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金正日并不经常出访,他已经68岁了,而且自从两年前中风之后,他一直都没有完全康复。而他的国家一如既往地贫穷,一些分析家警告称,朝鲜正处在一种重返飢荒的状态中,就和在90年代末大飢荒的情况相若。


世界各国希望金正日能重返有关朝鲜核武器问题的谈判,但是他表现出的兴趣并不大。实际上,儘管平壤政府极力否认,金正日政府仍涉嫌在一个月前炸毁韩国军舰「天安号」,事件导致了46名韩国士兵死亡。这完全不是一个表明渴望回到六方会谈的有利信号。至于金正日则全神贯注于「家里」的事,想安排他28岁的儿子成为朝鲜领导的继承人。对于这些事,外界一向所知有限。


可是现在,金正日已经在路上,坐着豪华列车出访中国,而这也是他自2006年以来首次访华。他在週一(3日)抵达了大连这一东北部的港口城市,在本週三(5日)抵达北京,与中国最高领导人会面。腰围大于2尺6,一定要看


中朝两国的领导人将会讨论很多的问题,而金正日也许会发现招待他的主人家「有点情绪」。中国关心的是在韩战结束57年后北方地区的稳定,在安全领域(security sphere)的层面上,朝鲜是东北亚一个十分有用的缓冲区。在朝鲜之外的东北亚地区,佔主导地位的仍是美国及其盟国。最近,中国一直试图在朝鲜获得更多的矿物资源和商品来支持经济的持续增长。近年来,中国也一直或多或少地向平壤施加压力,令朝鲜坐在六方会谈的桌子上。


在正常情况下,这些话题将会主导两国之间的会谈,也就是双方「唇齿相依」(as close as lips and teeth)的问题。可是现在,情况有些不正常,在3月26日沉没的韩国海军护卫舰「天安号」使金正日的出访行程变成「微妙的问题」。儘管韩国尚未明确公开指责,而平壤政府一再否认有任何责任,但韩国内部普遍相信「天安号」是被朝鲜鱼雷击沉的。


儘管此次行程是在几个月前安排的,但韩国政府对于北京在「天安号」事件发生后不久就接待金正日显得有些恼火。本週二在汉城的讲话中,韩国总统李明博谈到朝韩关係时明确表示,「天安号」事件胜过一切。韩国政府已经成立了一个由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和瑞典专家组成的国际调查小组寻找「天安号」沉没的确凿证据。如果获得了相关的信息,李明博表示,韩国将对有关责任方採取「明确和严厉的措施」。李明博补充说:「军舰沉没不是一个简单的意外,在事件发生后,我就有一种预感,这是一个严重的国际问题,涉及南方和北方的关係。」


汉阳大学教授柳世姬(音译)指出,有两个因素造成朝鲜局势的不稳定─朝韩双方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和外界对朝鲜施加的压力直接威胁到朝鲜政府的政权和安全。


现在,朝韩双方的冲突已经升级,如果多国调查小组发现了任何有关鱼雷的线索,愤怒的韩国将拉拢其盟友美国惩罚性制裁朝鲜。这将会使中国处在一个「不舒服的位置」(uncomfortable spot)。


毫无疑问,在本週,金正日将会拿出「乞丐的杯子」(beggar's cup ),因为现在他的国家经济情况已经十分可怕。如果要稳定国内的政治局势,朝鲜政府要尽量避免经济崩溃。因此,如果韩国撤回部分的贷款援助和对朝贸易,中国很可能就要填补缺口。

柳教授指出,在国际社会热切关注「天安号」事件时,金正日大概要确保北京在联合国和朝鲜的立场一致。中国或多或少都会坚持与平壤保持友好关係,无论是在其情况坏的时候,或是更差的时期─事实上,在朝鲜没有所谓好的时期。现在,金正日已经再度求助,他肯定会向中国要求支援。「这就是中国所要面对的两难局面」,柳教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