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2.html


毫不夸张地说,关于招募和使用北美地方部队的政策从一开始就是混乱不清的。


最开始,北美的反叛者似乎只是一群手持破旧武器、没有经过正规训练的农民组成的乌合之众,只要看见英国国王乔治三世麾下强大的红衫军他们就会惊逃四散。然而邦克山战场上笼罩遍野尸骨的硝烟湮灭了英国人的美梦,波士顿的英国军队意外地成为被围困的目标。


英军将领们还记得在七年战争,也就是当地所称的法印战争期间,将地方部队训练成合格的战士需要多么漫长的时间,所以波士顿的英军指挥官托马斯·盖奇少将最初同意效忠皇室的当地人组建自己的武装时,只是想把他们当作民兵使用。


“卫戍部队命令,一七七五年十月二十九日。一些来自英国北部的商人及其随从住在本地,他们愿意为固守波士顿出力,卫戍部队总司令特命令他们武装起来组成一个连,名为皇家北不列颠志愿军。该连的标志为蓝色呢帽和圣安德鲁斯十字架,詹姆斯·安德森先生担任连长,弗尔姆·布莱尔和约翰·弗莱明任副连长。该连哨所和紧急集合地位于茴香会堂附近,其主要任务是在战斗时担任警戒部队以及在特定区域的街道上巡逻,并有权拘禁敏感时期出现在街道上的任何可疑分子或破坏分子。”


以上就是英国当局组建并使用地方部队的第一条通知。


通知公布后不久,蒂莫西·拉格尔斯组建了忠诚美洲联盟军,标志是左臂上系一条白布带;詹姆斯·福里斯特组建了忠诚爱尔兰志愿军,以白色帽徽为记;丹尼尔·默里少校也组建了身穿红衫的文特沃思志愿军。这些早期的地方部队始终没能发展壮大,英军弃守波士顿后,他们逐渐并入其他新组建的部队。此外,波士顿的失守实际上也意味着今后为英王效忠的北美人将不仅仅扮演民兵的角色。


不管有没有英军的正式批准,那些忠君的北美人纷纷开始组建自己的武装。一七七五年九月,在马里兰的一次民兵训练期间,半数萨默塞特县民兵戴上红色帽徽,往步枪里装上燧石而不是演习用的木片,击溃了支持叛乱的另一半民兵。这种忠君者的自发暴动并不总是能取得成功。居住在北卡罗来纳边远地区的众多苏格兰高地人组成了一支拥护皇室的部队,他们朝海边进发,准备加入地方长官的部队。一七七六年二月二十七日,这支部队在离目的地不远的莫尔寡妇溪遇到了一支叛军民兵部队。叛军拆掉了横跨溪流那座桥上的大部分木板,即便如此,唐纳德·麦克劳德上尉还是率领他的高地人无畏地发起了进攻。高地人手持苏格兰大砍刀和步枪,高喊着他们的战斗口号“乔治国王和大砍刀”,沿着那座桥冲向对岸,迎接他们的是叛军猛烈的步枪齐射。这简直就是卡洛登之战的惨烈重现,挥舞着大砍刀的高地人沿着被拆毁的桥艰难冲击,他们根本抵不住叛军有条不紊的齐射,不到一刻钟战斗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