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22、活字典(3)

幸运特快 收藏 4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size][/URL] 小开说的情报委员会,是上海公安局长扬帆主持的机构。其成员多是从敌人营垒中分化出来的骨干分子,一般具有较高的身份。因为只有这些人才知道国民党特务的更高机密,对更多的特务比较了解,才能真正发挥提供敌人内部情况以供咨询和参与侦破的重要作用。 这个委员会的主任一职,就是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小开说的情报委员会,是上海公安局长扬帆主持的机构。其成员多是从敌人营垒中分化出来的骨干分子,一般具有较高的身份。因为只有这些人才知道国民党特务的更高机密,对更多的特务比较了解,才能真正发挥提供敌人内部情况以供咨询和参与侦破的重要作用。

这个委员会的主任一职,就是由原来的国民党大特务胡均鹤担任的。

这个胡均鹤还真是个经历丰富的人物,对于当这个提供情报,了解国民党特务思维方式的活字典,有足够的资格。他经历的复杂体现在,他早年曾加入中共,还被派往苏联学习,回国后一度担任社会主义青年团的中央书记兼组织部长。可惜,1932年他被“中统”逮捕,后来在酷刑下自首叛党,成了“中统”特务。

1939年他作为国民党在上海又被汉奸李士群的“特工总部”逮捕,由于李士群跟他的经历几乎相同,就投靠了李士群,又成了汪精卫伪政权情报系统的一员。大概李士群对他有点知己的意思,就对他委以重任,成了李士群的重要助手。而李士群是一个狡猾无比的家伙,虽然当了汉奸,可是为了留条后路,又表示愿意为中共提供一些情报和帮助中共做一些事情,对双方都十分熟悉的胡均鹤被指派为和中共的联络人员。而负责华东情报的,正是小开。

抗战结束后,胡均鹤眼看国民党大势已去,又派人到香港和小开取得联系,表示愿意投奔解放区,并愿意帮助策反一支国民党的军队。中央社会部就决定他留在解放区,作为“特情”人员参加上海的镇反工作。

反正国民党已经是土崩瓦解,类似胡均鹤这样的起义、投诚、自首,争取立功赎罪的敌特人员数量就相当多了。这样,上海公安机关就根据这些人的具体情况,把他们组织在了一起,准备在遇到有敌情出现的时候,就向他们询问特务的底细。

于效飞和小开谈起了这一天的经历,也问到了小开在工作中遇到的问题。

上海是一个很富裕的大城市,但是,几十年的战争,把这座城市搞得千疮百孔,加上国民党在被迫撤离上海前早就做了所谓“应变”的准备,给这座中国第一大都市留下了种种巨大隐患。小开在担负全面接管的艰巨任务中,他又侧重分管了十分棘手的公安政法工作,这也正是专门对付特务和各种恶势力的工作。

一问之下,两个人的经历大同小异,所有人的工作都是不好开展的,因为,中统、军统两大特务系统部署了大量的潜伏势力不说,旧上海固有的地痞流氓和帮会恶霸势力当然也不甘心失去他们的昔日天堂,到处兴风作浪,制造事端,给新政权不断制造困难和麻烦。再加上国民党军队溃败时残留下的一大批散兵游勇到处乱窜,扰民害民,给社会治安造成了严重威胁。

象于效飞这样带着武装人员出门去办案,还几乎遇到危险,其他普通的政府工作人员工作的难度可想而知。

于效飞抑制不住心头的怒气:“咱们这也太软弱了,怎么能让这些特务和流氓这么公开在街上闹事呢?不管是苏联还是德国,在占领城市以后都没有这么混乱。即使是咱们不象日本和苏联那样残酷屠杀,至少咱们也要象盖世太保那样,有专门的机关对付这样公开造反的人哪?”

小开摇摇头:“小于啊,你还是不了解政治。上面的精神不是这样的,没有新的文件下来,我们改变政策,会有很严重的后果的。”

“可是……象现在这样,敌人这么猖狂,我们解放城市有什么意义?我们流血牺牲为了什么?老百姓吓成那样,很快他们就会相信国民党的宣传,认为我们没有能力管理上海,要是他们不再支持我们,我们就完了。特务们就在舟山群岛,说让上海变色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国民党退出上海之后,就退守到舟山群岛。舟山群岛,说起来好象很遥远,其实它并不象大家误以为的那样,象蓬莱仙岛那样远在大海深处,舟山群岛距离上海的距离只有从长江这岸到对岸那么远。当时解放军只有陆军,从来没有海军的概念,在大陆全部解放之前,解放军就这样被这小小的一衣带水挡住,不能向海岛前进半步。

而国民党又有发达的海军,特务们从舟山群岛进入上海进行暗杀和破坏,就象回自己家一样方便。到底现在的形势是国民党在舟山群岛上遥控的,还是上海本地的特务在闹事,根本无法分清。

但是,小开需要从政治上考虑问题,他在反复权衡。

于效飞又激动地说:“你还记得清代赵藩在成都武侯祠写的攻心联吧?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这副对联,既赞扬了诸葛亮用攻心战略的正确性,同时也歌颂了他严以治蜀政策的正确性,告诫后人不能盲目一味用严或用宽,应当根据当时形势来决定。应当审察形势,深思熟虑,然后决定用严还是用宽。”

“小于,你一直是单独行动,你太不了解党内的习惯了。”

“我知道,上面是上面,等到上面知道了,要改变政策,那是我们下面的战士付出血的代价之后的事情了。机动灵活地执行政策是应该的,只要能够建立一个独立富强的新中国,我们个人的得失算得了什么呢?我们这么一个伟大的党,会因为我们为人民做的好事责怪我们吗?”

小开缓缓点点头:“好。”

于效飞马上站起来:“我去那些关押特务的地方去看看有什么线索。”

小开点点头,破例没有送他。

于效飞带人来到一个拘留所,刚一进门,他不由大吃一惊,原来,特务们正在大闹,他们要暴动?






于效飞一进这个拘留所,看到院子里边挤满了黑压压的人,这时天已经黑了,从四周的房顶上的大灯投射下的灯光可以看到,这些人全都是穿着国民党军装的人,正在大吵大闹。

负责看守这些人的解放军战士,也十分紧张,全都荷枪实弹,站在墙根下面、房顶上,但是全都是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原来,这些战士听说这都是一些特别重要的国民党特务和将领,需要特别照顾,因此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看到他们闹事,也不敢采取措施,生怕把他们弄伤了,违反上级命令。

于效飞一进来,一个解放军军官跑了过来,于效飞听他自我介绍说是连长。于效飞赶紧问:“出了什么事了?”

这种情况是最危险的,因为即使不是有人有意组织越狱,到了事情无法收拾,犯人的情绪激化,最后还是要演变成冲突,即使犯人不乘机越狱,至少也会发生伤亡事件。

解放军连长也是从农村出来的兵,因为老实忠厚,坚决服从上级命令,所以被派来看押这些过去的敌人,这种人不会因为战场上的仇恨犯政策错误。但是,也正因为他人太好,加上没有具体的政策指导他进行操作,所以他反而让犯人们难住了。

现在他可看见来了一个大首长,赶紧跑来请示,让于效飞给拿个主意。

于效飞一问才知道,原来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这些特务们忽然喊叫起来,说是虐待他们,全都绝食,正在喊叫,骂街,要求换更好的伙食。

于效飞朝院子里边一打量,他既感到痛心,又十分愤怒。这些人随地吐痰,随处小便,把窗户、门都捣毁了,好好的一个阔气的大院,变成肮脏残破不堪。原来那么讲究派头的高级特务,平时装得人模狗样的,出门不是什么牌子的汽车不坐,喝茶不是什么当年的龙井不喝,喝酒也要讲年份,怎么一当了俘虏,就连起码的人格都没有了呢?

于效飞叫人搬过一个桌子,跳了上去,他掏出手枪朝天开了两枪,正在吵闹的人群一下子寂静下来。

于效飞喊道:“有什么事跟我说,我是负责的!”

静了一阵,一个人喊道:“八路虐待我们,给我们高粱米吃!”

于效飞大怒:“混蛋,给你们吃高粱米怎么叫虐待你们!你们怎么不问问,这些解放军吃的是什么?!他们吃的是盐粒子、小米子!我今天早晨吃的也是这个,到现在我还没吃中午饭呢!你们有高粱米,炒菜,还不知足,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是战俘!你以为你是来当老太爷吗?”

下面的人群“轰”的一声,过了片刻,一个站在黑影里边的人高声说道:“别听他造谣,他这是共匪的宣传!”

于效飞明白,这是有人在暗中挑唆,故意煽动大家闹事,这种行为,一个是故意制造对立情绪,不和共产党合作,一个是要借机闹事,可能要乘机越狱。

于效飞朝那个人说话的方向上空又开了一枪,大声喊道:“这怎么是造谣?你们自己干过什么自己不知道吗?你们烧了粮食,烧了棉花,要给共产党留下一个烂摊子,你们自己烧了粮食,现在还想吃大米饭,你们自己变去!现在解放军自己吃盐粒子,省下蔬菜和肉给你们吃,你们还不满意,这是那家的谣言?你们自己想想,你们要是落到日本鬼子手里能这样吗?你们要是抓住八路军,你们能这么对待人家吗?你们有良心没有?”

于效飞说的在情在理,下边没有人说话了,更重要的是,于效飞没有那么好说话,他手里的枪不停在人们头顶上晃动,这个东西的说服力比真理更大。

于效飞接头说道:“戴笠一直说,我们是保国安民奋勇抗战的当代奇侠,我们要忠于国民革命的理想,继续孙中山和革命烈士未竟的事业。你们自己看看,你们都干了些什么?那个保国安民的人会烧光粮食,不给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吃饭?你们自己先尝尝这种没有饭吃的滋味,你们想想,那些老百姓得怎么活下去?你们平时都是过的什么生活?你们看看,你们把这些院子祸害成什么样子了?你们还是人吗?你们有什么脸闹事?”

下面又是一片寂静,忽然,刚才那个声音喊道:“你是不是于效飞?你这个背叛团体,卖主求荣的叛徒,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们!”

于效飞大喝:“把探照灯拿来!”

他朝那个躲在黑暗中的人喊道:“没错,我是于效飞!可是,我从来没有背叛过自己的信仰!我这一生都在为建立一个独立富强的新中国而战斗!当年抗战,死在我手上的日本鬼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是你们呢,有那个人敢站出来跟我说,我做到了做保国安民奋勇抗战的当代奇侠的理想,我从来没有杀过一个自己人?你们这些人,不打鬼子,现在鬼子跑了,你们又要打内战,还要把所有的工厂都破坏,烧光粮食,那个保国安民的当代奇侠会这么干?如果要说背叛,这种团体不应该背叛吗?”

特务们不说话了,有的是非常惭愧,有的虽然心里不服,但是也知道道理上说不过去,而且,自从于效飞这个杀神来了之后,要闹事是闹不下去了,要越狱,更是绝不可能。一时场面僵持下来。黑暗中传来低低的耳语声,后面策划的人在悄悄商量。

这时,几个战士把探照灯拿来了,他们把探照灯也架在桌子上,雪亮的灯光朝人群里边一扫,人群“轰”的一声,一只举着手枪的手急忙收回去,几个战士大吃一惊,急忙冲过去,把那个人从人群中拉出来。

于效飞冷冷一笑:“哼,这就是你们军统的特色,讲不了道理,就来暗杀,要暗杀还没本事,做得又不漂亮。”

他朝人群中间喊道:“行了,张二爷,别躲了,出来吧!”






探照灯只这么一扫,于效飞已经看见,在第二排,在一个人身后,躲着一个戴着旧黑礼帽,穿着一套抽巴抽巴的黑色长袍的人。

那个人还想往别人身后躲,于效飞朝他一指,对几个战士说:“过去请出来吧,他有点不好意思。”

几个战士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首长下了命令,他们也不必多问,马上过去把那个人从人群中拉出来。

于效飞大声对那个人说话,这也是说给下面的人听的,于效飞说:“张二爷,你心够黑的。你明知道这儿有这么多的解放军把守着,这些解放军从山东打到上海,他们手里拿的根本不是吹火筒,你还让这些人越狱,在前面替你打头阵送死。”

下面的特务们又是“轰”的一声,他们既然已经投降了,就已经认命了,根本没想再跑,他们本来只是真的觉得吃的不好,有人鼓动,他们才开始闹事,其中的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要越狱的事情。这是这个张二爷和其他的大特务,国民党军队的一些高级军官想利用这次事件,在后面推波助澜,把事情闹大,然后再想办法夺解放军的枪,再借机会越狱。大多数人都被他们几个人蒙在鼓里。

特务们都知道,他们中间的大多数人都没有武器,让他们跟这些荷枪实弹的解放军拚,他们只有死路一条。一想到人家在利用他们,特务们心里“呼”地冒起火来。特务们没有什么规矩,马上不干不净地开始骂人。

于效飞接着说:“就算你们跑出去又能怎么样?你们能跑出这个拘留所,能跑出上海吗?你们能跑出上海,能跑出中国吗?都到了现在了,谁不明白,国民党还有什么能力对付共产党啊?共产党连上海都打下来了,能停在这儿不往前打吗?你跑到别处,解放军不是一样要把那儿打下来,把你抓回来?”

这本来是基本的事实,但是特务们却从来没有想过,他们心里还存着一丝幻想,连起码的事实都分不清了。这个现实现在经于效飞亲口说出,特务们自我欺骗的幻境一下子破灭了,全都垂头丧气,整个大院,象死一样寂静起来。

于效飞冷冷地说:“共产党讲宽大,你们就狂起来了,还挑这挑那的,真是给脸不要脸哪!全都给我把武器交出来!”

沉默了一会,几个人从人群里边挤出来,把手枪和匕首扔到地上。

于效飞朝人群中扫视了一眼,突然喝道:“全都原地蹲下!把手举起来!”

特务们乱哄哄地蹲下,乱七八糟地把手举过头顶。

于效飞朝解放军连长一摆手:“过去搜!”

一些解放军战士举着雪亮的刺刀,来到人群中,一个一个地开始搜身。搜查的结果,又有5、6支手枪和其他武器被搜了出来。解放军连长头上的汗“唰唰”地冒了出来。幸好于效飞及时赶来,否则今天的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全部搜过之后,于效飞慢悠悠地说道:“既然觉得今天晚上的饭不好吃,那么大家就不用吃了。你们都回原来住的屋子去吧!”

闹了一阵,现在夜已经深了,特务们的肚子也已经饿了,没想到现在,连高粱米也不给吃了。可是,现在那还有人敢说什么。只好站起身,慢慢往回走。

于效飞大声说道:“解放军优待俘虏,可是你们再想过从前那种生活,让解放军把你们象皇上那样供起来,那种好事绝对没有!今后你们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积极检举揭发潜伏特务,从这儿出去,另外一条就是顽抗到底,受到法律的严惩!走那条路,你们自己挑!”

说完,于效飞又转身对那个解放军连长大声说道:“既然他们不喜欢现在的窗户,那以后就换上铁栅栏!搞那么舒服干嘛?这是监狱,不是那个吸血鬼的小公馆!”

一股浓重的寒意从特务们的后背上升起,从此他们要真正过俘虏的生活了。他们真是恨死这几个带头闹事的特务了,这真是天堂有路不走,自己作死啊!

于效飞指着其中几个从面前走过的特务说:“把他们几个单独关起来!有没有脚镣,全都砸上!”

这些事情全都解决完后,于效飞跟着那个解放军连长来到他的办公室。于效飞坐下以后,那个连长低着头,半天才嘟囔着说:“首长,我请求处分,我犯了大错误。”

于效飞一摆手说:“这个不怪你。这些人都是美国训练出来的特务,全都受过世界上最先进的特工技能训练,都是多年的老特务,你们连一点经验也没有,怎么能斗得过他们呢!上面也没给你那种命令。不过,你连他们的武器都没搜出来,这个可就有些大意了,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敌人哪!”

憨厚的连长都快哭出来了,连连点头:“是。”

于效飞心想,我们太需要有经验的干部了。到处都缺人啊!

不过,于效飞心想,这次来还真有收获,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了张二爷。

这个张二爷可不简单,他是一个保密局的少将级大特务,是原来从帮会进的军统,这是一个手眼通天的人物,社会关系极其复杂,当初军统就是看他在这一点上可以利用才吸收的他。既然他在这儿出现,他一定是最后走的,那他一定是布置潜伏的,至少他的那些关系对找到潜伏特务绝对有参考价值。

张二爷被带了进来,他忽然装出莫名其妙的样子说道:“为什么抓我?我不认识什么张二爷。”

于效飞冷笑起来:“当着真人别说假话。你刚才已经叫出我的名字了,现在我叫你的名字你为什么不肯承认呢?”

张二爷本来知道自己做过的事情共产党不会放过自己,加上刚才组织越狱,让人家逮了个正着,知道自己不能幸免,大叫一声:“姓于的,今天你别想让我出卖团体,我跟你拚了!”一下子朝于效飞扑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