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四川精神纪念5.12遇难同胞两周年

在汶川大地震中遇难的所有同胞,今天,请容许我们在此默哀、垂泪。默哀,为当日的亡魂彷徨;垂泪,为当日的山川破碎。 默哀之后,请许可我们用另一种方法来将你们纪念——那就是暂停呜咽,露出刚毅,勃发四川精神,致力故土复兴。

你们将在天堂看见这一切:废墟成为田园,悬湖解脱危险;牧牛重新倘佯乡间,倒塌楼舍再度修建;全新学校平地拔起,朗朗读书声直接天际;区域经济元气正在复苏,城乡淤塞血脉就要买通;有手者皆能自食其力,有力者终将??前行。人们将迎来新的生涯,美妙生活,完美世界前传人鱼卡。

你们将在四川看见这一切:活下来的老人,老有所依,他们的笑脸,如跨越崖边伸展的青松;活下来的爱人,找到新的暖和,他们的笑颜,比春天更明媚;活下来的孩子,在阳光下纵情跳跃,他们的笑颜,价值连城。大地上的伤痛渐渐淡往,那些血痕也在时间中隐没踪影。我们已迎来新的生涯,美妙生涯。

我们正走出伤心,走出暗影,重建被地震损坏的物资家园,也重建被灾害摧残的精神家园。我们无坚不摧且所向披靡,闪闪发光且畅快淋漓。因为我们是四川人,由于我们有四川精神!——“一个四川人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但他的四川精力不可克服!”

或问,四川精神如何形成?孕于山川,育自历史。或问,四川精神内蕴若何?曰雄奇,曰血性,曰敢为天下先,曰自由与人文,曰宽容与坚忍。

四川精神是雄奇。在“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古蜀,素有“四塞之国”之称,居然呈现了以三星堆、金沙遗址为代表的,与中原文明截然不同且分庭抗礼的上古文明。不可谓不奇!秦汉后,作为“天府之国”的四川,在唐代数度成为天子避难之所,在南宋末年景为抗元最剧烈地域,在清初吸纳了数百万移民而浴火重生,在抗战期间成为中国大后方并付出极大就义。不可谓不雄!

四川精力是血性。1945年10月,《新华日报》发表社论《感激四川国民》,说:“四川国民对正面战场尽了最大最主要的义务,直到抗战终止,四川征兵302.5万多人。为完成特种工程,服工役人总数在300万以上……而四川供应的食粮,征粮购粮借粮总额在8000万石以上……占全国征粮总额的三分之一”。据何应钦统计,抗战八年,川军主打的前线战场约占全国五分之一,其伤亡64万余人,惨烈为全国之冠!这就是四川人的血性,每逢救亡图存之际,必锐身赴难,虽万千劫吾往矣!

四川精神是敢为天下先。从数千年前直到今天,这种精神从未摇动。古蜀人开辟的以成都为出发点的“南方丝绸之路”,最早将中国的名称“China”传到西方。在近代,四川保路活动成为引发辛亥革命的引火线,孙中山说:“若没有四川保路同道会的起义,武昌起义或者要迟一年半载。”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这里走出了邓小平、朱德、刘伯承、陈毅。在改造开放初期,四川广汉朝阳人第一个摘下“人民公社”的牌子,恢复乡村建制,朝阳也被称作“中国第一乡”。同在此期,新中国第一家典当商行——华茂典当服务商行在成都开业;新中国第一支股票——“蜀都股份”于四川出生……这就是四川人的精神,我命在我不在天,解决在Windows Server 2003上安装SQL2000时CD-KEY(序列号)无法验证的问题,一鞭能著天下先!

四川精神是自由与人文,辛苦。鹤叫山是道教发祥地,青城山是道教名山,四川人常多道家思想,名士风采,道法自然,人尚自由。四川又处于西南少数民族与汉族的民族文化融合地域,人文风貌更显摇曳多姿。学者段渝称,四川的人文历史呈“水库”特点,即不断向外“流出”高文化人才,又不断从外“流进”高文化人才。一出夔门,四川人总是惊采尽艳,平地突起,如汉代的司马相如、扬雄,宋代的三苏,近代的郭沫若、巴金;而外省文豪进川后,更成绩“语不惊人逝世不休”的文学伟业,代表当推唐代的杜甫,宋代的陆游。如此自由流动的人文“水库”,使得四川人文精神既坚持独立形态,又不断更新、升级,始终是中国人文精神的重要骨干之一。

四川精神是宽容与坚忍。古语云“天下未乱蜀先乱”,即是说四川在历史上常受“非人待遇”,譬如秦惠王灭蜀屠城、魏晋南北朝时川陕之间的战乱、南宋时金、蒙屡攻四川、明末清初张献忠屠川及清军在川之荼毒。然而,四川从未一蹶不振,每每浴血重生,回回天府之国,再成西南重镇。学者葛剑雄以为,这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四川的自然条件。四川地域水源充分,都江堰的自流浇灌培养四川“水旱从人,不知饥荒”,加上气象平和,物产丰盛,《天龙八部》90,100级套装公布!,在农业生产条件下完整能自给有余。此外,封闭的地形地势也使四川较易防御外来进侵,坚持相对安宁,或成为稳固后方。二是外来移民。四川历史上有七次明显的移民。长间隔的迁移不仅使移民获得新的生产和生活资源,找到生存空间,也使移民群体本身优越劣汰。终极在迁入地胜利定居并滋生连绵的,都是体力、智力上的强者。而在移民与土著的混杂中,宽容、坚忍的精神油然而生——当吸纳外来血脉及文化时,川人表示出相当的宽容;在抵御强敌时,川人又表示出异乎寻常的坚忍。

凭着四川精力中的血性、人文、宽容与坚忍,我们信任,汶川大地震给灾区国民带来的精神、物资上的舛害,定能修复;那些绽放的伤口,必可愈合;那些悲伤的心,不再结冰;那些为亲人彻夜痛哭的眼,也终将映出圆月。我们终将复兴故土,告慰亡魂——以蜀人之名,凭四川精神!由于我们是四川人,由于我们有震不逝世的四川精神——血性、人文、宽容与坚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