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三百六十八章 愤怒的克拉迈尔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1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离开了帝国总理府,齐楚雄和罗蒙一起来到了戈培尔大街五十六号,这是一栋六层高的传统德式建筑,设计风格简洁朴实,而且仿佛是为了迎接新的主人的到来,这里的每一扇窗户都擦的非常干净,给人一种透明的感觉。

克拉迈尔的办公室位于大楼的三层,办公室的地板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人走在上面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一张宽大的办公桌被摆放在房间靠近窗户的位置,“地心之光”透过窗户,恰好照射到办公桌上的一面“卐”字旗上。

“您好,尊敬的齐医生,能够在这里见到您可真高兴。”克拉迈尔这时正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他一看到齐楚雄和罗蒙走进办公室,立刻迎上去和齐楚雄拥抱在一起。

齐楚雄并不习惯这种异常亲热的欢迎方式,他轻轻推开克拉迈尔,颇有礼貌的给对方行了一个举手礼。

“能够再次和您见面我也感到很高兴。”他放下手微笑着说:“很抱歉要占用这栋原先属于您的办公楼,如果有可能,我倒情愿对您做出一点补偿。”

“我们是朋友,干嘛要说这些呢。”克拉迈尔拉着齐楚雄的手,请他坐到沙发上,还为他端来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但是不知何故,他却始终没有理睬和齐楚雄一同到来的罗蒙。

“咳。”罗蒙清了一下嗓子。但是就在齐楚雄以为他会发表一番长篇大论之际,却意外的听到他说:“齐医生,克拉迈尔将军会告诉您交接手续该如何办理,我还有事要办,就先走一步了。”说罢,他甚至不等齐楚雄和他道别就转身离去。

“他这是怎么了?”齐楚雄对罗蒙的表现感到十分纳闷,但是克拉迈尔却在他耳边没好气的来了一句:“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对自己讨厌的人连句再见都不会说。”

“!”齐楚雄一愣,“您这是在说我吗?”

“哦,不,不,不,您别误会。”克拉迈尔急忙换上一副笑脸,“我们还是谈正事吧,我已经责成手下用最短的时间将这栋大楼收拾一新,喏,这是办公大楼里的全部物品明细,请您清点一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清单递到齐楚雄面前。

齐楚雄接过清单,连看都没看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克拉迈尔见状急忙问道:“齐医生,您还是看看清单吧,万一要是少了什么东西,那我可就说不清楚了。”

“我相信这种事情不会发生。”齐楚雄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尤其是像您这样的大人物,根本犯不着因为几件不值钱的东西而去玷污自己的名声。”

“是啊,您说得对。”克拉迈尔对齐楚雄的这句话感到颇为受用,他接着忍不住抱怨道:“其实我一直认为您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只可惜有些人不这样认为,他们总是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待您,这对您一点也不公平。”

齐楚雄心中一动,顺着克拉迈尔的话说道:“别人怎么看待我没关系,只要我的朋友们支持我就行,比如说您,虽然我们只是第二次见面,但是彼此之间却并不陌生,我们中国人有句谚语叫做有缘千里来相会,看来我和您还真是很有缘分。”

听到齐楚雄这种亲切的话语,克拉迈尔顿时激动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好,由于帝国种族和解事务委员会的成立,原本由他负责的集中营管理局已经被下令解散。他是个野心勃勃的人,绝不甘心就这样失去自己手中的权力,但是由于他的顶头上司罗蒙一直很讨厌他,所以就趁机没给他安排新的职务,他也因此对罗蒙充满了怨恨。

“您的这句话真让人感动。”他心头压抑已久的愤怒终于有了爆发的机会。“我的那位上司可不像您这样彬彬有礼,论军衔我比他要高,可是他从来就不知道尊重我,有时候我去向他汇报工作,他竟然不请我坐下,让我像一个小兵一样站着和他说话,只有市井无赖才会做出这种无礼的行径……”

克拉迈尔越说越生气,到了最后竟然对罗蒙破口大骂:“他算什么东西!当年不过是我手下一个小小的中校,就因为潜伏到吕贝克身边立了功,才爬到了现在的位置上,可是他现在翅膀硬了,竟然连我都不放在眼里,我就不信好运气会一直站在这狗娘养的混蛋身边,他早晚有一天会倒霉的!”

齐楚雄盯着克拉迈尔愤怒的脸庞,突然微微一笑,“很抱歉,将军先生,您对我说这些,难道就不害怕我会告诉罗蒙吗?”

克拉迈尔脸色一变,立刻讪笑道:“呵呵,我是一时着急,所以说了些胡话,您可千万别当真。”

“哼,原来他是个敢说不敢当的家伙。”齐楚雄藏起心中的鄙视,继续微笑着说:“其实您大可不必为自己的言行感到紧张,我这个人没什么能耐,但是却从来不会到处乱打小报告,尤其是当有人在我面前吐露肺腑之言时更是如此。”

“原来我还一直为统帅阁下非常看重您一事感到困惑,如今看来他的选择还真是没错。”克拉迈尔的脸色迅速由阴转晴,“您果然是一位与众不同的人物,能和您交上朋友确实是我的荣幸。”

“谢谢您的夸奖。”齐楚雄没心思听克拉迈尔令人肉麻的恭维之词,他迅速换了一个话题:“据我所知,原先由您主管的集中营管理局已经解散,那么您以后打算做些什么呢?”

“唉,别提了。”克拉迈尔沮丧的说:“除了一些监狱依旧由我负责管理之外,我什么也做不了,我是真想为统帅阁下和我们的国家做点事情,只可惜有些人就是不理解我的心情。”

“呵呵,您说的有些人大概就是罗蒙吧。”齐楚雄笑着问道。

克拉迈尔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其实您完全不必为自己的前程而担心,因为我相信统帅阁下绝不会让一个有着报国之心的人过着无所事事的生活。”齐楚雄拍了拍克拉迈尔的肩膀。

“齐医生,如果您愿意在统帅阁下面前替我说句公道话,那么我一定会记住您的这份好意。”克拉迈尔顿时面露喜色。

“请您等我的消息吧。”齐楚雄端起面前的咖啡轻轻呷了一口。“我会选择一个合适的机会向统帅阁下推荐您,但是这需要您耐心等上一段时间。”

“没问题,只要能够为国效力,我就是等上再长的时间也无所谓。”克拉迈尔满心欢喜的说:“我看这样吧,今天中午请您赏光,我们一起共进午餐,顺便聊聊我们彼此的人生,您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因为我从来不会拒绝来自朋友的邀请。”齐楚雄笑着说。

在和克拉迈尔进行了一场气氛非常融洽的午餐后,齐楚雄回到了艾德斯瓦尔宫。但是刚一进入花园,他就看到了一幅令人生厌的画面,弗莱舍尔和玛格达双双坐在假山下面,旁若无人的抱在一起调情——弗莱舍尔把手伸进玛格达的军装里肆意乱摸,而玛格达脸色潮红,紧紧贴着丈夫的胸膛,嘴里面还发出了低声的呻吟。

玛格达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从来不肯放过任何可以使自己受人羡慕的机会。就在弗莱舍尔回到施特莱纳身边不久,她就急急忙忙的回到了丈夫身边。原本弗莱舍尔对自己的妻子还窝了一肚子的火,但是当玛格达赤裸的躯体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好色的本性又一次战胜了内心的愤怒,两人再度打得火热,每当深夜来临时,艾德斯瓦尔宫的走廊里经常可以听到从他们的房间里传来的那种令人面红目赤的淫笑声。

“真是一对不要脸的狗男女!”齐楚雄在心里低声骂了一句,便急匆匆的向宫殿大门走去。

弗莱舍尔这时也发现了齐楚雄,他心头一紧,立刻推开玛格达,飞快的跑到齐楚雄身后,不由分说的抓住对方的胳膊:“齐医生,您是不是来找统帅阁下的?”

“就算是又怎么样?难道这也需要对您汇报吗?”齐楚雄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哦,您这样可不好,什么事情都得按规矩来,如果您有事要见统帅阁下,那么您必须先向我说明是什么事情,然后由我去通知统帅阁下,至于他是否愿意见您,那就要看他的心情了。”弗莱舍尔阴沉着脸挡在齐楚雄面前,仿佛一条忠实的看门犬。

齐楚雄强忍住心头的怒火,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缓:“请您转告统帅阁下,帝国种族和解事务委员会即将举行成立仪式,我想请他亲自出席。”

“原来他不是为了罗森巴赫的事情来的。”弗莱舍尔心里暗自松了口气,“好吧,齐医生,请您随我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