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林莽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96.html


杨天福一手持烟枪的佛手把烟泡对灯火烤着,另只手接过胡月香的烟签往烟斗眼儿处拨弄,嘴贪婪地猛吸,一口一口往肚里吞。他一连抽了三个烟份儿,才放下烟枪,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脸也放出光彩。

胡月香抽过两份,把烟具收拾好,端下去,到外间拧来手巾,递给杨天福,细心体贴得俨然是杨天福的老婆。

杨天福伸个赖腰,吐口痰,看着胡月香颤动的乳峰,心头燃起一种欲望,身上涌上热感,他冲胡月香张开双臂,笑说:

“你还忙乎啥儿呀,快上来让我亲亲。”

胡月香嘻嘻笑说:“瞧你的馋相,憋不住了回去找你老婆。”

“非让我下地拽你?”

“你别想……”

杨天福光脚跳下炕,扑向胡月香,胡月香灵活地躲开,两人猫捉耗子转了两圈,杨天福抓住胡月香,揽在怀里,照胡月香红扑扑的脸蛋叭地亲了一口,胡月香不躲避了,依着杨天福的胸笑个不停。杨天福把胡月香抱放在炕上,解开她的衣扣,胡月香娇嗔地说:

“大白天的,让人看见成啥事儿了。”

杨天福摘下匣枪,挂在墙上说:“我在这儿,谁敢进来,我打断他的腿。”

胡月香按说是姑娘,两年前从外屯搬来,有知道她底细的人说,她自小随她妈跳大神,走屯串村,她妈不正经交相好的气死她爹,她无师自通,十几岁也学会了哄弄男人的本领,她妈与男人在东屋睡觉,她偷着打开后窗把自己交的男人放进西屋,她妈知道了也装着没看见,随着年令和相貌的变化,她的名声比她妈叫得响传得远了。很多男人来胡家都围着胡月香,她妈才明白,女儿这样下去,终有一天人老珠黄,到那时下场恐怕比她还惨,她老了有女儿养活,女儿老了呢?她想给女儿寻个婆家,可是家中富有的,谁愿娶她女儿,穷人家,她又不甘心把女儿嫁过去。一来二去,把女儿从大姑娘拖到老姑娘,直到她死,女儿还是孤身一人。

胡月香为什么搬到宝和屯,有人说,她原住的屯子,几个相好的为她争打,险些出了人命,她为躲避这些相好,才挪的窝。苍蝇找腥,狗改不了吃屎,自胡月香搬来,宝和屯热闹了,不少男人争着往胡月香家跑,不长时间胡月香得了个外号叫胡大炕,意思说,她家每天都有一炕的男人。胡月香与杨天福勾搭上后,她家的男人少了,杨天福不愿意自己喜欢的女人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他对胡月香说包下她,当然也包下她吃穿费用。有的人骂胡月香是骚狐狸,也有的人羡慕说胡月香掉进蜜罐福坑里,靠一张脸蛋就能吃香喝辣的。任别人怎么说,胡月香是满足的,只是杨天福不来时,她耐不住寂寞,曾偷招来男人,但杨天福知道了,打了她不说,还拎着枪去找那个男人,这样一来,就是吃熊心钓子胆的男人,也不敢再跨进胡月香家的门坎。

胡月香插上外屋的门栓,又拉上窗帘,铺好被子,慢慢地脱下衣服。

杨天福眼前放出异彩,血液加速流动,饿虎似的扑上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