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民国往事>恶运缠身的我底父母

观察思考 收藏 2 3332
导读:            恶运缠身的我底父母    我家乡有句俗语:“人走时运马走骠,兔子不走时运,招老雕”。虽有些迷信色彩,但生活中,却常常遇到一些让人感到,命运在捉弄着人们的事。    父母以前时代,我的家庭经济状况也并不十分恶劣。有一幢自己的房子,和八、九畝地,爷爷是个木匠,生活维持的还不错。父亲孙信泰,生于1894年。人也算得有些智尚。读过三年私孰,写得一笔漂亮的毛笔字。在春节来临时,人们都请他写贴在门上的对联。据临居们讲,他学习非常刻苦。练字时,用的是旧报纸或草纸,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恶运缠身的我底父母

我家乡有句俗语:“人走时运马走骠,兔子不走时运,招老雕”。虽有些迷信色彩,但生活中,却常常遇到一些让人感到,命运在捉弄着人们的事。

父母以前时代,我的家庭经济状况也并不十分恶劣。有一幢自己的房子,和八、九畝地,爷爷是个木匠,生活维持的还不错。父亲孙信泰,生于1894年。人也算得有些智尚。读过三年私孰,写得一笔漂亮的毛笔字。在春节来临时,人们都请他写贴在门上的对联。据临居们讲,他学习非常刻苦。练字时,用的是旧报纸或草纸,先用淡墨后逐步加浓,这样则可以多次重写。他写在我家窗台两边的对联:‘知足者常乐,能忍者自安’;‘静坐常思已过,闲谈莫论人非’,说明了他是‘明哲保身但求无过’的哲学观点,缺乏必要的斗争。他打得一手熟练的算盘。学打算盘时,却有着一段辛酸的经历。算盘是自己用杏核做的。村中有家财主,号称“谦益堂”,请人教自己的孩子学算盘,父亲晚上就到他家听而学之。后来被人家发现了,于是乎就关上了大门,好在己打下了基础,无奈也只好在门外听听了。会点雕刻。刻在算盘上,木器上的字、画有相当水平。他用鱼骨做成的象棋,装在一个木盒子里,木盒打开就是棋盘,十分精细。遗憾的是,父亲的遗物我未曾保存下来。人言:勤奋、毅力是才智之源,虽不完整,但却不无道理。他十多岁到本县大水泊镇商号“天增祥”学徒。几年后他的才能被老板看重,提升为“账先生”。从此,发财的观念产生了。他把工资的大部分入了股,奠定了为资本家卖命的基础。一次他背着布到本县林村镇等处赶集出卖。返回时遇到了连阴大雨,他被困在一座大庙里(此庙大概是叫‘回龙山’)三、四天。连累带饿,当返回商号时,发了高烧,进而患上了“水鼓病”。一病二年,于民国21年逝世,享年38岁。同“天增祥”的账目也无从算清,就连行李、用品等物,也未曾取回。他的去世,为以后的家庭,带来了一些莫须有的灾难。

语云:“福无双降,祸不单行”。到了中华民国25年,‘天增祥’新老板突然通知我家,说我父曾欠下了‘天增祥’200多元的债,要求偿还。欺诈已是不言而喻的了。可我母亲,一个孤独女人,又如何能应对此事?那时的200元,可不是现在,那还了得。本来就难以维持的生活,又遇此大难,妈妈当然无法支撑,毫无主意。后来文卿兄对我说:“如果不是有你弟兄俩的存在,大婶(指的是我妈妈)是不会生存下来的”。意思是说,她是会被迫自杀的。离谱的欺诈,族兄们不平,村人也不平。族兄们议定了方针:‘不承认’。他们就告到了县衙。

传票一到,妈妈几乎瘫塌了,一个女人,如何能上堂打这一场官司。还是堂兄的支持,才顶住了,决定由文卿兄上堂代打。过了两次堂,还不错,均谓之‘证据不足’而搁置,实是不了了之。其实,结局真正的原因,不过是欺诈过于明显,老板又进行了贿赂,是在此种情况下,法庭妥协的结果罢了。不过那个法庭,还是有点良心的。事情到了民国28年,国民党商家代表丛镜月上台,凡是同商家有关的纠纷,上堂就判,商家胜诉。不服者则扣人或动刑。文卿兄上堂差一点挨了板子。后经研究,官司不能打了,可又无钱可还债,经人调解,以四亩好地顶债结案。

我对这些堂兄,是无比感恩敬重的。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命根子。地被夺走,妈妈饭吃不下,觉不能睡,迷糊了好几天。幸亏族人的照料、劝解,这一难关才得以渡过。妈妈的遭遇,是一般男人都经受不起的,何况一个女人。由此,人们可以看到,政权是如何重要呀。

父亲去世前后,我兄弟四个,因病无钱医治,又夭折了两人。母亲带着不滿五岁的我和九岁的哥哥,艰难的度日。我俩是伴随着妈妈的眼泪生存了下来。

能生存下来,还绝不能忘记邻居的帮助。地是由几个穷堂兄帮助种上的,管理、收割,则是由妈妈自己担当。我还隐约的记得,白天,妈给我和哥哥一个小搂,让我们到外边拣点草回来,用以做饭。秋天收黄豆的时候,过半夜不久的时候妈就起床,趁着还有月光,带上镰刀和一块小被子,领我到地头放开被子,让我睡在地边,哥哥留在家里,她一人边割边向家里背。民国27年之前,家的食品几乎是蔬菜、野菜当家。粮食最多也是吃点地瓜。只有在过节时,才有点正式粮食入肚,有点粗粮留给我和哥哥,妈妈自己就以菜充饥。一点细粮用于交往和节日。这一段的日子就是这样渡过的。伟大神圣的母爱哟。

记得,有一年过端午节,家乡风俗是要向屋檐下插些桃枝、艾蒿、臭蒲子等,同伴们都要到大台村去拔臭蒲子,我也要去。可我的衣服太破,姨娘又住在该村,妈妈不同意去,免得丢人显眼。我又太不懂事,却执意要去。妈妈无奈,眼泪随即流了下来,并说:谁叫咱命不好、穷呀,妈妈又没本事,别怪妈妈。我才发觉自己错了,惹妈妈伤心,便改口说:妈妈,我不去了。可妈妈为了满足我的心愿,却在积极想办法。她翻着破衣堆想找点什么,可没有得手愁意满面。她突然发现那条黄色包袱皮可用,就连夜缝制了一条小短裤,第二天让我穿上,随同伴一起前往了。母爱,就是这样,‘可怜天下父母心’哟。此乃小事,可让我永世难忘。惹妈妈生气还有一件小事。过春节,人家门上都贴上红对联,帽子上有个红顶子,我也要。因家有丧事,不可用红,又触动了妈妈的伤心处。

时间延续到民国28年,哥哥长大了些,如果没有那场官司,我的家境本来是可以改善的。为了能同别人过相同的日子,我执意要跟堂兄去东北谋生,于是就当上了童工。在大连市沙河口黄金町99番地的‘山下商店’学起徒来,月收入4元老头票子(日币),很不错哟。只是到了秋天,妈妈来信说,村中又办起学了,你想不想上学呀?上学,是我蒙昧一求的。过去只上了一年二年级,学校就垮了。我拒绝了老板的挽留,回家了。倒楣的是,只上了一个冬季,学校就又垮了。

人言‘在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三十年代,革命浪潮席卷了胶东。1939年,一些堂兄们参加了地下共产党。年底,妈妈也被发展进去了。1940年2月18日至22日,日寇先后占领了文登、荣成,并建立若干据点。国民党18000人插枪大溃逃,东海特委领导了‘起枪’活动,举行了第二次武装起义。我村党支部也参加了这一活动。国民党军逃跑了,我们拣起了他们丢下的武器,组织了抗日武装同敌人形成了对峙。因之,政权自然就落入了我党之手。各种群众团体、抗日组织相继成立,我的妈妈当上了村妇女抗日救国会会长。精神再也不像过去那样沉闷了。她天天除了生产和生活,就是组织妇女拥军、优抗,上识字班等等。自己竟也学会了几十个大字,能写自己的名字了。

语云:“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机未到”。时到1942年,“双减”和“算帐”运动开始了。减租减息,清算地主、老财坑害人的帐,就此展开斗争。做贼心虚,运动还未深入,‘天增祥’老板就慌了神。我们并未曾找他,他就到处托人说情,来找我村干部求情。承认了坑人事实,赔礼道歉,把自己骂得狗血喷头,一副可怜像,请求宽恕。说,只要他拿得出来,愿意加倍赔偿,只要求不开斗争会。妈妈经同我村干部研究认为,运动主要是打击他们政治上的嚣张气焰,只要他们认错,退还霸占的土地,可不做其他追究。是否开斗争会,将由他们村的干部决定,事情就这样了结了。是事业让妈妈出了这口恶气,妈妈在政治上感到了扬眉吐气。她从功利主义角度出发,一直对党感恩不尽。组织交给她的任务从不折扣。党发出的号召,无论理解不理解,她都积极响应。恶运终于终结。可我俩随着革命的发展,大一个就涌入这伟大的潮流一个,还是把她老人家孤苦伶仃的扔在家里。呜乎,忠孝不能两全哟。





为了挖掘民国时期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故事、极力还原那个时代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全貌,进而为当今的世人留下一幅有别于正史的民国时期珍贵的草根生活全景图,铁血网携腾讯网、凤凰网、TOM网、西陆网联合开展“民国往事”主题征文。您可以通过您手中的笔,叙述您的祖上在那个年代的生活故事,例如“我的曾祖是这样求职的”、“我的爷爷看病的故事”等等。欢迎参加本次征文,用自己的笔,书写中华民族民国时期的草根史。


点击了解活动详情

http://bbs.tiexue.net/post_4184800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0-5-10 17:04:59 被小编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