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日本歌曲在中国流行

sea1974 收藏 0 153
导读: 上海世博会上,上海世博会海外推广形象大使、日本著名歌手谷村新司献上的经典歌曲《星》是中国翻唱最多的日本歌曲。还有许多日本歌曲像日本词汇一样被中国引进、翻唱、盗唱,被中国人当做理所当然的中国歌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日本中日两国音乐交流日益深化,日本人十分喜爱中国传统音乐和民族歌曲,但是日本流行音乐对中国的影响要远大于中国对日本的影响,有许多日本歌曲在中国流行。 春秋时,中国乐器就传入日本。从唐代传入的18种75件乐器至今保存在奈良国立博物馆。1978年,邓小平访日,在皇宫丰明殿聆听了中国

上海世博会上,上海世博会海外推广形象大使、日本著名歌手谷村新司献上的经典歌曲《星》是中国翻唱最多的日本歌曲。还有许多日本歌曲像日本词汇一样被中国引进、翻唱、盗唱,被中国人当做理所当然的中国歌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日本中日两国音乐交流日益深化,日本人十分喜爱中国传统音乐和民族歌曲,但是日本流行音乐对中国的影响要远大于中国对日本的影响,有许多日本歌曲在中国流行。

春秋时,中国乐器就传入日本。从唐代传入的18种75件乐器至今保存在奈良国立博物馆。1978年,邓小平访日,在皇宫丰明殿聆听了中国失传1300多年的唐乐《龟兹乐》。1998年4月,日本雅乐团访华,演奏中国早已不见踪影的唐宋古乐,中国学者用相机对准乐谱一阵猛拍,心情可想而知。

笔者王锦思注意到,到了近现代以来,日本对中国的音乐交流从逆差转向顺差。中国最早接触西方音乐文化从日本开始。清末学堂设“乐歌课”,教材、阿拉伯记谱都从日本传来。沈心工、李叔同等留日,创办了我国第一个音乐组织和团体刊物,并根据在日本流行的欧美歌曲和日本民歌填上新词,编成新歌曲。革命歌曲《工农兵联合起来》就是利用1901年日本作曲家小山作之助的《宿舍里的旧吊桶》填上新词而成。

改革开放以来,日本的《四季歌》、《拉网小调》等歌曲深受中国人喜爱。中国人最熟悉的日本歌曲是《北国之春》,由井山博作词,远藤实作曲,描写离开农村的年轻人背井离乡出外闯荡,在收到母亲寄来的包裹时,情不自禁地思念家乡、慈母和恋人,美得仿佛可以看见北国的色彩和阳光。在中国东北,许多二人转演员都会演唱这首歌曲,甚至用萨克斯演奏《北国之春》,以炫耀自己的多才多艺和功力不凡。

笔者王锦思统计,日本歌曲还被港台重新填词翻唱,风靡华语地区,比如《健康歌》、《如果幸福你就拍拍手》、《热情的沙漠》,还有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周华健的《让我欢喜让我忧》、《花心》,任贤齐的《伤心太平洋》,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刘若英的《后来》、《很爱很爱你》。2006年,花儿乐队演唱的《嘻唰唰》成为中国最流行的歌曲,却是抄袭日本的《K2G奔向你》。

上海世博会主题曲《2010等你来》确认是抄袭日本歌星冈本真夜1996年走红的歌曲《不变的你就好》。日本歌手冈本本人淡然处之,表示“对能有机会为全球瞩目的盛事上海世博会提供合作感到很荣幸”。

上海世博会海外推广形象大使、日本著名歌手谷村新司在上海世博会开幕式上献上的经典歌曲《星》恐怕是翻唱最多的日本歌曲。

或许缘于对过往的沉醉和迷恋,谷村新司凭借自己的臆想,以中国东北地区的夜色为背景创作出来《星》。谷村本人多次在中国演唱这首歌曲带去他的“星”愿!这首歌还是华人翻唱最多的歌曲,知名华人歌手曾经翻唱过《星》达到27次,如邓丽君、徐小凤、谭咏麟、罗文、韩宝仪、关正杰、姜育恒、文章、程琳、沈小岑等等;中文歌词也包括了粤语,国语等多个版本,如《号角》、《我的心没有回程》、《星之语》等等。而这次谷村新司在世博会上的演唱更是意义非凡,歌声穿过夜空,播撒到每个中国人的家庭和心底。《星》的歌词大意是“闭上眼睛,一片遐想。星光洒向四方,照亮我一路前行,穿越荆棘。我的心中充满热情,追随美妙梦想,我一刻不停。”这首歌更深刻的意味在于其寓意着中日关系也必将从一颗星两颗星三颗星,直到成为一片浩瀚的星海,穿过黑夜照亮前程,两国努力去排除荆棘迎接明亮的明天。

当然在中日关系跌宕起伏的时代,当确认上述歌曲来自日本后,许多中国人并非觉得这是美的享受,以至于致力于抵制日货日本文化的诸多中国青年愤然表示再也不唱歌曲了,以防止不小心唱起日本歌。

对了,日本在音乐上最卓越的贡献当属自娱自乐的音乐系统“卡拉OK”。“卡拉OK”是日文“空白”和英文“管弦乐”组成的复合词,意即“乐队伴奏”。日本有6000万人经常唱卡拉OK,中国人更把卡拉0K当成了社交中的保留节目。发明者井上大佑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亚洲20世纪最有影响的20人之一,理由是“甘地和毛泽东发动的革命改变了亚洲的白天,井上则改变了亚洲的夜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