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十二卷 上官医子 第二百六十八章 死而复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二百六十八章 死而复生

兰亭见楚枫衣衫破烂,一身血迹,尤其心口上,一条条血痕,十分吓人,乃道:“你没事吧?”

楚枫扫了身上一眼,道:“区区皮外伤,不碍事!不过这心口……怎会有这么多爪痕的?”

“是你自己爪的!”

楚枫一怔:“我自己爪的?”

“你几乎把自己的心都挖出来了!”

“我几乎把自己的心挖了出来?”楚枫着实吓了一跳。

“公子,你不知道么?”兰亭觉得奇怪。

楚枫道:“我只知心口突然一痛,很痛很痛的那种痛,然后睁开眼就看到你‘阿’的晕倒在我身上!”

兰亭粉脸又一红,道:“你突然睁开眼,我还以为你……以为你……”

“以为我什么?”

“以为你……尸变!”

“什么!尸变?”楚枫实在接受不了这个说法,“姑娘,你有见过这么帅气的僵尸么?”

兰亭道:“你一个活死人,又无声无息张开眼,能不吓破胆么!”

楚枫耸耸肩,道:“那确实是我不对,回魂也不先通知你一声,害你晕了三次!”

兰亭嗔了他一眼,道:“你突然醒来,还要装神扮鬼吓人家,不给你吓死已属万幸!”

楚枫笑道:“早知你这般胆小,我索性扮阎王爷,让你晕上三日三夜!”

兰亭笑道:“阎王爷也没有你刚才可怕!”

楚枫道:“你怎么知道,你又没有见过,我却见过三番四次,刚刚又见了一趟!”

兰亭道:“都是我那碗药,致使你体内那股异气反噬你心脏,所以你心口才会突然作痛,以致……”

楚枫愕然道:“是你之药?”

兰亭点了点头,乃将当时情形说了出来,楚枫惊愕道:“我当时真这般可怕?”

“可怕极了,连那四个长老也不敢靠近你!”

楚枫呆呆望着兰亭,有点不敢相信,兰亭带着愧疚道:“若非我执意要你吃那碗药……”

楚枫连忙道:“姑娘,若非你那碗药,我早被四大长老身首异处了,说来是姑娘救了我一命呢!”

“可是……”

“可是我还装神扮鬼吓姑娘,当真过意不去!”

兰亭微微一笑,转口道:“公子没事就好,我帮公子敷药包扎伤口吧!”

楚枫连忙道:“姑娘刚被我吓晕三次,还是先好好休息一晚吧!”

兰亭已站起身子,笑道:“我被你吓了三次,那还能入睡?你不要动,我先去打一桶水给你清洗伤口!”楚枫连忙道:“何必这般麻烦,我们直接去那井边清洗吧。”兰亭点点头,乃取起药箱,楚枫连忙一手抢过药箱,笑道:“这般粗重功夫,当然是让在下代劳!”

两人乘着月色来到水井边,打了一桶水,兰亭取出那一方手帕,开始为楚枫清洗伤口。抹去血迹后,楚枫胸前那些爪痕更加怵目惊心,兰亭几乎不忍心看。

楚枫看了看天上月色,笑道:“想不到,我一‘死’,就‘死’了半日……”

兰亭道:“楚公子,你是‘死’了三日!”

“阿!”楚枫吃惊道,“我……我‘死’了三日?”

兰亭点点头。

“你意思是我已经跟那堆尸体一起‘睡’了三日?”

兰亭又点点头。

楚枫这下真毛骨悚然,头皮都发麻了,咽了咽口水,道:“姑娘,你是吓唬我吧?”

兰亭摇摇头,道:“我也不知怎么回事,我曾见过有人假死半日,尚能活醒过来,但如公子这般‘死’去三日,还能醒转过来的,真闻所未闻!”

兰亭开始为楚枫涂抹药膏,那玉指一下一下轻柔地抹在身上,楚枫实在说不出的舒服惬意,尤其那些药膏,涂在身上,竟然有一种清凉畅快的感觉,与百日追痕散实在天渊之别,不由道:“姑娘,你这药膏真是神药,不知要多少日能消去这些伤痕?”

兰亭道:“不出十日,即可完好如初!”

楚枫一愣,道:“这么久?”

兰亭一怔,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她的药膏效用慢,只听见楚枫又道:“有人曾帮我涂过一种药膏,不出三日,伤痕就全没了!”

“百日追痕散?”

“对!正是百日追痕散,姑娘也听过?”

兰亭道:“百日追痕散乃滴水剑派独门秘药,是医治外伤的天下第一奇药,可惜未尝一见!”

楚枫道:“也没什么特别,就是擦在伤口上特别痛,还不如你药膏舒服!”

兰亭道:“虽然痛,却有奇效,听闻百日之内的伤痕,均可消去无形,确实比我这膏药强!”

楚枫道:“我是宁愿涂姑娘这膏药!”

兰亭不由笑道:“看来公子不但怕苦,还怕痛!”

楚枫道:“你不知那百日追痕散涂在伤口上有多痛,简直是一丝丝肌肤撕裂,想起都浑身打颤!”说着还真打了一个冷颤。

兰亭忽道:“听闻滴水剑派百日追痕散从不施于外人?”

“是么?不过我可不是滴水剑派的人?”

“是谪仙子亲自给你涂的药?”兰亭忽又问了一句。

“是阿!要不是她给我涂药,我还真受不了那种痛!”楚枫想起魏嫡给自己涂药时之情景,脸上不由露出甜甜笑容,旋即双眼又一黯。

兰亭看在眼里,没有作声,仔细为楚枫包扎好伤口,然后道:“好了,公子,我们回去吧。”

两人离开水井,楚枫忽见地上横七竖八有十多道很深很深的剑痕,惊愕道:“这些便是我当时劈下的剑痕?”

兰亭点了点头,楚枫有点不相信,“铮!”拔出长剑,道:“姑娘,站远点!”兰亭走开几步,楚枫又道:“再站远点!”兰亭又走开几步,“再远点!”兰亭再走开几步。

“嗨!”楚枫大喝一声,一剑劈在地上,激起一阵沙土,沙土过后,地上留下了一道剑痕,很深,不过却远不及那些剑痕之深。

楚枫又连劈几剑,确实无法劈出如此深之剑痕,不过他察觉自己内力真气忽然浑厚了许多。

兰亭走过来,道:“公子,小心伤口!”

楚枫收起长剑,讪笑道:“听说‘痛’能将人之潜能完全发挥出来,看来我体内潜能无可限量,有待发掘,有待发掘!”

两人返回屋子,楚枫道:“姑娘好好休息!”说着正要离开,兰亭忽道:“公子,你不如伏在桌上休息一晚?”

楚枫连忙道:“在下可不敢有损姑娘清誉,我还是在外面守着!”他走出屋子,轻手掩上屋门。

楚枫靠在门边合眼一会,却睡不着,当然睡不着了,他刚“睡”了三天三夜,精神得很,怎睡得着?他睁开眼,看到屋子还透着灯光,乃从门缝向内一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