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25、双枪黄八妹

幸运特快 收藏 3 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URL] 于效飞他们的课程越讲越细,他希望自己能够培养出共产党的优秀的特工人员,要远远高于那些受美国训练的特务,真正保卫新中国的富强和安定。 针对现在特务们的几种情况,比如特务们在特务技术、潜伏站的组织、通讯、经费、掩护、化装等方面,军统特务机关的一些活动规律,术语,于效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于效飞他们的课程越讲越细,他希望自己能够培养出共产党的优秀的特工人员,要远远高于那些受美国训练的特务,真正保卫新中国的富强和安定。

针对现在特务们的几种情况,比如特务们在特务技术、潜伏站的组织、通讯、经费、掩护、化装等方面,军统特务机关的一些活动规律,术语,于效飞都对他的部下们详细地讲解。只有了解特务们的行动方式,才能有针对性地破获他们。

为了能够让所有人都成为合格的特工人员,于效飞特别强调要对所有人都进行一对一的考试。连那些以前在城市搞过地下工作的人也不能例外,于效飞讲的是他从德国学习来的先进技术,这比当年军统中美合作所讲的还要先进得多。有些技术现在美国也没有完全学到手,即使有了,也没有教给国民党特务,而那些原来的地下党同志只是做了一般的工作,他们也没有这么高级的技术。

听完这些课程,安长征很不好意思地对于效飞说:“老于,是我不对,我过去只是对一些敌人下级军官,乡镇上的敌人进行侦察,不会这么高级的侦察方法,我错怪你们了。”

于效飞一下子解开了同志之间的心结,心里非常轻松,他拍拍安长征的肩膀:“这算什么呀,其实也是我不对,我从来没有领导过人,这个机关的工作让我弄得一塌糊涂,上级已经批评我了。你们这些过惯了组织生活的同志应该在这方面多帮助我呀!”

在那些学生练习跟踪和反跟踪技术的时候,轮到慕容她们这一拨人,慕容一下子跳到于效飞面前,大叫着:“老于,你来教我怎么样,我有几个地方还不明白!”

于效飞现在对她真的有点犯憷,其实,那天他向小开解释的时候,在讲到跟女孩子的关系这一点上,实际是有一点强词夺理的。他准知道所谓女孩子的问题,是跟这个慕容有关的。这个城市小资产阶级分子,本来就长得漂亮,又老是绕着自己转,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旁边看着不高兴,说不定那个小报告就是那个吃醋的女学生打上去的。作风问题,真是个让人吃不了兜着走的大黑锅。

可是这个慕容一点不了解,偏要拉着于效飞的胳膊,要练习什么当情侣。于效飞生怕这样撕撕掳掳地更加不好看,再闹出什么更大的事情来让人家抓把柄,只好说:“我先带她出去一下,一会再来对其他人进行辅导。”

慕容把于效飞争到了手,她可乐了,拉着于效飞就跑。于效飞说:“干什么呀?咱们不要走得太远,一会还要回去对其他人进行辅导。”

慕容兴奋地说:“哈哈,好容易带着你出来,有这个好机会不带着你到我家去行吗?”

于效飞吓了一跳:“什么?去你家?哈尔滨的李兆麟将军很活跃,好跳舞,各种交际舞会都出席。特务找了一个漂亮女人,是混血儿,这个混血儿请李兆麟到自己家见面,李兆麟没有多想就到了那里。这个混血儿在李兆麟酒里下了毒,事先埋伏好的特务从内室出来,用祖传的白骨匕首把李兆麟杀害了。我可不随便去什么人的家,咱们赶紧回去。”

慕容笑得前仰后合:“你才是女特务呢!我家就在附近,我妈妈在工业局工作。咱们很快就能回来。我妈妈认识你,她一听我在你的领导下工作,一直让我好好跟你学,她说你是一个最优秀的特工人员呢!”

在附近住,那就不是一般的市政府工作人员了,这附近的房子都是市政府分配给高级干部的。早认识的?那会是什么人呢?

于效飞被象绑架似的押到了慕容家,慕容突然不见了,于效飞正在奇怪,她突然又跳了出来,把一张镶在镜框里边的照片举到于效飞的面前:“哈哈,认不认识?”

于效飞一看,照片里边是一个很美的女子,虽然略微上了一点年纪,但是风情万种,十分迷人。他一惊,果然是认识的!原来是他在上海工作时候的旧相识。怪不得刚一见慕容的时候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是她的脸的轮廓跟照片里边的人很象。

于效飞惊讶地问:“原来你是高中将的女儿?你爸爸现在怎么样了?”

慕容得意地一笑:“我爸爸早就带着一支部队起义了,现在也在第三野战军,就在上海附近。”

于效飞心想,她妈妈对我非常熟悉,她爸爸是国民党的将领。国民党的将领里边很多人的太太是军统给介绍的,是专门训练出来的特务太太。毛人凤的夫人原来就是干这个的,她妈妈什么来历呀?回去好好查一查。

于效飞问:“你妈妈在家吗?”

“这时候不上班吗?怎么能在家呢?”

“不在家你叫我来干什么,真是胡闹,那么多人还在等着呢!快回去。”

“嘿嘿,听说你是我妈妈的老朋友,我特别高兴,今天就是把你领来认一下门,以后你有空就来我家做客。”

于效飞心想,这个傻孩子,真天真,还在这儿傻乐,等到查出来你妈妈是军统,你连哭都找不着调啊!

200多人,训练起来十分忙碌,虽然他们自己没有线索可以查案子,但是要经常帮助其他机关处置普通特务。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查军问于效飞:“怎么一直没看见小方啊?他的技术那么好,他来当教官不是比我合适多了?”

“他呀,去天津了,上次不是给他们送去不少资料,可是这么说他们那边也不一定能把人和档案对上号,所以让小方过去帮忙,咱们还是要和其他机关搞好协调,能把特务找出来是真的。是吧?”

“对,咱们绝对不能象国民党那么腐败,象军统和中统那样勾心斗角,放跑真正的敌人!”

训练十分忙碌,对敌斗争又非常尖锐,时间匆匆而过,转眼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于效飞忽然对安长征说:“带上一个排,跟我出差。”

“上那儿啊?”

“小方去舟山搞情报了,现在应该回来了,咱们去接他,早点见到他,早点得到敌人的线索。听说农村的秩序还非常不好,土匪猖獗,咱们得多带部队了。告诉下面,不要穿军装,装成农民或者是跑运输的吧!”

于效飞先给松江专区公安处和下面的县里打了电话,又带上足够的介绍信。下面的通讯一直不好,外地去联系工作,千万不要闹出什么误会才好。

看看一切准备齐了,于效飞这才带着安长征他们坐着卡车下乡了。

随着剿匪、肃特的不断深入,派遣与反派遣斗争愈来愈尖锐。大陆的匪特被搞掉了,敌人又从海岛派遣潜入。海岛敌人派遣匪特,主要有两个途径:一是小股武装匪特偷渡,一是利用商人船只潜入大陆。但不管哪个途径,总是千方百计地把电台偷运过来,寻找关系潜伏下来后,再与敌特机关联络。

这时大陆与海岛上的物资差价很大,大陆缺少海货,海岛除水产外几乎全缺。政府允许经商,既能在经济上进行交流,又可以在政治上加以利用。所以,那些敢于冒险的,或者有一定背景的商人,就来往于大陆与海岛之间。就象当年红军在江西建立的苏维埃共和国一样,商人们光是倒卖咸盐,利润就在十倍以上,逼得毛泽东专门成立了专门的贸易局来管这事。

不过,富贵险中求,生意好做,风险当然也很大。双方的情报机关都打上了这些商人的主意,于效飞派方俊宇去搞情报,也是利用的商人的这条路子。这次于效飞派方俊宇过去,不过是要通过舟山到台湾去找上次和他们合作过的那个中央社会部的内线。他们不是在当地搞情报,不会太引起当地特务的注意,应该问题不大。

于效飞对方俊宇说:“还记得上次咱们拦截保密局车队那次行动吧?那个内线就是那个押车的,他是保密局负责后勤的,虽然不是直接安排行动的,但是所有的经费、器材,都要经过他的手,所以他多少能摸着点须子。只是现在通讯隔绝,他有情报送不出来。你赶紧过去一趟,咱们这是急活,时间不等人。”

一算时间,方俊宇也应该回来了,所以于效飞急忙赶过来,生怕他出意外。

于效飞他们的汽车到了距离两个县城中间的地方,过不去了,前面有几辆大车,把路堵了个严严实实。

于效飞从驾驶室里边朝大车上面一看,前面的大车上坐着一个农村妇女打扮的老婆子,脸色阴阴的,双手叠放在肚子上,正在等着下面那些小伙子把大车从泥地里推出来。

于效飞仔细一看这个老婆子,心里暗暗一惊,原来这个老婆子不是别人,正是赫赫有名的女匪――双枪黄八妹。

黄八妹原名黄翠云,1904年出生于江苏金山县黄家埭,父母共有子女十三人,她排行第八,人称“八妹”。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儿,从小就得父母兄长的宠爱,可是家境不好,幼年失学,父亲后因生计从事私盐买卖。

金山与平湖是沿海县分,盛产鱼盐,该处也是江湖好汉出没之区,所以贩运私盐的都得有一手看家本领。黄八妹为应付生活环境练得一手好枪法,有一次遭另一帮私盐贩子抢航道,黄八妹被迫火并,在寡众悬殊下,幸赖她一轮左右兼施的快枪才反败为胜,“双枪黄八妹”的大号也因此在江湖上崛起,在太湖一带成为响当当的人物。

日军于1937年底席卷江浙边境一带,黄八妹的家乡沦陷。那时黄八妹在地方上已经颇具势力,随即带了一部分人枪下乡打游击战。后来她罗致了部分失散官兵和地方自卫武装分子,实力逐渐强大。黄八妹接受了忠义救国军的正式番号,成为军统的正式人马。

解放军渡江南下后,黄八妹率残部流窜杭州湾一带,抢劫船只,杀人越货,骚扰沿海地区,仍然是一支特务武装。于效飞第一次抢到日军的密码,就是由黄八妹护送经过浙江回的重庆。特务的眼毒,相处一个月,绝对不会不认识的。现在于效飞差不多已经公开了自己的身份,保密局的特务对他的身份再也没有怀疑,这次双方相遇,必定是一次你死我活的拚杀了。

在这支土匪中,黄八妹的丈夫谢友胜广收门徒,黄八妹广收干儿女,部属中大都是他们的门生子女,所以她的队伍作战能力相当强,不是那种一打即溃的散兵游勇。现在他们的人数又比于效飞他们的人多,于效飞他们的处境很危险。

于效飞从驾驶室里边伸出头,小声对站在车厢里边观察四周的安长征说:“这些人是土匪,非常不好对付,告诉大家,做好战斗准备,如果他们没发觉,千万不要主动招惹他们。”

安长征点点头,小声对战士们嘱咐一番,战士们从汽车上跳了下来,分散到汽车旁边,在旁边象看热闹似的,其实是在慢慢占据有利的射击位置。

突然来了一辆汽车,黄八妹也很警觉,因为这时不是一般人能够有汽车的,不是大商家,就是共产党政府的。她抬头朝汽车上打量起来。于效飞摘下头上的帽子,挡在脸前面,假装要擦汗。

黄八妹突然一声冷笑,双手一分,不知道什么时候,两支驳壳枪已经分别出现在她的手里,她大声喊道:“于效飞,你别以为老娘没认出你,出来受死吧!”

她双手一举,两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于效飞就要扫射。

说时迟,那时快,于效飞从驾驶室里边一跃而出,他手里的驳壳枪已经喷出火光,黄八妹一声惨叫,从大车上滚了下去。

于效飞一回头,心里暗叫不好,黄八妹虽然倒下了,但是她手里的枪还是朝驾驶室扫射了一梭子。这一梭子,没有打中于效飞,却打中了司机,再要发动汽车,后退出交战区域,时间是不够了。

黄八妹也早已经通知了他的手下,土匪们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两个头目一交火,下面的解放军和土匪们立刻对射起来。

土匪们人数多,火力强,子弹从四面八方朝于效飞他们打过来。幸好于效飞他们全都用的是冲锋枪,火力强大,而且经过一番训练,他们的战术能力提高得不是一点半点,第一轮扫射,前面的土匪就倒下了几十人。不过,土匪们的子弹也不是吃素的,解放军战士也倒下了很多。双方全都冲进了庄稼地,隐蔽起来,寻找机会消灭对方。

于效飞身手过人,是个神枪手,土匪们纷纷倒在他的枪下。但是,这次他遇到了劲敌。黄八妹虽然已经不年轻了,身手不比当年,但是她老辣异常,知道于效飞这样一个赫赫有名的杀手不好对付,所以她在开枪之前已经做好了逃走的准备,于效飞这一枪并没有打中她的要害,她根本没有死。

黄八妹虽然行动不方便,但是她一边瞄准于效飞不断射击,一边指挥手下朝于效飞包抄过去。于效飞不断受到不离左右的子弹的压制,土匪们又利用数量上的优势,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慢慢把于效飞压在了一个很小的圈子里边了。

安长征指挥战士把于效飞围在当中,对准稍微暴露一点的土匪猛打,对面的土匪数量急剧减少。从上百人,迅速下降到了三十多人。但是,于效飞他们也只剩下5、6人了,而且,冲锋枪的子弹消耗的速度极快,眼看于效飞他们已经没有多少子弹了。

黄八妹不是不知道伤亡惨重,每倒下一个人,她心里就疼痛半天,这都是她的干儿子,干女儿,都是跟了她多年的老部下,转眼之间,她的队伍已经七零八落,她威风八面的日子已经如长江之水,一去不复返了。越是想到这些,她就越恨于效飞,她要拚上这最后的本钱,活捉于效飞,活剐了他,为这些干儿子女儿报仇。而且,如果她能干掉于效飞这个党国的叛逆,就能向台湾请功,讨得更大的封赏,所以黄八妹咬牙命令她的手下全力进攻,今天一定要除掉于效飞这个保密局的死敌。

于效飞本来要突围出去,但是突围几次,他后面的战士都没跟出来。他为了营救后面的战士,又杀了回来,结果最后丧失了机会,终于被包围在包围圈里边了。

安长征说:“老于,形势已经很危急了,你还是自己突围吧,再不走,就没机会了!”

于效飞当然知道,他是行动特工出身,经历的战争场面不比安长征他们这些战场上的士兵少。

安长征看到于效飞不动,动情地说:“首长,为了大局,我们掩护你突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