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临湘副市长被调离官场 曾炮轰高房价

haijieying 收藏 1 752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5_7_1659_11101659.jpg[/img] 资料图:湖南临湘市副市长姜宗福。 红网长沙5月6日讯(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耿红仁)“我是今天上午才知道即将调任岳阳一高校任院长助理的消息,此前没任何征兆!”5月6日下午,身为临湘市副市长的姜宗福,一边在办公室收拾自己的书籍,一边心情复杂地跟潇湘晨报记者谈起了他的职务变动。 据姜描述,上午他参加一个全国性抗旱防汛电视电话会时,突然接到了岳阳市委组织部打来的电


湖南临湘副市长被调离官场 曾炮轰高房价

资料图:湖南临湘市副市长姜宗福。


红网长沙5月6日讯(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耿红仁)“我是今天上午才知道即将调任岳阳一高校任院长助理的消息,此前没任何征兆!”5月6日下午,身为临湘市副市长的姜宗福,一边在办公室收拾自己的书籍,一边心情复杂地跟潇湘晨报记者谈起了他的职务变动。


据姜描述,上午他参加一个全国性抗旱防汛电视电话会时,突然接到了岳阳市委组织部打来的电话,说让他去开个会。他到会后得知,经岳阳市委研究决定,他的职务调任为湖南民族职业学院院长助理(副处级),系平级调动。


对于此次职务调动,姜称经过几年努力,已爱上了旅游这个行业和岗位,积累了些相关经验,突然转行有点不舍,但也有欣慰。他说,今后会更自由点,将在学术方面多一些研究,做些自己喜欢的事,照样会经常上网发言。


此前,自嘲为“闯入官场的怪物”的姜宗福,曾因网上发帖张艺谋印象派实景演出、痛斥高房价及就官员财产公示等公共话题发表看法等事情,一度被网友和媒体称为“个性官员”、“官场上的凤姐”、“手市长”等,备受舆论关注。


在姜“大红大紫”的当口,有人提醒他注意和媒体打交道的方式,不能一味发“轰高论”;姜自己也曾对媒体说过不适合做官,喜欢做学问。这些是否与调任有关,姜称不便发表意见。


潇湘晨报记者联系了临湘市委书记胡知荣,他对姜在临湘挂职5年分管旅游的工作予以肯定,称姜是个很不错的人,工作很努力,也取得了不小的成绩。胡知荣说,姜这次调职,是上级组织部门的决定,他祝姜走好。


姜宗福言论:

湖南临湘副市长被调离官场 曾炮轰高房价

人民网北京4月23日电 湖南省临湘市副市长姜宗福今天下午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楼市调控与官员财产公示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在谈到如何看待看待四川白庙乡的财务公开实践时,姜宗福表示,财务公开本身就是公共人的财政,花的是纳税人的钱,纳税人的收入,钱用到哪里去了,老百姓有知情权。但是官员的财产属于个人的隐私,当然不是一味地强调个人的隐私,并不是说官员的财产就不应该让所有人了解,至少官员的财产应该让纪委随时掌握。


湖南临湘副市长被调离官场 曾炮轰高房价

姜宗福称自己是个热心网友。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4月18日,姜宗福在红网论坛发帖批评高房价,称房产商“绑架”政府,认为许多经济学家受利益驱使,鼓吹调节银行准备金率,无益于解决高房价。


这并非这名副市长第一次发帖,他曾在网上发表对湖南省的工作建议《我们应“解放”一个什么样的湖南?》,得到省领导肯定。1月22日,他发帖炮轰张艺谋的“印象”系列演出,引起网络轩然大波。


■ 对话人物:姜宗福


湖南临湘市(隶属岳阳市)副市长,41岁。曾做记者,后在岳阳市园林局、旅游局等单位工作。2005年10月,到临湘市政府挂职市长助理,后任副市长,主管旅游。


[发帖] 若没职务,会是意见领袖


新京报:我看到你发的很多帖子,看来你很熟悉网络,喜欢发帖来表达看法?


姜宗福:当然了,在到临湘任职前我就经常发帖。我是个公民意识比较强的人,对社会热点问题感兴趣。在网络不那么发达的时候,我就在报纸上发文章。


新京报:为何选择发帖来论述自己对房地产政策的看法,作为官员难道没有别的渠道向上级反映建议?


姜宗福:我发这个帖子,并不是以官员身份建言献策,而是以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公民身份,对这一问题进行思考。对于经济问题,我不是专家,建议也可能不专业,就是一个热心的网友。


新京报:但你选择了实名,令网友发现了你的身份。


姜宗福:我是实名注册的,发帖子自动显示我的注册名就是姜宗福。


新京报:你此前发帖质疑张艺谋“印象”系列时,将职务“临湘市副市长”标在名字前,那个帖子是以官员身份发的吗?


姜宗福:那个是的。因为我主管旅游,对这方面的思考也比较专业。我曾经写信到部委,但都没得到反应,所以我决定发帖子。我注明身份,一方面因帖子的内容是我职责范围内该思考的,另一方面我要用我的身份引起大家重视。


新京报:你还以官员身份发过一些对工作检讨和建议,这些都是可以直接以文件形式向上级汇报的。在《我们应“解放”一个什么样的湖南?》这个帖子,你以信的形式注明写给张春贤(湖南省委书记),很多人认为你有炒作嫌疑。


姜宗福:2008年湖南省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中,让每个副处级以上干部写一篇对工作的心得、建议,我不想写空话套话,就写了那篇《我们应“解放”一个什么样的湖南?》。当时我想,这文章给谁看?给我们书记看?那就和其他人一样贴单位墙上了。我觉得这个东西应该给省里领导看,所以就写了张书记的名字。如果不这样做,那就混在成千上万的工作心得里了,我认真思考的东西就没法传递出去。这个帖子发了之后在省里反响很大,这篇文章全省评比得了第一名。


新京报:你很在意帖子引起的关注,你希望成为网络上的意见领袖?


姜宗福:发帖的人都会希望引起关注吧。如果没有这个职位的话,我想我会是意见领袖。但目前肯定不行,发言有太多限制。而且也不可能在这方面投入太多的精力,否则别人会说你不务正业。


新京报:领导、同事和家人如何看待你发帖这个行为?


姜宗福:有同事开玩笑地劝过我。领导没说过什么。但我想有些领导可能不认同,但没有领导反对或制止。这毕竟是个自由的时代。我老婆是坚决反对,觉得惹事。所以我现在发帖都是偷偷发,不让她知道。


新京报:你来临湘挂职前发帖子有被删过吗?挂职后还有类似经历吗?


姜宗福:从前有帖子被删,内容忘记了,但不反动。我打电话去网站交涉,又恢复了。到临湘挂职后就没有被删过帖了。我想可能是我思想比较正确了吧。

[为官] 我太直了,不适合做官


新京报:你的升迁也是源于一篇帖子。


姜宗福:是啊,我步入官场是个意外。2005年发的那篇《易书记,和您说几句心里话》引起易书记关注,当时我在岳阳市旅游局质量监督所当所长,想谈谈我对岳阳旅游工作的看法。


新京报:为何点名“易书记”而不是市长?


姜宗福:因为易书记是博导,大学老师,我觉得老师更能够听进别人的意见。事实证明易书记是个开明的人。我并不是因为他提拔我,才这么说。谁不愿意提拔自己周围的人?但易书记能够提拔一个素不相识、思想前卫的人。


别人都说官是跑出来的,但我这个官是发帖发出来的,没有花一分钱跑官。


新京报:临湘的同事、领导会不会对你的一些做法不理解,产生矛盾?


姜宗福:没有任何矛盾。我毕竟是挂职干部,不占用当地名额,不分他们的补贴,没有利益冲突。可能一些人不认同我的一些做法,但绝不会闹矛盾。


新京报:适应“官场”的生活吗?


姜宗福:哦,不太适应。我觉得我太直了,很不适合做官,会让别人也很不舒服。比如我在批判张艺谋的“印象”系列时,举了张家界的例子。我当时真没想到举本省的例子会得罪同僚,其实有很多外省的例子可以举的。


新京报:但感觉你帖子中的语言有很多官场套话。


姜宗福:啊,那个,是有一些。要让领导接受你的建议,就要用领导可以接受的语言。


新京报:同事、领导怎么看待你?


姜宗福:呵呵,我就是一个闯入官场的怪物吧。


[工作] 很多想法实现不了


新京报:你的挂职期马上就满了,你还会申请延长吗?


姜宗福:不会了。怎么说呢,在一个地方呆久了,会有一点厌倦情绪。但主要是发现副市长这个位子,很多事情都做不了。要做什么项目,但没有财政权,而没钱什么都办不了。这是我从前没想到的,很多想法根本实现不了。


新京报:也就是说,调动资金的权力是你当副市长后面临的最大的问题?


姜宗福:不是的,我觉得资金还是其次,最大的阻碍,我觉得是思想。许多县级以下干部,思想很保守,不愿改变。我提出的一些项目,有关部门的官员就会说,‘想法很好啊,但是这个项目要长远规划’。就不了了之了。


新京报:有些失望?


姜宗福:有很多遗憾。再挂职三五年,我想,改变也不会很大。


新京报:2007年你挂职市长助理期满后申请继续挂职。当时工作比较顺利?


姜宗福:当时有几个项目刚起步,我打申请的时候,也没说延长几年,就是说想看着项目成功之后再走。


当时就感受到一些无力了,但没现在这么深。而且,当官压力大,一个合同没签好,会被人骂祖宗十八代的,不划算。


新京报:如果让你挂职当市长,手握一定实权,你还是愿意继续挂职的?


姜宗福:是的,我的事业心还没有磨灭,希望做一点事。我觉得人生一辈子总要留下些什么,不能没有痕迹就离开了。


[同僚] 基层干部有其酸甜苦辣


新京报:那如果不再是挂职,而在临湘当正式的副市长,你还会继续吗?


姜宗福:我不会留下来的。我留下来会占用一个名额,会让当地基层干部提不上来的。你不了解县里基层官员,他们晋升非常缓慢,工作压力很大,名声不好,收入低,风险又很大。一句话说不好,给传到网上就完了。大家谨小慎微。


我是到这里后,才知道基层干部的酸甜苦辣。老百姓认为他们过得很滋润,其实他们是和大家一样谋生活。


新京报:你觉得老百姓对基层官员有误解?


姜宗福:至少是缺少沟通,不理解。我不否认一些干部非常差,但我们临湘的市长和书记都是努力做事情的,希望把当地搞好。


[经历] 亲见地产商绑架政府


新京报:你发帖提出房地产商绑架政府,但政府才是政策的制定者。你这么说,像是替政府开脱。


姜宗福:我绝对不是替政府开脱,而是我在工作中确实遇到房地产商绑架政府的事情,非常气愤。


我们市有个银沙滩景点,开辟出带酒店的沙滩高尔夫会非常棒,但市里没这么多钱。我找了好多地产商,后来一个福建的地产商看中了,说他们出钱开发没问题,但要市里把600亩地无偿给。他们就明着说,他们赔钱开发环境,把环境弄好了,就建房子抬高房价赚钱。这不是绑架政府么,这不是公然抬高房价吗?


大城市的情况可能更复杂,更不容易看清,但这是我在小城市最真实的经历,我是有感而发的。


新京报:你这篇帖子写了多久?


姜宗福:我对这个问题思索很久了,晚上一会就写好了。我提的那5条解决方法,有很多人支持。我一个同学是长沙的房地产商,他打电话给我说:“你说的太对了,政府的税收政策不调整,不开征物业税,房价不会降的。银行不贷款根本难不倒炒房子的人,人家全款炒。”


新京报:你还点名批评了厉以宁


姜宗福:是的,我觉得他的观点不对,我有权利表达我自己的观点。他说要加快城市化进程,加快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但我在基层,我最了解情况,农村已经连种田的人都没有了。


[离开] 打算转向做学问


新京报:对自己工作怎么评价?


姜宗福:那要领导来评价。无论市长还是书记,都在大会上表扬过我的工作,说姜宗福同志对临湘旅游事业的贡献很大。


我自己觉得,虽然我是挂职干部,但我抱着做实事的心态干活,我就是一个真正的干部。相反,如果在其位不做事,也不算是一个真正的干部。


新京报:具体什么时候离开临湘?


姜宗福:大概8月份前会有结果。


新京报:离开临湘后怎么打算?


姜宗福:大概还回旅游局机关吧。我会把精力主要放在研究学问上。我也会放更多一些精力在思考社会热点问题上,可能会成为“意见领袖”。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最适合的职业是什么?


姜宗福:做学问吧,限制比较少。我是一个很真实的人,不太适合官场。我走仕途是走不远的。


新京报:快要离开了,给临湘工作和生活一个总体的评价吧,愉快吗?


姜宗福:有愉快也有烦恼吧。只是一种日子,不过这种日子,也要过别的日子。

潇湘晨报4月19日报道 湖南省临湘市副市长姜宗福,曾因写工作检讨,实名发帖炮轰张艺谋“印象”演出,引起网民的关注。昨天他在红网发帖炮轰房价。不过他这次署名“姜宗福”,而不是上次炮轰张艺谋时所用的“临湘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姜宗福”。“个性官员”的“个性”仍在,而“官员”身份却自我卸掉了。


昨日下午15时16分,红网论坛出现一篇题为《房地产商“绑架”政府,当心经济“撕票”》的帖子,署名“姜宗福”。


这不就是上次发帖炮轰张艺谋的那个临湘市副市长吗?记者随即拨通了临湘市副市长姜宗福的手机号码,对方确认了帖子是他本人所发。


一个管旅游的副市长,炮轰张艺谋似乎还“专业对口”,现在为什么要“转业”到房地产?网友们似乎不太关注这个帖子,或许是因为星期天网友也“休息”的缘故,帖子出来3个小时后仍然只有2名网友跟帖,暂时成了“冷帖”。


房价上涨“三个原因”


姜宗福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就按捺不住想写这个帖子。因为,房价每次“打压”的声音过后都会迎来新的一轮报复性的上涨,现在“果不其然”!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房价越打压越攀升呢?姜宗福认为,经济学家负有一定的责任,“他们明明知道税收是最好的杠杆,为何不建议政府动用这一武器,而总是鼓吹调金(银行准备金率)、调息?”他认为很多经济学家受利益驱使,在影响国家政策。另外,他还认为是房改政策促成了“囤房时代”,而城市化大跃进减少了耕地,拉大了城市之间的收入分配,这些都促成了房价的上涨。


“应动用税收机器”


上个月底新华社连续发表六篇时评炮轰房价,而国务院也在4月17日发文,称“高房价地区可暂停第三套房贷”。姜宗福就此对记者说,“停房贷并不合理。银行是商业机构,追求的是有利可图。并且,一刀切停房贷,会伤害真正买不起房的人群。”


姜宗福认为,调控房地产市场应该动用税收机器,而不仅仅只是调金调息和停房贷。“调金调息和停贷对开发商没有作用了,他们已经完成了积累,不差钱了。贷不贷款无所谓了。”


“为什么国家不动用税收机器?”姜宗福在帖子中给了自己的建议:“开征遗产税”、“分类开征物业税”,还有“取消经济适用房”等。


“我发这篇帖子有一个目的,是希望国家出台政策,把那些因不合理的房改政策导致的大量闲置房逼向市场,调剂房地产市场,对房地产商垄断房源构成巨大的冲击。”姜宗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很背时”同时“感谢房贷”


随着采访的深入,姜宗福谈到了更多帖子之外的故事。在这个地方官和他的帖子背后,也有一种普通网友共有的“网络情绪”。


“我是很背时的,每次分房就调单位,所以没享受到国家福利,无形中购房要多支出N万。”姜宗福把我国的房改政策分为四个阶段,并称从第一到第四阶段如果每个阶段都赶上了趟,则每对夫妻至少可以获得4到5套房。至于姜宗福自己呢,“我在岳阳市买了一套房,贷款15万20年,每月扣900多一点。”


他说:“我真的还要感谢房贷。没有房贷,我还真买不起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