的科研过程。

航空发动机的落后,已严重制约了航空工业的发展,成为空军武器装备发展的“瓶颈”。可以说,没有国外动力系统,我国的航空兵主力就无法升空作战!这对于我国国家安全、和平崛起来说,绝对是一个极为严峻的现实和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

中国和苏联往往是有了具体工程发展型号的时候,才去搞基础研究、探索发展(应用研究)、预先发展,打算通过一个型号带动整个航空动力产业的进步。而大家都知道这条道路是不符合航空动力型号研制的客观规律的。而欧美等航空强国极其注重基础研究和预研,笔者将其强大的法宝总结成为三个关键词:预研工程,核心机计划,发动机系列化。事实上,这三个关键的概念和理念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其构成了发达国家在航空动力发展上的整个思路体系的主干。

在我国,一个发动机型号真正开始着手相关的实质技术工作是从立项开始的。如果不立项,就没有发动机研究发展所需的大量经费。说白了就是如果军方不立项发动机型号,与这个型号相关的基础研究工作就基本无法开展。

我国由于长期处于航空发动机仿制生产状态,对于航空发动机研制客观规律的掌握严重不足,对于航空发动机研制工作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大投入性没有清晰认识。这样造成我国航空发动机研制投资强度远远低于研制实际需要。例如20世纪60年代初我国开始研制涡扇6大推力涡扇发动机,根据资料统计,20年研制经费共计只有1.5亿元,平均每年750万元。当研制进入关键阶段,需要高投资强度时,竟然有两年每年只给200万元,以这样投资总额和投资强度来研制先进大型航空动力系统简直是难以置信,但历史事实就是如此。

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我们给航空工业的整个投入,尚不及我们对越南援助的1/10,不及给朝鲜援助的零头,甚至不及给阿尔巴尼亚的援助!而同一时期,我国引进斯贝MK202发动机进行仿制,却花费了13亿元人民币。

我国航空动力工业长期发展不良的根本原因更多是决策不当,项目上马,立项,研制,再下马,重复着一次又一次的错误,错过了与航空强国拉小差距的机会。直到我国高科技发展计划——863计划,航空都未列入我国重点发展的产业之中。虽然“航空强国”的口号终究还是响彻中华大地,但是错过的发展机遇和耽误的时间又如何偿还,如何追溯?损失的人才又由谁来挽回?在历史的追思中,往往能找到真正的答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