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3月13日,这个日子值得我一生不忘,因为这天是我自2月16日进入越南参战以来经历的第一次受伤,也是唯一的。

从3月10日开始,我们往回撤军,整天是爬山涉水,几乎没有休息过,每个人都特别疲惫!加之在撤军过程中,越军不停的袭击我们,当时的情况是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他们躲在暗处对我们打冷枪,我们的回撤队伍中,经常有战友被冷枪击中后受伤和牺牲!从3月10日开始至13日,我们侦察分队一行有26人,就有8位战友受伤,其中有俩人牺牲。

3月13日下午约4点左右,有几辆坦克经过我们行进的队伍,当时,我们高兴得发狂了,不停的招手,要求搭便车,坦克部队的战友非常热情,马上停下车,让我们爬上去,并告诉我们搭坦克的要领,要我们抓紧坦克可以扣住的边缘,要坐好,不要被摔下来了。

这样我们坐 了十几里地,正当我们沉寂在坐便车的欢乐中时,突然感觉我坐的坦克在上升,随后一声振天的响,坦克翻了个底朝天,因为是盘山公路,坦克顺着一边山坡滚了下去,我感觉头部有一种凉飕飕的,似一阵风刮过,随后就失去感觉晕了过去!我醒来的时候,己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部队军医说:小伙子,你真命大!一块地雷弹片从我头部左眼眉毛上方至左耳根划了一圈,把左边头皮几乎刮完了,却没有伤到头骨,如果弹片往里偏一毫米,我的头骨就掀掉了。我的头上至今留下永久的痕迹!

事后才知道,我们坐的坦克压上了反坦克地雷,这种地雷是前苏联生产的,是专门炸坦克的。一般的汽车和人压在上面一点事都没有。这次事件,我们坦克里的三个战友牺牲,坦克上搭便车的十个战友中有七个牺牲。

现在想起这件事就特别难过!今年清明我专门为这次牺牲的战友扫了墓,在他们的坟头烧了一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