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赵秀才另类复仇记(民国往事征文)

往事并不如烟,一如邻村的赵秀才在七十年前的那次复仇行动,斑驳的记忆里他的影子早已模糊,却丝毫不影响他在众人饭后茶余的闲谈中的主角地位。我在幼年时候,曾睁大了眼睛好奇地问姥爷到底赵秀才做了什么,姥爷却总是一反常态的三缄其口,他翘起的嘴角中,一定隐瞒着什么秘密吧,我似乎都感觉到了这个秘密在微抚着我的头发,却一时之间不得端倪。

后来年纪渐长,阅历就伴随着岁月在见闻中厚实了起来,但在弄清楚赵秀才复仇的故事时,还是让我感到了不可思议。

赵秀才,原叫赵图南,乃邻村一书香子弟,父亲为前清举人,民国后家中有田地十几亩,日子倒也殷实。赵秀才因为从小耳濡目染礼仪,饱读诗书,谈吐儒雅,况又生的白净面皮,因此人送外号“赵秀才”。赵秀才原在县政府谋得一份文职,后来鬼子进犯,占领诸城,暴虐无度,赵秀才目睹国破之惨景,就赋闲在家,本想和刚结婚一年的妻子彩云隐匿乡间,却不想祸从天降。

准确地讲,出事的时候恰好在清明节,诸城乡间在这一天有打秋千、外出踏青的习俗,赵秀才的媳妇彩云也不免俗,约了两个同伴外出踏青,结果就碰上了鬼子。

一小队鬼子在这个时候出来,目的是什么已经不得而知了。他们见了彩云三个人,立刻欲火中烧,为首的鬼子怪叫了一声,于是所有的鬼子都扑向彩云三个人。见势不妙,彩云三个人拼命地往前跑,但是结果可想而知,最后全部被鬼子抓住了。

为首的那个鬼子,下巴上一个大黑痦子,面目狰狞,恶狠狠地把彩云拉到一边,然后合身扑上去。彩云死命的挣扎,衣服都被撕成了布条,白净的肌肤一旦绽露,就更加刺激了鬼子的兽欲。鬼子扳住了彩云的头,狠狠的撞在地上,让彩云一时疼的意识不清,鬼子随即得意的占有了彩云……彩云的女伴更加悲惨,他们被三五个鬼子围抱一团,争相蹂躏……当彩云再次清醒的时候,鬼子还在她的身子上肆意轻薄,彩云羞愤难当,随手一摸,摸到一块石头,然后用力打在鬼子的头上。鬼子猝不及防,被猛击一击,头破血流。顿时鬼子怒气冲天,从裤子上抽出匕首,刺向彩云……

等村里人发现彩云三个人的时候,彩云早已气绝身亡。彩云睁着双眼,手里还是拿着那块石头,零乱的头发也难以遮掩脖子和胸脯上的伤痕。其他两个女伴,一个被蹂躏致死,另一个已经疯疯癫癫,嘴里吆喝着:“彩云,大痦子的鬼子……”

赵秀才一言不发,只是让自己的清泪随风飘洒。他似乎觉得这是一场梦,一场噩梦,但是他也清楚的知道,他永远也不会醒来了,因为他的心已经痛的死去。

赵秀才独自在家里干什么人家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很长时间不出门了,只有城里的一个朋友经常登门,满脸的神秘。后来赵秀才开了门,终于走到了大街上,说了一句:“大痦子,田中次郎,好!”后来他就如疯子一般,在街上经常重复这句令人费解的话。

后来更令人费解的事情发生了:赵秀才结识了皇协军里面的臧鹏,而且跟他打得火热。村里人说赵秀才受的打击不小,乱了心智,跟二鬼子都混在一起了,甚至都有人开始在背后冲他骂“汉奸”了,赵秀才也不恼,回头笑一笑,摇摇头,眼睛里满是寒霜,森森的,让人心寒。

赵秀才花了不少钱,买了一批首饰,让臧鹏帮他向日本女人拉客户,臧鹏开始不愿意,后来架不住收了赵秀才不少的大洋,就开始利用舅舅是商会会长的身份向那些日本家属拉关系了。

赵秀才很怪,一般的日本家属他不愿意待见,而是坚决的要求能卖给田中次郎的家属。臧鹏就骂他犯贱,骂他不识好歹,但骂归骂,大洋已经拿了,那就得办事。但事情却出奇的不顺利,臧鹏每次都是空手而归,每次都说田中次郎的家属很是规矩,从不背着田中做事。

赵秀才等了将近半年,积蓄将近告罄,臧鹏却适时的传来了好消息,田中次郎的家属要求交易首饰,听到这里,赵秀才的眼睛露出了寒光,让一边的臧鹏一时摸不着头脑。

按照约定,臧鹏带着赵秀才走近了田中的家门口,按约定赵秀才接受完了卫兵的检查,田中次郎的老婆才开门,然后赵秀才才得以进门。赵秀才看见田中次郎的老婆非常有礼貌,很年轻而且颇有姿色,那为什么田中次郎还糟蹋他的老婆呢,赵秀才在进门的一瞬间不断的问自己。到了屋里,日本女人端了茶,这才切入正题。

赵秀才打开首饰包,摆出几件金银玉器,日本女人的脸上微微泛起了微笑,然后小心翼翼的拿起一只碧绿的玉镯套在自己的皓腕之上。赵秀才看见了她的手腕,就不禁想起了彩云,想起了和彩云平日里的恩爱,心里不禁一热,但是很快他的脑海里又呈现出了彩云在野地里直挺挺的躺着的一幕,阴阳相隔,心就揪得紧了。

日本女人心思细腻,而且又对每一件首饰爱不释手,于是就让臧鹏很是不耐烦。臧鹏跟日本女人说了两句,表示自己还有事情先走了,你们就慢慢来吧。他一拍屁股,径直出门而去。

日本女人刚要放下一个耳环,去拿一个羊脂玉环,却被赵秀才右手顺手抓住手腕,左手拎住了日本女人的脖子。日本女人张口要喊,赵秀才疾速撩起日本女人和服宽大的衣角塞住了她的嘴,然后双手一用力,日本女人就倒在了地上。赵秀才从首饰包里掏出一根细绳,三下两下就给日本女人的手给缠了起来。

日本女人睁大了眼睛,恐惧就涌了上来。

赵秀才慢慢的脱去衣服,一身的腱子肉竟然展现在这个日本女人的眼前,没人相信这么斯文的一个秀才会有这样的肌肉。

赵秀才的眼睛寒光闪烁,凶狠的表情与他的斯文相貌竟是那么的不协调。

赵秀才猛的扑了上去,他的眼睛里却分明看到田中次郎在强暴彩云的场景。日本女人吱吱呜呜的叫着,和服很快被撕了下来,只剩下一个衣角塞在嘴里,算是最后的一丝吧。一块巨大的白玉展现在赵秀才的眼前,他却念了一句奇怪的话:“大痦子,田中次郎!”然后凶猛把身体一挺,不分青红皂白践踏着身下的女人,女人的身体快速的收缩了一下,然后痛苦的嘶叫声从她的心底传了出来……

很久,赵秀才才停了下来,半蹲在女人的身旁,目不转睛的望着女人的鲜血,说:“血债血偿懂吗?我老婆也是这样!”然后他把双手紧扣在女人的脖子上,女人渐渐地闭上了眼睛,然后头一歪,断了气。赵秀才说:“毕竟我是中国人,从不愿意对女人动刀枪!”

赵秀才穿好了衣服出门的时候,还分别和门口的两个卫兵鞠躬,一脸灿烂地笑。

后来就再也没人有见过赵秀才,有的人说他投奔了国民党,后来去了台湾;有的人说他自己做了土匪,后来被日本人打死了;也有人说亲眼看见他被日本人抓住了,砍了头……

不管怎么样,我们村的人在说他的故事的时候,还是一脸的悲壮。






为了挖掘民国时期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故事、极力还原那个时代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全貌,进而为当今的世人留下一幅有别于正史的民国时期珍贵的草根生活全景图,铁血网携腾讯网、凤凰网、TOM网、西陆网联合开展“民国往事”主题征文。您可以通过您手中的笔,叙述您的祖上在那个年代的生活故事,例如“我的曾祖是这样求职的”、“我的爷爷看病的故事”等等。欢迎参加本次征文,用自己的笔,书写中华民族民国时期的草根史。


点击了解活动详情

http://bbs.tiexue.net/post_4184800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0-5-9 11:44:52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