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军“汉光26号”受到质疑 被指帮两岸军队同时练兵

2野劲旅 收藏 7 651
导读:4月26日,台湾地区军队年度例行的“汉光”演习再次登场。与往年不同,这次“汉光26号”演习显得十分冷清,一系列作假、作秀的演练行动,引发媒体和民众不满并受到多方质疑。岛内外普遍认为,此次演习,更多的是在演戏。 演练内容缩水,演习备受冷落 按照台军演习规划,“汉光26号”演习将检验“模拟共军犯台和台军应变部署能力”,台湾“三军”将异地同时展开实兵操演。台“国防部”同日发布“同心22号”演习召集令,凡接到“教育召集令”的后备军人,需要在指定时间到指定地点报到参加演练。 “汉光26号”演习主要

4月26日,台湾地区军队年度例行的“汉光”演习再次登场。与往年不同,这次“汉光26号”演习显得十分冷清,一系列作假、作秀的演练行动,引发媒体和民众不满并受到多方质疑。岛内外普遍认为,此次演习,更多的是在演戏。


演练内容缩水,演习备受冷落


按照台军演习规划,“汉光26号”演习将检验“模拟共军犯台和台军应变部署能力”,台湾“三军”将异地同时展开实兵操演。台“国防部”同日发布“同心22号”演习召集令,凡接到“教育召集令”的后备军人,需要在指定时间到指定地点报到参加演练。


“汉光26号”演习主要的演练行动有两项:一是设想“共军首日对台发动大规模攻击”,台海军、空军在战争爆发后的第二、三日进行战力保存,花莲台空军基地演练跑滑道抢修和战机紧急起飞,苏澳台海军基地进行封港行动操演,导弹快艇进驻战备渔港待命。二是设想“扫荡登陆本岛的共军”的联合反击行动,第四日,台军将进行逆登陆、反空降和跨区增援演练。


从演练内容上看,主要行动是联合防空和联合截击,采取的方式是“全岛、分区、同时”,参加演练的总兵力为1.2万人。从演习规划上看,演练内容与往年相比并没有大的区别,特别是对大陆的攻势作战行动演练很少,至少“联合反制”的内容的比例被大幅度降低了。


从实际情况看,台军今年实兵演练及兵棋推演,首次增加了灾害救援行动,旨在贯彻马英九“救灾就是作战”及“于防汛期前完成灾害预防准备”的指示。台“国防部长”高华柱表示,台军已将救灾列为中心任务之一,救灾的相关准备要纳入建军备战、兵力调整的整体规划当中,并利用各项演训时机加以演练。在今年气候相对稳定的3~5月间要进行应对灾害的演练,为的是在台风季节到来时台军能专注于灾害预防及投入救灾工作。对4月25日“国道三号”高速公路的特大山崩,台“国防部”也表示军方将投入救灾,甚至“不惜运用汉光演习兵力”。


“汉光”三军联合演习是台军目前层次最高、规模最大、与作战预案结合最紧密的三军综合性演习。自1984年开始,一直是台“国防部”年度军事训练的重头戏,也是台湾媒体争相全程报道的重大事件,岛内呈现的是一场硝烟味道、迷彩色彩的军事嘉年华。而此次“汉光”演习却备受冷落,只有少数几家媒体简单发布了演习开始的消息,而且今年的实兵演练也不再邀请民意代表和媒体到场观摩。随着两岸关系大势趋缓,“汉光”演习的对抗意义已经被削弱,从岛内热点事件降格为一般事件。


客机正常起降,战机不能“紧急起飞”


按演习计划,台湾地区“总统”马英九原定亲赴花莲空军基地,观看战力保存环节中战机紧急起降和跑道抢修演练。由于行程因故取消,演习行动立刻缩水,不但战机不再紧急起飞,就连在跑道滑行都一度不愿操演。


面对多方的压力,空军第401战术混合联队,勉强出动两架“幻影”2000战机从机堡中滑出摆摆样子后,就草草结束演练。对于没有“紧急起飞”的原因,空军政战主任潘恭孝强调受限于天候因素。但就在他讲话同时,旁边却出现了复兴航空正常起降的民航客机。面对媒体的质疑,潘恭孝竟以“战机与民航机的起降标准不同”来搪塞。


当日,台花莲空军基地确有毛毛细雨,但起降条件远低于民航客机的空军战机只在跑道上开车、滑行,这种紧急起飞对天气条件的要求甚至高于正常起飞的说辞,引起全岛哗然。


随后,台湾空军传递出战机起降作业维护和油料消耗过高的解释,并以F-16滑行一次就要烧掉16万新台币进行佐证,虽然让人悟出了一丝节约练兵的味道,但无钱练兵与无心练兵相比,后者更容易被人接受。


督导短时现身,演练云里雾里


在花莲基地进行的跑道抢修作业演练,由于“总统”缺席,台“国防部长”高华柱也因故未到,只有台军“参谋总长”林镇夷观看演练行动,演习的官兵们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演练行动变得杂乱无章。演习中设置的未爆弹处理、弹坑填埋、玻璃纤维抢修包铺设和移动式拦截网等四个抢修作业,竟被同时安排在一条跑道上操演。至于这种演练行动的背景,却没有得到军方人员的任何说明。


作业现场只看到挖土机、运输车开来驶去,由后备军人组成的军勤队埋头作业,观摩的人却云里雾里,既不知道他们在演练什么,更无从评判演练行动的合理性与针对性。到场的“参谋总长”林镇夷在少数参谋人员陪伴下,象征性地沿跑道从头走到尾观看,但历时不到10分钟就匆匆离去。


为了在虚假中求逼真,台“国防部”下令,要求所有参加抢修作业演练的官兵要仿效美军穿上迷彩服或空军作业服,飞行员要全副武装,头戴钢盔、佩带手枪和防毒面具,基地所有车辆要张挂伪装网,以增加演习行动的临战气氛。


“炸船封港”演练,不炸不封收场


按照演习预想,为应对共军攻台“打、封、登”三步曲,“国防部”提出,为保存战力和以拖待变等待国际支援,海军方面必须有“封港”的作战准备,以延缓共军利用港口对台本岛持续输送兵力的行动。演练中除了炸毁码头设施外,也将出动蛙人在进出航道上炸掉大型商船阻塞航道。


由于类似行动通常是战败兵力撤退时阻敌追击时使用,因此这项演练也格外敏感,引人注目。但军方将领解释说,海军实施“封港”演练,主要是考虑战时敌军可能利用港口快速输送重装备和兵力,为阻绝敌军后援并保存台军战力,才会将“封港”纳入演习课目,绝非是为战败撤退做准备。


按照演习设想,演练中将进行弃守苏澳军港时军舰紧急出港保存战力、炸毁码头设施、封锁港口航道和布雷演练,即先以军用拖船将商船拖至港口航道定点,再出动蛙人将商船炸沉堵塞航道,阻止搭载重装备和兵力的敌方登陆舰补给舰进港靠泊,延缓敌军登滩陆后后续兵力能利用港口快速登岛。但演练行动却令人大失所望,由于出动军用拖船可能有不安全因素,更不可能找来商船在苏澳港口航道上真炸实沉,台湾海军参谋长姜龙安表示,这次演习的课目中没有炸船这件事,军方在“汉光”演习时只以“模拟”方式进行。


对于选择苏澳港的理由,军方认为,虽然基隆港、高雄港和台中港战时是共军在攻台时会首夺的补给港口,这次演练没办法在上述繁忙的商港进行,因此才会选在苏澳军港实施,有以小代大、以闲代忙的考虑。这种以虚代实、以假代真的方法,让“炸船封港”的演练行动成了不炸不封的纯粹思维活动。


而这位台湾海军参谋长姜龙安在“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接受质询时又否认了上述演练内容,表示今年的“汉光”演习,并没有“炸船封港”这件事,也没有安排相关战败撤退保存实力的演练,甚至认为把假信息给对岸也是演习的一项内容,可以起到“虚虚实实,就让对方去判断”的作用。


或许在台湾军方看来,台湾一方的演习,却能够要起到演练两岸军队的作用,这种练己练敌结合的奇怪演习,世界范围内很难找出第二家。在如此混乱的计划和含混的说辞中,能否取得真正的演练效果,恐怕只有天知道。


演习不打实弹,“半套演习”减碳


号称台湾军方年度重大演习的“汉光26号”演习一连5天在各战区展开后,一律取消了今年演练中的实弹射击,原因是马英九当局号召节能减碳。这种做法被台军基层军官称为“半套演习”,因为“好像是跑龙套演习”,不仅无法展现训练成效,而且白白浪费年度训练时间。台军普遍认为演习不打实弹,训练效果比连、营级的战术训练还差。台湾军事专家认为,演习就是要训练官兵的临战训练状态,没有实弹的训练对台军整体战斗能量没有实质帮助。


对于媒体的报道,台湾军方表示,不进行实弹射击主要缘于“避免干扰演习,使官兵专注于训练本务,绝不会影响训练成效”。演习中是否使用实弹的训练效果,具备起码军事常识的人都心知肚明,对台军而言,例行年度训练中不使用实弹,倒是可以掩饰很多问题,至少不会担心击中民宅和误伤自家兄弟,更不会出现以往SUT鱼雷屡打不中的尴尬场面。


菠萝园里伞降,伞兵奢侈配备


4月29日的“联云操演”反空降演练,地点选择在屏东县佳冬乡昌隆农场,演习中128名伞兵从运输机降下,用于“对空降的解放军进行扫荡”。由于夜间跳伞,伞降场地又选择在菠萝园、香蕉园和槟榔园,为了不让伞兵在降落到菠萝园中受伤,特地为伞兵准备了奢侈“铁汉装”,除了高空夜间跳伞装备所需的卫星定位仪、红外搜索仪、SWA5冲锋枪和手枪外,还在四肢和腋下进行了特殊防护,整个装备重量达到34~38千克。


台军这种做法的确有克服不利条件“对伞兵的一大挑战”之说,但伞降地点选择实在不敢恭维。从实战角度出发,即使这些精英伞兵不被菠萝刺伤,但着如此笨重装备降落到地面,恐怕早就成了已经先期着陆的解放军伞兵的美餐。要知道,无论伞兵配备的武器有多强,在低速降滑降阶段,会比任何时候都脆弱,如果此时使用直升机进行多点机降,或许能多一分真实感。


“多流一品脱的汗,可以少流一加仑的血”,台湾军队自认为承袭了美军的练兵之道,但对于巴顿将军的教导却没有多少感悟,至少从这一阶段的三军联合演练行动看,走过场般演戏的成分实在太多、太重。 (杜文龙 作者单位:军事科学院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