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地精 正文 41

半残的小兵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URL] 地精稳定了华北胜利岛的防务后没多久就接到了来自武汉方面的急电,称在海南岛的日军已经开始集结,似乎有北上进攻的可能,因此特请查精武上校前去参加紧急会议,商讨国军的有关对策。 军政部于11月1日第三光棍节在汉口召开了各兵种长官联席会议,何应钦称根据目前他们手里所掌握的各种情报,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


地精稳定了华北胜利岛的防务后没多久就接到了来自武汉方面的急电,称在海南岛的日军已经开始集结,似乎有北上进攻的可能,因此特请查精武上校前去参加紧急会议,商讨国军的有关对策。

军政部于11月1日第三光棍节在汉口召开了各兵种长官联席会议,何应钦称根据目前他们手里所掌握的各种情报,日军已经在海南集结了第5师、11师、第3装甲师、台湾军一个混成旅和海军陆战队共10万余人,加上海军第5舰队的几十艘各种舰艇和一个联合航空队,很明显敌人将会有大的动作。

军委会参谋长陈诚指出目前广东方向国军有很强大的兵力,而广西方向则较为薄弱,力量分散,因而日军有可能会先对广西下手,众军官对此都非常赞同。

另外老蒋为了确保广西的安全,并没有参加在汉口的这次会议,而是在桂系老大李宗仁和白崇禧的陪同下到桂林视察,而且委座的电报也几乎就是在汉口会议正在进行的时候就发了过来,看来这速度也是真够快的。

已经成为中将军长的刘华庭听着陈诚宣读电报,一边小声地对地精说“你看总长的表情好像有些不太自然啊。”

地精说“我早就看出来了,用不着你来提醒。”

原来委座的电报有这么些字:此电十万火急,广西兵少且粮弹均缺,须立即出动大军支援,方可平安。

杜聿明说“看来那边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校长一定是想让我们装甲兵团进入广西。”

刘华庭说“我们已经集训了差不多两个月左右,就等着会在必要的时候出动。”此时他原来的54师已经扩编为军级建制,下辖3个师和一个旅,配备了一些新式武器,不过依然还是装甲兵团的直属部队。

廖耀湘说“桂系在后方虽然人少,但并不是完全缺乏了战斗力,至少可以顶住日军的一些小规模的攻势。所以我们只需要派出坦克支持就行了,用不着派步兵。”

邱清泉说“拿我们的坦克作为挡箭牌,小诸葛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杜聿明说“既然委座已经亲自发了这封电报,那广西就一定是有问题,不如就帮他们一下好了。”

廖耀湘有些疑惑“那我们长途运输和补给的问题该怎么办?”

刘华庭说“咱们手里有的是大力神和军舰,可以随时提供支援。”

杜聿明说“我看这法子可以,只要三军能够通力合作,一定能把日军击退。”

何应钦高兴地说“那咱们就各自做好准备吧,这次的会议很成功,我们不要辜负了校长的期望。”

刘华庭和地精在从会议室出来以后,就开始商量具体的办法,最后他们决定先将装甲兵团的参战部队运往广东,然后再向西机动增援桂军,巩固当地的防御。同时地精也将直接调用很早以前就驻扎在宝安区基地的几艘定江型驱逐舰和一些战斗轰炸机,负责配合进行先期的抗登陆作战。

日军方面也组建了南方司令部,专门负责进行对华南地区的作战行动,大批官兵、军需物资和装备正源源不断地从上海和台湾南运到达海南,只要有足够的机会就可以向北边的中国军队发起进攻。

另外那个倒霉的松村部队休整了几天后,就被从华北经上海调到海南岛基地,并划归以前的老上级第5师指挥,准备担负战场预备队的任务。比起冰天雪地的东北和漫天黄土的华北,海南岛的环境也还不错,天气相对来说还是较为温和的。

国军部队增援广西的计划原本是在井然有序的进行当中,戴安澜指挥的装甲兵团第200师和刘华庭手下的54军一个团作为先头部队已经到达了广州,可接下来几件突发的意外事件却差点让国军的战场主动权给丧失掉。

这第一件事是本来地精通过军委会给驻扎在宝安基地的海军特别部队发报要求迅速赶往广西海岸,不料由于远程通讯联络设备发生断线故障,结果宝安没有得到上面的任何命令,延误了很长的准备时间。

第二件事是日海军趁着国军海防空虚的机会,派出几艘军舰搭载陆军第5师主力,突然在广西北海登陆,击溃了桂军的一个营,进而向钦州逼近。

第三件事是日军派出了另外的一些军舰进入越南东海岸,想通过谈判让印度支那的法国殖民政府封锁谅山和海防,阻止国际援助物资进入中国。法国的印支政府不愿意惹麻烦,于是就主动将越南北方的部队后撤40公里,直接将两个重镇让给日军。这是小鬼子做梦也想不到的好事,他们就这样切断了中国西南方向与国际援助的联系。

地精当然知道上述事件的严重后果,因此立即命令宝安舰队北上,发射导弹反击已经成功在广西登陆的日军,同时派出大力神对海南岛和进驻北越的日军部队。

虽然这种临时抱佛脚的反击方法确实给了日军相当大的损失,不过日军依然在11月11日第四光棍节以前占领了钦州、镇南关和防城港,这下桂军就陷入了被动之中。此时装甲兵团各主力部队已经在桂林完成了集结,并负责接替桂军在各个地段上的防务,抓紧时间抢修现有的工事,以防止日军的突破口再进一步地扩大。

地精鉴于前线桂系军队有着组织协调能力差,而且伤亡过多的不利情况,决定将其撤下整编,此时这些单位已经残缺不全,后来被重新整合为2个步兵师和5个独立团,分别配置在后方各个重点地区加强防守。

松村指挥的日军新编第28旅虽然是第一波的登陆部队,但由于顺序比较靠后,没有参与任何大规模的战斗,只是对偶尔露面的一些小股国军和游击队进行过扫荡,所以上面便让他来负责钦州的城防工作。

由于这次他指挥的士兵不是像以前那般对自己行为有一定约束力的九州矿工,而是凶残好斗的广岛流氓,因此日军进驻以后给当地百姓带来了很严重的灾难,也使得原本很注重官兵纪律的松村感到非常头疼,这和他自己的面子有关。

之后的两天那些在城里的鬼子几乎都没有好好地拿过枪炮,反而全都去四处大搞“自由”活动了,其场面可以说是惨不忍睹。松村急忙派出宪兵前去管制,结果除了那些比较容易听从命令的士兵不敢再乱来以外,还有一些恶习积淀较深的家伙就是那样管不了。

停泊在广西海岸东部的国军XS1V舰上的大型显示屏正在不断地更新画面,在旁边观看的地精不禁呕吐了起来,一个海军军官急忙给他灌水。地精缓和了一口气说“他妈的,钦州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不是要翻天了。”

一个情报员回答“根据军统特务方面传来的情况显示,日军已经开始了他们不人道的活动,当地民众忍无可忍,已经和日军争斗了起来。”

地精有些纳闷“那家伙自制力一般来说是很强的,应该不会收容什么人渣在里头吧。”

情报员说“他的部队现在已经变成了来自广岛的第29旅,所以现在的情况很糟糕。”

地精点点头说“怪不得他们会闹腾的这么厉害,原来如此。”

过了一会儿,这小子就接通了刘华庭那边的电话“你们装甲兵团在桂林的部队啥时候才反攻啊,现在钦州的情况很严重。”

刘华庭说“刚才我接到了杜长官的命令,在没有搞清楚日军的具体情况以前,我们只能原地待机。”

地精听罢立即将电话挂断,然后生气地说“卧了个草,怎么又是保存实力、因小失大,看样子我们要自己行动了。”

他手下的一个少校提醒道“这种事是不是要请示一下上面。”

地精说“现在请示还有屁用,命令加强团准备在晚上给我登陆,我来替那家伙把这烂摊子给解决掉。”

11月15日,地精按计划安排军舰和飞机用导弹袭击北海和防城港的日军阵地,然后临海卸载下坦克装甲车。M60A3和M41D-A坦克车族与云豹和BRDM2轮式战车齐头并进,边打边冲,在日军阵地打开了突破口,随行的国军特种部队将日军堆放在防城港的大批装备物资都给控制了,然后运回军舰进行处理。

地精在得知进攻部队已经占领上述两个地区之后,便让一个装甲营、特种兵和特警组成一个别动队,直冲钦州,他们只需把城内外的日军赶跑即可完成任务。这小子自己也钻进了打头的VN3特种吉普车,准备带领别动队进城。

此时日军第28旅的官兵大多玩得酩酊大醉,瘫倒在街道的各个角落,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战斗力。松村感到自己没了信心,脑子里空空荡荡的,他也知道这支部队的纪律已经无药可救了,于是便带着几十个宪兵离开了钦州。

这家伙和手下的宪兵队分别乘坐几辆黄色的大卡车,路过非常狼藉的街道和那些无所事事的流氓日本兵,他知道自己这样做的性质在士兵的眼里可能就和逃兵差不多。可实际上松村很明白这样的部队是不可能打胜仗的,与其被支那人包饺子不如趁早溜开,他这算盘其实早就已经打好了。

日军车队很快就出城进了公路,这是一条比较宽的土路,两侧基本上是没有叶子的树干和一些杂草,在夜里看上去有点恐怖。想到这里松村命令司机“向越南的方向开,动作要快点!”

“是。”司机扭头回答道,然后继续开车,这次日军车队都没有开灯,主要是为了不让临阵脱逃的事情被城里的日军士兵知道。

过了一会儿,松村忽然看到对面射来一阵有些刺眼的灯光,觉得很奇怪。从外观大小上看应该是一辆越野车或装甲车,这八成是北越那边来了援军吧,松村正好想让别的部队到钦州去解决那些烫手的问题。

为了证实自己的这个判断,松村命令车队停下,然后隔着路大喊“你们是哪一部分的?”

那边的车辆也停下了,领头的车子里冒出一个人头,远看的话似乎是日军的某个军官“我们是来自越南谅山的人,准备来广西这边支援你们。”

松村立即回应道“太好了,那你们就去钦州吧,我们也想去你们越南那里看看。”

那边的人说“这里天太黑了,你们开车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两边的车队很快就迅速地在公路上擦身而过,一边是几辆大卡车,另一边则是几十辆履带式和轮式的坦克装甲车。

松村坐在他的卡车里,觉得现在自己应该可以有所解脱了,他便喝了口酒。这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神色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他转脸对司机喊道“停车!”

日军车队立即全部急刹车停下,司机问道“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松村脑筋一转,忽然想到刚才在旁边路过的那个相反方向行驶的车队的车辆的颜色不是日军常用的土黄色,而是绿色和灰色交替出现的涂装,领头的车子好像也没有挂信号旗或者太阳旗,这两点看上去似乎并不符合惯例。难道是……

果然,在他车队的身后,钦州响起了密集而又猛烈的的枪炮声,国军别动队已经对城里的日军发动了突袭。由于日军的战斗力已经被这两天的流氓活动折腾得筋疲力尽,根本就没有理会那些过来的坦克装甲车,直到国军的装甲车辆朝着他们开火的时候才如梦方醒。

不过这会儿他们的最高指挥官松村却早就已经不在了,失去指挥的日军只得分散抵抗,结果他们在国军的自动枪械、喷火器和榴弹的夹击下被逐一消灭。没过多久国军装甲兵团的主力过来支援,从而收复了钦州。

地精面对欢欣鼓舞的士兵们哈哈大笑说“现在我们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国军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打得确实很艰苦,也应该好好地休息一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