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尖兵 正文 魔鬼本色2

飞永 收藏 0 3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size][/URL] 阿文无可奈何的,畏首畏尾的,怏怏不乐的踏进了屋内,平端着AK47冲锋枪,胆战心惊的挪动着步子。嗯!他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兵蛋子,他这个年龄的人不该上战场去送死,单薄纤瘦的身板当个文弱书生还差不多,可惜很快就要成为战争这个绞肉机中的新鲜血肉了。 邓迪一声不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81.html


今天要出差,先写到这里,大家将就着看,谢了。

阿文无可奈何的,畏首畏尾的,怏怏不乐的踏进了屋内,平端着AK47冲锋枪,胆战心惊的挪动着步子。嗯!他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兵蛋子,他这个年龄的人不该上战场去送死,单薄纤瘦的身板当个文弱书生还差不多,可惜很快就要成为战争这个绞肉机中的新鲜血肉了。

邓迪一声不响的隐藏在破木箱后面,气定神闲的恭候着三个家伙的大驾光临,然后将他们一道送进地狱去见他们的连长。

阿文疑鬼疑神的朝屋子里扫视了几遍后,畏畏缩缩的靠近通往楼上的木梯,一瞬不瞬的死盯着楼梯口,尖声尖气的喊道:"连长…连长…姑父…姑父…我是阿文…你在吗?" 一连喊了三声,都无人应承,小兵蛋子

阿文立即觉悟到情况有点不大对劲,他们的连长似乎已经凶多吉少了,他怔愕了一下,抖索着身子,哭哭啼啼的喊道:"班长,楼上一点儿回应也没有,只有我那小老表在大声的哭叫,你说连长…我姑父姑妈会不会真出事了。"

刀疤脸班长怒气冲冲,口沫飞溅的道:"不可能,范连长身经百战,跟中国和柬埔寨打仗这么多年从没出过事。"

接着,刀疤脸班长端着AK47领着另一个家伙大大咧咧的跨进了屋内。

阿文哭丧着脸,哆哆嗦嗦的道:"班长,我姑父和姑妈可能已经遭到中国畜牲的毒手了。"

刀疤脸班长十分谨慎的观察着楼梯口,AK47指着那里,侧耳倾听了少倾,怔愣了一下,惶惑的道:"不对,连长还没满月的女儿还在哭叫,不一定出了事,有可能是去追那个中国鬼去了。"

"我们先上去看看再说。"另一个看起来虎彪彪的家伙催促了一句。

三个家伙你瞅瞅我,我看看你,磨磨蹭蹭的就要动身上楼。

就在这个时候……

"去地狱看看你们连长吧。"一声霹雳虎喝有如惊雷骤响,震得三个惊魂未定的家伙齐齐一怔,竟傻愣愣的僵立在了那里。

一条瘦削而修长的人影形如惊鸿骤现的闪了出来,快得疾如流星赶月,捷逾幽灵鬼魅。

"叭…叭…叭"

三声枪响传处,三发酷毒绝情的子弹破空呼啸的从三个还没来得反应的家伙的身体里钻进又拖着血沫子和肉屑穿出。

小兵蛋子阿文的脖子炸开一道猩赤的血雾,浓稠的血浆像蕃茄酱似的迸射出两三米远,他用一种不太相信或者说是不甘心的目光看着脖子上翻裂出的一截血淋淋的喉咙管,瘦不拉叽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迈出两三步,一头栽在了一堆稻草上,四肢抽搐了两下就寂然不动了,红殷殷的血水马上就湿红了那堆稻草。

另一个家伙的脑袋被斜行穿出的子弹爆裂,盔式帽裂成两片顺着碎烂的头盖骨缓缓的滑了下去,他那结实的身躯顿了顿,膝盖弯了弯,扑嗵的一下就跪到了地上,旋即就颓然的朝前扑出,被子弹敲碎的脑壳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红白相间的粘糊黏液溅满了一地,恶心惨怖得令人呕吐晕血。

漫天的血雨迸洒之中,一支AK47冲锋枪突突的倾泻着子弹飞撞在墙壁上,随即又弹落到地面上,我的妈呀!枪把上还扯带着一只从活人身上削下的血手掌,数不清的跳弹硬生生的将小兵蛋子的尸身打成一团肉泥。

刀疤脸班长惨怛的闷哼一声,瘦得象凉衣竿似的身躯四仰八叉的摔翻在地上,老天爷呀!他的右手掌齐腕被残毒的子弹削掉,猩红的血浆如同爆裂的水管似的狂喷出两

远,涂得墙壁一片殷红,白森森的骨头缠着血筋从断口中突出一大截来。

邓迪面无血色,眼露凶光的卓立在茅屋的正中央,手里的柯尔特手枪还在徐徐的冒着青烟,活脱儿就是一个从地狱里蹦出来的嗜血恶魔。

吹了一下枪口上的青烟,将柯尔特手枪插回内兜里,邓迪凶神恶煞的盯了一眼瘫倒在血泊里,正苦不堪言的刀疤脸,接着就迈着徐缓的步履朝他欺了过去。

刀疤脸在血泊中痛苦的抽搐着纤瘦的身躯,枯干丑陋的脸上翻露出难看的惨白,嘴巴鼻子抽扭得偏离了原来的位置,一双三角眼里拥挤着血丝。哈哈哈,这厮捂着血淋淋的右手腕,嘴里在艰涩的呻吟着,钻心刺骨的巨大痛楚让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快要丧失了。

邓迪凑拢到这厮跟前,俯蹲下身,皮笑肉不笑的用生硬的月国话道:"想活命的话就马上告诉老子,村子里来了多少士兵?有多少条枪?有没有火箭筒类的重家伙?"

不料这厮忍了忍疼痛,血红的三角眼无限怨毒的盯着邓迪,艰辛的扭了扭满是血污的身子,居然用一口流利的中国话骂道:"中国鬼子,你很了不起,手毒,心更毒,杀害我们这么多的父老乡亲。"

邓迪惨然一笑,目光隼利得如猛鸷似的,冷若冰霜的问道:"格老子的,你他妈的怎么会说中国话?而且说得这么流利,你是不是去过中国?是不是特工?"

刀疤脸蜷曲着身子,双眼紧紧的闭合起来,嘴里一个劲的呻吟着,左手捂紧断口,红殷殷的血水汩汩的从五指缝中冒出,半天不吐露一个字。

邓迪不禁怒火上冲,他抬起身来狠狠的赏了这又臭又硬的家伙一脚,瞋目切齿的骂道:"少他妈的给老子装哑巴,信不信老子割下你的烂舌头让你成真哑巴。"

骂着骂着,一把抽出明晃晃的81式军刺,邓迪生啖过无数人肉的刺刀在刀疤脸的眼前晃了晃,阴恻恻的道:"你他妈的再给老子装死卖活,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这龟孙子。"

雪亮的刀锋泛起一股森酷的冷气,直惊得刀疤脸激灵灵的打了两个哆嗦,额头上黄豆大的冷汗珠子下雨似的滚落着,他愕怔了一下,色厉内茬的道:"是的,我是出生在你们中国,那又怎么样?"

邓迪把寒气森森的刺刀从刀疤脸面前移开,冷厉的道:"老子问你,你是不是中国人?"

"不,我是在中国出生并长大的月国人。"他挺了挺胸,强扮出一副英雄的无所畏惧和大义凛然的模样。

邓迪晃了晃军刺,寒峭的面孔上荡漾起一抹狞恶的笑意,语气森然的道:"幸亏你不是那该死的狗汉奸,否则老子马上将你剜心挖腑。"

抿了抿干燥的嘴唇,邓迪厉声喝问道:"你们村里有多少象你这样的正规军?村民都带有武器吗?"

这家伙轻蔑地一笑,没做回答。

"老子在问你话,你听见没有?"邓迪粗声大气喝问了一句。

"中国鬼子,你残忍的杀害了范上尉的全家,你不得好死。"刀疤脸拼力的吸了一口气,忍了忍伤痛,夷然不惧的道:"中国鬼子,有种你就开枪吧!我怕死就不是人民军。"

看样子,这家伙并没有被邓迪那威风凛凛,杀气汹汹的势焰吓破了胆,而是摆出了一副慷慨赴死的英烈气概。

"有种你就杀了我,连美国鬼子我都不尿他,还怕你这个外强中干的中国鬼子,你杀了我们这么多的父老乡亲,我英勇的人民军是不会饶恕你在我们村里犯下的滔天罪恶的。"刀疤脸撕心裂肺的怒吼道。

带着失望和遗憾的摇了摇头,邓迪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噤,炽烈的杀机在这一刻里竟然消散不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