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拜读]为了2.5万元钱,他卖掉了自己60%的肝!

阳信人 收藏 1 74
导读:      要不是看到昨日新华网上“人体器官买卖调查”文,谁能想到在国家领导人正想方设法让老百姓活的有尊严的今天,我国还有一个血腥腥的“地下交易”——人体器官买卖。并因此也造就了一个本不该有的群体——人体器官买卖中介。   在决定卖掉自己的器官后,19岁的杨念在网上认识了王占伟,并到了郑州成为王占伟手中所谓的供体。半个月后,王占伟将包括杨念的供体们都转给了在鹤壁淇县一个叫杨世海的人。   在河南省鹤壁市淇县一栋居民楼里,一套简装的三居室里住了十几人,他们都是年轻的小伙子,最大的不过25岁,他们

要不是看到昨日新华网上“人体器官买卖调查”文,谁能想到在国家领导人正想方设法让老百姓活的有尊严的今天,我国还有一个血腥腥的“地下交易”——人体器官买卖。并因此也造就了一个本不该有的群体——人体器官买卖中介。


在决定卖掉自己的器官后,19岁的杨念在网上认识了王占伟,并到了郑州成为王占伟手中所谓的供体。半个月后,王占伟将包括杨念的供体们都转给了在鹤壁淇县一个叫杨世海的人。

在河南省鹤壁市淇县一栋居民楼里,一套简装的三居室里住了十几人,他们都是年轻的小伙子,最大的不过25岁,他们来这里都有着同样的境遇——家穷、缺钱,也有着同样的目的——卖肝或卖肾。杨世海从朋友处借了2万元供养供体,以备在北京寻找买家的合伙人刘强胜“召唤”。

供体们在这里还算自由,除免费吃、住外,还可四处闲逛,即使中途反悔也可随时离开。没住上几天,杨念就“幸运”地等来了买家,只身赶到北京住进了一间地下室。经过体检配型,杨念成了献肝人,谈妥的价钱是3.5万元。很快,杨念住进了医院,接受一系列的器官移植手术前的准备。


根据相关规定,活体器官的接受人必须是捐赠人的配偶、直系血亲或三代以内旁系血亲。为了让杨念成为受肝人的侄子,病人妻子马上回老家开具叔侄亲缘证明,而其他的证明则由无数造假者完成。一个星期后,杨念进了手术室。十几个小时后,杨念的肝已剩下40%。然而,在术后将要出院时,杨念仅仅拿到了2.5万元,其余的1万元从此没了下文。2.5万元,这笔在大城市中仅能买到一两平方米房子的钱,就让杨念付出了自己60%的肝!从卖血发展到到卖器官,在救人的同时也在害人,怎不为人类进化到今天的这种“文明”而汗颜?!

据说,我国目前器官移植的供体来源主要有三种,死刑犯捐献、亲属间活体移植以及脑死亡和传统死亡之后的自愿无偿捐献者。但我国每年有约150万名患者等待器官移植,却只有1万余人能进行器官移植。巨大的缺口遂催生了活体器官买卖的“地下市场”。在这个黑市中,供体、受者、中介、医院,似乎无不是获利者,他们密切配合,各担其责,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链条。在近年来各地相继爆出的非法器官买卖案件中,最耸人听闻的莫过于2006年的流浪汉被杀器官被盗案。据媒体报道,河北行唐县农民王朝阳等四人将40岁的乞丐仝革杀害,谋取到害命钱。


最为可怕的是,我国时下已形成规模的器官买卖中介中,有着一套规范而明确的要求,形成一条龙服务。他们不仅寻找愿意售卖肝、肾等活体器官的人,同时也广而告之向所需患者提供各配型的肝源、肾源。几乎所有中介均表示会承担供体的食宿费用、基本检查和配型检查费用、往返路费以及其他生活费用,有的更承诺除了应得报酬外,出院时还将为供体们向患者申请数千元不等的红包。一位在江苏做“业务”的中介小王称,其两年间养过190多个供体,做成的“生意”有30多个,“手里的供体多,成功的几率就高。”只是,这样的中介越多,受到伤害的人就越多,会让多少无辜的穷人失去尊严啊!!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于 2010-5-7 10:44:45 被地对地导弹的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