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原创——《冉》

X年前。。。。。。


热带某地




“大熊,快,放苍蝇!”


话音未落,大熊手中的35口径榴弹发射器就传出了嗵嗵的发射声。


杨子喘着粗气,利用这个间隙换下了已经射空的弹夹


“妈的,没大苍蝇了,射完这一轮就只有蜜蜂了,这群猴子太多了!”


大熊也气喘吁吁的丢掉了已经射空的6发装榴弹鼓,换上了新的。


“佛爷跟屁钱怎么还没到接应位置?”


杨子对我吼着


“我他妈怎么知道!我的弹药不多了!”


我一边吼回去一边从杨子的身后摘下了他的85,又从他的背囊外袋抽出了2个弹夹


用习惯了短突,突然换成了85,感觉好像在打玩具枪。


“我们带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这帮猴子死追啊?”


草驴问着杨子,手里的短突却没闲着,用点射不停的向密林深处的人影点名;


“不该问的别问,有命回去了才能知道。”


正说着,身后的小土丘上响起了班用机枪轻快的射击声


“操,总算来了。交替掩护!大喷跟我垫底,撤!”


随着杨子的叫喊,大家开始交替的向身后的小土丘撤去。




“日,你个孙子,为什么每次都让老子跟你一起垫底!”


我将手中的85递给了从身边撤离的草驴,又接过了草驴给的两个弹夹给自己的短突换上。


“谁叫你小子跟我一样命硬呢!小崽儿,路上放个牛粪,别叫这帮猴子舒服了!”


小仔儿是负责爆破的,他属于重点保护对象。到不是因为他瘦小可爱,而是因为全部的炸药都带在他身上。


还有一公里就可以到达接应地点了。


杨子跟我在队伍的最后一边继续射击,一边交替的向土丘转移着。


等我们俩撤到小土丘时,大家已经构筑好了倒三角的防御。


远处追兵的枪声也稀落了下来。


“日哦,这下好了,改成阵地战了。最后别当了王成!”


敌人死死的将我们卡在了这个不足一百五十米的小土丘上。看样子是不准备让我们溜过去一个人。


一公里,只要在向东移动一公里我们就可以到达接应地点!




“有人挂花没有?”


杨子唯一继承队长的只有他的驴嗓门


“OK啦!就是草驴的屁股咬掉了层皮!”


随着小崽儿的回答,大家哄笑了起来。


“笑个P,快点检查武器!一会哭都来不及!”


正说着,远处的丛林里传出了两声爆炸。


看来小崽儿的手艺还是那么地道,敌人中套了。




我正在心里想着回去怎么慰劳下小崽儿的时候,突然觉得右手小臂一凉。心想坏了,中枪了,一定是敌人的狙击手跟上来了。想要出声警告大家,却发现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盯着我看。


低头向手臂上一看,我的娘呀。原来是一条此地特有的丛林蚺一口叼在了右手小臂上!


这条丛林蚺大概有2米来长,最粗的地方快有小崽儿的小腿肚粗了。


它现在一边叼着我的小臂一边准备将身子卷上来。


我反手抽出手枪对着这条丛林蚺就是一枪,直接将丛林蚺的头从身体上打断。


这种丛林蚺皮糙肉厚,鳞甲结实,就算是匕首也没办法迅速把它砍断了。




随着我的这声枪响,敌人也以为我们想要突围,加强了对我们的火力!


不知道是丛林蚺刺激了我们体内最原始的求生欲望还是怎么地。


所有人在杨子的招呼下,开始强行向接应地点突袭;




二十分钟后,我们已经在接应地点与接应我们的大部队汇合了。


敌人也因为接应地点的地理位置而放弃了追击。


子将我们带回的沾满鲜血油布包交给了需要它的人。


而我则靠着棵芭蕉树,让大英帮我取下一直叼在小臂上的丛林蚺头。


大英笑着问我


“你就带着这么个玩艺儿跑了一公里?”


“您别逗我了,刚才跑的太急了,我都忘了身上还带着这么个玩意儿了!对了,我不会中毒吧!”


我一边呲牙咧嘴的看着大英将蚺头从我的小臂上拔下来。


“没事,放心吧,这种丛林蚺没毒的,一会给你打针抗生素就行了!对了,几颗牙齿你不要吗?在这里有个传说,是用蚺牙做的手链可以避免再次受到它们的伤害。”


“拉倒吧你,这辈子再不来这鬼地方了!”


“那你不要,我要了,做成标本摆着也好看!”


大英说完给我打了一针抗生素就高兴着拿着个手术钳夹着那个蚺头哼着小曲走了。




杨子这时走过来做到了我的身边,给我的嘴上插了根点好的烟;


“她没问白米的事情?”


“没问,又不是第一次跟着我们出任务。”


虽后杨子我们俩就这样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抽烟。




多年后,在大英的婚礼上。


喝醉了的大英一直喊着白米这个词。


人们都很奇怪新娘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白米,新郎的家人以为这是新娘老家嫁女的一种习俗!


然而,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我跟草驴知道其实大英呼唤的是一个男孩子的绰号。


那个男孩子很多年前为了一个神秘的油布包把自己留在了异国他乡。


那年他只有19岁,是个通讯兵,有个喜欢的女孩叫大英。




后记:


又是很多年后,我在网络上偶然看到一个军事论坛里的某个资深军迷网友发表了一篇文章来介绍当年曾经追击过我们的敌方部队。该部队的荣誉称号就是用咬我的那种丛林蚺的名字来命名的。该部队曾经在南亚地区盛极一时,但经当年一役却迅速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


而我们亦同样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们拼死带回的油布包里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