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北极熊的崛起 第四卷 域外鸡虫事可哀 第二十九章 断点

斯大林1922 收藏 0 2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79.html


当苏联红军的第一批重炮炮弹落下的时候,日本炮兵不仅没有退缩,反而“勇敢”的与之展开对射。可想而知,日军炮兵那可怜的呻吟会招来多么可怕的报复。面对苏军那几乎没有间隙的火力倾泻,日军各步兵部队的指挥官纷纷派出通信兵,要求自己的炮兵和空军进行更为有效的火力压制,否则,仗还没打,人就差不多死光了。在那可怕的死亡烈焰中。处于阵地最前沿的第23师团第64联队首当其冲。因第一次诺门罕之战中,一个人创造了将1000号人和师团半数反坦克炮一举“丢失”的山县光武如今是“威名远扬”。此时此刻,他可没有心情去关心自己手下那1000号人的死活。现在,这位倒霉到家的联队长揪着传令兵的衣领,大声的咆哮着:“告诉小松原中将,让他立即组织炮兵和航空兵,对俄国佬的阵地进行压制。”瘦弱的传令兵哆里哆嗦的接过战情报告,刚刚准备离开。那位心情不好的联队长一字一顿的说道:“告诉他,要快,不然老子就死定了!!!”


山县光武此刻有些奇怪,从凌晨4时30分的第一声炮响开始,现在已是中午11点左右了,在过去的6个多小时里,苏军的炮击就始终没有停止的意思。“难道俄国人的炮弹用不完?不可能,我就在这儿耗着,反正炮弹也落不到我身上,他总不可能轰击一整天吧?”山县光武傻笑了两声,转身进了指挥部,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木床上,等待着苏军的火力延伸,只要苏军步兵一发起冲击,他手下的大日本武士就能派上用场了。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崔可夫还真的准备轰击一整天。当然,这还真不是他本人的意思。没错儿,像这种损招儿,除了我还有谁能想的出来?在吸取了第一次远东会战的教训之后,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在最大限度上减少部队的伤亡。


其实方法很简单,就是把大炮当机枪,把炮弹当士兵。想通了这一点,在此次会战开始前3个月,我就下达命令,调集5铁路工程兵团和5个筑路工兵营开始抢铺博尔吉亚(博尔吉亚是苏蒙边境上最后一个铁路、公路运输枢纽)——蒙古的铁路和公路。70天后,在克服气候恶劣、地形复杂和补给不畅等诸多困难后,铁路如期铺设到当时的蒙古重镇桑贝斯(今日称乔巴山市),全长370公里,将原本长达700公里的补给线缩短了一半以上。与此同时,公里铺设里程更是进展射速,通车长度高达650公里。为了快速集结炮兵、坦克兵等技术兵种所需物资,在最高统帅部的调度下,30个新型火车头被调往远东。我也充分吸取后世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抗美援朝中的铁路运输经验,每列列车一首一尾配属两个同向火车头,这样运输能力可以提高百分之七十乃至于百分之一百,大大的提高了运输效率。公路方面,包括7000辆载重卡车和2000辆油罐车在内的1.5万台车辆采用歇人不歇车的办法,昼夜不停的从桑贝斯市向诺门罕前线运输物资。在如此恶劣的地形和气候条件下,炮击开始前,苏联运输部队已经向前线累计运送炮弹4万吨,航空炸弹7000吨,柴油和航空燃油2.45万吨,食品5500吨。可以说,这是一幕世界运输史乃至于战争史上的伟大奇迹。


在如此强大的后勤保障下,崔可夫自然是大手大脚,可了劲儿的用——反正那些炮弹堆在那儿,吃也吃不得,喝也喝不得,更不能下崽儿——不用白不用,白用谁不用?!9月18晚9时30分,双方持续了整整17个小时的炮战终于告一段落。其实,如果说在头5个小时的时间内,日军炮兵还能进行一定的反击的话,那么,在剩下的时间里,则彻彻底底的变成了苏联炮兵的军事理论表演。晚11时整,日军前线指挥部召开紧急作战会议,研究下一步的作战计划。那些被昏头昏脑炸了一天,现在水米未进的联队长们怒气冲冲的责问着满脸愁云的内山。说实在的,还真不能怨那些部队指挥官,是你内山勇大言不惭的要和苏军展开炮战,现在呢,光看见苏联炮兵表演了,你的炮兵在哪儿?作战一线的10几个联队一天下来,少则伤亡百分之二十,多则百分之八九十,4000人的酒井联队如今只剩下百十号残兵败将,仅相当于一个小队的编制,而且还人人带伤。要知道,按照日军军内规定,伤亡百分之三十以上即可判断为“低战斗力”,伤亡百分之五十以上则直接是“不适宜继续作战”。看着用绷带吊着胳膊的酒井大佐,炮兵司令内山勇也是一肚子的苦水没处倒。


从客观实际上讲,日军炮兵从未接受过10公里以上的远程射击训练,更没有经历过大量炮弹的饱和射击训练。虽然当时打的是热火朝天,可实际效果极其有限(事后统计,苏军此役仅损失45mm战防炮9门,76mm加农炮4门)。更令内山感到恼火的是,由于射程有限,为了覆盖苏军阵地,所有的日军火炮几乎全都是以最大仰角进行射击,而炮架的强度又偏偏不过关,十数门火炮炮架折断。与此同时,炮身过热、炸膛、炮管烧蚀等大毛小病层出不穷。日军炮兵中最精锐的九二式100mm加农炮竟然连续损坏12门,气的内山是暴跳如雷。


可是,内山勇仍然坚持以炮兵为主,在肃清苏方压制火力之后再由步兵进行“收尾”工作。这样一来,各部队指挥官不干了,合着我们死的死、残的残,最后成了配角,这TMD不是欺负人嘛!!!结果双方吵成一团,大动肝火,却谁也说服不了谁。身为诺门罕日军前线最高统帅兼第23师团师团长的小松原道太郎对此也是莫衷一是,毕竟,自己的总指挥是“兼”的,而在座的又都是爷,谁也惹不起。干脆,一份电文发出,报请关东军司令部,由最高司令长官植田谦吉拍板。其实,植田谦吉自己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不过,考虑到这次既然“亘古未有”的将几乎所有重炮部队都调上了前线,就连旅顺要塞的守备炮兵都调来了,总得让炮兵打一下子吧。再说,前线的步、炮兵建制有将近20个之多,这么多不同建制的部队,搞步炮协同很困难,还是让内山的重炮部队打完,再由步兵部队进攻吧。


好说歹说,双方的意见总算统一了。其实,步兵指挥官们倒还真的不是和炮兵过不去,毕竟都是自己人,撕破脸皮对谁都没好处。更重要的是,天皇的“乘龙快婿”还在独立重炮第7联队服役呢,不看僧面看佛面,就这么着儿吧。在总攻时间上,步、炮部队的指挥官的意见却惊人的一致:再等两天,初步定为9月22日......


会议还没开完,不知道是哪位可爱的红军战士脑袋发热,几发152mm重炮炮弹恰巧落在了日军前线指挥部的附近,把一辆炮兵弹药运输车炸上了天,十数名日军炮手飞上了半空。一时间,前线指挥部附近血肉横飞,人喊马嘶,乱成一团。小松原道太郎和内山勇面面相觑,脸色苍白。很快,类似的零星炮击成为了家常便饭。日军炮兵是看也看不见,打还打不着,今后每天都会有这样的人员伤亡和器材损耗,与会的关东军将领们这次幸运的捡了一条命儿。


9月22日,阴云密布,细雨绵绵。原定的炮火攻击时间早已到达。但是,日军前沿个炮兵观测所普遍反映能见度太差,根本无法提供射击所需的精确方位。在此情形之下,内山司令官只好通知小松原中将,要将炮击计划顺延至天气转好。小松原只得无奈的答应。然而,此时的日军步兵部队已经在出发阵地各就各位,几万人马被迫原地待命。更为可怕的是,在一望无际的蒙古大草原上,如此大规模的兵力集结调动,根本无法瞒过苏军的侦察机。崔可夫中将得知日军前线异动之时,不由得火冒三丈——他奶奶的,当我是瞎子还是怎么着!他当即下达命令,不惜一切手段,挫败日军的冒险行动。


苏军炮兵可不管天气的好坏,他们按照提前测好的大致坐标方位,进行概略射击。(说白了,“概略射击”就是:比如,你的大概位置是在500米之外,虽然无法得知你的具体位置,但架不住我的炮弹多啊。我直接把400米~600米的区域进行全火力覆盖,就不信炸不着你......)一时间,军属的远程203.2mm加农炮、152mm榴弹炮,师属的122mm榴弹炮、106.4mm加农炮,团属的120mm重型迫击炮、76.2mm步兵炮和45mm战防炮等组成了三道火力网,不停的交叉轰击日军的阵地。


那么,等待日军各步兵联队的命运又是什么呢?“猪突”冲锋真的能改变小日本灭亡的命运吗?一个又一个问题,他们的答案,或许只有那位和蔼可亲的大胡子老马能够知道......


既然如此,那就接着炸呗,对,把那群狗娘养的炸回到和野兽同居的时代(PS:大家不要想歪了,...(*^__^*)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