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十二卷 上官医子 第二百六十七章 装神弄鬼

古道惊虹 收藏 0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URL] 第二百六十七章 装神弄鬼 “前辈!魔神宗四大长老果然击杀了楚枫!”武当山上,宋子都与蒙面道人站在一起。蒙面道人长吁了口气,道:“他到底是死了,子都,以后再无人能阻你登盟主之位!” 宋子都剑眉一扬:“前辈,我倒希望楚枫没有死去!” “嗯?” “我要让他亲眼看到我登上武林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二百六十七章 装神弄鬼

“前辈!魔神宗四大长老果然击杀了楚枫!”武当山上,宋子都与蒙面道人站在一起。蒙面道人长吁了口气,道:“他到底是死了,子都,以后再无人能阻你登盟主之位!”

宋子都剑眉一扬:“前辈,我倒希望楚枫没有死去!”

“嗯?”

“我要让他亲眼看到我登上武林盟主那一刻!”

“子都,别再多想了,如今楚枫已死,关东十六路武林也落入魔神宗之手,我看魔神宗下一步必定是要向各大门派出手,只要它一向各大门派出手,便是你号令天下的大好时机!”

“弟子知道!”

……

在慕容山庄那房间内,慕容跪在父亲身边,头枕在父亲怀中,然而慕容直端木讷地睁着眼。

“爹!楚枫死了!”慕容轻轻说了一句。

慕容直端木然地望着慕容,并无半点反应。

慕容喃喃道:“我早叫他退出江湖,他这人太天真,太傻气,他根本就不该涉足江湖,他无门无派,又好管闲事,又爱生事端,怎不让人欺负?他一心只是想仗剑江湖,为何正邪都不放过他,要置他死地?”

慕容直端听着慕容喃喃诉说,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他之前还说要来姑苏跟我痛饮千杯,到底是来不了姑苏了,还有他说过八月十八要与我观赏钱塘大潮,他虽然忘了,但我没有忘记,不过无论怎样,他也是看不到钱塘大潮了。我们结拜时起誓,‘虽不同生,但愿同死’,如今他死了,我却不能同死,我真是愧对于他。”

慕容双眼闪着泪光,抬头望着慕容直端:“爹,蜀中发生了一些事,孩儿要马上入蜀,要有一段时间不能陪着爹了!”

慕容滴下两滴眼泪,慕容直端还是一脸木然。

……

兰亭坐在桌子前,默然无声,自楚枫死后,她就未发一言,村民亦不敢打扰她。

已是夜深,兰亭抬头望着黯淡的月色。自己行医这么多年,救人无数,从来药到病除,被誉为天下第一医子,自以为堪比扁鹊、华佗,今日却因一服药害了一人,她感到一阵莫明的隐痛,不是因为开错药,是因为楚枫的离去。

她想起了许多,楚枫煮药时那大花脸、展示“秦墨真迹”时那一脸尴尬、吃药时那一脸苦相、泰山顶上烧烤时那一脸得意、还有他肚子是不是响起的“咕噜”响声、以及他常常有意无意的嬉皮笑语,太多太多的痕迹印在了兰亭心中,挥之不去。

她与楚枫不过相处十余日,但这十余日是她行医这么多年,最感开心、最感新奇的日子,那一幕幕情景在她脑海闪现。

她每日被楚枫挽着上山采药,觉得有一种莫明的亲密感觉,她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只觉得是与生俱来,她也知道楚枫必然也有这种感觉,然而他死了,如此之突然。

她慢慢走到那一排尸体处,最边的那一具便是楚枫的尸体,同样用一方白布盖着。她俯下身子,轻轻揭开盖着楚枫之白布,黯淡的月色下,楚枫脸容变得十分平和,甚至还露着一丝笑容,仿似熟睡中的婴孩一般。

兰亭伸手慢慢抚向楚枫脸庞,抚着那一抹浅浅的指痕,然而,下一刻,楚枫无声无息睁开了眼,直直地望着兰亭。

“阿!”兰亭惊呼一声,两眼一黑,整个人晕倒在楚枫怀中。

不知过了多久,兰亭幽幽睁开眼,却看到楚枫正笑眯眯地望着自己,她“阿”的两眼一黑,又晕了过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兰亭再次幽幽睁开眼,她看到一个人背着自己,一身蓝衫,背着古长剑。

“姑娘,你醒了?”是楚枫的声音。

“你……你是……”

“姑娘,我要转身过来了,你莫又要晕了去!”

楚枫慢慢转过身来,望着兰亭,还是那一张脸,还有那一道指痕,以及那略带俏皮的笑容。

兰亭颤口道:“你……你是人是鬼?”

楚枫一怔,旋即笑道:“当然是鬼,阎王爷说我在下面一个人太闷,要我找个人来陪,我想来想去,不知找谁,只好回来找你!”

“你……你为何要找我?”兰亭颤抖着声音。

“我张眼第一个看到的是你,当然是找你了。”

“楚……楚公子,是我害了你……”

楚枫奇怪她这话,不过却道:“既然你知道害了我,那就乖乖跟我下去吧。”说着伸手去执兰亭之手,兰亭“阿”的一声,两眼一黑,又晕了过去。楚枫一怔,想不到又把人家吓晕了去。

当兰亭再次幽幽醒来、睁开眼时,发觉自己正躺在平时睡的床上,屋子点着灯火,轻轻扬着。

“姑娘,你终于醒了?”

一把声音在屋中响起,飘飘渺渺,若有若无,是楚枫的声音,但屋中并没有楚枫的身影,兰亭惊颤道:“楚公子,是……是你么?”

“是我呢!”

“你……你在哪?”

“姑娘,我不敢再现身了,我怕又将你吓晕了去!”

“你……你还要带我下去么?”

“不带了!既然你不想跟我落去,我找其他人陪我算了!”

“阿?你准备找谁?”

“不知道!碰见谁就带谁。或者带走小妹也不错,她喜欢我造些小玩意给她玩!”

“阿!不要,你不要害小妹!”

“但我在下面闷得很,我一定要找个人来陪!”

“公子,是我害了你,你……你还是带我下去吧。”

“那我现身出来带你走了?”

兰亭没有作声,不过身子微微颤抖着。

“我现身了,你不要又吓晕了去!”

只听见床下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楚枫居然从床底下爬了出来,倒是把兰亭怔了一怔,她还没听过“鬼”会藏在床底下的。

楚枫笑眯眯望着兰亭,道:“上官姑娘,跟我走吧!”说着伸手执住兰亭玉手,兰亭一阵心惊之余,突然发觉楚枫之手十分柔润温暖,跟着她看到烛光下楚枫映照在地上那修长身影,惊愕道:“你不是鬼?”

“你说呢?”楚枫还是执住她玉手。

“但你明明已经死了,怎会……”

楚枫道:“我只知道我睁开眼,就看到你‘阿’的一声倒在我身上,旁边是一排死尸,把我吓了一跳!”

“我们见你气息全无……”

“气息全无?”楚枫用手指探了探鼻子,又探了探脉搏,道:“不是阿,很有气息,也很有脉搏!”

“但当时你确实气息全无,所以就……”

“所以就将我放在那排死尸处,把我当死人了?”

兰亭咬着嘴道:“我们都以为你死了……”

楚枫嘻嘻笑道:“是啊,我是死了,你现在跟不跟我下去?”

兰亭忽察觉楚枫还执住自己之手,连忙一下缩回,满面生红,楚枫尴尬一笑,讪讪道:“我看姑娘是不会跟我下去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