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大白菜3元/斤 | 西安:土豆4元/斤 | 广州:通菜5元/把

嘉兴:春笋5元/斤 | 石家庄:青椒3.4/斤 | 百色:香菇65元/公斤

苦瓜6元/斤 空心菜5元/斤 |


有关部门不能以天灾为理由来搪塞民众,无论是季节性因素还是天气原因,皆不足以解释近年来菜价的持续上涨。




“五一”刚过,持续不断上涨的菜价已经让民众寝食难安。据5月4日《农民日报》的一组报道显示,全国各地正在经历新一轮的菜价上涨。有些城市,已经吃不到3元以下的蔬菜了。中国人吃的比美、日、韩便宜的心理优势,正在被上涨的菜价蚕食。




对于今年的菜价上涨,各地政府部门的解释大同小异,不是北方的倒春寒,就是东北的大雪、山东的大风,还有西南的大旱。总之,是把绝大多数的责任都推给了老天爷。这背后的逻辑其实就是,此轮菜价上涨是因为天气因素造成的短期现象。



真是这样吗?



民众对于近年来的菜价不断上涨自有切身感受。事实上,有关部门零散的统计数据也表明,近年来鲜菜价格已经处于一个长期的上升通道。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我们看到,2008年4月份的鲜菜价格虽然环比有所下降,但是比2007年同期仍然上涨了13.6%,而2009年4月份的鲜菜价格又比2008年上涨了10.9%,今年4月份的鲜菜价格数据还没有正式出炉,但是,从国家统计网站50个城市的食品价格表单也可以看出,今年的鲜菜价格与去年相比,至少应该上涨10%以上。



事实上,不只是近年来4月份的数据如此,在2009年1月份,鲜菜价格同比上涨19.6%,彼时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中国经济正处于低谷。我们可以看到,即便是经济危机亦未能阻挡住菜价强劲的上升势头。



把菜价上涨归因于天灾,难道前年、去年和今年,年年天灾乎?显然,有关政府部门不能只是以天灾为借口来解释近年来菜价的持续上涨,无论是季节性因素还是天气原因。



从影响菜价的长期价格因素来看,必须要考察,劳动力价格、利率水平、生产资料、以及水电油等基础性产品的价格,以及政府税费的变化。在这些因素中除了劳动力价格的有限上升是合理的,其他因素的变化皆可以商榷。



不可能指望在一个低利率的环境中,吃到廉价的蔬菜;更不可能在一个能源被垄断和到处都是收费站的市场中,山东的蔬菜能够以很低的运输成本被送到全国各地。要遏制菜价过快上涨势头,显然,不能靠天吃饭,而是应该排查其中的非市场因素。这些不合理的因素,对菜价上涨的贡献率究竟有多大,有关机构不应该是一笔糊涂账。由此,也才能对症下药。



政府对菜价的调控只能是最大化地去除其中的非市场因素。除此之外,才会有菜价的合理上涨与合理下跌。



现在,食品价格上涨已经成为物价上涨的主因,而鲜菜、水果等又为食品价格上涨做出了最重要的“贡献”。如今民众已经吃上了“天价”蔬菜,中国经济正在好转,“菜篮子”却又闹起了“危机”。有关政府部门还能继续安心于菜价的“天演论”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