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金“海上之盟”:加速辽国和北宋灭亡

“海上之盟”是在金国初期发生的一个重要历史事件。所谓盟,就是结盟,即北宋和金国结盟共同对付辽国。因为当时北宋和金国之间还隔着辽国,宋、金的谈判使节只能通过从蓬莱(登州)到大连(肃州)的海路秘密联系,因而称为“海上之盟”。


海上之盟从提出到分割成果结束,共用了12年。这一事件的发生,加速了辽国的灭亡,也诱发了北宋的灭亡,而金国却通过盟约得到了大量的好处,认清了北宋虚弱腐败的本质,变得真正强大起来。


结盟之因—— 心悬燕云十六州


建立这样一个联盟,是由北宋主动提出来的。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在位9年,始终以推翻辽国为宗旨,对西夏和高丽采取绥靖政策,对北宋虽然也采取友善态度,但是谈到结盟却是没想到的。


宋朝主动提出与金国结盟,主要是想借助正在崛起的金国的力量灭掉辽国,收回被辽国占领的燕云十六州。古代冷兵器时代,长城几乎是北方民族进入中原不可逾越的障碍。受辽国控制的燕云十六州恰恰在长城以南,这就使镇守中原的宋朝的北方大门无险可守,辽军随时都有可能从燕云十六州出发侵扰中原,所以收回此地对宋朝非常重要。


燕云十六州是五代时划割给辽国的。早在后唐清泰三年(936年),河东(今山西)节度使石敬瑭造反,被后唐末帝李从珂围困,石敬瑭向辽国求援,辽出兵大败后唐,并立石敬瑭为帝,史称后晋。石敬瑭为了报答辽国,做了两项决定:一是认辽太宗耶律德光为干爹,当时石敬瑭已47岁,而辽太宗才37岁,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儿皇帝”。光有名分上的表示显然不够,石敬瑭还把北京、密云、蓟县、顺义、涿州、延庆、易县、怀来、大同、朔县等长城以南16个州县拱手送给了辽太宗,从此这些地方成为大辽国土。


宋朝建立后,曾三次北进伐辽,企图收回燕云十六州,但都遭到惨败。人们熟悉的“杨家将”的故事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发生的。到了宋真宗的时候,宋朝倒是打了一个胜仗,但仍没能收回燕云十六州,却匪夷所思地与辽签订了一个不平等条约,这就是历史上的“澶渊之盟”。双方虽然讲和了,但条件是辽国仍然占领燕云十六州,并且每年宋要向辽国进贡银绢。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北宋末年。


马植献策—— 主动与金结盟


宋政和元年(1111年),童贯作为宋朝使节出访辽国。童贯当时是西北宣抚使,被称为西陲将军,深得宋徽宗信赖,宋徽宗认为他是北部边患专家,其实他只是个不懂军事、不会打仗的“常败将军”。


童贯在辽国官员的陪同下在卢沟桥附近的驿馆里下榻。这期间,因买马结识了一个叫马植的人。马植曾任辽国的光禄卿(三品),就是专管祭祀、朝会和皇帝生活用品的官儿,后来辞官做起了马贩子。此人是燕京人,做事干练,虽然身在辽国,却希望自己的家乡能归宋朝,可谓身在辽国心在宋。马植说自己身为汉人,祖居燕山,想到契丹人占着燕山心感愧疚。现辽帝天祚荒于女色,大权旁落于大舅哥萧奉先手中,辽国已是外强中干,人心涣散,灭亡是迟早的。他向童贯献计说:现在在辽国东北面有一支女真人,他们对辽国通鹰路、打女真的做法非常不满,正在酝酿一场大的反抗。宋朝应当以买马为名,暗中遣使渡海,与女真人联合图辽,南北夹击,燕云十六州何愁收不回呢?童贯是个聪明人,连呼好计。


1115年,听说大金国成立,马植向宋朝的雄州投了蜡丸书密信,在雄州刺史的协助下回到宋朝,隐藏在童贯家中。早在童贯与马植初次见面时,童贯就想到马植早晚要回到宋朝,为隐瞒身份,就赐马植改名为李良嗣。此时,童贯也向宋徽宗献上了联金灭辽之策,并向宋徽宗推荐了马植。宋徽宗听后连连点头,念李良嗣一片忠心,赐予皇姓,即称赵良嗣。宋徽宗说:“辽国不灭,燕云不收,北部边陲久不安宁。今所献良策,或可解除朕心头之病。”


关于是否应该与女真人结盟夹击攻辽,宋朝的大臣们在廷议时发生了激烈的辩论,但经过童贯的运作,还是没能阻止宋徽宗做出与女真联合攻辽的决定。《三朝北盟会编》对“海上之盟”的评价是:“国家祸变自是而始”。


谈判经过—— 几经波折 多次使金


联合女真攻辽之策虽然定下来了,但是由于宋朝跟西夏打了一次败仗,随后西北又发生了一次地震,所以结盟之事暂时搁置。


政和七年(1117年),童贯调到枢密院主管北方防务,这时金已经建国并且占领了辽东,打过了辽河,童贯便准备实施马植之策。八月,宋朝非正式地派了一个辽降宋、懂金文的药师去探女真虚实,结果此人因为没带正式的文书,到了金州被女真兵抓住,直到政和八年才回到山东,无功而返。


宋朝总结了第一次派人的教训,决定正式派使节使金。于是挑选了有胆识、文武双全且有勇有谋的登州防御史马政做正使,平海军卒呼延庆为副使。经过一番准备,政和八年八月,使团从蓬莱出发渡海,九月到了辽东金州,又走了20多天到了金上京。阿骨打在皇帝寨接见了马政一行,听闻宋金联合攻辽收复燕云十六州的动议,十分意外。阿骨打与吴乞买、撒改、斜也、斡鲁、粘罕、完颜希尹等商议了两天,决定同意这个策略,并派渤海人李善庆等人与马政同回宋朝商量具体事宜。


李善庆一行十月起程,十二月抵达了汴京。宋徽宗并没有接见李善庆等金国使节,只是派了蔡京、童贯与金使谈判。童贯首先提出攻辽成功后燕云十六州自然归宋,李善庆以临行时太祖未授分配燕云权力为由,含糊其辞。


政和九年三月底,宋朝派赵有开为使,呼延庆为副再次使金,李善庆等金使跟随回到金国。不料走到登州,没等上船渡海,赵有开就死了。这时宋朝听到辽国册封阿骨打为东怀国王、辽和女真讲和的消息,就取消了再派使节的打算,让呼延庆只带登州的文书与李善庆回金国,六月初到了金上京,呼延庆被扣留。金国粘罕问呼延庆,宋朝为何中止谈判,并对宋朝此前再三的傲慢无礼表示不满。呼延庆回答:我朝听说贵国已受辽封为东怀国,与辽修好,故未遣使。粘罕说:与金修好是辽单方面的意思,辽册封金为东怀国,是对大金的侮辱,并没有接受。如果宋朝想继续联金攻辽,请拿国书来。因宋徽宗没见金使,这次阿骨打也没见呼延庆。宋朝滞留了李善庆8个多月,金国又扣留了呼延庆几个月,才放回大宋。


宋金结盟—— 金变被动为主动


宋政和十年三月,赵良嗣带着宋徽宗的亲笔信再次使金。此时恰巧阿骨打带兵在外攻打辽上京,二国政吴乞买接待了赵良嗣。吴乞买建议与宋朝的结盟叫金宋联盟。赵良嗣一听金在前,觉得很不舒服,但把宋放前边,金朝又不会同意。于是脑筋一转,就说:此盟是从渡海开始的,不如就叫海上之盟。吴乞买表示同意。


赵良嗣未等阿骨打回来,昼夜兼程,在辽上京附近追上了阿骨打,进行了金宋结盟的谈判。赵良嗣首先拿出了宋徽宗的亲笔信,这信除了礼节性的话之外,主要就是双方联合攻辽成功后,请许宋燕京一带旧汉地。这个条约定的本来就很不明确。实际当时契丹占的长城以南的地方共分成燕、云、平三部分:燕是北京周边(包括北京)的9个州县;云是大同周边(包括大同)的7个州县,加起来十六州。但是这个之外还有一个平州,就是秦皇岛周边的滦、昌、乐等州县。宋对是否要西京大同说的含糊其辞,对(平州)秦皇岛地区根本就没有提及。这么糊涂的朝廷,谈判中怎么能占到便宜呢?经过辩论,双方达成如下条款:


一、宋金南北出兵夹攻契丹。两国军队均不许越过长城。这期间双方不许单方与辽讲和。


二、宋朝作为代价,将每年贡给辽国的岁币,按旧数转贡金国。金国出兵,宋朝给予一定的粮饷军费补贴。


三、战后(如果胜利),金原则上同意将燕云十六州交给宋朝。


四、双方不许招降纳叛。


五、双方共同遵守盟约,若不如约,则难依已许之约。


六、平州不属燕京旧汉地,也不属辽太宗受贿之地,与燕京为两路,不在归还之列。此外,金军为捉拿天祚帝暂住西京(云中)。


赵良嗣回到汴京后,由于出色地完成了“海上之盟”的签订,宋徽宗和童贯都非常高兴,赵良嗣也变成了朝野中无人不知的名人。宋金之间经过两年时间派使节“五来二去”的周折,终于签署了“海上之盟”。


大宋: 惨不忍睹的“胜利”


盟约签订后,阿骨打率领金军很快攻下了辽中京,同时派粘罕出兵占领了西京大同。这时,阿骨打在关外把军队安顿下来,等待宋朝出兵攻燕京的消息。宋朝却迟迟没有出兵。原来宋朝“后院起火”,方腊在南方的起义让宋徽宗焦头烂额,宋朝只好先派兵镇压方腊起义。方腊平了之后,童贯才率大军挥师北上攻打燕京,虽然晚了很长时间(三年零八个月,如果从金建国算已经晚8年了),可毕竟是出兵了。然而童贯所率大军连连溃败,始终攻不下燕京,只好求助阿骨打。阿骨打非常气愤,同时也对宋军产生了一种蔑视。于是挥师南下直指居庸关,守关的辽兵听说阿骨打率领金军要攻关,放下武器打开关门让金军通过。就这样,金军一路顺利进入燕京城。燕京城的文武百官都集合在鞠球场上受降,连炮衣都没有掀开,说明面对金军辽军根本就没想反抗。金军兵不血刃地占领了燕京城。


最后大宋不得不与金国达成如下协议:金同意将太行山以东燕、蓟、檀、景、顺、涿、易七州交还于宋;宋每年向金纳岁币(进贡)银绢各20万两匹,另输代税钱100万缗;平滦营不是五代时契丹的受贿之地,不在归还之列。西京暂不还,另议;宋同意金带走燕地人口。

对宋来说,这是个相当苛刻的协议。但是宋徽宋急于庆祝所谓的“胜利”,并没有计较,就急着答应了。金军满载金银财宝、图书典籍,押解着几万燕京的各类工匠、年轻女子、青壮劳力浩浩荡荡一路向东去了,给宋朝留下了一座空的燕京城和周边几座几乎空了的县城。尽管如此,宋徽宗仍然非常兴奋,他认为自己完成了历代老祖宗都没有完成的收复燕云十六州的伟业,值得庆祝。于是先是把收复燕地有功人员晋官封爵,封童贯为豫国公,封赵良嗣为近康殿学士(二品)等,又宣诏全国大赦,同庆三天。最可笑的是,他觉得这些还不够,最后在万岁山刻了一块石碑,让自己的功绩永垂青史。(作者系中国辽金史学会理事、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金源文化研究所副所长。本文是由黑龙江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省社会科学联合会、省教育厅联合主办的“龙江讲坛”金史系列讲座之一,文字有删改。


评 析


从马植最初提出“海上之盟”的思想策划,到金军撤出燕京城,共用了12年的时间,如果从赵良嗣与阿骨打在刚刚攻下的辽上京谈判算不到4年。在结盟之前 ,宋朝在金人眼中是个天朝大国,甚至存在崇拜的心理。金人在谈判初期,并没有进入关内在长城以南占领地盘的意思,但是通过几年来谈判中的频繁接触,金朝看到了宋朝毫无见识、被动拖拉、昏聩无能的本质,了解了其军队战斗力不堪一击的状况,这在某种程度上膨胀了金军的野心。所以在谈判盟约一开始,金国就掌握了主动。而金国在多次穿越长城的过程中,早就掌握了宋朝的山川险易和军事防守,且因得到宋朝进贡的大量岁币、粮饷和军费的补充而实力大增,又得到榆关(山海关)以南的平、滦、营三州(秦皇岛地区),占领着娘子关以南的西京(大同地区),这如同建立了两个长城以南的根据地,随时可以挺进中原。


“海上之盟”的最大赢家不是宋朝而是金国。金国通过“海上之盟”才真正强大起来。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没有“海上之盟”就没有以后的“靖康之变”,就没有北宋的灭亡。而对北宋来说,联金灭辽的战略选择犯了方向上的错误,得到几座空城的所谓的胜利,代价过于惨重。用台湾学者柏杨的话说,这种胜利是个“惨不忍睹的胜利”。


从“海上之盟”开始,宋朝的麻烦事就一件一件地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