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23、潜伏的10块钱

幸运特快 收藏 3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URL] 张二爷向前一扑,在旁边陪着于效飞坐着的解放军连长一下子跳了起来,他一下子挡在张二爷的前面,掏出驳壳枪顶在他的脑门上:“你敢?!” 张二爷的脸“唰”地白了。 于效飞朝解放军连长摆摆手:“不用跟他来这一套。”说完,他又转过身对张二爷说:“张二爷,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张二爷向前一扑,在旁边陪着于效飞坐着的解放军连长一下子跳了起来,他一下子挡在张二爷的前面,掏出驳壳枪顶在他的脑门上:“你敢?!”

张二爷的脸“唰”地白了。

于效飞朝解放军连长摆摆手:“不用跟他来这一套。”说完,他又转过身对张二爷说:“张二爷,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你在日本鬼子那儿,没用人家费事就投降了,把咱们中国的特工人员交代得一个不拉。怎么到了咱们中国人的手里,还充起硬汉子来了?你以为解放军没有能杀你的刀?”

张二爷脸上的汗“唰唰”地流下来。其实,他刚才不过是出于恐惧的歇斯底里的反应。

于效飞慢条斯理地说:“大家都是干这行的,你还用我交代政策吗?你应该什么都懂吧?”

张二爷点头哈腰地说:“是,我知道八路的政策是优待俘虏,立功受奖。”

于效飞一皱眉头,这是什么情报人员,对面就站着穿着军装的解放军,怎么还老是跟不上形势。他只好说:“你坐下。”

张二爷后退几步,坐到对面的小凳子上。

于效飞说:“太多的政策也不必多说,我只跟你讲两条。一,你是多年的军统特务,又当过汉奸,你手上是有血债的。既然有血债,人民的态度你是知道的。我们不是日本鬼子,也不是国民党来进行接收,只要你反共反人民,就又跟你打成一片。所以,你的下场自己要清楚。二,你了解军统的内幕,如果你能主动揭发潜伏特务,揭发其他人的罪恶,政府可以对你宽大处理。明白吗?”

张二爷连连点头:“明白,明白。于老弟,我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兄弟愿意陪罪,我有几处房产,就送给兄弟当见面礼好了。”

旁边的解放军连长大吃了一惊,急忙转脸来看于效飞。他觉得这些特务做的这些事全都是不可思议的,他完全不能理解这些特务在想什么。以这个解放军连长来看,既然已经犯罪了,再要行贿干部,这不是罪上加罪,自己找死吗?

于效飞看着解放军连长,苦笑起来,他对张二爷说:“我们不是国民党的接收大员,是来发国难财的,你只要向我们交钱,我们就包庇你,就免除你的罪行,和你穿一条裤子。你们那套国民党的东西在共产党这儿行不通了,幸好你是遇到了我,否则人家会再给你加一条罪名的。”

张二爷头上的汗又“哗哗”地流下来,他更害怕了。

于效飞又说:“现在能表明你态度的唯一办法就是把你知道的特务的一切全都交代出来。你可要明白,你自己主动交代的,和我审讯时候挤出来的可完全是两个性质,政府可都是要仔细量刑的。”

张二爷又是连连点头。

于效飞看到他现在早就没有了当初的硬气劲,吓得要命,就安慰他说:“你不要紧张,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就行了。不过,我们已经把保密局的档案全部截获了,你可要说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不要说那些没用的东西跟我们磨时间。”

张二爷刚要张嘴,一听于效飞这么说,只好把话又咽了回去。过了一会,他才说:“八……解放军要攻城的那天,毛人凤把我找去,说还有一个人没有安排好,原来负责给他找地方的人逃走了,让我给想办法。”

于效飞要听的就是这个,他注意听着,张二爷又接着说道:“他说,这个人要长期潜伏,越不被通常人重视越好,不要找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经理呀之类的职业。我想起了一个朋友,开了一家公司,就问他,让那个人到我朋友那里去当会计怎么样,他说可以,这样我就把那个人介绍到我朋友那里去了。”

于效飞心想,这说不定就是那个名单上面的人,终于找到了一个。

张二爷接着说:“这样毛人凤就让人给那个人领了一部电台,够半年用的电池,后来又问那个人,还需要什么。那个人说,经费还没有落实。于是毛人凤找人打听,发了那个人10块钱。”

这下连旁边的解放军连长都大吃一惊,接着就和于效飞一起哈哈大笑起来。这个毛人凤,这是在做梦吧,10块钱够花到什么时候的,连从革命老区出来的过惯艰苦日子的解放军都知道这10块钱实在不禁花,毛人凤怎么就不明白,10块钱能支持到国民党反攻大陆吗?

张二爷也跟着苦笑起来,到了现在,他是真正明白,国民党是再也回不来了,10块钱,等到毛人凤他们重新夺回上海,这是骗那个潜伏特务还是自己在发疯啊!

于效飞对那个解放军连长说:“看看,这就是敌人,他们在物质上,在技术上,都非常先进,这是我们不能比的。可是,他们又非常愚蠢,他们始终不肯相信人民的力量,过于迷信美国的力量,也不肯正视自己的失败。一个连现实都不肯承认的集团,注定要垮台。”

于效飞让张二爷把那个潜伏特务的地址写上,然后问道:“你怎么没有走呢,象你这样的人,不是应该尽早逃走吗?你在后面干什么工作了?”

张二爷说:“毛人凤交给我一批货,要我找地方存放起来。当时解放军已经在攻城了,他告诉我,不必紧张,我办完事以后再走也不晚。他说,共产党的军队刚进城的时候,先来的是军人,政工人员在后面,万一我在共产党的军队进来之前没有走脱,只要在共产党的政工人员没有进来之前,我仍可以逃走。这样,我就去把他们的那批货存放到我一个朋友的仓库里边,然后我才走的。”

说到这儿,张二爷的脸涨得通红,一下子激动起来:“毛人凤这个混蛋,全都是他妈的骗人!等到我按照他说的,跑到了码头,解放军早就进来了,根本就没有船,我就在码头上跟着那些人一起被抓到这儿来了!”

于效飞实在想笑:“现在明白了吗?国民党这些人,是没有前途的,你还是坦白自首的好。”

张二爷现在不相信也不行了。于效飞又让他回去尽量把自己知道的其他特务的事情全都写出来,有人进来把他带走了。

于效飞马上回到自己的机关,把已经入睡的警卫部队叫起来。安长征提着冲锋枪跑出来,急忙问道:“有情况?”

于效飞赶紧摁住他的肩膀:“别激动,只是有任务。”

他转身对集合起来的战士说道:“咱们刚刚得到了特务的线索,现在要马上去逮捕他们。抓特务和其他案件不一样,敌人非常狡猾,如果不马上行动,他们很可能会进行破坏或者逃走。国民党特务一心要搞破坏,大家白天都看见了,我们要对付的特务和普通特务不同,他们是专门针对我们的政府首长和重要部门的,不抓住他们,他们很可能会威胁毛主席的安全。所以大家都要辛苦辛苦,现在就行动。”

这个部门的战士都是特别挑选出来的特别忠诚的、出身好的,叫做政治上纯洁。有了于效飞这样的动员,大家也就没有一点抱怨,马上上了汽车。于效飞对让安长征去执行对这样的特务的抓捕任务,心里有点嘀咕,他把方俊宇叫来,由他负责。方俊宇的特工技巧相当高,他去逮捕这个高级特务,不必于效飞吩咐,也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安长征被派去那个张二爷说过的仓库去起那批毛人凤存放的货物,这个也是非常重要的任务。

天亮之后,那个特务被抓来了。

于效飞亲自审问,和其他特务一样,这个特务虽然是毛人凤亲自挑选的,但是一被捕,马上全都说出来了,根本没用于效飞他们费事。但是,到了最后,这个特务却说了一件事。

“1月份的时候,我到保密局去最后一次接受训练,我在那儿遇到了几个人,虽然我们都被要求不许说出自己的名字和现在的身份,但是,我认识那几个人,他们是我在军统局北平特警班的同学。大家对以后的前途都没有太大的信心,当时负责布置潜伏的毛人凤曾经把叫去一一谈话,他说,不用怕,他已经安排人保护我们,我们只要再多忍耐一阵,把情报送出去,将来领袖会奖励我们的。后来我们几个同学出来的时候,互相还大致说了以后的去处。”

于效飞心里很不舒服,安排人保护?这是什么意思?什么人能够保护他们呢?毛人凤自己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了,那么,又是有人打入了我们内部吗?

但是,于效飞现在对这些毫无头绪,只好放在一边,暂时不管。他让那个特务把他的几个同学的地址都写出来。

那个特务犹豫了一下,把几个同学在北京和天津的大概潜伏的位置写了出来。特务很胆怯地说:“我只知道他们可能去的地方,具体在什么地方,现在叫什么名字,我真的不知道,我们都没有详细告诉别人。这是为了保密。”

于效飞把自己缴获的那些潜伏特务的档案拿出来,让那个特务从里边挑出他的同学。让于效飞兴奋的是,他说的同学居然有两个是这些档案里边没有的,就是前面的那些让曾德荣烧毁的那部分里边的!就是说,剩下的这些档案还有可以利用的价值,还可以用这些档案再找出几个特务!

特务被带了下去,恰好安长征回来了,他押着毛人凤隐藏的那批货物回来了,于效飞猜的不错,那些货物果然不是什么正经东西,原来是10支汤姆生冲锋枪和100公斤梯恩梯炸药。

于效飞觉得非常满意,解放上海之后的第一次工作终于有了一点成效,他们真的找到了一些特务,而且不只是在上海他们家里那么简单,还把隐藏在远处北京和天津的特务全都揪出来了,这对他们这个全国性质的机关的意义非常重大。

另外最重要的是,于效飞他们掌握了这个特务的电台密码,虽然每个特务都要用不同的电台密码,但是,在同一时期使用的密码会使用同一种规律,以毛人凤的习惯,在这种特殊时候,会一下子同时使用和以前完全不同的一批密码,这对破获其他地区的潜伏特务使用的电台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共产党来破获国民党的电台了。

于效飞马上安排人把这些特务的资料发到北京和天津,这边又向小开他们汇报。整个大院都一片欢腾,他们这个特别机关成立不久,就取得了这么大的成绩,让全体工作人员全都十分兴奋。

一个新来的女学生跑到于效飞的办公室,把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放到他的桌子上:“首长,你忙了一夜,喝一杯牛奶好好补一补吧!”

于效飞记得,这个女学生叫慕容宇华,很聪明,工作很认真,相貌也不错。于效飞赶紧说:“慕容,这可不行,咱们现在的伙食条件非常差,这是你家里给你补身体的吧,你可千万要自己留着,你们正在长身体,不吃这个身体受不了。”

慕容得意地说:“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几个家在上海的人,昨天都是回家去吃饭的,根本没有吃你们北方的小米。我们的身体才不怕呢!那天咱们的工作空闲下来了,我请你到我家去,让我妈妈烧几样她拿手的小菜让你尝尝!”

于效飞看着慕容那么稚气未脱的样子,笑了起来,这些小孩子可真幸福,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什么叫愁呢!

于效飞也受到慕容的这种情绪感染,就说道:“再过几天,特务都肃清了,以后上海人民就能过上幸福安宁的生活了,那时我一定要到你家去做客!”

慕容兴奋地猛点头:“说话要算数啊!”

不过,她还是让于效飞赶紧把牛奶喝了,于效飞还真拿这种小女孩儿没有办法,只好把牛奶喝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于效飞想去医院看看,那个昨天刚刚被抓住的受伤的特务不知道能不能进行审讯了,他昨天晚上已经脱离了危险,抢救过来了,听医生说,他的状态很稳定。于效飞决定趁热打铁,尽快把名单上边的特务全都找出来,尽快消除社会隐患。

于效飞他们的汽车经过军管会门口的时候,这一看,军管会门口今天热闹极了,来自首的特务低着头,手里拿着自首书,一个挨一个排成的长队从军管会院子里边一直排到大门口,街上还有几百米长。军管会的院子里边堆着搜缴来的武器,比破烂市上还乱。上海的特务怎么这么多!

于效飞他们觉得十分过瘾,特意停车看了一阵。

等到了街上,街上也是热闹非凡,连初中的小孩儿都在街道上摆上桌子,用纸做的大喇叭大声宣读军管会的公布,勒令特务、恶霸、历史反革命到军管会去自首。不时有军车押着满满的垂头丧气的人呼啸而过,军管会终于出重拳开始镇压了。现在的上海还象一个共产党统治的样子。

于效飞他们都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汽车跑起来也轻快起来。

他们来到了医院,于效飞找到了主治医生,主治医生虽然不知道于效飞是什么级别,但是也知道他是军管会的大干部,马上说:“没问题,他的伤不算重,可以审讯!”

于效飞带人来到病房,门口的战士马上敬礼,于效飞问:“没什么异常吧?”

“没有,我从早上接班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

于效飞打开门,朝里边一看,那个受伤的特务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于效飞立刻觉得不好,一步跳过去,一把掀开被子,只见那个特务脸色惨白,面孔扭曲,一看就是已经死了。

于效飞抬头朝旁边看了一眼,旁边的窗户打开了半边,外面的窗台上还有一点痕迹,好象是半个脚印。

不用问,这是有人半夜从外面跳窗户进来,把这个受伤的特务灭口了。难怪他从早晨到现在没有一点动静了。

于效飞摆摆手,让大家马上后退,不要破坏现场。

大家刚才看到特务们被打击时候的喜悦心情一下子飞到了九霄云外,现在被打击的是自己了。没想到,特务们的行动如此猖狂。

但是,于效飞却想到的是另外的事情。特务们的行动如此准确迅速,从上次去逮捕那个粮食加工厂的特务落后了一步,到已经抓住的特务被人灭口,这都说明,特务们有着准确的情报,这绝对不是毛人凤利用自己的资料进行推理的原因了。

于效飞想起了特务的口供中的那句话,不用怕,会有人保护你们的!

内奸!

在我们内部,在我们情报系统的高层,又打入了敌人的奸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