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辉煌 正文 A计划—上海、海上3

找回的自我 收藏 7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123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0.html


9月17日晚,日本海军第二舰队的护航舰队和护航的四艘大型运输舰进入渤海,再过一天就可以靠上天津码头,运输舰上的近二十万日本陆军因为能马上为天皇而战,所以兴奋的手舞足蹈,连日本海军也陪着陆军在甲板上欢呼,庆祝他们马上可以回到旅顺港过安逸、悠闲的日子。上天要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马上就要被送上侵略战场日军士兵已经疯狂了。

日本海军中国方面舰队的主力从东海开赴渤海湾,舰队的翔鹤号、 瑞鹤号、祥凤号三艘航母都装备了新式的96式神风舰载机,准备用海航支援日军华北方面军。救国军却停止了对日军华北方面军的进攻,日军华北方面军终于稳住了南北二条战线。华中派遣军在徐州会战中进展顺利,本土派出的援军已抵达渤海,日军统帅部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在日军攻占上海的战役中,国民革命军就有三次机会可以反败为胜,而民国统帅部却一而在、在而三的错失良机,导致民国首都南京也被攻陷,而日军统帅部对中国军队的指挥失误似乎以习以为常,并不感到奇怪。

直至明治初年,日本平民才有了姓氏,其原始程度可想而知,据说日本人的姓氏许多都来自于其父母的交配地点,例如松下、小泉、河边、竹下等。本来还是半开化的民族,侥幸受到西欧文明的恩惠,而统治者不能理智的运用文明带来的力量,而把文明利器逆用,在中国犯下了人类空前的罪行,如果要称之为野蛮,单纯的野蛮人没有这样的酷烈。变态、残忍、人性扭曲的日本士兵一旦失去有力的制约就不能被称作为人,就象在南京一样,几乎所有的日军士兵都变成了禽兽,应该说连禽兽都不如。然而日军的兽行并没有吓住所有的中国人,长期在儒教礼仪教育下的中国人需要一个领袖指引他们应该怎么做,至少不是逆来顺受。在日军兽行刺激下的上海人,最先勇敢站出来的除了政党组织和军人以外,就是平时争强斗狠的帮会,他们也是有血性的中国人。

9月18日凌晨,宁夏城救国军联合政府临时总部。

民国政府代表何应钦等人到宁夏城已好多天了,刘益礼派人不冷不热地接待了他们,几天的谈判没有任何结果,何应钦多次要求面见黄铮,都被刘益礼以黄司令军务繁忙为由拖延。9月17日晚,何应钦突然被告知等黄司令从前线赶回来就接见他,何应钦屁颠屁颠跑来在宁夏政府会议室等了几个小时,凌晨1:00,刘益礼率代表团走进会议室。

“先生们,我抱歉的通知各位黄司令又赶去前线了,黄司令委拖我作为全权代表,我现在代表救国军正式通知你们,救国军收复上海的战役开始了,希望民国政府和军队能配合我军的行动。”刘益礼说话还是不紧不慢。

“收复上海,刘女士不是开玩笑吧。”何应钦根本不信,救国军远在华北,怎么会突然跑去收复日军屯重兵的上海。

“何应钦先生,我现在代表的是救国军联合政府,你认为我会开玩笑吗?”刘益礼带着礼貌微笑的表情变得严肃。

“那要国家政府和军队怎么配合你军的行动?”何应钦仍把救国军看成是一支未接受收编的地方军阀军队。

“让开重庆至上海、贵州至上海的陆地和空中走廊,让开琼州海峡海上航线,我陆海空三军要开赴前线。”刘益礼的话变得更加严肃。

“你好象在命令民国政府,我们拒绝接受。”何应钦似乎也有脾气。

“收复上海的战斗已经开始,如果你们不同意我军就打过去……”

“你们敢……”

“还有,我们会撤走华北北线的救国军,等日本军队把民国军队消灭了,我们再抗日。”刘益礼毫不客气的阻止何应钦对她话的打断。

“你们这是卖国行为,你们怎么敢这么做!”何应钦高声叫道,而且头上已见汗了。

“何应钦先生,你认为还有我们救国军不敢做的事吗?我们前线的将士在流血,我只给你们30分钟,现在是0:15分,0:45分得不到明确答复,四川军队就对湖北发起进攻。”刘益礼的话掷地有声。

民国政府退到武汉后,蒋委员长一直没好好休息,刚想睡一觉,戴笠赶来汇报了上海的情况,军统和上海青帮一直有密切联系,第一时间戴笠就得到了消息。蒋委员长没当回事,靠几个小流氓就能收复上海,几百个上海他都收复了。戴笠刚要告辞,何应钦的急电就到了。

“娘希匹,救国军眼中还有没有党国。”蒋委员长拍案而起“雨农,你对这事怎么看。”

“校长,救国军在全力对日作战,不会真的与我们打内战,不过如果我们不让路,或许……”戴笠没说下去。

“说让路就让路,党国的威严何在?”蒋委员长也要面子。

“校长,以卑职所见,四川名义上还是民国政府的辖区,我们可以对外宣称川军是奉命开赴前线的,即使救国军收复了上海也是一着死棋,上海处于日军海军陆军的夹击之下,等他们拼个鱼死网破,我军就可坐收渔利。”戴笠小心翼翼地说。

“救国军在越南海防不是还有海军吗?”

“日本海军是当世最强大的,我看他们的海军……”说这话戴笠心里没底,军统就是没法弄清海防海军的实力,不过照戴笠估计海防海军不可能强大到可以与日本海军对抗。

“好,让陈诚去安排,只让路不让地盘。”蒋委员长命令“通知李宗仁、白崇禧,对海防海军开放琼州海峡。”

凌晨5:00,火箭炮的火光照亮了尚未完全放亮的天空,004特种师一旅二团、三团突然对日军丰田武联队发起进攻,日军数个军营同时化成一片火海,勇猛的特种部队很快肃清了虹桥机场至青浦之间的日军,准备攻占丰田武联队部驻地青浦。

青浦镇有大量中国百姓,无法使用火箭炮等重武器攻击,罗鹰命令部队作好巷战准备,没想到丰田武得知虹桥机场一带失守,立即集结了联队剩余的3000多日军,在十几辆丑陋单薄的八九式坦克引领下发起反击。丢了虹桥机场,等待丰田武的是剖腹谢罪,丰田武联队在中国战场上也没遇到过对手。

罗鹰立即命令先头部队撤退,后续部队摆下伏击圈等待日军前来送死。丰田武率部追赶着一战即溃的中国军队,直至凶猛的炮火把他的皇军无敌梦和他的宝贝战车大队击成碎片。

“杀给给”丰田武还是执迷不悟,认为近战就可以占到便宜。

特种兵绝不会因为畜生集体自杀而屠杀到手软,怒火在每个有血性的中国人胸膛里燃烧,更不会因为日军把子弹退膛而和它们比赛拼刺技术,这是黄铮从建军开始就禁止的。很快丰田武身边只剩下几十个瑟瑟发抖的日军士兵和一地满身窟窿的尸体。

“团长,那是个日军大佐,要不要抓个活的。”一个士兵问二团长王占彪。

“我宁肯拿粮食去喂野狗,也不会去养那些畜生。” 王占彪一挥手,丰田武和那群日军变成了筛子。

凌晨5:30,天色放亮,海上天气晴朗,日本海军第二舰队司令官吉田善吾命令舰队向天津全速前进。一架小型飞机从日军舰队上空掠过,日军从没见过飞得这么快的飞机,还以为是眼花了。

“方位正确,鱼群在正前方,可以攻击。”麻雀侦察机向进攻机群报告。

“敌袭”听到更多飞机的轰鸣,日本海军终于反应过来。

五架猎隼歼击机俯冲下来,向日军护航舰队的大凤号航母发射了所有150枚火箭弹,大部分击中目标。火箭弹虽击不穿大凤号航母厚厚的装甲,但甲板上的几十架准备起飞的飞机被击毁点燃,在甲板上燃起大火。日军舰载防空火力还没来得及还击,歼击机已没影了。担任护航的日本海军第二舰队的金刚号战列舰、加古号重巡洋舰和八艘驱逐舰迅速摆出战斗队型,把运输舰和大凤号航母围在中间。

日军在努力扑灭大凤号航母上的火,让其余舰载机起飞迎战,不过日军没机会了,三十架雨燕接着赶到了。日舰所有防空火力努力开火,把天空打得烟雾团团,但对予轻盈的雨燕战斗机,防空火力仍显单薄,日军眼睁睁地看着雨燕战斗机快速掠过,准确地向日舰扔下炸弹,然后再拉起向日舰府冲扫射。日军各舰纷纷起火,防空火力大减。三十架猎鹰鱼雷攻击机的随后赶到,向日舰投放了致命的鱼雷。

蓝鲸号、鲨鱼号、虎鲸号三艘航母,二艘重巡洋舰长江号和黄河号、六艘轻巡洋舰、六艘驱逐舰、三十艘鱼雷快艇、三艘攻击潜艇组成的救国军海军第一航母舰队,正全速驶进渤海湾。早在一个多月前第一舰队奉命从海防出发,绕过琼州海峡、台湾海峡进入东海、黄海,到达黄海后就保持无线电静没。舰队各舰都装备了先进的雷达,可以探测到可能遇到的船队、舰队,预先躲避。

在旗舰蓝鲸号航母上的舰队司令李鹏飞,命令舰队在200海里外尾随日本海军第二舰队护航舰队到达渤海,黄铮的目标不仅仅是日军的护航舰队,还有日本海军中国方面舰队这条大鱼,要不然日军护航舰队早在黄海上就被干掉了。日本海军护航舰队在晚上降低航速行驶,有导航雷达的救国军海军第一舰队迅速接近并在天亮后发起攻击。

日本海军第二舰队司令官吉田善吾立即命令旅顺军港的第二舰队其余军舰出海支援,几艘驱逐舰驶出后,古鹰号重巡洋舰驶入由东侧的黄金山和西南的老铁山对峙而成的出海口,300米的出海口刚行驶了一半。

轰!一声巨响,古鹰号重巡洋舰舰首左侧触雷,被炸了个大洞,海水顿时涌入舰体。前面的驱逐舰怎么没触雷,平静的航道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水雷,古鹰号指挥官原田熊二已无暇细想。

“全速驶出航道” 原田熊二命令,上次衣笠号被炸沉在航道教训还没忘,旅顺军港只有一条91米的航道,每次只能通过一艘大型军舰。

轰!又是一声巨响,古鹰号重巡洋舰舰首右侧又触雷,也被炸了个大洞。

“岸边有人”古鹰号上的日军终于看见岸边树丛里有人在活动。

马大勇收到挺进军送来的补给中有五颗水雷,郑啸的亲笔信中详细说明了使用方法和布雷的时间地点,最绝的是黄铮想出来让日舰触雷的方法。9月17日深夜,马大勇挑了十个水性极好的手下,乘渔船到达旅顺军港出海口附近,带着水雷和绳索泅水进入主航道,绳索一头栓在水雷上,另一头拉到对岸,绳索中间坠上石头,使绳索沉入水中。日军小型驱逐舰驶过后,古鹰号这个大家伙驶来就快速拉动绳索,水雷变成了鱼雷,撞舰爆炸。

二枚水雷还不能立即炸沉上万吨级的古鹰号,虽然古鹰号已开始大量进水,还在拼命向前行驶。日军舰炮对二岸树丛猛烈射击,虽然日军弄不明白是怎么触雷的,但一定和岸边的人有关。

马大勇在最后一颗水雷的绳索旁,古鹰号驶过第三、第四颗水雷的位置都没再触雷,岸边已被炸成一片火海,他的手下已牺牲了。马大勇躲藏在岸边水中的一块礁石后,岸上已燃起了大火,古鹰号依然快速驶来。

“就是死我也要再加入救国军”马大勇紧握着水中的绳索,大吼一声冲入岸上的火海中,吼声甚至盖过了日军舰炮的轰鸣。

轰!古鹰号重巡洋舰中部触雷,轮机仓被炸毁,浮力支持不了舰体的大量进水,古鹰号缓缓沉入航道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