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我陆战队特种部队

peng7239 收藏 7 3514
导读:[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5_7_1533_11101533.jpg[/img] 扛着橡皮舟走向沙滩的特战队员[摄影:郑文浩] 中国海军赴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到现在已经有2个年头了。除了中国海军舰艇经受了远海执行任务的考验,但如何保卫中国商船的安全免于海盗的劫掠,更多的还是要靠舰上的海军特战队员来在近距离执行取证、临检和驱离的任务。这些海军特战队员,相当一部分就来自于陆战一旅。 这里的树,见血封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扛着橡皮舟走向沙滩的特战队员[摄影:郑文浩]


中国海军赴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到现在已经有2个年头了。除了中国海军舰艇经受了远海执行任务的考验,但如何保卫中国商船的安全免于海盗的劫掠,更多的还是要靠舰上的海军特战队员来在近距离执行取证、临检和驱离的任务。这些海军特战队员,相当一部分就来自于陆战一旅。


这里的树,见血封喉


陆战一旅针对执行护航特战任务的训练基地,就在雷州半岛的西侧。当记者乘车穿越雷州半岛抵达目的地的时候,空中却下起了小雨。训练基地以前是广州军区的一个炮兵靶场,因此地势平坦,多以低矮的灌木为主。不过记者却在训练基地附近发现了几株高大粗壮的树,周围还专门垒起了坛子以作为保护。记者一打听才知道,这些树就是赫赫有名的见血封喉树--箭毒木。


箭毒木的毒性极为强烈,毒汁由伤口进入人体时,就会引起肌肉松弛、血液凝固、心脏跳动减缓,最后导致心跳停止而死亡。人们如果不小心吃了它,心脏也会麻痹,以致停止跳动。如果乳汁溅至眼里,眼睛马上也会失明。人和动物若被涂有毒汁的利器刺伤即死,故叫见血封喉。


见血封喉树和特战队员比邻而居,这倒是一个非常有意味的场景。


远处传来了阵阵枪声,这是一中队在进行射击考核。而二中队的战士则在细雨中,4人一组扛起了300多斤重的橡皮舟,喊着号子走向海边的沙滩。沙滩离训练基地并不远,也就是1公里多一些。当然这是对于记者这样手里就拿个照相机的人来说,而对于二中队的特战队员来说,就是一件辛苦的事了。


穿过一条用铲车直接"铲"出来的甬路,面前就是一片宁静的沙滩。记者刚在沙滩上走了没几步,就觉得脚下一软,原来是踩着了被海水冲上沙滩的海蜇。据海边的小朋友说,这种天然的美味简单清洗一下就是一道"拌蜇皮"。记者将信将疑,不知道生存训练的特战队员们会不会做这样的"凉菜"。


扛着橡皮舟来到沙滩的特战队员,放下橡皮舟后并没有多少休息的时间。在教官的命令下,队员们马上就要进行划橡皮舟的训练了。雨越下越大了,记者跟着教官上了冲锋舟,现场感觉一下特战队员的训练。


教官介绍说,橡皮舟的训练既是一种渗透作战的样式,也是一种团球精神训练的模式。小小的橡皮舟没有舵,只有靠队员之间的协调来保持速度和方向。这批队员都是来自于陆战队的各个基层部队,今天还是首次凑在一起进行橡皮舟的训练。


确实,队员们在一开始把握橡皮舟的方向确实不太好,但随着训练时间的延长,队员们也逐渐摸到了门道。最后教官命令队员们把橡皮舟向冲锋舟靠拢。教官指出了训练中队员存在的问题,同时解答了一些队员的疑问。最后,教官说"上午的训练就告一段落了,现在一最快的速度返回沙滩上,最后到的一组,就得把我的冲锋舟抬回去了!"明显,教官的这句话,比争夺第一的口号还要有效。记者坐在冲锋舟上,镜头中的特战队员一扫训练中的疲惫之色,那股劲头好像刚刚投入训练的"生力军"。


特战护航


对于李振华这样的中队长来说,护航特战在海军特种作战中,是比蛙人两栖特种渗透作战风险更高、难度更大的海上反劫持作战。因为前者很可能是执行的破坏和歼灭的任务,而后者是要在海上把船员从海盗手中安全的解救出来。


李振华是云南人,清华大学毕业的国防生。一般来说,清华大学毕业的学生能够成为特种部队的军官,还是非常少见的。作为机械工程自动化专业的学生,李振华原来是想在部队搞科研的,但天性乐观爱冒险的他最后却走到特种作战的最前沿。2008年李振华到陆战队两栖侦察队蛙人中队的时候,前三个月感觉是很辛苦,但还是坚持下来了。然后李振华又到南京国际关系学院,进行"侦察与特种作战"专业的学习,侧重于培养学员的特战素养和指挥技能,其难度和部队的特战训练相当,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某次拉练,三天三夜山路行军140公里,基本没有休息,比在陆战队的训练还要"魔鬼"。在这样的训练中能撑下来,李振华觉得有互相较劲的原因,因为当时在这个专业学习的有来自全军各个特种部队的70多人。


当年120余名国防生,现在处于部队一线的,仅有2人。"我的个性比较适合与人打交道吧。"李振华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战队员在讨论反恐战术[摄影:郑文浩]


那么和李振华打交道的,也绝非等闲之辈。这些来自陆战队各个部队的陆战队员,有的来自于两栖侦察队这样的精英,也有在严酷训练中脱颖而出的步兵营的佼佼者。一位来自于陆战一营的士兵黄泽友,就是一个射击上颇有天赋的广东战士,黄泽友说,经过一年的训练,他作为重机枪手,在400米左右的距离,甚至可以首发"爆头"。记者曾经认为射击训练就是子弹的消耗。而这些特战队员告诉记者,除了大量的训练,也需要个人的摸索和领悟。因为在外面看来,射击脱靶和准确击中目标,在外在的动作上,几乎没有明显的差别。然而正是极其细微的差别,导致射击精确度的区别。


除了专业技能,很多战士是在经过了严酷的体能考验才走进了这支新组建的单位,一位战士向记者告诉了他一天的训练课程:早晨5点半起床,跑10公里。早餐后,领取装备进行4次渡海登岛障碍训练,然后是2次800米的综合演练,中午没有休息时间,吃完午饭后接着领装备,1200米一圈"冲圈跑",然后是60发实弹射击。晚饭完了后是体能训练,要做大概800个俯卧撑,每组100个要做8组,每组之间休息打军体拳。这样的体能训练一直要到晚上10点……


在海上反劫持作战怎么打?这是一个全新的课题。李振华和他的队员们,在模拟的商船舱室,一遍又一遍演练着特战战术。如何隐蔽地接近被劫持船只,在狭窄的舱室,如何保证被营救者的安全,这一个个现实的问题引发了队员之间的热烈讨论。李振华对记者说,作为一线的带兵人,能够带领这么多身手不凡的特战士兵,既是一种荣誉也是巨大的压力。一线指挥官不但要在平时成为士兵各方面的表率,在军事行动来临之际,他也必须冲在第一线。


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也能在护航舰艇上看到李振华和他的特战队员的矫健身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栖侦察队蛙人中队,是一支专门从水下发动致命攻击的特种部队[摄影:郑文浩]


湛江地处南海,海洋生物资源丰富。当然在海中万物生长的背后,是对环境适应的生存法则。尤其是生物链顶层的水下"食肉动物",只有更凶猛、更有力量、更善于猎杀才能保证自己的存在。而在海军陆战一旅中,两栖侦察队蛙人中队,就是这样一支专门从水下发动致命攻击的特种部队。中国叫蛙人部队,其实记者更倾向于"水鬼"这个称呼。因为对于敌军来说,他们就是拘魂夺魄的"水下恶魔"。


寂静之险


在南粤某地,记者乘坐的"勇士"突击车七拐八扭,终于来到了海军陆战一旅两栖侦察队的部队驻地。从驻地的外表来看,很难相信这是被誉为海军陆战队"队中之队"--两栖侦察队的所在地。


一位穿着蓝色海军数码迷彩大衣的哨兵,在检查询问了一番后,放行了我们的"勇士"突击车。在行进途中,记者就已经发现有一些士兵携带两栖作战装备,在驻地的设施中进行训练。和记者以前接触的部队训练那种"生龙活虎"的热烈气氛所不同的是,这些士兵在训练场上,却显得非常安静。


突击车一拐,记者来到了两栖侦察队蛙人一中队的楼前。一位穿着白色海军军官服的年轻军官已经在那里迎接我们的到来。"你好,我是一中队指导员唐鹏,欢迎记者来我部采访!"唐指导员笑着对记者说。不过,在和唐指导员握手的过程中,记者明显感觉到他的手指修长而有力,而且布满了老茧。


坐下一聊才知道,唐指导员原来当兵入伍的时候就在两栖侦察队。更巧的是,和记者一起来采访的一位海军总部机关的李干事,以前也在陆战队当过排长,还在演习中和唐指导员所在的蛙人中队搞过战术对抗演练。后来唐指导员由于成绩突出被提干,考进了军校继续深造,而李干事则上调到总部机关。这次两个人见面,仔细一聊才知道是过去曾经的"老对手"。谈起黑夜中两支部队相互搞突袭和侦察的对抗,办公室的气氛顿时热烈了起来。


和唐指导员聊起两栖队,他也是深有感触。他介绍说,两栖侦察队几个中队,绝大部分都是由有经验的老兵组成,其目的是处于24小时随时待命的战备状态。无论是水下排除障碍,还是海上反恐,甚至一旦局部冲突来临需要两栖夺岛的渗透作战,两栖侦察队一声令下,就可以迅速出击。


这把刀,就在陆战队手中,只要需要,就可以斩向敌人的咽喉……


精英是怎么产生的?


蛙人中队的官兵,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为了能让我们更能全面了解蛙人中队的训练生活,部队方面特别给我们放了一段蛙人部队的训练录像剪辑。


凌晨5点,太阳还没有露出头,两栖侦察队员就会被一阵急促的哨声从睡梦中惊醒,背上30多斤的战斗装具,进行5公里武装越野,这对于两栖队员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甚至不计入每天的训练中,只能是提前的"热身"。、


武装越野结束,下一个科目"举橡皮舟"接着就会展开。两栖队员以4人为一小组的队员,扛着橡皮舟向营区外出发。经介绍记者才了解到,虽然说是橡皮舟,和一般人的想象不同,这种橡皮舟中间有船板,后面可以加挂发动机,其重量可达300余斤。稍微干过一些重体力活的男同志都知道,用手长期托举重物,对体力的消耗是非常大的,而两栖队员同时还要行进将近1公里的距离。


如果有的小组不能完成,或者在抵达终点之时,放下橡皮舟的动作不规范,有可能造成橡皮舟损坏,严厉的教官会立即命令犯错的队员蹲下起立20遍以示"惩罚"。在两栖侦察队的训练中,已经形成了规矩:只要队员出现一项科目未通过,便要重新再来;只要一个训练动作出错,便会受到罚跑、罚练等"加餐待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钻过泥潭 姚泽勇 摄


"举橡皮舟"训练结束,等待着疲惫队员的不是休息,而是紧接着的"扛圆木过淤泥"训练项目。唐指导员告诉记者,圆木直径40厘米、长3米、重200公斤。记者看到两栖队员们也被分为4人1组,开始冲向齐腰深的淤泥中。队员们刚踏进淤泥就陷下去,肩上平均100斤的重担就狠狠将他们往淤泥里面压。人体处于本能,会奋力挣扎,然而在稀软的淤泥中越挣扎就越深陷。可以说,这项训练考验的不但是队员的体能、身体协调性和技巧,而且考验的是团队精神。4个人中只要有一个坚持不下去,就会导致整个小组失败。


然而镜头一转,更为震撼的"钻泥潭"训练出现了。


"上!"随着教官一声令下,站在最前头的队员毫不犹豫一头扎进泥坑,黑臭的泥浆溅起近2米高。伴着一声声极富爆发力的吼叫,一名名队员如泥鳅般敏捷,纷纷钻进泥潭,整个身子全部埋进泥污,数秒后钻出来的时候,就成了一尊尊泥塑。从泥浆中爬出的队员来不及清洗身上的泥污,又要跳进1米多深的臭水沟进行憋气训练.两栖队员屏住呼吸,"嗖"地一声,队员们将整个头部憋在水里。一秒、两秒……一分多钟过去了,队员们才纷纷浮出水面。


录像是剪辑过的,很多训练项目,显然由于保密不能向记者公开。"走,和我们队员聊聊去",唐指导员的话提醒了记者。和这些特战精英近距离接触,机会难得啊。



非一般的水下作战


两栖侦察队的驻地,就有一些相对简单的两栖作战训练设施,例如游泳池和模拟两栖队员"爬管"的水泥管。在这里,记者见到了几个穿着身着潜水装备正在训练的两栖队员。


记者问了一下,这几位战士平均的军龄都在5年左右。实际和这些战士接触,他们给记者的感觉,并不是记者预想中的杀气、傲气,而是沉着和冷静。由于两栖作战往往需要从潜艇的鱼雷发射管里面爬出去来实施渗透作战(就是上面所说的"爬管"),因此他们的身材并不显得很威猛,更多是中等身材,但由于艰苦的训练显得更加的结实和精干。更为一点特殊的是,两栖队员的牙齿都非常整齐,这是由于他们水下作战需要紧紧地咬住水下呼吸器。


他们是冲着两栖侦察队"蛙人"的名号来的吗?记者聊天的结果却不是这样。例如一位来自湖南的战士,海军在他的家乡,是以海军潜水员的名义招收的,等来到部队才知道这是一支如此神秘的两栖作战特种部队。直到今天,他的家人和朋友只知道他在海军陆战队当兵,并不知道他是一位两栖侦察队的"蛙人"。在谈到训练的艰苦上,这些战士却很淡漠,能令他们回想起来的,就是新兵连的炼狱生活。一旦适应了,撑下来了,两栖侦察队的大门就向他们敞开了。


乍看上去,两栖侦察队员的装备和海洋馆里潜水员的装备差不多。比如潜水服、氧气瓶,面罩、呼吸器等等,但实际和两栖队员聊起来,也发现很多更细节的东西。单纯从潜水服来说,就分为两种,一种是湿式的潜水服,还有一种就是干式潜水服,它可以完全保持蛙人身体和海水隔绝起来,从而有效保持蛙人的体温,进一步延长水下行动时间。除了潜水装备,两栖队员还要携带枪支弹药等作战装备。就拿蛙人部队使用的水下突击步枪为例,记者掂了掂大概有七八斤重,拉了拉枪栓,感觉并不费力。它的弹夹很宽,和普通的自动步枪弹夹截然不同,这从外形上就很容易分辨出来。这种步枪在陆地上也可以加装普通弹药来作战,只需要扳动一个简单的转换开关就可以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每次训练后都要对枪支进行细致的保养[摄影:郑文浩]


这种水下步枪的作战效果如何?唐指导员认为,从水下单兵武器的发展来看,这比原来的匕首当然要先进的多。但水下环境远比陆地上要复杂的多。首先水下的能见度比空气要糟糕的多。如果想像陆地上那样瞄准射击,那么蛙人只能找马尔代夫那里纯净的海水了。其次,水下介质对水下步枪的精度和射程有很大影响。因此他认为这种兵器体现的是技术的发展,但不能认为两栖部队水下作战就能依仗这个取胜,蛙人作战,最根本还是隐蔽和团队协同作战。


水下作战中,蛙人携带的装备越来越多,而人力携带是有限的,最多也就是25公斤左右。而且蛙人个人携带太多的装备,体力消耗更大,就难以保证登陆作战的需要。因此蛙人部队也装备了蛙人运载器来实施水下渗透作战。


蛙人运载器可以说就是一个水下的电动摩托车,它不但可以增加蛙人携带装备的数量,而且可以极大节省蛙人水下机动的体力消耗。但是战士也告诉记者,蛙人运载器的使用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第一,水下渗透作战为了隐蔽需要,更乐于从夜间发动攻击,这就使本来能见度很差的水下环境变得更加恶劣。这带来的一个显著问题就是,蛙人运载器的水下导航能力必须很强,否则很可能发生找不到登陆地点的尴尬局面。第二个问题就是蛙人运载器的人机工程设计很重要,这一方面要让蛙人易于使用,另一方面还要保证航行稳定,因为海面下经常出现暗涌,很容易使蛙人运载器跑偏甚至倾翻。


记者听了这么多,还真是感到这些平凡战士后面的不平凡。


天生我才必有用


记者了解到,蛙人中队的伙食标准很高,平均每人每天是39元。午饭和晚饭一般采取是自助餐的形式,7菜1汤,4荤3素。荤菜主要是针对潜水员补充体力,例如海虾、猪肝、牛肉等等。这种高标准当然是由于两栖蛙人中队训练的艰苦性以及水下作战训练对体力的高消耗。当时有几个战士都谈到一旦在低水温的环境下训练,对体力的消耗非常大,甚至要超过陆地上的体能训练。


除了水下作战的体能消耗,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陆地上训练的磕碰,倒在地上就可以了。但在水下就不一样。听两栖队员介绍,记者就了解到一名战士曾经在潜水训练中,腿被绳子缠住,只是当时心里镇定才化险为夷,而另一个战士则是在水下突然腿部抽筋,多亏了战友帮助才脱险。而深度潜水产生的压力差,如果不妥善处理,对蛙人的身体损伤很大。因此每个中队深潜训练的时候都会有减压车配套使用。可见,维持一支高度战备的两栖蛙人侦察部队的投入可是不小。培养一个蛙人特战队员,虽然不至于比得上战斗机飞行员,代价也不菲。


然而大部分的士兵,即使是两栖蛙人部队里面,精通射击、潜水、直升机滑降、爆破、野外生存的精英战士,几年以后同样面临离开部队回到社会的选择。这不但是部队保证年轻新鲜血液的需要,也是平战结合、寓军于民的有效手段。在记者看来,这些特战精英显然对未来很有信心。


这种信心,首先并不是技能上的,而是心理上的。记者接触的这几位特战队员,年龄都在25岁左右,但明显比社会上的同龄青年要成熟稳重的多。他们也承认,在部队的训练固然增强了体质,但心态更加成熟,心理更加稳定,年轻人的冲动少了很多,这在未来应对社会的挑战更重要。


当然,特战队员的特战技能也是社会的"稀缺资源"。比如有的会去公安特警单位,继续靠自己在部队学习到的特殊本领来从事反恐、打击犯罪的工作。而且,两栖蛙人中队战士的特殊技能--潜水,使他们很受各地打捞局的欢迎。


"我的潜水本领不想丢掉,将来从部队退伍就到地方的打捞局去,说不定还能找到什么重大文物呢!"一位战士抹了抹被水浸湿的头发,自信满满地说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5式两栖装甲突击车[摄影:郑文浩]


登陆舰的舰首舱门徐徐打开,漆黑的舱室瞬间被阳光所侵入。外面的蓝天白云碧海,好像给人一种海上游艇度假的一种错觉。但所有陆战队两栖装甲突击车辆,都明白舱门之外的海洋,瞬间就有可能在敌人火力打击之下,成为杀戮的修罗场。作为陆战队的水上装甲突击力量,装甲营的使命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冲过这片死亡海面,登上沙滩,向敌人倾泻出自己的所有怒火。


泥泞的红土地


中国的广东省,分布着大面积的红色土壤。这主要是应为当地处于亚热带高温高湿条件下,矿物发生强烈的风化产生大量可溶性的盐基、硅酸和含铝铁物质。盐基和硅酸进入地下水后流走,含铝铁物质则积累下来,红色的赤铁矿使土壤呈现红色。


在摄影界,红土地由于其壮观的色彩,已经成为一个独特的摄影主题。而记者现在脚下延伸的一片演习场,恰恰也是红土地。只不过树林下埋伏的两栖战车,和远处山丘上硕大的白色圆圈,都显示一场两栖作战演练正准备上演。记者来到的这个装甲营,是陆战一旅旗下装备机械化程度最高的一个单位。他们装备的05式两栖步战车和05式两栖突击车,代表着我军目前两栖装甲装备的最高水准。因此该装甲营的装备,也参加了建国60周年阅兵。有意思的是,该部在阅兵结束返回驻地时,参阅装备就卸在了湛江火车站。一般来说,这些装备都是靠拖车运回驻地,但一位首长却灵光一闪,让所有受阅装备浩浩荡荡穿过市区,自己开了回去。这个形式奇特的"国防教育展",顿时引起了当地和周边媒体的轰动,效果奇佳。


记者更没料到的是,这个装备国产最先进两栖装备的装甲营,同样是一个迎外的军事单位。这里既来过美军陆战队的高级将领,也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对民众进行国防教育的地方。就在记者来到装甲营采访的时候,恰巧有一批当地的小学生来参观。很快,寂静而严整的军营,由于这些孩子的到来,变得热闹起来。就连最严肃的战士,看着这些小学生的目光都开始柔和起来。因为这些孩子不但有可能是陆战队军人在当地的子女,更是由于这些学生中的一些人,很可能会由于这次参观,而在将来走进军营,守望这个国家的安全。


演练的初衷,并不是为了记者的到来,而是机缘凑巧。而记者在现场也发现,演练场的红土地,布满了装甲车的履带印,一些地方更是一片狼藉,不知被碾过了多少遍,显然类似的合同训练次数已经非常频繁。


由于演习场就在营驻地旁边,因此面积有限,只能容纳"连"这一规模的两栖装甲作战演练。演习场一面临水,沿岸已经放置了模拟抗登陆的三角椎和抗登陆砦。演习的大致内容,包括两栖泛水登陆作战、装甲车辆的纵深攻击以及和陆战队步兵的协同作战。同样,由于条件的限制,没有"昆仑山"那样的大型船坞登陆舰,装甲部队的两栖泛水登陆作战,是由小艇搭载人员来代替这一过程。如果演习的规模更大一些,联合作战的色彩更浓厚一些,那么就要转移到更大的演习场。


由于不是实弹演习,有参观的小学生也站在高处,对着待命的装甲战车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这个演习看似小规模规模不大。然而两栖装甲车辆之间如何协同,装甲车和步兵该如何协同?记者随后在演习场上所亲身经历来看,并不是那么简单!不过在演习开始之前,记者还有时间了解一下我军的05式新型两栖装甲突击车和突击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演习场上,几乎所有的装甲车上的火炮,都罩上了帆布的炮衣,而观瞄设备也都放下了金属防护挡板[摄影:郑文浩]


两栖战机械化


05式新型两栖装甲突击车和突击炮,在国庆60周年阅兵中,这两型装备是排在地面受阅装备的前列,涂装干净利落,可以说是风光无限。不过装甲车辆不像作战飞机高高在上,一旦在战场上或者演习场上使用起来,那形象基本就会大打折扣了。


就像记者在演习场上看到的,不论是两栖装甲突击车还是突击炮,在演习场上早已经是泥迹斑斑,早就没了当初在阅兵式上的风采。尤其是当期的气候多变,一会功夫就飘来一片云彩下一场雨,这就更加剧了地面的泥泞程度。不过,陆战装甲车辆的最大魅力,并不在于漂亮的涂装,而恰恰就在于擦痕、泥土、油渍甚至破损等带来的"战场真实感"。如果装甲车辆所代表的是一种雄性的美,那么显然应该是粗旷而豪放的。当然,现在某些娱乐节目,更乐于打造"水作"的花样美男,未必认同记者的观点。


就拿装甲车的行走机构--履带来说,已经看不到了其本来的金属色,完全被泥巴覆盖,其中还夹杂着被碾碎嫩色绿草。而履带的传动轮和每边各6个负重轮,无论是齿轮还是其他大小空隙,也都糊上了厚厚的泥土。对于记者这样一个外行来说,一时间都在怀疑,这种状态下,装甲车还有没有行进的能力。


不过,在装甲营的战士看来,履带的一片狼藉,并不是啥问题。相比之下,他们更注意保护火炮和精密的战车观瞄设备。演习场上,几乎所有的装甲车上的火炮,都罩上了帆布的炮衣,而观瞄设备也都放下了金属防护挡板,尽管这些都在高高在上的炮塔上。装甲营的士兵告诉记者,05式两栖装甲突击车的30毫米的转管机炮一开火,就像一条狠辣的"火鞭"抽在敌人身上,而突击车的火炮,在水上就可以实现对陆地目标的精确打击,但是没有观瞄火控系统的帮助,上面这些都无法实现。


在得到允许后,一位战士还给我打开了观瞄设备的挡板,记者才得以近距离看到现代装甲车辆的"眼睛"到底是什么样的。当然,这些设备都是光学设备,但其复杂性在于在体积受限的前提下实现很多的功能。要实现"观"的功能,就要适应白天和黑夜以及不同气候,因此不但会包含可见光的观测,也包括微光甚至红外成像的观测,同时还要兼顾放大倍率和视场大小的问题。而涉及到"瞄"的部分,这就要在"观"的同时,实时地采集本车和目标的运动速度和状态,外界的风速等信息,经过车载计算机的一系列计算,再融合到射手的目镜上,从而实现瞄准--射击的过程。战场要求现代装甲车辆观瞄系统,不但要实现百步穿杨,而且要在颠簸的路面"弯弓射雕"。


因此过去我们说装甲车,也就是铁皮车顶个炮。二战时苏联的拖拉机厂,极短时间内就可以生产出成批的T-34坦克。而现在的装甲车,一般人不仔细看,还很难发现装甲车或者坦克的炮塔上除了火炮还多出了大小不一的"疙瘩"。这些就是各种观瞄装置、定位装置、导航装置、感应装置,然后和车内的计算机构成统一的火控系统。现在的装甲车辆,火炮射击的准确度相比二战早已经是一日千里,但同时价格也是一日千里,相当部分花费,还都是在昂贵的火控系统中。


当然,我军这种新型两栖装甲车辆的先进性,还体现在其他方面。一位来自广东潮州,89年出生的战士对记者说,他去年才开始驾驶新型突击车,感觉操纵起来非常简单,也没有离合器,就是油门和刹车,比他家的本田汽车还好开。而以前记者接触过的我军旧装备,采用的手动的齿轮变速箱,没有一把子力气,根本换不了档。这些老装备如果开上个把小时,驾驶员在高噪音、高强度的工作环境下,经常会面临虚脱的危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车尾部特写 [摄影:郑文浩]






距离演习开始还有15分钟,记者见到了装甲营的熊钰营长。熊营长很欢迎记者来采访,马上就问有什么采访需求。为了更深入的感受部队的训练,记者决定提出一个"非分"的要求:搭乘两栖步兵战车,参加整个的演习过程。没想到,熊营长却爽快地同意了。


一辆两栖步兵战车能坐下多少人?记者仔细看了一圈心里才有数。在车体前部有两个舱位,前面是车组中的驾驶员,后面还有一个舱位是留给车载步兵。为了安全和观测的需要,记者坐的就是后面的这个舱位。那么在步兵战车的炮塔,还有车组的两个人,车长和射击手。最后在步兵战车的舱室里面,还可以容纳7名车载步兵。


一开始记者在看了战车后面的舱室,感觉空间很狭窄。然而当步兵开始等车的时候,记者也惊讶这小小的舱室里面,不但可以坐下6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而且还可以塞进重机枪、120毫米火箭筒等重武器。据战士介绍,新战车的空间相比老装备,特别是高度上,已经有了较大改善。


对了,不是还有第七个士兵吗?舱室都放满了,他又能坐哪里?这个问题当初记者也不解,但当士兵登车结束关上战车后门的时候,记者才发现原来后门上有一个折叠的座椅。最后上车的在关门后,就可以把座椅打开坐上去。步兵战车对空间的利用,也可以说到了极致。


在战士的帮助下,记者爬上战车,钻进了驾驶员后面的舱位,为了安全起见,记者还戴了一顶头盔。前面的驾驶员笑着说,不用担心,这个战车驾驶起来并不太颠簸。


演习开始,演习场旁边水面上,出现了十几艘小艇,模拟登陆兵力,在接近岸边的时候,安置的模拟炸点起爆,震起的水浪有好几米高。紧接着,步兵战车发动起来了。战车的发动机是安装在车体前部的,可以说就在记者的旁边。但记者并没有听到预想中的巨大噪音,只感到些许振动和低沉的嗡嗡声。


陆地上演习场中首先展开攻击的,并不是步兵战车和突击车,而是掩护攻击的炮兵连。炮兵连使用82毫米迫击炮、120毫米火箭筒和集束火箭发射器,来对敌目标进行火力压制。紧接着步兵战车和突击车就展开了纵深攻击。


步战车在演习场里跑起来,由于履带的宽度和悬挂系统的作用,记者赶到运动过程十分柔和,甚至比某些越野状态下的SUV要好得多。步兵战车在实施突击的过程中,旁边的两栖突击车使用105毫米主炮,不断对远距离的"敌火力点"一一"点名"。行驶一段距离后,步兵战车停了下来。尾部的踏板放了下来,车门一开,战士开始一个个顺序从里面跳出来,掩护突击车和步兵战车向前进攻。他们使用各种战术动作,在战车旁边掩护前进。这些车载步兵除了使用自动步枪、机枪、火箭筒等武器外,有的还携带有火焰喷射器来对火力点进行"火攻",还有的使用便携式防空导弹,对战车部队实施低空掩护。


在一个岔路一转,步战车开始从两翼,向小山顶上的"敌阵地"发起最后的攻击。在爬坡的时候,履带式装甲车辆的优势就更明显了,履带优异的"抓地"性能和充沛的动力,在爬坡的时候显得非常从容。记者忽然冒出个荒唐的想法,如果给某车装上履带,可能就不会有"爬坡门"出现了吧。


两路战车部队,在"敌阵地"前停住了。早有一名战士,拿着红旗一下就插到了阵地中心,显示已被我军"占领"。这时,炮塔上的一个舱盖打开,车长钻出头来对记者说"感觉怎么样?""我想开一回。""小胡啊,有人想抢你饭碗啊!"车上人一片哄笑。


演习结束,对于记者来说是结束了,但对于装甲营的官兵来说并没有结束。熊营长对演习的点评开始了,略带沙哑的嗓音开始在演习场上响起。


"……一个情况:这边5车停止以后,别的车就不动了,有的车动,有的不动。现在的问题就是,你们这两个组太靠右,过了桥以后,和下车步兵的协同并不好,导致形成缺口。这两个组的指挥员是谁?你们过了桥要尽量向左边靠。下一次再出现这个缺口,你们班就给我跑回来!下面一个问题就是你这1号车,速度太快,你光顾着跟上前面的车,你后面的步兵就赶不上你。你过了桥10米就应该停下,然后后边步兵班进行超越……"熊营长点评了10分钟后,由连长组织各车组,就演习中出现的各种问题进行讨论,找出对应解决的办法。


"您对这次演习感觉如何"记者见到熊营长后,马上问他。


"还有提升的空间。"


说实话,熊营长个子不高,看上去挺年轻,甚至有点若隐若现的"大男孩"气质。但实际这都是外在的假象,陆战一旅两栖装甲团的营级指挥官,又怎么可能是等闲之辈。早过而立之年的熊营长,95年就考入北京装甲兵工程学院,和装甲车辆打交道超过了15年,来装甲一营的时间也超过了10年。


熊营长告诉记者,当年他到陆战队装甲团的时候,部队使用的是63式两栖装甲车。02年他当连长时换装的是86B两栖步战车,而他在05-06年读研究生的时候,部队换装了05式两栖步战车和两栖突击车。"短短6年,我们装甲营就换装了3次装备,每次都有不同特点。"


"您当时读研是什么专业?"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专业。"


"这专业跨度有些大。"


"因为通信对于战场实在是太重要了!"在熊营长看来,现代化战争中通信是重要的组成部分。"那我们的新战车信息化还体现在哪些方面?""这个就多了,你知道我嗓子为什么这么沙哑?"熊营长告诉记者,他的嗓子主要是原来部队使用86B步战车的时候喊坏的。因为过去的两栖步战车在泛水作战的时候,海浪一大就令驾驶员很难把握方向,因为他观察的视野很狭窄。只有靠车长探出头来指挥,而在高噪音的环境下,他就只能"声嘶力竭"。而现在的05式两栖步战车,驾驶员观察身旁的显示终端就可以了。



本文内容于 2010-5-7 8:22:03 被peng7239编辑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