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54

连网 收藏 0 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第一辆卡车慢慢开过了埋伏地点。

唐玉龙看到后面三辆卡车已经进入伏击圈,一声令下,只见两面山崖上的八路军和游击队同时开火,机枪连的几挺捷克式机枪一齐射击,游击队员的手榴弹就像煮饺子一样连续扔下去。剧烈的枪声和爆炸声顿时响成一片,噼噼啪啪、轰轰隆隆的声音震颤着整个山谷。

第一辆卡车的司机突然听到后面枪声大作,停车向后看了一眼,发现情况不妙急忙向前开,想脱离后面的战场,刚驶上关帝庙门前的木板桥,只听见咔嚓嚓几声响,桥身断裂,卡车一头栽了下去。

埋伏在关帝庙后面的一连战士一齐向木板桥冲过去,包围了翻倒在木板桥下面的卡车,看见大部分日本兵死的死,伤的伤,十几个受伤的日本兵从卡车下面爬出来,举起枪想反抗,被战士们开枪打死,其他日本兵乖乖地举枪投降了。一连长带几个战士跑到桥下收缴了日本兵的枪,上来后离开木板桥没多远,只听见卡车由于汽油燃烧“轰”的一声爆炸了,桥下的日本兵被火烧得面目全非,一个也没爬上来。一连长被突然的爆炸声吓了一大跳,不明白卡车为什么会爆炸,伸了伸舌头,庆幸没有战士受伤,他发现这里的战斗基本结束,让一排长黄大山带领战士跑上山崖去增援一下。

第二辆和第三辆卡车上的日本兵被一阵雨点儿般的子弹打得死伤不少,其余的蜷缩在车厢里。猛烈的手榴弹爆炸后,两辆卡车被炸得起火燃烧。几个满身大火的日本兵跳下卡车四处乱跑,没受伤的日本兵跳下卡车钻进了车底。在严密的火力封锁下,日本兵藏在车下不知所措,哇哇乱叫。山崖上的战士和游击队员瞄准敌人稳稳地打,枪法好的人专门瞄准那些要跑的日本兵射击。

一个日本少佐军官从驾驶室跳下来,也躲到卡车下面不敢出来,过了一会儿,发现两面山崖上的火力逐渐减弱,这才举着手枪哇哩哇啦喊了几声,组织日本兵突围,只见日本兵一齐从卡车下面冲出来,分别跑到两面山崖下面,躲避在角落里,架起机枪向山崖上猛烈射击。

八路军战士使用的是太行山根据地兵工厂生产的仿汉阳造步枪,性能一般。机枪连的捷克式机枪虽然射程较远,由于弹匣在机枪上方,影响了视线,准确度稍微差点儿。战士们为了节省子弹,基本是瞄准了敌人才开火,尽管居高临下占据了有利地形,可是火力并不强。

游击队员使用的大多是国民党部队撤退时,那些开小差士兵留下的汉阳造步枪,还有几支是一次只能装一发子弹的自制土枪,火力也不强。这时,没有枪的游击队员早把三枚手榴弹都扔了出去,只能瞪大眼睛看热闹,有的人急得抓耳挠腮,开始寻找身边的石头扔向敌人。

日本兵使用的全部是日本明治三十八年生产的步枪,枪机上有个防尘盖,俗称“三八大盖”,弹夹可以装五发子弹,口径较小,射程较远。另外,日本兵还有两挺火力很强的机枪,这种机枪的枪托歪向一边,俗称“歪把子”机枪。尽管日本兵位置不利,可是火力十分猛烈,打得两侧山崖上尘土飞扬。战士们和游击队员有点儿抬不起头来。

唐玉龙一看,这样打下去可不行,时间长了,万一敌人援兵到来,那就麻烦了,必须抓紧时间速战速决,他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把一排长黄大山叫过来,命令他收集一些战士的手榴弹,带领一排战士埋伏在不远处的一个山包后面,发现敌人撤退,就用手榴弹狠狠地炸。

黄大山听从命令开始行动,他带领一排战士刚在山包后面埋伏好,唐玉龙命令身边的战士把所有手榴弹扔下山崖。随着一声声爆炸,日本少佐军官带领日本兵向来时的方向撤退,跑出去没多远,一排战士的手榴弹从山包后面扔下来,日本兵接连倒下,其余的又返回来。

日本少佐军官已经满脸是血,仍然哇哇地叫喊着,指挥日本兵向山上射击。巴特尔从山崖后面迂回到距离日本少佐军官最近的地方,举起步枪瞄准了他,一声枪响,只见他的帽子开花,头部中弹扑到在地。其他日本兵看见指挥官死了,一个个把枪扔在地上,举手投降。

司号员吹响了冲锋号。战士们和游击队员高声呼喊着冲下山崖,又打死了几个躲在卡车下面举枪反抗的日本兵,开始清理战场。

突然,第四辆卡车驾驶室里跳下来一个日本兵,他抱住身边一个又瘦又矮的小战士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儿,沿着公路翻滚下去。人们看着突然发生的事情有点儿不知所措,几个人举起枪不敢射击,担心打伤了小战士。巴特尔远远发现了这里的情况,迈开大步跑过来,飞身一跃骑在两人身上,举起“独角牛”手枪对准日本兵脑袋给了一枪。

“小不点儿,你没事吧?”一个战士一把拉起了小战士。

“没……没事。”小不点儿还有点儿发懵,慢慢站稳了,拍了拍身上的土,不高兴地撅着嘴说,“小鬼子真不是东西!就会欺负我这个子小的。”说完抬起腿朝着日本兵的屁股狠狠踢了一脚。

“小不点儿,怎么样?吃亏了吧?”黄大山在远处也看见了刚才发生的一幕,走过来笑着摸了摸小不点儿的头,“就你这个子,恐怕连媳妇也娶不上,你倒是快点儿往高长呀。”

战士们哈哈笑了。

经过一阵紧张激烈的战斗,喧闹的战场终于平静下来。唐玉龙看了看周围,只见日本兵尸横遍地,两辆卡车还在燃烧,只有第四辆卡车没有被打中,他走到卡车后面爬了上去,看见车厢里有一头活猪、十几笼子活鸡和一袋袋的大米、白面,再到里面一看,还有九挺崭新的歪把子机枪、五门掷弹筒和十几箱弹药,高兴得咧嘴直笑。

战士们听说缴获了一卡车战利品,呼啦一下都跑了过来。机枪连长跳上卡车,拿起一挺歪把子机枪爱不释手:“营长,我早就想玩玩这种歪把子,这下可有了。一定让小鬼子尝尝他们歪把子的威力!”

“好吧,咱们留三挺,其余的上交司令部,给一营和三营送去。”唐玉龙吩咐战士扛走了机枪和弹药箱,派人把巴特尔叫过来,分了一下大米、白面和鸡,让人们从山崖上扳倒一棵胳膊粗的树,把猪四脚朝天捆绑起来抬走了,然后放火点燃了卡车。

战士们和游击队员迅速收缴了伤亡日本兵的步枪和子弹。几个战士清点了一下敌人的死伤情况,向唐玉龙报告:击毙日本少佐军官一名,打死日本兵52人,受伤的日本兵有30多个。唐玉龙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派通讯员查看一下部队伤亡情况。过了一会儿,通讯员回来报告,两个战士胸部中弹,一个战士肩膀中弹,只有一个战士头部中弹,昏迷不醒,好像很严重,另外还有几个战士和游击队员受了轻伤。唐玉龙吩咐立刻用担架抬走重伤员。

喜子笑嘻嘻地跑过来,把一支从日本少佐军官身上缴获的小手枪和一个装子弹的小牛皮匣子递给了巴特尔:“队长,你看这个小手枪多好,还有个子弹匣匣呢!”

“嗬!真漂亮啊。”巴特尔知道这是日本军官佩戴的手枪,因为枪套很像乌龟壳,所以人们叫它“王八盒子”,他打开了手枪的弹夹,“嘿嘿!可以装八发子弹呢。我的‘独角牛’一次只能装一发子弹,早该换换啦!”说着把“独角牛”手枪给了喜子,“这个送给你了。”

“这下可好啦!”喜子高兴地接过“独角牛”手枪,抽出了腰里的匕首自言自语,“这个就留着吃手把肉了。”

“巴队长,给你挺歪把子机枪,怎么样?”唐玉龙笑着走过来说。

“别了,你们留着吧。”巴特尔摆摆手,“游击队用不着大家伙。什么时候归了八路军,我第一个学会打机关枪,你可要教我呀。”

“没问题,我估计你学会了打机关枪,就不想要那只小手枪了。”

周围的几个游击队员哈哈笑了。

唐玉龙和巴特尔最后扫视了一下战场,互相告别,各自集合队伍,带着战利品迅速离开了蜈蚣坝。


太阳升到了半空,蜈蚣坝上一片安静,只有卡车还在燃烧。

几个受了轻伤的日本兵发现八路军和游击队已经走远了,这才互相搀扶着向山下走去,来到坝口子村,闯进村民家抢了几匹马,骑着赶回新城司令部,向黑田重德师团长报告了遭到八路军袭击的情况。

黑田重德听后大吃一惊,命令日本兵营的部队全体出动,十几辆卡车载着日本兵离开新城,经过旧城北门外开往大青山。

中午,旧城北门外通向大青山的道路两侧,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站满了警备队员。不一会儿,一辆接一辆的日本卡车开过来,卡车上面都用帆布蒙得严严实实,好像拉着什么神秘物品。接着,日本兵排队回来了,只见一个个低垂着头,阴沉着脸,表情都是一样的沮丧,没有了往日那种耀武扬威的样子。

大青山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隐隐约约传到了旧城,开始并没有引起人们注意,当看到日本卡车和部队经过北门外去了新城,日本兵也垂头丧气地走过去,一些人感到莫名其妙,还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北门外很快聚集了一些围观的人,一个个交头接耳,互相打听。几个站岗的警备队员悄悄告诉人们,日本兵刚才在大青山遭到了八路军袭击,卡车里面拉的都是日本兵尸体。人们这才恍然大悟,纷纷奔走相告。消息很快传遍了旧城的大街小巷,有人在僻静处噼噼啪啪地放起了鞭炮。

云奎在街上也听说了八路军收拾日本人的事,他不明白,八路军为什么打日本人呢?他们和日本人有什么仇?难道比自己家和三毛驴的仇还大?不管怎么说,八路军敢打日本人,肯定是好队伍,不然人们不会这么高兴地议论这件事,还放鞭炮庆祝。八路军都是些什么样的人?是不是比游击队还厉害?他们打不打土匪呢?如果打土匪就好了,自己也要参加八路军,一定会有一杆枪,到时候领上八路军去收拾三毛驴,肯定能救回来妹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