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57

连网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URL] 天黑了,云奎拉着车来到旧城北门附近,躲在一条巷子里,远远盯着日本料理店门口。自从有了抢一杆枪去杀三毛驴和救妹妹的打算,他已经连续几个晚上出来,专门在料理店对面等候时机,看看有没有带枪的日本兵喝多了酒回新城,想趁日本兵不防备抢一杆枪。 日本料理店不断有日本兵吃完饭出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天黑了,云奎拉着车来到旧城北门附近,躲在一条巷子里,远远盯着日本料理店门口。自从有了抢一杆枪去杀三毛驴和救妹妹的打算,他已经连续几个晚上出来,专门在料理店对面等候时机,看看有没有带枪的日本兵喝多了酒回新城,想趁日本兵不防备抢一杆枪。

日本料理店不断有日本兵吃完饭出来,很多都是成群结伙,有的坐人力车走了,有的步行回了新城。一直等到很晚,云奎才看见一个日本兵摇摇晃晃地从料理店出来,手里提着一杆步枪,站在门口东张西望,好像在找人力车,他赶紧拉起车跑了过去。日本兵看见云奎,高兴地一摆手:“新城的干活。”

“上车哇。”云奎说着还向日本兵鞠了个躬。

“呦西,良民大大的!”日本兵伸出大拇指夸着云奎,坐上了车,把枪抱在怀里,一边打着饱嗝,一边还哼着小曲。

人力车很快出了北门,路上已经没人了,偶尔看见一两辆人力车从新城返回来。天上一弯月亮在云里时隐时现,一阵阵秋风吹在身上,让人感到一丝丝凉意,可是云奎紧张得全身发热,脑门还出了一层汗,平时走这条路,总觉得很快就到了新城,今天的路好像特别长,走着走着,抬头已经隐隐约约看见了新城西门,怎么办?再不动手就晚啦!他胸口砰砰地跳,大口喘着粗气,脑子里闪现出妹妹可怜的样子和父母满眼的泪水,浮现出三毛驴狰狞的面孔,全身的血直往上涌,要想救妹妹只能靠自己了,没有枪怎么行?这可是个绝好的机会,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日本兵已经闭着眼睡着了,两手紧紧抱着枪,不能再等了,他咬咬牙,双手使劲向上一提车把,日本兵一个倒栽葱从人力车后面翻滚下去,枪也甩到了一边。云奎从地上抓起枪,朝车上一扔,拉着车拼命地往回跑。

日本兵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一头栽到地上,他迷迷糊糊坐起来,发现周围什么也没有,步枪也没了,顿时吓得酒醒了一大半,赶紧回头张望,夜幕中看见人力车向旧城的方向跑了,想站起来追赶,可是浑身疼痛,气得坐在地上大声喊叫:“八格牙路——八格牙路——”

云奎一路飞奔,快到旧城北门才停下来,擦了擦头上的汗、气喘吁吁地坐在路边,心口还在砰砰地跳,长出了几口气定了定神,从车上拿起枪,借着月光端详,发现这杆枪和以前见过那些打猎的枪不太一样,前面还有把明晃晃、亮闪闪的刺刀,想把刺刀拽下来,可是怎么摆弄也拔不动。他忽然想到,枪里必须有子弹才行,拉开枪栓一看,这才发现枪膛里没有子弹,立刻扫兴地耷拉下脑袋,真是粗心大意呀,怎么忘了从日本兵身上找找子弹呢?冒了这么大的风险,抢来一支没用的空枪,有枪没子弹,甚也干不成。他沮丧地叹口气,心想不管怎么说,总算有枪了,子弹慢慢再想办法,可是把枪放在哪儿呢?绝对不能拿回家,那样会吓坏家里人的,还是先把枪藏起来,藏在什么地方呢?看看路边,不远处有个土堆挺显眼,站起来用车座上的灯芯绒把枪包好,抱着走到土堆跟前,用手刨出一个半尺深的壕沟,把枪放进去掩埋好,又搬来一块白色大石头压在上面做记号,这才拉起车跑回了家。

整整一晚上,云奎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琢磨从哪儿才能找到子弹,还得找人教教自己,怎么使用这种日本枪。


深夜,新城大街上冷冷清清,灯光昏暗。

荣宝音和刚参加抗日救国会的新城满族小学校长来到鼓楼,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发现街上没几个行人,只有鼓楼门洞里燃起了一堆火,傻乞丐愣得儿吉一个人正在烤火。荣宝音认识愣得儿吉,知道他是附近村里的,也是蒙古人,小时候死了父母,一直在城里要饭,从来不偷不枪,是个老实可怜的孩子。前几年在旧城大街上,有几个阎锡山部队的士兵喝醉了酒寻开心,用枪托打坏了愣得儿吉的脑袋,从此,他一见了拿枪的就骂人家“灰圪泡”。

“愣得儿吉,你怎么不回旧城?”荣宝音走到跟前问。

“西门关了,那些灰圪泡不让我出城。”愣得儿吉满脸委屈。

“晚上睡在这儿可不行,门洞里风大,小心吹坏的。”

“我……我没个地方去。”

“嗯……一会儿跟我走吧。”

“那……那我就跟上你。”愣得儿吉咧嘴傻笑着答应。

这时候,30多个旧城的老师和学生,在两个满族小学老师的带领下悄悄走来,有的人手里提着浆糊桶,有的人挎着装有标语的书包。荣宝音看见来的人差不多了,安排三人一组,每组一个人负责观察,一个人刷浆糊,另外一个人贴标语,嘱咐人们把标语贴在四条大街的路灯杆上和店铺墙上。老师和学生们立刻分散开忙活起来。

愣得儿吉不明白人们这是干什么,也主动跟着一个组,提着浆糊跑前跑后地忙活着。不一会儿,鼓楼四条大街凡是显眼的地方都贴上了标语。有两个行人发现了街上的标语,走到跟前看了看,一句话不说悄悄走了。

荣宝音一直站在鼓楼跟前,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直到人们贴完了标语,陆续返回满族小学,他才放心地和愣得儿吉离开鼓楼。


早晨,新城大街上的人们发现到处贴着花花绿绿的标语,纷纷站在标语跟前观看议论。巷子里的居民听说以后,也都跑了出来。

李德厚接到报告,急忙带着警备队员来到大街上,一边撕标语,一边驱赶人群。

石川秀夫刚起床就得到报告,在一楼没有找到刘大牙,自己带着特务和汉奸从樱花公馆出来,去大街上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刘大牙在牛桥赌场玩了一晚上,天亮后回到樱花公馆,听门房说街上好像出了事,石川秀夫已经带人上街了,赶紧往大街上跑,出了巷子口,看见警备队员正在撕着墙上和路灯杆上的标语,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四处张望寻找石川秀夫,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个头戴毡帽的老汉,正弯下腰从地上一张张地捡起撕下来的标语,走过去奇怪地问:“老汉,你捡这些干什么?”

“烧火、擦屁股。”老汉头也不抬地回答。

“这些纸不能捡!”刘大牙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为甚不能捡?”老汉疑惑地抬起头。

“老东西,告诉你不能捡,就是不能捡!没纸你还不拉屎呀?”

“你……你说的是甚屁话?”老汉看见刘大牙满脸骄横的样子,直起了腰,梗着脖子气愤地顶撞他,“我屁股上有了屎,你给舔呀?”

“你个老不死的!”刘大牙顿时火了,挥手扇了老汉一记耳光。

老汉没想到刘大牙会打他,踉踉跄跄闪了个趔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毡帽滚到了一边,手里的标语也散落一地。

“敢跟我顶嘴,想找死啊?也不打听打听大爷我是谁!”刘大牙还不解恨,从地上抓起几张标语,撕碎了狠狠扔在老汉脸上。

马路对面有几个年轻后生正在看标语,一个剃着光头、脑袋挺大的后生扭头看见刘大牙把老汉打倒在地,立刻招呼其他后生跑过来。几个人扶起老汉,大脑袋后生一把抓住刘大牙的衣服,大声质问他:“你他娘的吃上疯狗肉啦?为甚打我二大爷?”

刘大牙一看这几个后生来者不善,刚想辩解几句,大脑袋后生突然挥手狠狠给了他鼻子一拳。刘大牙立刻两眼发黑,直冒金星,鼻子里的血流了出来。其他几个后生不由分说,一齐扑上来劈头盖脸的就打。刘大牙躲闪不及倒在地上。后生们十几只脚在刘大牙身上乱踢乱踹。刘大牙两手抱着头满地打滚儿。

“你个狗东西,也不打听打听这是谁的地盘?”大脑袋后生两手叉着腰,教训起刘大牙,“哼!新城除了日本人,还没有比我二大头厉害的!爷爷告诉你,再看见你欺负我二大爷,往死了打你!”骂完了低头朝刘大牙的脸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不慌不忙地捡起地上的毡帽给老汉戴上,一挥手招呼后生们大摇大摆地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