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刀 第一卷 试刀忻口 第三章

jiangjun851219 收藏 26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6.html[/size][/URL] 火车到达太原就停止了前行由于前面的战事吃紧,尤其是日寇掌握着制空权,在战役一开始,前线的交通运输大动脉就遭受到日军空中火力破坏性的打击,至今依然处于瘫痪状态,宋勇只能带领着自己的士兵徒步赶赴前线。 战争作为实力较量的一种重要形式,它给人的威胁不仅仅是死亡这么简单,更是一种心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6.html


火车到达太原就停止了前行由于前面的战事吃紧,尤其是日寇掌握着制空权,在战役一开始,前线的交通运输大动脉就遭受到日军空中火力破坏性的打击,至今依然处于瘫痪状态,宋勇只能带领着自己的士兵徒步赶赴前线。

战争作为实力较量的一种重要形式,它给人的威胁不仅仅是死亡这么简单,更是一种心态的考验。这种实力的较量与其说是双方资源的比拼,倒不如更确切的说是一种双方意志与意志之间在用钢铁武器烧红的焦灼大地上特殊较量,并且这种意志资源,谁能够取得压倒性的优势,谁将获得战场的主动,并最终成为战场的主宰。

宋勇深深的明白这道理。当年在黄埔军校时期,钢铁武器理论已经让他在一系列的实战中吃了不少的亏,随着上了井冈山和国军的多次较量,尤其是在武器装备极度缺乏的时候,让他开始真正懂得了战争学会了战争。战争的胜利和组成不仅仅是用钢铁武器所能够堆砌的,它依然需要一个个鲜火的生命,尤其是每一个个鲜活的躯体本身生所具有的战斗意志。

前线战况比宋勇想象的要糟糕的多。此时的国军和晋绥军所做的抵抗让国人已不仅仅是失望了,除了少数将领和少数军队做出了顽强的抵抗,其他大部分则是听到鬼子的枪声就跑。虽然在忻口会战初期的几天里国军损失惨重,但日军要进入山西的主要关隘和重要据点依然在中国军队的手里。

特务营下了火车后并没做休整,转而朝北急弛。宋勇已经接到命令,要求特务营四百多号人务必于24日拂晓前赶至平型关。

“报告营长”

宋勇勒住马的纤绳,他胯下的那匹枣红马瞬间停止了奔腾。

宋勇和王军分别乘坐着一匹马,跟随着部队前行。原本他们并没有坐骑,这两匹马还是在下火车后,到第二战区司令部报道时司令部给的。作为下级军官,他们是没有必要到司令不报道,可二战区为了控制八路军人员规定,在忻口战役爆发一个星期后下达的这一不成文的规定。

“师部命令。”

宋勇伸出右手,接过通信员手里的命令。眼睛在上面扫视着,眉头马上紧紧的拧在了一起。

“老王,师部给了咱们新的任务了。”宋勇有些无奈,原本高涨的心情象是突然掉进了冰窟窿“你看!”

“今天才19号,咱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到平型关并不是很远。从时间和速度上应该能赶的上呀。”王军看了看身边快速通过的士兵,计算着。

“虽然并不清楚赶赴平型关的真实用意。”宋勇咬了咬牙齿,说出了他有些不情愿的话。“但是我隐隐感觉到,咱们必将失去一次与日军正面交战的绝佳的机会呀!”

自己从军以来,临时换任务是时常的事情,宋勇也并没有过抱怨过,可这次,却让他的心里真的有些生气。或许有着很大的客观原因,但在这样紧急关头,突然将自己开赴前线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撤消了,让一向做事沉默的宋勇,多少有些失望和抱怨。

“别想那么多了。”王军知道宋勇在想些什么,其实他的心理也不是很舒服,不过还是得来开导宋勇“师部得从全局考虑,毕竟从咱们这个营组建到开赴前线还不到一周的时间,尤其特务营的火力武器只是后来通过各种渠道凑上的。”

“虽然是这样,但作为军人,不能和敌人殊死搏杀而在这里闲逛,真叫人憋的慌。”宋勇依然不乐,他脸上的表情就已经告诉所有人他对自己的不满。

“呵呵,你呀!永远是样。”王军依然开导着宋勇,自从两个人在一起共事后,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宋勇为一个任务这么着急。“把自己认准了的事情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

这事情上不认真行吗?好东西都留给别人了。哈哈!”宋勇的笑声中充满着无奈和失望“不过,师部让咱们更多的去注意从太原到忻口一线的地形。”

王军也早已注意到这一点了,他突然发现,与其说这是一道命令,更确切的不如说是通知和建议,虽然以命令的形式下发,但其所用语气,没有半点强制。刚开始他就有所不解,等宋勇将话说出后,他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命令上来。

“对于这点也真不好说。”王军只能这样回答宋勇,因为他自己也无法为这一疑惑找到正确的答案。

“是挺有意思的,下达这种命令不是命令,建议不是建议的东西。”宋勇摇着脑袋,用皮鞭在自己的头上敲打了一下“你说会不会是师部有其他图谋呢?毕竟咱们接到的命令都是通过转发的,会不会有什么话不能明说?”

宋勇勒住了马,转眼盯在一个即将从他们身后消失的柳云堡的小峡谷,这个小山谷虽然有些狭长,但却是从忻口直达太原的必经之地!一路走来,道路上除了北上的士兵就是逃难的民众,忻口和太原之间完全是一个空挡。如若忻口——太原的这一北大门失守,那日军将可以很顺利的凭借其铁甲不日便直达太原,并与娘子关进犯之敌对太原形成包围之势。如果真是这样,那整个太原以北地区将完全被日本人所掌控。

“如果将一个营兵力放在那个峡谷的两侧,你看如何?”宋勇将皮鞭指向了峡谷的方向。

“的确,同那个位置通过的时候我也注意到了,那地方下窄上宽。两边的坡度有个六十,并在北侧形成一个断面。”王军有些会意,继续道“如果真的有一个营的兵力在那里驻扎着,那它的作用将是举足轻重的。将足足抵的上一个师的兵力。”

“是呀!从两个山崖上火力交叉射击,那效果可不是一般的。”宋勇有些诡异的将头转了回来,轻轻拍打着马的脖子。“虽然老军长的用意我说不准,但从忻口至太原一线的地形的确重要,如果可以,搞几个伏击,充实充实自己。”

王军点着头,再次打量着这个小地方。虽然自己现在只是搞军队生活思想的,但对于排兵布阵还是很在行的。

“忻口战役不会有太好的结果。”宋勇感慨道。

“恩,忻口会战说白了,更多的是一种政治姿态和一封必须完成的作业。即将的太原保卫战,它的军事意义必将随着忻口的陷落而失去。”

“不管怎么,先消灭几个小鬼子再说。哈哈!”宋勇没有去评价王军的这一分析,转口道。

马蹄哒哒哒已经超越过了爽朗而又无奈的笑声,飞快的向前奔驰。王军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却又摇了摇同,右手举起,皮鞭打在马的身体上,他也随着马匹的嘶叫向宋勇追去。虽然自己只是宋勇的副手,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想要变换一下自己和宋勇的角色,他从心理喜欢自己现在的这个角色,不仅仅是帮着宋勇同时是追随着宋勇,享受着两个人之间的默契。

天地间再次恢复了它所具有的寂静,让它的这一本来面目独自喘息。但在这样的年代,寂静往往并不一定预示着平静,而是在这一平静下面掩藏着千层翻滚着的波涛,在用它们早已积蓄的力量冲刺着天地间那层薄薄的伪装,宋勇明白这样的寂静意味着什么,它的部队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