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商丘一“杀人犯”服刑10年后被害人“复活”

13904306580 收藏 5 239
导读: “你不是死了吗,咋又复活了?” “佘祥林案”又现柘城版:“杀人犯”被关10年后,被害人“复活” 记者 陈海峰 周斌 实习生 曹杰 核心提示 10多年前,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村民赵振晌和邻居赵作海打架后,赵振晌失踪。1年多后,村民在淘井时发现一具无头尸体,以为死者就是赵振晌,其家属报警,柘城警方遂将赵作海带走审讯。 据了解,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后经审理认为:1999年5月的一天,赵作海与素有暧昧关系的同村一妇女发生关系时,被村民赵振晌看到。赵振晌与这名妇女也有私情,因此与


“你不是死了吗,咋又复活了?”


“佘祥林案”又现柘城版:“杀人犯”被关10年后,被害人“复活”


记者 陈海峰 周斌 实习生 曹杰


核心提示


10多年前,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村民赵振晌和邻居赵作海打架后,赵振晌失踪。1年多后,村民在淘井时发现一具无头尸体,以为死者就是赵振晌,其家属报警,柘城警方遂将赵作海带走审讯。


据了解,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后经审理认为:1999年5月的一天,赵作海与素有暧昧关系的同村一妇女发生关系时,被村民赵振晌看到。赵振晌与这名妇女也有私情,因此与赵作海发生争斗。赵振晌持刀追打赵作海,打斗中,赵作海夺过刀将赵振晌杀死。赵作海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判决后,赵作海未上诉。


6年前,赵作海被羁押于河南省第一监狱服刑。入狱后他两次获减刑,先被改判为无期徒刑,后又被改判为有期徒刑29年。


然而,原来已经“风平浪静”的故事,随着五一期间“死者”赵振晌的突然现身“再起波澜”:既然赵振晌没死,那么无头尸体是谁?赵振晌为何突然失踪10多年?为什么当初赵作海承认杀害赵振晌?赵作海到底有没有杀人?


今年5月4日、5日,记者对此事进行了调查采访。


“死人”突然现身让村民们震惊


“老表!”5月2日上午,在柘城县公安局老王集派出所,被“杀死”10多年的赵振晌,突然出现打招呼,把赵楼村支书李忠厚吓了一跳。


“你不是死了吗?咋又回来了?”李忠厚追问。


“他(赵振晌)说,‘我没死,在外面做生意呢’。”李忠厚告诉记者,见面第一件事,李振晌就向他要求吃低保。后来,通过聊天,赵振晌还说,他失踪这些年,一直在外面卖瓜子、衣服等东西,这次回来,主要是因为得了偏瘫,“要不是轻微偏瘫,还不回来呢。”


至于当初什么突然失踪,赵振晌给李忠厚的解释是:当时和赵作海打架时,他砍了赵作海几刀,还以为把赵作海砍死了,就跑出去了。


据村支书李忠厚的妻子和赵楼村一些村民介绍,赵振晌突然现身村庄,当时所有见到他的人都吃了一惊,纷纷问:“你不是死了吗,咋又复活了?”


“连他(赵振晌)侄子都吓了一跳。”李忠厚的妻子说,后来,为了证明自己身份,赵振晌只好让大家查看了他肚子上的疤痕。


那么,赵振晌现在何处?记者采访时,赵楼村村民都说被带到老王集派出所了。


5月4日下午,记者来到老王集派出所,想找到赵振晌,但值班人员称赵振晌不在所里。记者致电该所王所长,王所长问明记者身份后,迅速挂断电话不再做解释。


“赵振晌没死,那赵作海不就能出来了?”赵振晌的突然现身,让村民再度想起了已经被羁押10年的赵作海。


“无头尸”案发,他成了“杀人犯”


据赵作海妹夫余方新介绍,10多年前,赵作海因为经济纠纷和同村村民赵振晌打架,之后,赵振晌失踪。赵振晌亲属报警,柘城县公安局刑警队将赵作海带走,20多天后才放了出来,“当时正赶上收麦”。


“我当时还问他到底杀赵振晌没有,他坚决否认。”余方新说,事情过去一年多后,赵楼村村民淘井时,发现一具没有头、没有四肢的尸体,赵楼村村民都以为是赵振晌。赵振晌亲属也认为是赵振晌的尸体,并再次报案。这样,曾和赵振晌打过架的赵作海成了嫌疑人,柘城警方再次将赵作海抓走,羁押在老王集派出所审讯。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也没有见到判决书,后来,赵作海以杀害赵振晌的罪名被判刑,转到位于开封市的河南省第一监狱,成了一名“杀人犯”。


据了解,入狱之后,赵作海曾表示过对判决有异议,并表示时机成熟会提出申诉,但至今并未正式提出申诉。


“现在,他(赵作海)已经被羁押10多年了,房子塌了,妻子改嫁了,4个孩子送给人家3个,还有1个在外地打工。”余方新说。赵作海被判入狱后,他到开封探过一次监。当时,他还问赵作海为啥不申诉,赵作海摇了摇头叹口气说:“有啥可申诉的?”


一问:没杀赵振晌,赵作海为啥认罪?


既然没有杀害赵振晌,那么当初赵作海为什么要认罪呢?对此,余方新认为,赵作海曾遭到警方刑讯逼供。余方新称,赵作海第二次被抓时,他在老王集街上帮人做饭。他去派出所给赵作海送饭时,就听人说,赵作海遭到警方刑讯逼供:坐啤酒瓶,喝辣椒水,困了就在头顶上放鞭


余方新说,当时,赵作海和赵振晌打架的原因,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因为经济纠纷;一说是因为两人都和同村妇女甘花(化名)相好,产生矛盾。为此,当时柘城警方也曾将甘花抓走。


“赵振晌的亲戚告状(报警)时,说我和赵作海相好,说我帮助赵作海杀死了赵振晌。”甘花说,当时,她和赵作海同时被关押在老王集派出所,民警一直讯问她和两人有关系没有,并且“非要我承认和他们有关系,两人是因为我打架的,而且民警还用木棍打我。”


此外,赵作海的姐姐赵作兰也说,今年 5月4日,她到开封探望赵作海时,给他说了赵振晌回来的事。“他(赵作海)说,‘我冤枉,冤得很,很想出来,我确实没杀人’,当时承认是因为公安局(民警)打他了。”赵作兰说,为了证实民警打人,赵作海还让她查看了他头上被枪砸的伤痕。


二问:不是赵振晌,“无头尸”究竟是谁?


既然“无头尸”并非赵振晌,那他到底是谁呢?当时,大家都以为是赵振晌的,警方还采样进行了DNA鉴定,这么多年也没人再追究。现在,赵振晌出现了,证明尸体不是赵振晌,到底是谁,目前,都不知道。


“当时警方做了几次鉴定,咋会没鉴定出来呢?”余方新希望警方早日确定死者身份,尽快破案,还赵作海一个清白。


那么死者到底是谁?对此,柘城县公安局一名民警说:“当时确实鉴定过,不过当时的技术条件有限,没法鉴定清楚,结果出不来,没有确认(是赵振晌),也没否认。当时因为无法确定死者身份,一直没有判决,直到事后几年后才判决,可能是判了死缓。”


该民警承认在该案办案过程中有失误的地方,不单单是公安局,办理这个案子涉及公、检、法三个部门。这名民警告诉记者,目前,市、县领导都非常重视,上面的意见是:一是查清尸源,确定死者身份。二是有关部门组织人员调查此事,调查出来,如果在办案过程中或者在处理过程中有违法的情况,该处理谁处理谁;如果真弄错了,赵作海确实没有一点责任,该赔偿赔偿。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