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兄弟,你真正爱过吗?[五一][蓝剑军团]

准芯 收藏 38 2057


[原创]兄弟,你真正爱过吗?[五一][蓝剑军团]


兄弟,你真正爱过吗?



[原创]兄弟,你真正爱过吗?[五一][蓝剑军团]


看过许多爱情模式铸就下的结果,恩爱有加的不多却令人羡慕!更多的是凄厉的寒风萧瑟中孤独的背影留下的种种遗憾!诚如大学毕业时一对对如胶似漆的“鸳鸯”在比翼双飞三四年后突发变故。女孩在二锅头伴着泪水的痛饮中狠批当代“陈世美”的无情与无耻!而男生则更喜欢将半裸的身体悬坐在楼顶的平台边缘幽唱“你真么舍得我难过!”一旁是平日里打着光棍的室友一双双恐慌的眼神,地上丢满啤酒罐。

同学中最完美的一对已经在去年分道扬镳,屈指算来他们的爱情长跑经历了十二年。在那个时候,分手仿佛在一夜间变得时髦,而面对这残酷结局的主人公锤炼的越发淡定且从容。不经历风雨如何见彩虹?爱情,一切都在磨砺中生,磨砺中死,而且死的其所,死的无怨无悔!

今天要叙述的这位哥们令我无比钦佩和敬仰!在他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灰太狼”的影子,有过之无不及。

林是我的下属兼死党。因为除了默契的工作配合之外,我们租住一起,形影不离。传说中的“不分你我”就在我们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钱一起花,饭一起吃,连如厕也牵个手。没有别的原因,就是交心,互相没有隐瞒,加之都孤单无依。

类似这样铁的哥们如今已是传说,因为他的女友的介入使这个本来充满和谐共赢的空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彻底颠覆。而且这一切我无语,常言道:自作孽不可活!他就是如此。

记得还是三年前的一个周末,忽然他很不好意思的对我说:哥,家里要添口人?我诧异半天,没见这个家伙最近有何异动,添人从何说起?好在他一贯实在,和盘托出:家里谈过一个女孩,是以前高中同学,最近联络上了,感觉还在,想留下!

本来是两条光棍,现在解决一个也好。好在租的房够大,也好在我和他各有一个自己独立的房间。为此我倒为他高兴,点头之余玩笑道:家务是不是可以承包了?他点头如捣蒜。

女孩来了,不得不令人惊诧!貌不惊人,略胖几分。可是那胸围实在是大到令人侧目,几乎无以形容。绝无诋毁羞辱之意,至今还是第一次释怀对这女孩的深刻印象,就连对林酒后的调侃都不曾提及。一干同事在初次喝见面酒时也是将眼睛掉在了酒杯里。也许正因为这一点,才使林逐渐演变成“灰太狼”吧?为何会提及这令人尴尬的一景,因为在我眼里,这女孩几乎是一无是处。我百思不得其解,林一表人才且聪慧过人的小伙,会如此卑躬屈膝的忍辱负重的熬到终于和她结婚••••••这女孩我们都叫她萍。

[原创]兄弟,你真正爱过吗?[五一][蓝剑军团]


女孩初来时倒也通情达理,因为林对我的尊重也使她有了对我谦恭的态度。就是不会做家务,甚至有些懒。每天我和林累的像孙子一样回到家里,寒锅冷灶令人有些郁闷!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饭后还要自己洗衣清洁。这些都无所谓,就当家里没有女人。后面发现她喜欢下馆子,而且喜欢二人世界。也无所谓!乐的少了个跟屁虫,难得清闲。可是后来发现户头的家用月月超支。林的工资比我低一半,可是用度却超过我许多。提醒他几次,他只是无奈的摇头,好像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钱无所谓,可是这样花对的起谁?后来林自己退出了共同户头,就像两兄弟分家过日子一样。林一脸歉意的对我说:哥!别怨我这样做,你太吃亏了。我只好叹气:不够找我拿吧!

钱物分开过之后虽有些失落和不习惯,可是看他们如漆似胶般的恩爱倒也释然。可是平淡和谐的日子并没有超过两个月,他两当着我的面打起架来。打架的原因很简单,林接了一个女生的电话,那不过是一个公司业务的女业务员,所谈之事也不过是工作上的事物。可是萍对于林的解释置若罔闻,就是不依不饶,恶语相加不说,伸手就绕,尽显九阴白骨爪的风采。林离奇的懦弱,只是左遮右挡,不一会就像刚刚被一只老虎蹂躏过的小羊一样遍体鳞伤。林央求我作证明以求清白。谁知道我刚说几句公道话,她就像疯子一样对我啐了一口: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我当时血气上涌,拳头握的铁紧。好在我这一辈子从不对女人动粗,否则真的不知道后果如何!

我拉住林就往门外走,僻静处对他一顿狠批,将怒火全部宣泄到他身上:你小子是不是瞎了眼?爱也要有原则,这样的女人你居然连一个男人的尊严都没有?一个工作电话就可以让你万劫不复,让我抱头鼠窜,以后还咋过日子?

话音未落,萍发来信息:林,我现在在门口的桥上,你十分钟不回来就等着给我收尸吧!

一向心脏健康的我此时也忽然心绞疼。一种欲哭无泪的表情同时荡漾在我两的脸上。无所适从,这简直是将一个魔鬼引了进来。我恨不得一脚踢死林。

哥!陪我一起去吧?林一脸无辜,泪在框里打转。我无奈的摆摆手:不去,我怕我去了会一脚把她踢下去的!解铃还须系铃人,自己搞定。记住,别出人命!我要去和两杯够劲的,否则一定睡不着了!气死我了!

终于,矛盾还算缓和下来。萍好像有点缺心眼,第二天就哥长哥短的叫着我,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我从不记仇,也无所谓,可是对她的莫名畏惧感一直挥之不去。那一幕太恐怖!

萍歇斯底里的性格好像是间歇性的发作。没有一个月,两个人又无风平起三尺浪,混战在一起。因为林要给家里寄钱,可是萍意见颇大,因为平时的不节俭使本来就捉襟见肘的费用入不敷出,如今要支援家里更是显得财力见底!何况这个萍居然现在也不去找工作。

见过挨打的人,没有见过被打得这样没有尊严的人。林卷缩在房角,任凭萍用晒衣架在半裸的身上留下一道一道血痕。林嘴里还念念有词:别打脸,明天还要上班呢!

[原创]兄弟,你真正爱过吗?[五一][蓝剑军团]


我除了肺快要被气炸了之外,别无他法。我不知道自己上去劝又会落个啥下场!只好回房拨通小林的电话谎称厂里找他有急事,片刻不能耽误。同时装作匆忙穿好衣服严肃的叫道:再不去会被扣工资的!果然才熄灭了河东狮吼的暴戾之音。

我两像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在屋外游荡了许久许久,相视无语。我几乎不知道如何对小林开口,这样的女人在我的爱情生死簿早已经枪毙了N遍,可是林却像一个苦行僧,越是苦难越是前行,义无反顾。百思不得其解,只有不停地抽烟。末了我丢下一句:幸福是自己的,不要枉费一生!

有一次更是会气爆血管。我和林请老板和同事在家里吃饭,林叫萍帮忙打下手,可是她不但不帮忙,还极不情愿的将门“砰”的一声关的山响,独自一人呆在里面。等忙完之后叫她吃饭却无反应,好不容易将反锁的门撞开,乖乖!一壶5斤装的高粱散酒被她吹的所剩无几。那可是50多度的烈性酒。她像死了一般倒在地上,脸色煞白,嘴里酒气冲天•••••酒精中毒,洗胃清肠打点滴,在医院躺了近一个星期才恢复。这一次也令林与萍在公司名声大噪,一向活跃的林如不堪重负一般再也没有了笑容。

从此家里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多是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情。我几乎不愿回家,因为实在无法忍受那喧嚣的声音和那张随时会扭曲的满布雀斑的圆脸,更不能接受林那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懦弱的臭没出息的德行!不是看在兄弟情深,真想搬过地方一走了之。可是,我不在身边,真怕林被打死都没有人给他收尸!

爆发,终于在一瞬间。萍居然拿起了菜刀•••林就像武林高手躲避刺客的攻击一样游离躲闪。我见此一幕也是惊讶万分,这女人居然刀刀要命,绝不手软。我斜刺里冲上去夺下萍手里的菜刀,一把把她推倒在墙角。要命!这女人不顾一切向我扑来,好像不鱼死网破不罢休。林见她攻击我,忽然冲上来抱住了她。她毫不留情地在林帅气的脸上留下了三道血红的手指印。见我们两个都在对付她,她好像一下泄了气,委顿的跌坐在地上,痛哭不止,好像无辜受欺负的是她。

我的姑奶奶,你对我怎样我都可以忍受!但是你不要动我哥行吗?我的祖宗!林说罢跪在了萍面前。

我也落下泪来。我将刀丢在萍的身边:今天就让你称心如意好吗?你把我们两个都剁了!反正这样的日子已经没法过了,一了百了。如今是法治社会反对家庭暴力的,难道这只针对保护女人吗?你杀死人也要偿命的!

萍忽然扑到林的怀里边哭边喃喃道:林,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林心疼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她的头。

突然我感觉自己是恶人,是我制造了这一切不堪回首的闹剧一般。我转身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踹了一脚门。

第二天早晨我在疲惫中醒来,一夜无眠,快天亮时才如昏厥般的睡了一会。如厕时才发现不对。这两个没有良心的居然在一大早的搬离了这里。因为家私都是我置办的,所以他们简单的行李基本没有惊动我,毫无征兆。

搬走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落得个清静,眼不见心不烦!只是担心林一个人能否应付的了那疯狂的女人!如果不是错觉,萍一定是有问题的。可是林为何要如此执迷不悔呢?天呀!脑袋被驴踢了吗?

更令人吃惊的是林辞工了。走的时候连招呼也没有打,看他疲惫委顿的神情真的不忍心再说啥。摊上一个这样的女人,在哪里都会抬不起头了。

这样一别就是一年多,偶尔林会来电话报平安。这个曾经活泼可爱的小伙好像一下成熟了几十岁。每次试探日子过得如何时总得到一声深深的叹息!他总是无奈的说:哥!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也许是命吧!上辈子欠她的,这辈子要还给她。我别无选择,只好认命了••••••

每次听到这样的回答也只能无奈的摇头,只能好言相慰:注意身体!注意安全!如果生活有问题可以找我。记住我们永远是兄弟!


[原创]兄弟,你真正爱过吗?[五一][蓝剑军团]



有一天,林忽然来找我,看他的样子精瘦憔悴。

哥,不是万不得已我不会来求你的!我需要钱,萍病了,很重!林眉头紧锁,愁容满面。

又是自杀?我有些不屑,这把戏已经令人深恶痛绝。

不是!是癌症,乳腺癌早期!她马上要开刀动手术,不然就完了。林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看样子我要是拒绝他也会绝望的。我点点头:我尽力帮你!

萍住院已经有了一段时间,脸色苍白,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见我来,用被子盖住了脸。我几乎倾囊相助,但不求萍的理解和感激!为了兄弟林我无所谓,只是感叹弟的宿命苦短!经过四处奔波终于凑齐了手术费用,萍的病情好在没有恶化,术后一切恢复正常。

我两拖着疲惫的身躯终于可以舒一口气,庆幸老板和同事们也都伸出援助之手才解决了这次危机,不管是谁,喜欢还是讨厌,毕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没有理由放弃。林喜极而泣的抱着我说:哥我该如何谢你呀?我笑一笑:请我喝顿酒!我想和你一醉方休!

这顿酒真是感慨万千!几杯下肚,林就没有停过眼泪,他心里有太多的委屈太多的苦水。度日如年的感触只有林最有发言权。他就像一个孩子一般,那样子令人心碎。

哥,我知道你一直奇怪我为何不能放弃萍,甚至我还要和他结婚。他饮酒如水。

我无语,我感觉其中有不可以透露的隐情,但是不解有什么值得用一生幸福去付出,吃紧苦楚。

哥,你曾经问过我是否爱过?我可以告诉你我爱过,而且是真真切切的爱!就是和这个人人共愤的萍。其实她以前不是这样的,虽然她并不是个十分漂亮的女人,可是那时她一样通情达理,贤淑聪惠,也许你看不出她以前是非常勤快的。只是她不喜欢见生人!

为什么?我大惑不解。

小林喝了一杯酒顿了顿,慢慢道:我和她家是邻居。我妈死的早,父亲又不务正业,有一天终因为犯事被判了十年徒刑,那一年我才十二岁。是她家收留了我,养育了我。那时我们感情特别好特别深。所有一切她听我的,记得在初中时她就说这辈子一定要嫁给我。可是她比我还要命苦,父亲死于一次车祸,母亲一病不起。终于熬到我学业完成出来打工可以帮衬这个家。可是意外意外发生了,她被流氓强暴从此落下了神经上的毛病。她母亲在弥留之际央求我照顾她一辈子••••••从此我不得不这样,其实我心里真的爱她,很深很深!

[原创]兄弟,你真正爱过吗?[五一][蓝剑军团]


我的泪也落在酒杯里。不禁想起萍那张脸上总会有一丝令人难以琢磨的神情!

她不愿见生人,只想看到我一个人。因为在她内心深处永远抹不去那一丝恐惧。她歇斯底里她不可理喻的表现都是因为这个。对于林任何举动她都会莫名的往最坏的地方去想。那次寄钱也是因为林的父亲出狱需要生活费用,可是萍一直认为令林受苦的就是他的父亲。而我的存在对于萍而言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

我碰了碰林的酒杯:兄弟,保重!我支持你,一定要治好萍,让她和你一起过上正常的生活!

••••••

林带着萍去了一个孤岛,在那里他搞起了农庄种植,效益不错,最主要的是那里的环境比较适合萍的静养。最近林打电话来:他们有了一个女儿!萍也基本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为了弥补林的委屈,萍几乎是在惯着林。除了农庄的活计,其余都不要林碰手,林现在不知道有多幸福!

我还是那一句话:兄弟!你真正爱过吗?



[原创]兄弟,你真正爱过吗?[五一][蓝剑军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不曾爱过,就不懂得其中的滋味!爱,是让人无法自拔的陷阱,但又有多少人明知道,还要义无反顾跳下去呢?只因爱,是每个人都必须的!想想,没有了爱,我们还能拥有什么呢?对爱的阐释,每个人能把它解释得很完整吗?答案是:难!

真的爱过吗?爱过,但是付出的代价很大!值得吗?值得



哈哈,如果我猜没错的话,这应该是喜洋洋的文章吧,不过这个世上有恶魔的,恶魔是害怕爱的,真爱是对恶魔的最锋利的剑,也正因为如此,恶魔封闭了所有奴隶心中的爱,而能够得到和拥有真爱的人是幸福的,至少那样的人不是恶魔,也不是奴隶……

感人……唉。。。

真爱是双反才能感觉的,为男主人赞个!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